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上梁不正下梁歪”引发的孽怨

山坡的记忆 收藏 0 1496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常生活中,人们常把傻瓜或说话不正经、办事不认真、处事随便、好出洋相的人叫做“二百五”,也简称为“二”。这在北方略含贬义,好象北京说别人傻就说“你这人真二”。现实社会中,称的上“二”的人还真不少,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算“二”,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也算“二”,但是有一种更“二”的,就是“包二奶”包到自己女儿头上。说是“二”,其实是“二”上加“二”。


俗话说,“上梁不正”就会“下梁歪”。这话不是随便乱说的。当父亲的花天酒地,肆意放纵,老爸可以嫖妓,女儿就不能当妓女吗?老爸可以到处包养女人,女儿就不能当二奶了吗?这种事情,说来不算奇怪。怪就怪在,包错了人,包二奶包了自己的女儿。都说是造孽呀,尤其是自造的孽,的确不可饶恕。


有消息称在前几年的英国,有一名60岁的希腊男子以探望在大学里读书的女儿的名义,这个男子趁老婆不在身边之际,竟然动起了歪念头,在酒店里打电话招了一名妓女。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那个衣着暴露的应招女郎竟然是他年仅22岁的女儿,一气之下心脏病发作晕倒在地。这事情是真是假,还是人们随口说的笑话,无从考证。不过,还好双方都认识,避免了这种“风流债”的滋生。但是,发生在山东李教授身上的“风流”事儿可就没那么幸运了。


据某媒体批露,这位姓李的教授现今年近60,是位艺术家。20多年前,他和相爱的女人被迫分手,当时她已经有了身孕。这些年,他阁下在圈子里越混越好,经济条件也越来越充实,便开始寻求刺激,先后包养了几个“二奶”。可是这次“常在河边走”的他终于“湿鞋”了。这次的“湿鞋”不是人们常说的那种“东窗事发”或者是“事情败露”,而导致的身败名裂。可是后果一点也不比那个轻,他做梦也没想到这次却“包”的“二奶”竟然是他素未谋面的亲生闺女。


据该教授讲,这个女孩是一名大学生,二十出头,“我特别喜欢这个女孩,她因为家境不好,我答应供她读书,她才成为我的情人的。她学习很用功,我把她看得很重要,我俩也很投缘”。 一次无意中,李教授得知,这个女孩的的母亲正是他曾经的恋人!而这个陪他欢笑,陪他吃喝拉撒睡的“二奶”就是自己未见过面的女儿。该教授当时就觉得天昏地暗,自责、痛苦,现在李教授对自己的做法后悔不已,一次次骂自己不是人。他到底该怎么办?这件事该如何收场?希望有人能给他指条明路。究竟是天作孽,还是自作孽,相信李教授比任何人都清楚。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说来,“包二奶”这种事情尽管有违社会道德和伦常,但都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意打,一个愿意挨,纯属两厢情愿的事情;一个不惜金钱,一个不惜青春和肉体,各取所需,虽说不太正常,可是也实属现实。


民间俗语云:表面上的乐,遮掩不了骨子里的苦,遮掩不了思想上的空虚,遮掩不了对无聊的恐惧,人世间一切贪执和痴迷都是苦的缘起。而李教授的的“尴尬遭遇”正应验了这句话。一直以来,人们都以为干这种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的包“二奶”之事的,是一些有权有钱的官员的嗜好,没想到堂堂为人师表的教授,竟也干起了这种下三烂的营生,先后包养了几个“二奶”,且还包养了自己未曾见面的亲生女儿。尽管这是他做梦都未曾预料到的,但毕竟已经发生了,且自己做过的苟且之事,不要说突破了做人的道德底线,就是连良心都不能原谅。即使斩断了与女儿的孽缘,李教授心理上恐怕今生都难以走出阴影。但这是自做自受,也是对他的报应和惩罚。


世间很多男人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出人头地,而自己在外面包养他人的女儿认为是理所当然!前些年曾听闻有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曾在几年内,一口气连包了几个二奶,闻名当地!吾辈听闻只叹其精力充沛,能耐过人。同时也交了几个臭味相投的包二奶专家,时常各自带着二奶聚在一起相互炫耀,一回,他阁下带着二奶和另几包二奶专家聚头,不曾想,这几位包二奶专家里的有一位包的二奶竟是他自己的女儿,气的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当场跳起来直骂对方无耻、混蛋;自然,对方也不含糊,恶狠狠的回一句:你自己怀里的女人不是别人家的女儿吗?正是乌龟笑王八,彼此彼此!


