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即是色 第一卷 弥勒也疯狂 第十九章 大刀背面有道理

我本沟渠明月照 收藏 0 6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size][/URL] 第十九章 大刀背面有道理 “为什么不给做?”马小帅更奇怪了。 “你不知道吗,丁世杰就是丁院长的儿子,他对蒲苇拒绝他还耿耿于怀呢。” 蒲苇听了病情分析,知道严重程度,早已经双腿战栗,快要站不住了。 “屁话,为这就不救人?还他妈有王法没王法?”马小帅一听就急红了眼。 “别急,别急,小帅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03/


第十九章 大刀背面有道理

“为什么不给做?”马小帅更奇怪了。

“你不知道吗,丁世杰就是丁院长的儿子,他对蒲苇拒绝他还耿耿于怀呢。”

蒲苇听了病情分析,知道严重程度,早已经双腿战栗,快要站不住了。

“屁话,为这就不救人?还他妈有王法没王法?”马小帅一听就急红了眼。

“别急,别急,小帅你先看着老人还有蒲大妹子,我去找他劝劝,再不行的话,我们就去海阳。”这回刀三猛竟然出奇的平静。

马小帅看了看他,再看看已经瘫软的蒲苇,只好点点头。

肠梗阻的死亡率蒲苇是知道的,如果不及时做手术,很可能造成肠胃穿孔或者是糜烂,按照目前的时间来算,救活的概率已经微乎其微了。

她想起了爸爸小时候给自己做的风车,更想起了雨中父亲送自己上学时打的红雨伞。她无声的哭了,压抑在心中的苦闷,此刻却不能爆发。

林倩和马小帅搀着她进了急诊的手术室,妈妈正握着老伴的手,傻傻的,一句话也不说。洗胃的管子还插在爸爸的鼻子里面,静静的淌着药液,没有人说话,只有死一样的静默。

十五分钟,好漫长的十五分钟,十五分钟之后,刀三猛回来了,身后跟着消化内科的护士。

所有人都动起来了,护士们推着蒲爸爸,极速往消化内科奔去。

马小帅目瞪口呆的看了看刀三猛,刀三猛冲他一笑,伸出中指,恶狠狠的表示了一下,那意思是,枪杆子里出政权。

马小帅不知道,刀三猛去了消化内科之后,丁世杰正在看报纸,刀三猛通过胸牌认出丁世杰之后,径直坐在他的面前,说了一句:“你给不给蒲苇的爸爸做手术?”

丁世杰抬头看看刀三猛,根本不认识,他摇摇头,说:“我不是不做,他根本救不活。”

“你做,也得做,不做,也得做。救得活,要做,救不活,也要做!”刀三猛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以为我是吓大的?”丁世杰歪着脖子盯着刀三猛。

“你自然不是吓大的,可你还是要做。”

“手长在我的胳膊上,我想做就做,不想做就不做。你再胡搅蛮缠,我就叫人了。”丁世杰和刀三猛对视着,谁也不让谁。

“那好,俺就借你的手使用一下。”说完这话,刀三猛伸手捉住了丁世杰的右手,随后从背后变戏法一样,抽出一把军刀,举刀就要剁。

丁世杰吓傻了,所有在场的医生都傻了,旁边一个戴眼镜的医生说:“丁大夫我看你还是给他做了吧。”

丁世杰无奈的低下了头。

刀三猛又恶狠狠地说:“我叫刀三猛,你要是想报复,就找我,但是这个手术你要是敢打马虎眼,小心你一家人的爪子!”

没有人出声,本来做这个手术不一定必须是他来做,但是做不做却是他丁主任可以决定的。

丁世杰的手还在刀三猛的手上,钢刀还在空中,他不得不点了点头。

此时夕阳已经开始发红,血一样的红色。

病人被推进了手术室。

主刀医生当然不是丁世杰,因为丁世杰此时已经不在医院。

三个多小时过去了,七点多手术终于做完了,果然是因为肠梗阻导致痉挛,进而造成了肠套叠,再晚来一刻钟,老人就得与世长辞了。

当蒲苇听说爸爸暂时已经脱离危险,她喜极而泣,握住林倩的手,高兴的颤抖着。

马小帅和刀三猛也终于出了一口气,忙活了半天,还不就是为了美人一笑?

