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七章转战松花江 第七节摆开伏兵

ddtt 收藏 4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size][/URL] 金玉正指挥着地主家的管家按户按人分粮食,管家认识全村的人,为了防止冒领每家来领一躺就记一次,领足了不给了,她正来这里监督这个。张学义没管老婆,端着面走到一个看热闹的孩子跟前,就见小孩子身上没一件好衣服,破棉帽子都冒了棉花,小手插在袖子里还冻的通红。 张学义把面端到孩子面前,“还没吃饭吧,叔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金玉正指挥着地主家的管家按户按人分粮食,管家认识全村的人,为了防止冒领每家来领一躺就记一次,领足了不给了,她正来这里监督这个。张学义没管老婆,端着面走到一个看热闹的孩子跟前,就见小孩子身上没一件好衣服,破棉帽子都冒了棉花,小手插在袖子里还冻的通红。

张学义把面端到孩子面前,“还没吃饭吧,叔叔给你弄来鸡蛋面,趁热吃了吧,要好一会才能分完粮呢,你先吃。”

小孩看看碗里的面,端起来跑到排队的人群中,把面端带他爹的面前,“爹,你先吃。”小孩把面给了家里人又小跑着回到张学义面前,笑呵呵的看着张学义。

“好小子,是个孝子,我这辈子最佩服你这种人,来进伙房,叔叔再给你弄一碗。”张学义说完带小孩子进伙房,里边有地主还没吃成的中午饭,有红烧排骨炖土豆、花溜里脊、烧鸡、烤鸭子都冒着热气,张学义拿过碗筷子给小孩,边给他夹菜边说,“你这次别给你家人拿了,一会叔叔还要摆筵席请全村人吃饭,你先吃着,吃好了带你去弄套新棉衣去,快点吃。”小孩当然没见过这么多好吃的,拿起筷子就吃。

张学义出来就找来地主家的女工,马上让她们拿家伙,反正地主家棉花和布料也多的是,就马上让裁缝给孩子们做衣服,然后他又找来地主家的婆子丫鬟给孩子做棉帽子棉鞋还有手套。


自古战争打的是民心这一点不假,红军之所以三败国军于江西用的就是民心,国军那些兵基本跟草人没啥区别,这些人出来当兵不是因为他想拿枪保护这个政府,更不是为了拥护政府,而是没有生路才当兵,家里实在过不下去才当兵,这些贫苦农民那个没受过地主气?家里的姐妹或许被地主抢去抵债,要不当地主的用人要不做地主的小老婆,混的差点的被地主卖到窑子里,你说这些兵能为委员长打仗?张学义已经看明白了,想用人就必须给人好处,想让人家死心踏地的报答你,你必须施恩于人。

现在全村人在打倒地主以后都有了存粮,都分到了布可以做新衣服,他们过些天就可以全村人都不穿带补丁的衣服提前进入小康。东西和钱分完了地主家只剩下一群人,张学义问小七,“那些保镖护院的估计受过地主的恩,我们收编他们不行,万一他们给地主报仇怎么办?要不把保镖护院以及地主家人,以及平日仗势欺人的家丁全部枪毙,这样才能平民愤,苏区枪毙的是首恶,那些爪牙都是说服教育改造,我们不可能呆在这里改造他们,所以还是一起枪毙算了,就把那些受地主欺负的用人放了。”

“你说的是这个道理,以前苏区就是把帮凶抓到监狱,让他们做苦工,民愤十分大的才杀几个,现在咱们没苏区,没地方委员会,只好手重点了。”小七一招手把几个土匪兵叫过来,“把那些恶奴家丁全部枪毙。

张学义吩咐完事情以后得意的坐在火盆旁边,他从地主家拿了些糖之类的小吃跑到看热闹的小孩中间,挨个给发糖,他小时候在张老帅身边没学会别的,只学会了不小气,出手大方,还学会了收买人心,反正大事已经定下他就在这里可劲的卖力气表演,不但让广大穷苦农民得实惠,还要当农民看看自己这个胡子是怎么做人的,以后自己落难了估计这里的农民不会把自己交给鬼子吧?


