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感谢书友“流逝风之影”的书评,感谢各位喜欢本书和收藏本书的书友。自由会很快将本书在铁血的更新章节与起点拉平。)

晚饭过后,郑尚武正想回宿舍看书,却被段玉成拉到一边。等三中队的学员走得差不多后,段玉成才道:“政委让我带你去见他。”

“啥?”郑尚武颇有些摸不着头脑,这第一天来就被政委召见,是福是祸?难道政委听说了自己以前的事迹,要亲自敲敲警钟?

段玉成笑了笑,露出轻松的神色道:“看电影而已,你现在是丛林特种战研究小组成员,有权观看一些资料片。走吧,别愣着!”

虚惊一场!

时时被大人物盯着的感觉并不好,说得危言耸听一点:“如临深渊,如履薄冰。”一个不好,郑尚武就会直接在大人物眼里臭掉,连点缓冲的余地都没有。

丛林特种作战研究,这个问题郑尚武其实根本就没往深处想也无法往深处想。一种战法的研究成熟,不是某人脑子里的突发奇想,战争是一门极端严格的科学!战法的决定性因素是技术装备,是天时地利,是战士所受到的教育和训练……等等因素的综合。只有装备和训练适合现实作战地域,由指挥员制定出相宜的计划出来执行,并检验其实际成果后,才能确定某种战法是否适合经过某种装备训练的军队在某个地域的作战。

“中队长,不会这么快就开始搞、搞那个研究吧?”郑尚武跟段玉成走着,左右看看没人时才惶恐地问道。

段玉成感觉到郑尚武的心态,拍拍他的肩膀道:“不会,首长说了,至少要等你能通过步兵分队的指挥考核后,研究才开始进行。现在,不过是开开眼界而已。尚武,你看过外军资料片没有?”

一个小兵哪来的外军资料片看啊?郑尚武摇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今天会放最新的美苏两军资料,据上面的小道消息说,我军高级首长近期会应邀访问美国航空母舰。我想并非空穴来风呐。”段玉成说得很急,两人已经到了小礼堂门口,进去以后可不能再说这些“闲话”。

礼堂里人不多,当面就是一幅白色的幕布,第一排中间几个座位空着。段玉成领着郑尚武坐到第四排的边上,刚入座就听一声口令:“立正!”

几位首长在政委的陪同下进来,在前面的座位下落坐后,军人们随着“请坐下”的口令纷纷就座,灯光随之熄灭,放映机投射出的光柱直射银幕。没有郑尚武想象中的开幕前首长讲话,看电影真的是看电影,没有夹带政治学习。

片头很简单,只有黑色的背景两排大字,上面是:外军资料,下面是:一九七九年六月。

郑尚武很快就忘记了第一次看资料片的紧张和好奇,被银幕上出现的外军装备所震撼。他不知道影片是美国作为中美友好的象征所提供的拷贝,也听不懂影片中的英语。但是他能看明白,美国坦克能够在高速行进的时候准确射击,航空母舰上的攻击机能够火力覆盖一个中等战区的地域,美国大兵能通过直升机快速机动地部署到战术地域……

片子很长,后半部是美国情报人员得到的苏军最近一次演习的资料,典型的机械化大兵团攻击作战!空地一体化攻防,步坦炮协同,空降要点控制……真是万炮齐鸣,铁蹄铮铮。第一次开眼界认识到现代化战争的郑尚武呆住了,心脏迅速地往下掉,张大嘴巴还觉得呼吸不畅。

他不由想到:如果苏军当面的进攻对象是中国军队,是自己所在的部队,会怎么样?

还没等他想明白暂时想不明白的问题,银幕短暂地黑暗了一下,又现出一排汉字:对越作战资料。

资料片里有西线作战很少见到的坦克部队,让只懂得看热闹的郑尚武兴奋不已。看到我军坦克部队集结的场面,他真想从座位上跳起来高呼“万岁!”

可是,他很快就失望了,心情一下跌落到了谷底。

银幕上,我军坦克部队搭载部队履行穿插任务,在越南的坎坷山道上行军。步兵为了防止在颠簸中跌落坦克,就用背包带将自己固定在坦克车上。其结果是被越军火力当成活靶子打死在车上,很多战士死不瞑目!

不看了,不看了!

郑尚武觉得自己快爆炸了,他想起白白牺牲的许瑞明,这个他心里永远的痛被银幕上的场面勾起、强化,眼看着战友们就这样牺牲掉,他心疼了!

他腾地站起来就走,却被段玉成一把拉住,黑暗中借助电影光柱,他看到段玉成指指前排,摇摇头。

娘的,看电影嘛,老子不看还能强制看下去?!不看,走人!反正这不犯军规!以前部队放电影的时候,不也允许中途离场嘛。这么一想,他没理会段玉成作势就走。

“站住!”段玉成低声喝道。

郑尚武停住了脚步,上级的命令军人必须无条件听从。

“这是资料,是事实,不看这些你能了解到我军的真实现状?能体会到我们跟世界强军的差距?同志,你脑子里的军队,恐怕就是三十一师吧!?告诉你,那只是全军的四百分之一,全世界军队的几千分之一!”段玉成见郑尚武满脸不服气的样子,继续低声说着,语气也相当的严厉。他不想这个新部下在首长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

“我,窝心呐!”郑尚武嗫嚅半晌才说出真实的感受。

“肃静!”黑暗中,前排传来命令。

段玉成趁机将郑尚武拉回座位上,摁住,把声音压得更低道:“必须看,知耻而后勇啊!”

耻辱?对,就是耻辱,中国军人的耻辱!这种耻辱程度丝毫不亚于那个全连投降的。

前排有人站了起来,伸手摆了摆。礼堂里的灯光一下打开了,银幕上的图象随之消失。

郑尚武把眼睛闭了一阵,才适应光线的变幻。

“各位,看到这里我想说两句,看不下去了吧?很正常嘛,这证明你还有军人的良知,对战友还有纯朴的感情!我也看不下去了,作为一名军级指挥员,看到这样的片子,我也想骂娘!骂谁?骂我自己!”

小礼堂里,军人们个个脸上发烧,心中颤抖,肌肉紧绷。此时,郑尚武才看清楚,说话的是军区张副司令员。

张副司令员停顿了很长的时间,显然在平抑自己激动的情绪。

“继续,继续看下去!看过这一片,再重放!直到把那些牺牲的战士刻在自己心上为止!”

灯光再次熄灭,放映机再次射出光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