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当代警卫兵传奇——单纯的时光 单兵服役史 19、新兵连:走上训练场之前的许多第一次

时光. 收藏 0 5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2/[/size][/URL] 19、新兵连:走上训练场之前的许多第一次 所有的开始,在接着往下发展之前,无非都是先接受一些入门教育,谈到部队,诸如第一次学唱革命歌曲,这个第一次是非常关键的,作为一个投身革命,立志报效祖国的人来说。 “所以,刘海,你他妈的是真不会唱还是装佯不会唱啊?”刘海一学唱歌就变成了标准的安徽方言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32/


19、新兵连:走上训练场之前的许多第一次

所有的开始,在接着往下发展之前,无非都是先接受一些入门教育,谈到部队,诸如第一次学唱革命歌曲,这个第一次是非常关键的,作为一个投身革命,立志报效祖国的人来说。

“所以,刘海,你他妈的是真不会唱还是装佯不会唱啊?”刘海一学唱歌就变成了标准的安徽方言的二次重复,惹得周班长很生气,骂他道。

这让在旁边看见那场景,听见那些对话的人感觉到颇好笑,但是又不敢笑。

“班长,我觉得部队的这个规矩其实可以改改了,说唱多好听啊!”听到周班长骂他,刘海也不生气,为自己辩解道。

回答刘海的是周班长那经过三年部队生活训练出来的标准的右横踢。被踢得倒在地上的刘海看起来不是很怕被打,“班长,俺犯了什么错误,你要打俺,我们两可是老乡啊,你就不怕将来退伍回去在家乡遇到了俺你会不好意思?”他还威胁周班长呢。

可能是周班长的右横踢刘海不喜欢吧,接着周班长再将一套标准的组合拳以他为目标进行了一次演练之后,“班长,俺改,俺愿意学。”刘海终于在最无奈中接受了周班长要教授他唱革命歌曲的建议了。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可等那些经过无数人学唱后感觉都特别值得怀念的革命歌曲再从刘海嘴里吐出来的时候,那又成了标准的照本宣科的安徽方言翻译了。

“刘海你个狗日的,老子算是服你了。你今天给老子一直念,念到你会唱为止。”周班长被他气得几乎要发疯,在命令他对着墙壁念上一百遍的时候,这样说道。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刘海很委屈的对着墙壁一个人念了一遍又一遍……

第一次看新闻联播

“我跟你们说,这来到部队当兵,接受时事政治学习、教育很重要,你们每个人都给我仔细的看每天晚上的新闻联播,然后在回到班上以后给我说出当天看新闻联播的最新感受。”周班长交代三班的兄弟们道。

“报告班长,今天我看新闻联播的感受是,”那天,曾健第一个发言,“我觉得那两个播音员就跟两个服装模特似的,每天都在更换着不同的衣服款式,因为每次新闻播完,看到最后字幕出来的时候,我都看见中央为不同的服装商家提供者做的广告。”

“我靠,”周班长没反应过来,“这个我到是没有注意过。”他还是比较坦诚的,“你小子,脑子好使啊,”接着夸奖了曾健,“不过这跟我要求你说出的最新感受有什么关系?”最后问他道。

“当然有了,班长,”曾健的反应的确很快,“你看,每天看一次新闻联播,我就对我们国家的又一服装品牌有了更深刻的理解,作为我们这些士兵来说,比如说你,在你退伍以后,这可是有比较大的帮助的,”曾健讲道,“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嘛!”

“曾健一个少不更事的孩子能够说出这样独特的见解,这在咱们广大的指战员之间可不多见啊!”这话传到了李队长的耳中时,李队长亲自当面这样夸奖曾健,“不错,这重庆崽儿有前途,有前途。”

作为一起当兵走进部队第一个被自己的主官夸奖过的人,曾健在三班的地位迅速的提高着,这在三班10几个战友之间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人家那叫发散性思维。”某个知道了这件事情的班长,直接这样接着夸奖曾健道。

“发散性思维?这可是一个新玩意。”杨军与屈华还有刘海在业余时间可没少对这个新名词进行过研究。

“就是说遇到一件事情,提出自己那种瞎遍出来的独特的理解?”杨军第一个提出疑问道。

“应该是说他看问题、分析问题的能力比我们几个更强一些吧!”屈华也跟着做出假设性道。

“不对,你们说错了,”刘海一般不开口,他一开口就一个准,“发散性思维指的是人的神经出了问题,都错乱了。”