一中午的时间真没白浪费,完成分地等工作后张学义继续带兵走,一路上他运气十分好,因为有意绕开小镇专走农村所以他没遇到鬼子和伪军,有的村庄甚至连维持会都没有,简直是真空地带,来这里搞土改简直是太顺利了。

在三二年一月三十日这天,土匪兵继续在冰天雪地中前进,小七骑在马上回头看看自己的兵,各个都穿着崭新的棉衣,帽子和鞋都是路上打倒地主后新搞来的,这土匪兵拉出来一看就能感觉出过年的气氛。这几天小七可累坏了,每到一地打土豪分田地都是他做,张学义就会牵着几只牛、羊、猪往特困户家送,就会抱着成匹的布送穷人,正经的主要的工作他不不做,另外收缴地主家武器和金银财宝的时候他可最积极,每次把大头都充做军费,一路上给兄弟们吃的顿顿吃的是大米白面,菜里基本全是肉,他发了财可劲糟蹋。

在路上走了三十天,到今天刚好是小年,经过他们土改的农村现在有二十几个,每到一地他们受到农民的欢迎,又分地又放粮那个穷人不愿意那?另外邀卖人心的工作也取得巨大成就,很多人为报答张学义就参加他的队伍,他手里有了两个连的新兵,队伍多出两百号人,还多吃几百匹骡子和驴,大车上拉满的辎重,每天军需官计算一下,粮食至少是六百人可以吃一个半月的,可以说是补给充足。唯一不完美的是新兵玩枪不太熟练,张学义在路上把射击投弹拼刺刀的要领编成让新兵背诵着,这样可以让他们更快的学会一些基本要领。

“七哥,你怎么犯困呢,今天可是小年,我们晚上要提前扎营庆祝小年。”张学义骑在马上十分得意,他看看路上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去那扎营,肯定是不能住村子里,连日来部队就住地主家的院子,地主家房多墙高,住在里边还好防御呢,高墙壁垒的十分安全,野外现在是最不安全的,挖战壕缺乏铁锹,现在是冬天地冻住了根本挖不开。

“快到榆树地区了,你可以带大兵两个营去向冯占海和李杜邀功了,两个营的兵其中骑兵占两个连,你可要风光了,咱们就在前边的土山上驻营吧,都小年了要不要放假休息几天,这几天大家在风雪中每天奔波四十里地,太不容易了。”小七一打战马战马冲上前边的土山,高声喊道:“就在此地驻扎,骑兵连分头侦察一下四周。”

大部队驻扎在野外也不受罪,依仗的补给物资多,支开大铁锅就炖肉,炊事班的兵把前几天从村里卖来的白条鸡炖上,当兵的分头去打柴,一会大锅里的肉汤就冒出香气,大锅里的米饭也煮着,士兵们用毡子搭好帐篷,有秩序的驻扎下来庆祝小年,张学义下令把路上买的酒全部拿出来,每人分一水壶。


就在夜里驻扎的时候,小七用电台收到东北军冯占海部的电报,因为张学义手里有一本东北军的电码本,把信号翻译过来以后,小七拿着电报跟张学义说,“大事不好了,打完哈尔滨保卫战的主力部队开出来了,奔榆树方向来与日伪军决战。”

“谁率领的大部队?”张学义放下酒壶问。

“宫长海和姚秉乾两个旅,现在吉林警备军似乎比你在的时候人多,这两个旅大概有三四千人吧?我以前没听你说有这俩旅。”小七介绍完了张学义有点担心,马上说:“你向吉林警备军的司令部发电报,告诉冯司令我部已经抵达榆树附近,如有委派尽快下令。”