此时,笔者说不出现在的心情是同情李教授,还是唾弃他的无耻举动。只是希望他和他的女儿能从这种“畸形”中走出来,从这段孽缘中解脱出来。健康正确地学习,工作和生活。同时也告诫现实中的人们,你们在抱得别人家的女儿寻欢作乐的时候,想一想自己的妻女是不是也躺在别人的怀里撒娇呢?要想“下梁”不歪,首先要做到“上梁”正。


老教授的"二奶"竟是亲闺女 得知后痛不欲生


16日,天一位自称是李教授的人,给“七姐妹”打来了求助电话,他称自己很痛苦,“我造孽啊!包了多个‘二奶’,没想到这次却‘玩’了自己没见面的闺女,天啊,真是作孽,我该怎么办?”


李教授现住开发区,年近六十,是位艺术家。20多年前,他和相爱的女人被迫分手,当时她已经有了身孕,后来听说她嫁人了。后来,李教授想过去找她,可每次想到自己的家庭,他就把这个想法搁浅了。这些年,李教授在自己的圈子里越混越好,经济条件也越来越充实,“我开始在外寻找刺激,我先前包养了几个‘二奶’,后来都分了,反正都是钱的交易”。


直到认识了小童(化名)。小童是一名大学生,二十出头,“我特别喜欢这个女孩,她因为家境不好,我答应供她读书,她才成为我的情人的。她学习很用功,我把她看得很重要,我俩也很投缘”。本来包“二奶”就不是什么光彩事,可李教授的噩梦还在后头。


那天李教授和小童聊天,无意中说到了小童的父母。小童说自己父亲去世的早,她一直和母亲生活。当小童把母亲的名字说出来后,李教授大吃一惊,小童母亲的名字竟和他20多年前的恋人同名!可转念一想也许是同名,不见得这么巧。说归说,李教授还是忍不住查了小童的家里情况,小童的母亲正是他曾经的恋人!按照小童的出生日期,李教授认定小童就是自己未见过面的女儿。“我当时就觉得天昏地暗,自责、痛苦,我一次次骂自己不是人。我已经好多天没去看小童了,我到底该怎么办?我应不应该告诉小童?这件事该如何收场?”现在李教授对自己的做法后悔不已,“我错了,希望有人能给我指条明路。”尽管李教授的做法让人不齿,可我们还是希望能帮他从孽缘中解脱。



针对此事,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学者。



山东大学法学院教授孙玉芝:


不赞成告诉小童真相,一旦孩子知道事实真相,对她的打击可想而知,但李教授必须想办法斩断和小童的一切往来和感情纠葛,而且要断得彻彻底底。另外不赞成李教授的生活方式,希望从中吸取教训。



国家心理咨询师陈雅茹:


不管孩子是不是李教授的女儿,这种关系都应马上中断,而且千万不能告诉她真相,李教授已经伤害她了,她知道的话心理会承受不住的,别再从心理上伤害她。



作家、“公众记者”山青河:


首先我要对李教授说一句:表面上的乐,遮掩不了骨子里的苦,遮掩不了思想上的空虚,遮掩不了对无聊的恐惧,人世间一切贪执和痴迷都是苦的缘起,而您的遭遇正应验了这句话。不过我还是同情你现在的处境,我个人认为不应该告诉小童事实真相,因为残酷的现实完全可以摧毁孩子的人生,闹不好会出人命。先慢慢和小童从这种畸恋中挣脱出来,但希望继续供她读书。剩下的就是时间问题了,你和小童的痛苦会在时间的长河中销蚀殆尽,即使留有残渣也是提醒您在今后的人生中应该收敛才对。(“七姐妹”记者 衣文萍/来源:水母网-今晨6点)


教授误包女儿当"二奶",这笔风流债该如何收场?


前几年,英国的《太阳报》有一则报道:一名60岁的希腊男子以探望在大学里读书的女儿的名义,从首都雅典来到西部港口城市佩特雷。然而,这个花心老爸趁老婆不在身边之际,竟然动起了歪念头,在酒店里打电话招了一名妓女。可是,他做梦也没想到那个衣着暴露的应招女郎竟然是他年仅22岁的女儿,一气之下心脏病发作晕倒在地。


“老爸招妓是女儿”当时在英国成了一则笑话!正是应了中国一句谚语:“上梁不正下梁歪。”老爸可以嫖妓,女儿就不能当妓女吗?记的有几位老兄看后,忍不住捧腹大笑!


