[长城原创]那年我们去拉练。站岗。小盆。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36 109
导读:拉练每天夜里全连轮班站岗,每班一小时,任务是在村里转悠看有没有异常情况。 北方山区的夜晚气温都在零下十几到三十度,冰天雪地寒风刺骨地在外面转一小时真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有时排班排到我们班站岗时正是睡得最香的后半夜,从被窝里爬起来都是一件要咬牙努力的事。往往是大家一块喊:“一,二,三,起!”不然真没那个勇气。 我们那时家里都不富裕,有的人除了一身棉衣外根本没有棉大衣,于是老师每晚就将全排的棉大衣集中起来当站岗的御寒衣,大家轮着穿。即使如此一个小时转下来也是冻个手脚发木,回来钻进被窝互相搂着半天才能暖

拉练每天夜里全连轮班站岗,每班一小时,任务是在村里转悠看有没有异常情况。


北方山区的夜晚气温都在零下十几到三十度,冰天雪地寒风刺骨地在外面转一小时真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有时排班排到我们班站岗时正是睡得最香的后半夜,从被窝里爬起来都是一件要咬牙努力的事。往往是大家一块喊:“一,二,三,起!”不然真没那个勇气。

我们那时家里都不富裕,有的人除了一身棉衣外根本没有棉大衣,于是老师每晚就将全排的棉大衣集中起来当站岗的御寒衣,大家轮着穿。即使如此一个小时转下来也是冻个手脚发木,回来钻进被窝互相搂着半天才能暖过来。


一个小时五六个人一起在黑暗的山村里深一脚浅一脚的转悠到也不害怕,坐下休息是万万不敢的,因为太冷!只有不停的走才能暖和一点。当然最好消磨时间的办法是唱歌或说笑,那也不行,全村都在睡觉“不准扰民”。只能默默的走啊走啊。


有一次,轮到我们班站五到六点这班岗,我们转悠到五点半时忽然听到一阵声响,即有脚步声又有自行车的响声,我们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木标枪!纷纷藏在暗处想看看是不是有人偷车子!等来人走近了我们才看出一共七个人,有老师有学生:是第一先遣队!

全团每次出发前第一先遣队都提前一天出发,他们负责`到下一站联系住地,第二先遣队由每排出一男一女俩学生组成。提前两小时出发负责号房,买粮。


我们现身出来与他们打招呼,老师们低声的应着,我们问:“下一站是那呀?”他们不说,哦!军事秘密!还是其中一个学生大宝因为是我们排的悄悄告诉我们:“别说出去啊!是大柏老公社!”

我们认为他够哥们,其实大柏老公社在那我们也不知道!



拉练出发前,上面要求每个班应带盆,因生活中做饭,洗脸等都需要用盆。可那时大家家里都不富裕,我们班五个人只有我从家中拿了一个小盆带上了,其实这盆也是我平日在家画水彩画时涮笔用的。


行军中最怕的就是脚打泡,当时一瘸一拐,第二天更是疼得钻心。而我麾下几人走八百里山路无一打脚泡者其功劳大半归于此盆。

前面讲了行军中走路的各窍门,但住下后最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烫脚!不论挑水多远,柴草多紧张,我们到一处后睡觉前一定要烫脚,每人把脚泡在烫人的水中直泡到双足发红,血脉流通,而后睡觉时再将脚垫高一点,这样第二天再走多少山路绝不会打泡。

冬天挑水寒冷,老乡家的柴草也不能多烧,于是我们五人便采取最节省的办法,脚最小的最先泡,而后依脚大小顺序挨个泡,只是一人泡完后再加一勺热水,这样能省不少柴水。我脚大常常是最后泡时水已浑浊并担负倒水之重任。

小盆从我们第一天睡觉前一直到最后一晚忠实的含着热水拥抱着我们一双双稚嫩的脚,使我们消除了疲劳,活络了血液,睡个香甜的好觉。


做饭我们一般借老乡家的盆,但有时老乡家也无盆可借,我们就将小盆洗干净用来和面洗菜,好在我们五双脚都经过彼此检验,虽有点酸汗但绝无脚气等等。加上那时兴的就是“不干不净吃了没病”“想想红军两万五,再难再苦也不苦”。小盆有了第二个用途。

小盆不久又有了第三个用途:到第20天时晚上睡觉时,外面刮起了呼啸的西北风,俗话说“下雪不冷化雪冷”,我们钻在下面烧得热人的火炕,上面盖着两层被子的被窝里还是很久才入睡。半夜,一个同学起夜,他穿好衣服跑到院子里方便完后回来就喷嚏连连,我们一看不好,这样出去容易感冒,出门在外冷饿都好说,如果病了那可是最受罪的。于是我们一商量,小盆发辉它的第三个作用吧!那一晚,小盆内童子尿散发出特有的骚香。


不过小盆自此后还是俩个作用:洗脚,夜盆。


回到家后我把小盆洗干净,又恢复了它往日的职能,但以后我的涂雅中不时的散出阵阵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