“好吧。”小七拿起电台熟练的把电文翻译成信号然后火速发到冯占海的司令部。


冯占海这几天正跟李杜、丁超等人商议保卫哈尔滨的事情,冯占海新收了两支大土匪,土匪头目就是手下新任命的两个旅长宫长海和姚秉乾,他们俩本来军队就多,再加上冯占海给他们补充枪支和新兵,把缴获的武器大部分给两个新编旅,还抽调了从九一八后一直跟自己的老兵去充当新部队班长排长,冯占海实力大增,光他手下有一万三千多部队,加上丁超、李杜、邢占清、赵毅四路人马,保卫哈尔滨的部队至少有三万多,轻易击败了一万人的剿匪军,哈尔滨军民士气大振,随即冯占海和其他几位将领商议下一步,结果讨论出的结果是冯占海打算打歼灭战,计划派兵追击敌人,随即大家一直同意追击敌人。

这次为了南下反击日军冯占海一次就投入了两个旅,可以说在冬季反攻中投入巨大的血本,因为就在十二月末,东北边防军总参谋长荣臻下达了总撤退命令,这是真正的不抵抗命令,要求东北的边防军向热河省、察哈尔、河北省撤退,不跟日本人打了。但是死守哈尔滨城的丁超、李杜等人根本不予以理睬张少帅的命令,他们依然执行守土护国的职责,哈尔滨市在九一八后四个半月中依然控制在东北军手中。

哈尔滨不但守的稳,守军还追出几百里去打敌人,可见黑龙江的战局是有利于中国的。


“报告冯司令,张学义今晚发来电报,说他养病期间拉起两个营的绿林兵,现在正往榆树地区开进,请司令给他分配任务。”副官报告完把电报放下转身走了。

冯占海眼睛一亮,这小子不是侦察的时候得病了么,张武非(五飞太俗气,写成武飞看着稍微顺眼点,花名册上就给张五飞记这个大名)回来报告说他住在小店里由店里的老板伙计照顾,病好了就归队,怎么转眼一个月不见也拉起队伍来了?看来重用绿林人的确可以扩大实力,现在伪军于琛征的剿匪军刚刚败走哈尔滨,宫长海、姚秉乾两旅从哈尔滨南下追击伪军,汉帅已经下达命令,一定要张海鹏、于芷山、于琛征等汉奸的命,所以电令依然在东北的边防军部队遭遇到日军暂时放过不打,一定要把国家和民族的败类击毙,活口一个不要。

现在于琛征的几千伪军兵退双城团山子,兵力从攻打哈尔滨的一万多人变成了不足六千人,南边现在还有张学义的两个营,正好南北夹击他,让狗汉奸于琛征有来无回,冯占海想好了以后,“副官,向张学义发电报,告诉他一定要在双城团山子堵住逃跑的伪军,宫长海、姚秉乾的两个满编旅就在他北边不远,要求他不要让日军补给队和汉奸联系上,让他死守南北交通要道,协助主力旅围歼汉奸。”

“电报起草好了。”副官把写好的电报草稿给了冯占海,冯占海看了看签上字,“就这样发下去,另外电告宫长海、姚秉乾快点追上敌人,打完了立即撤回哈尔滨城。其实冯占海是知道追击是冒险的,万一伸出去的手不抽回来鬼子再猛打他一拳那哈尔滨就完了,这个险已经冒了,最好能弄的好点,鬼子可是利用火车汽车机动,有可能在哈尔滨空虚的时候突然打过来,对于这些冯占海不是没考虑,但日后还是留下遗憾了。

“是。“副官拿电报下去了。

在司令部里的其他将领也都捏着一把汗,万一鬼子用计怎么办?现在哈尔滨空虚呢,很容易遭到偷袭。


“他妈的,过小年也不让好过,他们都在城里过小年我们顶风冒雪追击汉奸,李杜、丁超怎么不派人,我看冯司令被他们俩耍了,还拿我们这些刚加入警备军的绿林兄弟当外泊秧,不拿我们自己人,你看看这是什么天气,这种天气追击敌人兄弟们受的了么?”外号宫傻子的宫长海旅长骑在战马上向自己的哥们姚秉乾发着牢骚。