同样有关类似老爸和女儿出现的风流债,发生地:中国山东烟台。


据《现代快报》(1月17日)报道:烟台市一位自称是李教授的人,近日给当地一家报社打求助电话称自己很痛苦,“我造孽啊!包了多个‘二奶’,没想到这次却‘包’了自己没见面的闺女。天啊,真是作孽,我该怎么办?”据该李教授自己的介绍,现今年近60,是位艺术家。20多年前,他和相爱的女人被迫分手,当时她已经有了身孕。这些年,他阁下在圈子里越混越好,经济条件也越来越充实,便开始寻求刺激,先后包养了几个‘二奶’。后来他阁下又认识了女大学生小童(化名)。小童是一名大学生,二十出头,据该教授言:“我特别喜欢这个女孩,她因为家境不好,我答应供她读书,她才成为我的情人的。她学习很用功,我把她看得很重要,我俩也很投缘”。那天李教授和小童聊天,小童把母亲的名字说出来,李教授大吃一惊,竟和他20多年前的恋人同名!他以为是同名同姓,继续询问得知,小童的母亲正是他曾经的恋人!小童就是自己未见过面的女儿。该教授当时就觉得天昏地暗,自责、痛苦,现在李教授对自己的做法后悔不已,一次次骂自己不是人。他到底该怎么办?这件事该如何收场?希望有人能给他指条明路。


为此,多位专家学者亦给他出了不少主意:一、是不能告诉小童真相,一旦孩子知道事实真相,对她的打击可想而知。李教授已经伤害她了,如果知道真相,孩子心理会承受不住的。因为残酷的现实完全可以摧毁孩子的人生,闹不好会出人命。


二、是李教授必须想办法斩断和小童的一切往来和感情纠葛,而且要断得彻彻底底。


三、是既要从这种畸恋中挣脱出来,又希望继续供她读书。


四、是正如他自己所说,包“二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李教授的做法让人不齿。


五、是他的做法,应验了民间俗语:表面上的乐,遮掩不了骨子里的苦,遮掩不了思想上的空虚,遮掩不了对无聊的恐惧,人世间一切贪执和痴迷都是苦的缘起。


自然,诸君面对这一则新闻,都会显得有些苦笑不得,套用民间一句话来讲:“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如此风流债在现实社会亦是少见,但从中我们亦看到很多存在的社会问题!假如该女大学生不是教授的女儿,相信他们之间的关系便将会继续下去!


诸君是否知道,很多人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出人头地,而自己在外面包养他人的女儿认为是理所当然!前些年,吾辈也曾听闻有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曾在几年内,一口气连包了几个二奶,闻名当地!吾辈听闻只叹其精力充沛,能耐过人。同时也交了几个臭味相投的包二奶专家,时常各自带着二奶聚在一起相互炫耀,一回,他阁下带着二奶和另几包二奶专家聚头,不曾想,这几位包二奶专家里的有一位包的二奶竟是他自己的女儿,气的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当场跳起来直骂对方无耻、混蛋;自然,对方也不含糊,恶狠狠的回一句:你自己怀里的女人不是别人家的女儿吗?正是老鳖对王八,不分彼此!该老先生一时无话可回,一口气上不来,如同英国《太阳报》报道的那位招妓是自己的女儿一样的老爸,当场晕倒在地,幸亏及时抢救,不然后果就不堪设想!


其实在现实中我们亦可以看到很多的人,抱着别人家的女儿,总是充满激情,脸上堆满饥饿的微笑。一但别人抱着他自己的女儿,往往大骂别人如何不知羞耻。自然这样的人无非在抽自己的嘴巴,难道你能抱得别人家的女儿,别人就不能抱你自己的女儿吗?而这回可好,该教授抱的可是自己的女儿,无须再骂他人了!虽则该教授也骂自己作孽,做错了,显然,专家为他而出谋划策,也可谓是用心良苦!但这一切后果是不可挽回的,要知纸是包不住火的,这天下也没有不透气的墙,只是时间迟早的问题。


该指责的众人也指责过,该骂的众人也骂了。但从中,我们是否得到一些什么?