“哈哈哈哈……”刘海的分析的确非常有意思,将三班的兄弟几个都逗得捧腹大笑起来。

“刘海,你敢变着法的骂我是神经病,老子要跟你拼命!”刘海对曾健作出分析的谬论传到曾健耳里以后,惹得曾健没少趁着周班长不在的时候,追着刘海要先跟他开始练习一对一的对抗……

李健第一次在班务会上发言

大约是三班的兄弟们都到了部队之后的第一个周末吧,那天,在每周必须进行一次的班务会上,周班长要求李健用国语作报告,总结他个人在一周内的工作情况。

“报告班长,我回答。”第一句,李健开口的字还是咬得有些准的,“总结本周工作,”这接着的一句也没什么错,“之个星期以来,我呢工作总呢来说干呢还是好呢。”接着,李健就完全以方言代替周班长要求的国语在作报告了。

“我听不懂你他妈的在说的什么,”周班长大声骂道,“杨军,这些是要求作会议记录的,你来给我将李健说的话翻译过来。

“是!”听见班长喊到自己的名字,杨军故意站了起来,活动了一下双腿,“李健刚才说的是,总结本周工作,这个星期以来,他的工作总体来说干得还是不错的。不足的地方在于整理内务的时间用得长了一些,说话的时间少了一点,思想上的进步离班长的要求还有一定的距离。在下一周,他将继续保持好的方面,改进自己的不足,争当一名合格的优秀士兵。”然后若有所思的边作思考状,边慢条斯理的逐字逐句的将李健想表达的意思给周班长还有三班的战友们按他自己的理解编辑过之后说了出来。

“就你这样,还争当优秀士兵呢!”周班长特不爱听虚的,“我跟你说,以后你跟他们两一样,”周班长指着杨军还有刘海道,“以后刘海在练习唱歌的时候,你就给我在旁边练习讲普通话;杨军没加完我定下的体能标准,你们两个都不准停下来,曾健每天给我负责监督,然后要有文字监督记录,你们寝室的几个都听清楚了没有?”

“听清楚了。”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第一次收到家信

那次刚从周班长手里接到马雪琴寄去部队的第一封信,就把杨军给乐得哈哈的大声笑了起来,“我跟你们说,这是我女朋友写给我的信,她还给我寄了一张相片呢!你们想不想看看当年我们学校的校花是什么样的?”杨军非常激动的对大家说道。

“哦!我先看看。”周班长抢过了杨军拿在手里的信。

“这女孩子真浪漫,还在信封上洒过淡淡的香水。”闻见香味,周班长比杨军还高兴,“亲爱的军,我的妈呀,”刚念了第一句,周班长浑身一阵痉挛,“哎呀,太肉麻了,还你,你自己看去吧!”周班长接着念不下去了,将信丢还给了杨军,只将信里夹着的相片给拿着端详了起来。

“哇,杨军,你小子真是憨人有憨福啊!”曾健围在周班长右手边看见了马雪琴的相片,也跟着激动的说道。

“我靠,真长得跟个电影明星似的!”刘海也跟着起哄道。

“恩,谢谢大家的夸奖。”杨军不好意思的红着脸回答大家的问题道。

“你们那现在怎么还跟夏天似的?她竟然还敢下河泡脚。”周班长羡慕般道。

“是啊,我们那的天气比较热,每年除了下雨的那几天,在其它时间气候都比较干燥!”杨军回答着周班长的问题道。

“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还不好好在家守着,还来当什么兵呀!”白勇惋惜般的说道。

“白勇你他妈废什么话,给我滚一边去。”周班长严厉谴责了白勇,怒吼着命令他道,“杨军,这相片你可给我收好了,你的女朋友在家的时候只是你一个人的女朋友,这到了部队来到我们三班,她就是我们三班的宝贝!”周班长说着命令杨军将马雪琴的相片装进他的冬季作训服的上衣口袋里。

那天,大家围在一起,你一句,我一句的,一点一滴的评价着马雪琴在相片上的每一个值得夸奖的地方。周班长说,三班的大家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都要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分享,有什么困难也要讲出来,大家一起分析着解决,那叫集体荣誉感,用我们地方上的话来说就是要讲哥们儿义气,不过不是会害死人的那种。

距离三班的新同志们第一次走上训练场之前的那许多次第一次,那些难忘的第一次,永远再也不会重复的那些第一次,从情感上来讲,这跟一个女人在完成从女孩到女人的转变和一个男人在完成从男孩到男人转变之间的过程,其实是没有任何区别的。难怪世间有那么多的人会感慨道人生若只如初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