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换货贸易吞噬了几十条人命。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58 821
导读:昨天我发了“改革前的罗马尼亚”一贴,有朋友在说为什么我们要罗的那些货,当时中罗之间是换货贸易,他们却口的货很多,而能与我们换的却没多少,所以他们有什么我们就往回拉什么,但是,有些东西拉回来还不错,有些不但回不来还要了我们中国海员的命啊。 翻出“海上有群男子汉”中的一节。 “德宝!德宝!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我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呼叫了,反正从昨天电报员收到公司的加急通报开始,我们驾驶员值班时一有时间就叫。这会在通讯室里,电报员已经20小时没有出来了,他一直守听和寻找着“德宝“轮可能发出的任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昨天我发了“改革前的罗马尼亚”一贴,有朋友在说为什么我们要罗的那些货,当时中罗之间是换货贸易,他们却口的货很多,而能与我们换的却没多少,所以他们有什么我们就往回拉什么,但是,有些东西拉回来还不错,有些不但回不来还要了我们中国海员的命啊。


翻出“海上有群男子汉”中的一节。


“德宝!德宝!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我也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呼叫了,反正从昨天电报员收到公司的加急通报开始,我们驾驶员值班时一有时间就叫。这会在通讯室里,电报员已经20小时没有出来了,他一直守听和寻找着“德宝“轮可能发出的任何信号。

“德宝“轮我并不陌生,去年12月份,我们船进罗马尼亚多瑙河的格拉茨港卸货,航行快到格拉茨,我在驾驶台看到对面河上开来一艘吨位大约3000吨的崭新的杂货船,船艏的船名写着“德宝”,按我们远洋船队的船名编排,应该没有这样一艘杂货船,而且跑远洋的杂货船没有这么小吨位的?我感到有点奇怪,等她与我们船擦身而过后,我看到船艉的船籍港写的是“广洲“。莫非是兄弟公司广洲远洋运输公司的新船?我拿起VHF无线电话呼叫她。

“德宝,德宝,我是神泉海,听到请回答!”

“神泉海,神泉海,我是德宝!”

“德宝你好!我是神泉海三副,请问你是三副么?”

“三副你好!我也是三副!”

“你好!你是广远船么?你们这么小吨位的船怎么在这航行?”

“大哥!我们是广洲海运局的,这船是罗马尼亚造的,卖给我们,我们正在试航。”对方回答道。

“哦!那祝你们试航顺利!再见!”由于河道航行工作紧张,不能多聊,我匆匆的结束了通话。

我们在格拉茨卸完货,又到罗马尼亚黑海岸边的港口康斯坦察装上化肥和钻井设备回国,卸完后去澳大利亚的悉尼装小麦航往埃及红海岸边港口萨法加卸。五月初走到红海口的吉布提附近时,我又意外的听到了“德宝”轮的呼叫!他正呼叫吉布提港口当局,我用VHF呼叫他,偏巧还是三副答话。

“德宝三副你好!还记的我么?我是神泉海三副,我们在多瑙河通过话。”

“神泉海三副你好!记的,记的。”对方很高兴的回答我。

“兄弟,你们怎么在这呀?还没回国?”

“哎!大哥!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了。”对方沉重的说。

“说什么不吉利的话?怎么啦?”

“大哥你不知道呀?我们在罗马尼亚接完船就往回开,两个多月了才走到这。”

“啊!你们一路走一路装卸货?”我感到很惊奇,

“不是的,这船也不知道罗马尼亚人是怎么造的?毛病太多,我们在红海就停了十四次车。这不,又坏了。我们停在这等罗马尼亚船厂派人来修。这船是我们国家和罗马尼亚换货贸易换来的,中国给罗马尼亚的都是轻工业产品和原料,他们只有钢材,化肥还中国。实在没东西了就还八条这样的船,我们是第一条,后面还有一条“刘宝”,我们出来时局里为了加强力量,特意派了双套人员接船,可人多也挡不住船的故障多。这种质量的船真是叫人哭笑不得。”

印度洋每年六月份开始进入季风季节,季风一直刮到到九月份,在这期间,接连不断的七级西南风从海上吹过,这种季风对过往航行的船舶威胁是很大的。我们“神泉海”是45000吨的大船,问题不大,“德宝“这样的小吨位船就麻烦了,而且,在风浪大的海区航行时,动力是最关键的,如果主机出故障停车,那说句不吉利的话,一排大浪就可能把船打翻。想到这,我不由的为他们担忧。

“兄弟!你们要抓紧呀!印度洋季风就要开始了,不抢在季风来之前过印度洋,可是很麻烦的!”我关切的说。

“谢谢大哥了,我们也急呀!可这条船这个样,我们真是进退两难,我们这不是在叫港口,想进港好好检修一下。”对方无奈的回答。

“好吧!兄弟,祝你们一切顺利,早日回家!再见!”

“也祝你们一切顺利!再见!”

我们到萨法加顺利的卸完货,公司命令我们去科威特装化肥。我们刚刚航出红海口,公司的紧急通报来了:

德宝轮在索马里东北方向海域失去联络,过往此海区各轮密切搜索,如有情况立既上报公司。

按我们远洋船的规定,航行船舶每隔48小时正午12点,船长应向公司发船位报,内容是船位,船况,航向,海面情况,气像情况。当其中某船有异常或影响航行安全的情况时公司就会注意该船,必要时会要求船长每24或12小时汇报情况。如公司没有在正常时间收到某船的船位电报,就会请求海岸电台主动呼叫,船长或电报员没有正当理由而误时发报,是要受到纪律处分的。除此之外,公司在岸台反复呼叫联络不上时,就会向有关部门,过往船只,附近国家求助,帮助寻找。

既然公司令我们搜寻,说明“德宝”已经出事了。一个多月前与那位三副的通话还依然在我耳边回响。我们瞪大了眼在海面上找,用无线电话叫。

上午十点钟左右,忽然,扬声器传出有人回话:“我是德宝。“

我惊喜万分,立刻抓起话筒叫道“德宝,德宝!我是神泉海!你在那里!“

电报员两步家从通讯室窜了出来,船长也被水手叫了上来,大家趴在无线电话机旁,紧张的等待回音,可不论我再呼叫多少次,对方就是不再回话。

我们感到很疑惑:如果“德宝“船还在,只要能用无线电发话,就应该再回话。

我不得不从最坏的角度想,我试着说:“你是不是德宝?“

“我不是!我开玩笑!“对方竟然回了。

我一股怒火冲上心头:“你是谁?有本事说出你的船名!说!“

对方不说了。我气的对着话筒大叫:“你混蛋!你是中国人吗?附近的中国船都知道为什么找德宝。你也是吃海上饭的,开什么玩笑?“

接下去对方还是不说话。我开始破口大骂,我从来没有这样口出粗言,直到站在一边的船长拍了拍我的肩膀,我才冷静下来。

我们走出了那片海区,没发现德宝的任何痕迹。

回国后我才知道:德宝轮在穿过印度洋时,在一个风高浪疾的黑夜,主机停车了。一排大浪打来,几分钟内船沉入水下,只有几个人来的及上救生艇。十几天以后,一艘日本渔船发现了救生艇,艇上只有两名奄奄一息的船员。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