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八章落入魔掌 第五节满洲国的兵变阴谋

ddtt 收藏 3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元宵节的下午,街头上就有挂好灯的,金于和小七以及张忠一起回客栈找到张武非等人一起离开满地是特务的长春城,直接奔郊区的大营,他们的五百士兵都在此地驻扎着。 张学义慢慢的吃完饭才坐自己的专车回到家里,一进门他就看到合子跟智子正坐在桌子旁边做灯呢,用竹条做还了的灯笼龙骨已经扎好,几张灯笼面都是张学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元宵节的下午,街头上就有挂好灯的,金于和小七以及张忠一起回客栈找到张武非等人一起离开满地是特务的长春城,直接奔郊区的大营,他们的五百士兵都在此地驻扎着。

张学义慢慢的吃完饭才坐自己的专车回到家里,一进门他就看到合子跟智子正坐在桌子旁边做灯呢,用竹条做还了的灯笼龙骨已经扎好,几张灯笼面都是张学义亲自画的山水画,画上还有诗。因为屋里的三个人只有张学义会书法和国画,所以灯的面也是他来做,他小时候最讨厌学国画以及书法,教书法教国画的老师清一色的全是老头,都是前清的秀才和举人,个别还是老翰林,这些老先生教的十分认真,管的也严格,书法和国画作业一但写不好画不好,那冰凉的木尺就要打自己的那双手。

从小学这么多东西九成是打着学出来的,所以张学义中午出来吃饭前耽误了点时间,连续画了四个画写了四个诗,反正裱到灯面上是很好看,有山有水有诗句,晚上挂起来肯定好看,不过现在的灯不用蜡烛什么的,有电灯,直接把电线拉长点,把大门前的灯用灯笼罩住一起挂起来就可以。

“弄好了没呢?”张学义脱下衣服自己挂在衣服架上,然后坐到桌子边上看她们俩做灯。

合子很喜欢目前的工作,她现在感觉过的跟那些当官的大特务差不多,每天也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每天最累的事情就是擦擦桌子而已,他基本什么都自己干,连洗碗都不用自己,另外他也没对自己有不良企图,似乎土肥原贤二设计的美人计根本没用,难道要学川岛那样主动进攻么?没事的时候合子就在考虑这个事,她总感觉用自己拴住他肯定长久不了,女人都是会变老的,他这个身份周围还会有更多的女人,每天关东军司令部的参谋都跟他打电话谈很久,另外满洲国筹备会也给他打电话,似乎要请他出任军政部次长或者帮办一级的官,那是很不小的官至少也是个少将,比自己强多了,合子知道川岛芳子才是个少佐,那官就不小了,他要当个次长或者帮办那至少是个少将,在军人里也算风光的,即使一直跟着他那自己算什么?算用人算保姆,就这样混一辈子那有什么出息?还不如当他的妻子,然后过上使奴唤婢的日子,现在他妻子不在身边如果嫁给他自己名义上不是正室那也至少在外人看起来是。

合子边弄灯边回答:“马上就好了。”她估计智子跟自己琢磨的事情差不多,那就看谁本事大先登高一步,做个以用人身份干活的间谍不如做个将军夫人当伪装身份的间谍,人都是想活的舒服点。

做好灯以后他们几个人一起出门把灯挂上然后返回房间,张学义刚进房间电话响了,他想这是谁呀,自己闲了这么多天难道有事不成?他接起电话问:“找谁。”

“小子,你活的挺好,我早跟鬼子打了招呼,所以你在战俘营没喂了狼狗,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我是张景惠。”张景惠坐在家中的书房里打电话,一边打电话他手里拿着份名单。

“啊,是老伯您呀,您在那呢,我有空看你去?”张学义跟张景惠认识多少年了都,自己一出生就认识他,父亲跟他交情不错,后来他青云直上当了师长当了镇守使什么的,还参加了第一次直奉大战,那是东北军的元老派,不过他已经是汉奸了,张学义不想跟这种人打交道,可是离了这种人自己命都不保,也只好厚的脸跟汉奸套近乎,这跟认贼做父没区别,张学义心里十万个不愿意,但是想要活必须向他靠拢,他是现在最红的人物,鬼子手里一群汉奸就他最老,根基最深,日后鬼子占领东北还要他出面维持。