对每个人来说,应该要有廉耻之心,不能因为抱着别人的女儿做二奶就心安理得,抱着自己的女儿当二奶,才方觉得是自作孽!也许现今正在包二奶的男士们,可能都自我感觉良好:“我的女儿怎么会当二奶呢?”然而,世事是无常的,猫是能闻到腥味的,上梁都已不正,下梁又怎能会正呢?不歪才怪!殊不知,可能你包二奶的风流举止正是你女儿学习的好榜样,到时再后悔已晚矣!


北大教授解析中国人的情色观


“该不该解禁《花花公子》?”这个热门话题在环球网(www.huanqiu.com)出现后,吸引了数以千计的网友激烈讨论,正、反两方投票数更是呈胶着状态交替上升。尽管中国奥组委相关部门已出面澄清,称没听说在奥运期间要在中国解禁《花花公子》,但这里的《花花公子》,其实在公众看来已经超出了杂志本身,而是成了一种与“性”或“情色文化”的表征相关的文化象征性符号。这次讨论表明中国公众面对“情色”文化时的态度,仍然相当复杂和相当矛盾。


实际上,“性”的尺度和界限,历来就在世界各国存在着争议。一方面,“性”当然是人类生活中相当重要和关键的一部分,它涉及到人类的繁衍和发展、生活的健康和满足等许多方面,是难以完全回避和简单视为禁忌的。另一方面,“性”又是人类生活中最为复杂和敏感的问题,涉及道德和文化传统、青少年的保护和人类价值的提升等。“性”文化的肆意泛滥显然会对社会造成损害,对其加以限制和管理也是完全正当和合理的。


历史证明,过分压制和过分放纵都会对人类生活造成损害。许多“被禁”的历史事件,事后都被证明过分管制会伤害艺术的自由表达。而如“性革命”似的过度放纵也会导致家庭危机和社会困境,甚至危及人类道德。这一问题的尺度和界限相当程度上取决于公众对于这一问题的理解程度和承受力。因此,公众如何取得共识,仍是“性”问题公共政策和道德理解发生变化的关键。


在当下中国,问题其实更加错综复杂。一方面,中国加入全球化的进程,使得有关这一问题的知识更加丰富,价值观也进一步复杂化,中国人在这一方面的尺度已经有了更多的宽容。另一方面,现实的状况也引发了争议和分歧。而有关这一方面的法规和政策的完善和系统化的要求也更加迫切,如《色·戒》的删节引发的争议和有关电影“分级制”的讨论等。从目前来看,公众对于这一问题还没有形成新的共识。解禁像《花花公子》这样的杂志,往往可能会形成一种进退两难的局面。而网络中的讨论方式又总会诉诸太多的感情和情绪的宣泄,使舆论分歧更大。


同时,中国公众往往对于‘性’的问题采取一种“二元化” 的矛盾态度来理解,也增加了问题处理的难度。在公开场合,公众对于“性”问题加以严格限制的要求往往相当强烈,而以极高的道德标准来衡量,往往是舆论的主流。某些媒体时时有严厉抨击的言论,使公共政策的走向受到影响,难以进行现实操作。而在私人领域里和非正式场合,人们往往采取一种甚至比西方还要“放任”的态度,如相当普遍存在的酒桌上的“黄笑话”或手机的“黄段子”泛滥,等等。这些却缺乏必要的限制,使得保护青少年成长方面也缺少相应的手段。这又强烈呼唤法律的完善。“二元性”公共和私人领域的分化,让共识更难以达成;而理性和客观的认识也难以成为舆论的主流,往往不是严禁就是放任,不是过分严厉就是过度宽松,无法找到合适的尺度和界限。


因此,如何解决困境,需要谨慎和耐心的选择。首先,媒体和舆论应让公众了解更多信息和更多世界各国的法律、公共政策,避免简单的“泛道德化”讨论。我们要知道这既是一个道德问题,同时也是涉及人性的复杂性的一个“技术”和社会管理的问题。其次,则需要更加理性和客观地讨论这一问题的空间。这需要专家严谨的研究和调查被公众所了解,也需要公众以平和理性的态度参与讨论。所以,加强教育和普及知识都是题中应有之义。总之,环球网关于“解禁”的讨论启示我们,社会对“性”的问题必须有新的认识和新的共识。 (作者 张颐武 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来源:环球时报)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