姚秉乾稍微比宫傻子明白点,“大哥,你还不明白,哈尔滨守不住,沈阳丢了,吉林、长春不战而降,马占山将军率领重兵防守省城,日本鬼子才出动不到八千人就轻易攻占齐齐哈尔市,鬼子兵有坦克飞机,可以轻易突破防线,我们出来打伪军至少不在城里,也不会遇到坦克,坦克拿东西是金刚不坏之身,地雷炸不掉它,大炮咱们没有,小炮也打不坏坦克,手榴弹机枪那就更不行,我们出来打伪军是老太太吃柿子专挑软的下手,也算是找到便宜,难道你想跟关东军碰一下?”姚秉乾边劝说他边骑在马上赶路。

说话间两个旅就到了双城团山子附近,这里的地形从外看似乎是一座大山,但是可以继续往前走,里边是两山夹一沟,沟的左右两边距离不大,也就几里地,沟非常的长,只要走出这里就是一马平川没太多险要之地。

当宫长海、姚秉乾骑在马上看着眼前的大山就知道这个山不深,里边没什么土匪,只是一个极容易设埋伏的地方,从山旁边绕过去那路就远的没边了,登山而过把这个山十分陡峭,你从外往里爬还不好走,只有从山间的沟内走过去,没其他的办法。


前几天于琛征的伪军攻打哈尔滨城,他们在小部日军的支援下并没有拿下哈尔滨,协助他们作战的是一个不满编日军联队,至少有两千多人,虽然攻城不克但是实力还没什么损失,加上伪军依然还有五六千人,跟前来追击的冯占海的右路军两个旅旗鼓相当。

上个月刚被张学义等人击败的尾野小队长又带了经过加强的一个小队跟着汉奸于琛征一起在双城团山子埋伏下来,选择阵地布置机枪全部是他指挥的,他不但是小队长还是吉林剿匪军的军事顾问。

因为第一次攻打哈尔滨失败,尾野十分生气,更让他气愤的是剿匪军居然把自己的山炮野炮全部丢弃。原来这些人用的东北军的库存武器是五十挺马克沁机枪,现在只剩下十挺,即使数量如此少尾野小队长还是全部亲自选择了阵地,帮汉奸把重机枪阵地设好了然后才又调配轻机枪去了。

尾野发现于琛征部队原来有一百多挺ZB26机枪,现在居然只剩下二十来挺,丢失的更多,至于他们原来从吉林军火库里拿的迫击炮山炮野炮居然一门也没有,全部丢在哈尔滨城下,那个外号宫傻子的旅长简直是疯子,正面两个旅都不是皇军和剿匪军的对手,他居然带一个旅快速迂回到皇军背后袭击了炮兵阵地,从外往里打结果于琛征的部队打败,害的尾野中尉差点没被溃兵踩死。他现在知道为什么中国一开始军队好打,因为绿林人组成的部队更厉害,宫长海 、姚秉乾是土匪,骨头比那些混蛋师长旅长硬,他们才是真正的中国军人,才配当皇军的对手。

投降日本的军人最笨,而跟日本作对的都是那么厉害,不到一万人没有大炮飞机居然轻易击败一万多皇军和剿匪军,看来人的勇气是有差别的,同属前东北军,而冯占海等人是真英雄,于琛征、张景惠、张海鹏那是狗熊。尾野蹲在山顶上的大石头后边抽着烟,看着五千剿匪军经过自己的布置已经成一个口袋阵,正好把宫傻子给装进来,自己可以一举吃掉这部分人马。真正的日本武士只喜欢跟有胆子有本事的人比武,而是不会把怕死鬼和软骨头的人当成是人。

于琛征蹲在尾野旁边,拿生硬的日语拍马屁,“太君,您大大的高,排兵布阵十分精通,您是好样的。”这个前东北军六十五师师长于琛征因为失职被撤,日本人打进来他又活了,拉起队伍当了汉奸,汉奸他都当不好,连个守卫松懈的哈尔滨都拿不下,你说他多饭桶。尾野对这样的合作者是一万个看不起,心想你他妈的什么东西,配给我当跟班么?要不是关东军司令官委派,我才不跟你玩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