“行了,晚上你就在家呆着,我去看看你吧,你小子瞎跟人,老蒋那种人能共事么,跟他混多吃亏以后你跟我吧,详细的我晚上去你那跟你说。”张景惠挂了电话闭着眼想想,这孩子长大了,中原大战一出道就给西北军个难看,以后控制东北打掉义勇军还靠他,现在辽宁省全乱了,所以满洲国首都要选在长春,关东军司令部都往这搬。


放下电话以后,张学义坐在太师椅上闭着眼琢磨,以后怎么离开日本人的控制区,能跟他套上关系更好,自己假装先坐几天官,然后再找机会跑了,掌握了军队更好,要让自己打义勇军那自己就把军队开到自己部队的伏击圈内,正好获得补给。但是现在想这个太远,先想想让日本怎么不怀疑自己吧,要从这出去不是那么容易的,先让敌人放松警惕。

智子把茶倒到桌子上,然后小心的转身离开,张学义心想我自己不做点牺牲是不行拉,哎,人这一辈子怎么就这么难呢,总不能干点自己想干的事情,看看陈庚人家多威风,上过黄埔参加过东征和南昌起义那多风光,天底下的将军们和封疆大吏谁不知道陈庚,国共两方面谁对他不敬佩,自己什么时候能混成那样,让大多数人知道自己,知道自己真有本事真是个爱国者真是名将。


好容易熬到晚上,外边到处有依稀的鞭炮声,张学义睁开眼看看表,已经是晚上六点了,他急忙站起来给饭店打电话,定了一桌酒席让送过来,他要好好招待一下这个东北军元老。

张学义是老顾客了,饭店每天都给他家送晚上饭,所以早有准备,做好了以后派人做四轮马车送到他家里来,张学义提前把餐厅收拾出来,碗筷摆好,把买来的洋酒也放好,就等张景惠过来。

六点半,门外传来一阵马达声,几辆摩托车开道后边是一辆高级轿车,再后边是带布篷的军用卡车,车队到这里卡车上的日伪军就全下了车,鬼子兵扛着三八大盖就把别墅周围警戒起来,摩托车挂斗里的鬼子兵把歪把子机枪也架好了,如临大敌人,虽然是在使馆附近可是鬼子和汉奸感觉不安全,光随行的护卫部队就一个连,机枪近十来挺。

等卡车上的卫兵把周围立了岗以后,一群卫兵才端着步枪从轿车旁边一直站到院门口,车门一开,穿着一身便装的张景惠披着件大衣从轿车里下来,轿车上还下来两个贴身保镖跟着他一起往屋子里走。

走到门口的时候,张景惠回头跟保镖和卫兵说:“都别进去,我一个去就行。”他说完把大衣给了部下,把文明棍和手枪都给了保镖,自己穿着一身棉布长衫走进张学义的家,他拉门的时候一个日本宪兵军官说:“张先生,手枪还是带上吧。”

“我见我侄儿不用带着家伙,他也没家伙我怕他做什么,从绿林里的辈分上讲也好从我跟他父亲他干爹的关系上讲,他也大可能动我。”张景惠说完一个人进去了,现在全中国的爱国者都把他列为暗杀第一名的目标,汉奸里他最大,比于芷山、张海鹏、熙洽资格都老,地位也更好,在东北军中的威望也高,他现在已经被张学良列为最大的汉奸,东北军的暗杀队一直找他呢。他每天活的也是战战兢兢,十分担心安全问题,前几天出了好几次意外呢,要不是日本特务和宪兵枪法好他先被暗杀队干掉了。


张景惠走进张学义家,一进门就是客厅,张学义穿着身便装正站门口迎接他,“大伯,您来了,快请坐,我刚定的酒席,来,咱爷俩好好喝几杯,咱们有六七年没见了,您身体一向可好?”

“好,一把老骨头了也不能带兵了。”

张学义拉椅子请张景惠坐下,“老伯,我听广播里说要建立什么满洲国,你大概能捞个什么官,要轮资排辈儿我连个校官都不算,我来这整天吃了睡睡了吃的有什么意思,要有官您给我弄一个行不?”

“我就是为这事来的,有个事我提前告诉你,马占山投降了,关东军把军政部部长许给他,连黑龙江省主席也让他坐,本来我琢磨着要给你弄个军政部次长干,可他一来部长的位置没了,你就屈就着当个帮办行不行?”张景惠现在当汉奸不得人心,原来的部下投奔张作相、汤二虎、张学良的太多了,他也急需一群为自己办事的人,有他出头那就太好了,如果让他跟着自己张学良还暗杀自己不成?万一枪打歪把他打死呢?他跟张学良家那是干亲,老帅对他视同己出,张小六子知道他跟着自己估计也会投鼠忌器,自己不凭空得个平安符么?另外他有才干,骑兵行家,日本人要剿灭义勇军也用的到他,不管从那方面说他都是合适的人选,身份特殊有号召力,在绿林人面前他还是踢的开的,他也出去闯荡过,父亲那留下不少关系,甚至自己没有的关系他也有,自己都做了三十年的官了,早跟绿林脱离关系,现在的山头不是自己当团练长的那时候。

“老伯如此厚爱,小侄真是万分感谢,能给个将军军衔我也满意了,现在的将军不如北洋值钱,那会一个省才几个将军,现在遍地总司令,都让老蒋闹的,穿个一个星的军装也威风点。”张学义也在演戏,他知道中国人都爱官都爱钱,他也假装喜欢,所以说起来眉飞色舞的十分高兴,他心说你知道我想干什么,你玩了一辈子我这次就让你被玩一次。

“现在我是临时的东省特别行政长官,我跟日本人每天开会,他们执意要让郑孝胥出任满洲国总理,我只是总参议,真是气死我了,你以为我容易那,东三省老帅可以当一号,我怎么连三号都当不上,也就是我命大,皇姑屯我也被炸上天,我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可也不是那个事,现在日本要溥仪当一号,他懂个屁他知道怎么治理国家?郑孝胥算个什么东西,他会带兵还是他手里有兵,真气死我了,都用些什么人,你要不就在我身边当副官,我在让帮你挂个大执政府的侍从武官长,以后再看吧,现在就我抓的是虚权,人家都是部长、省长、司令要不有地要不有兵,我两手抓空气,大侄子你可要帮帮我,我都六十来岁了,还有什么奔头,想当个二把手都难,我这辈子不容易那我。”张景惠一生都在斗争旋涡中,跟官府斗、跟二十八师斗、跟其他两省土匪斗、出关跟直系斗,现在又跟一群都想当官的汉奸斗,斗了一辈子才是个无权总参议,他能不生气么,说到最后张景惠还掉了几滴眼泪。

“您别难过,咱们喝酒,郑孝胥、溥仪连枪都不会玩,他们算个屁,过段时间咱们找几个贴心的人策划一下,找汤二伯、于芷山、张海鹏商议一下,干掉他们不就完了?几个文人算个屁,咱们这几个人不老班底么?不过要搞掉郑孝胥简单,碰溥仪那熙洽、吉兴肯定不干,要不这样,我们先联合熙洽、吉兴把郑孝胥搞掉,然后您联络汤二伯、于芷山、张海鹏,我去找马占山,我们各自的卫队加起来就够做事了,之后连满人假皇帝也干掉,不就行了么?您在东北军的威望多高,资格多老,把吉林的地盘分给汤二伯、于芷山、张海鹏,让他们捧您的场,当个东北王很容易的,不用调外边的兵,就在长春干。”张学义计划的十分好,他对目前满伪军的关系网十分熟悉,很多人都跟他认识,尤其老辈的东北军。

张景惠一听心活了,端起酒杯眼泪也没了,“对呀,孩子,你想的真对,不用外兵只用卫队,那些文人算个屁,谁坐东北王不是个做,你的办法好,我看汤二虎的身体长不了了,老资格的里边张作相不在东北,论我也坐几天头把交椅多好。”

“来,干杯,咱们往宽想就没事。”张学义举起酒杯一口把酒全喝了,他看着张景惠俩人都笑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