蒲苇对着二人鞠了一躬,说:“谢谢你们。”

刀三猛在一边说:“谢什么谢,用不着谢,俺就是看不惯不公平的事儿,哪里不平啊,那里就有我。”

大家听了,都会心的笑了。

马小帅对刀三猛说:“三弟,这半天累饿了吧,走我们去喝点儿?”

蒲苇听了忧郁的说:“马小帅,你们去吃饭吧,这顿我请客,回头我还你钱。”

马小帅想了一下,笑笑说:“那好吧,你记着就是。”

说完两个人出了医院。

马小帅问刀三猛是怎么让丁世杰低头的?刀三猛便把经过告诉了他。马小帅说:“真有你的。”但是他突然感到不对劲,因为在消化内科,他好像根本没有看见丁世杰。

他凝神望着刀三猛,他想试试对人而言,这个预测眼镜有没有效用。

果然,快镜头跳过后,刀三猛已经躺在了血泊之中,而他自己也是浑身是血的扑倒在地。

不好,我们必须想办法躲过这一劫。

当他刚想到这里,眼前的宽银幕上出现了几个字:“不准泄露天机!不要试图改变已成事实!既然已经是必然要发生的,你就无法阻挡。”

那,我们难道就只有等着死?

马小帅的手机突然响起了《梁祝》,正在发愁的他赶紧掏出了手机,不认识的号码,一定是打错了。他按下接听键,没好气的说:“谁呀?”

“哟,脾气还不小啊?我是单若水,怎么我请不动啊?”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很美的声音。

“单总啊,你啥时候请过我?”

“我一大早就打电话,可是关机,我发的短信。”

“哦靠,忘了还有一条短信没看呢。”他连忙按键,果然那条短信写着:“单若水今晚六点半金都酒店有请,万务光临。”他自言自语的念着。

“呵呵,对不起,对不起,只是没想到美人之邀会来的这么快。咋着,单小姐这么快就想我了?”马小帅此时心境有点转好。

“三猛,去金都。”一边接听着电话,一边对三猛说。

“呵呵,马先生开玩笑。不过我已经从金都走了,等了你一个小时都不来。”单若水有点生气的样子。

“啊,是这样,不过你走了,我也得吃饭啊。愿意来呢,我请你,不愿意来呢,那就拜拜。”马小帅可从来不吃这壶醋。

“你……”对方显然非常生气,咔嗒把电话挂了。敢于这样拒绝单若水邀请的,她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见过。

三猛看马小帅把电话放下,伸出右手摸了摸马小帅的额头:“二哥,你丫是不是蒙了头?金都一顿饭就算咱俩也得个几百块啊。”

“几百就几百,算啥,千金才买美人一笑,几百算什么。走,我们就去吃金都,不过你要先带我去建行,我得从工资卡上支点钱。”

“呵呵,好啊,别说去建行,这回你就是让俺拉你去北京天安门,俺也去,你信不信?”

“切,鬼才信,你的车交养路费了吗?对了,我叫一下老大和老四。”说到这里,马小帅突然想起了对付目前事态的办法,既然我不能阻止他得发生,但是,我能尽量的降低它的危害!

眼镜里突然又出现了几个泛着光的字:“思路正确”。

红夏利进金都的时候,守门的保安拦下了他们,但是低头一看刀三猛的样子,一句话没说,就又放他进去了,他可不敢得罪长成这样的主儿。

老大谢宏正在酒场上喝酒,老四袁丁正在执勤,八点半下班。但是两个人听说马小帅要大出血,没有一个不愉快的答应,都说一定要给马小帅这个面子。

“去你妈的,吃我的喝我的,还说给我面子。”马小帅暗骂!

金都酒店是古井最最NB的酒店,号称五星级酒店,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评的。这些年古井的经济逐年发展,尤其是私营经济,高歌猛进,所以虽然金都以宰人的刀快闻名,但是来这里吃饭的人却还是不少。

夏利停在了金都门前的广场上,俩人下车向里走去。马小帅机警的看着四周,他发现也没什么异常情况。再说了在金都打架,他还从来没有听说过,这里的背景很深,老板据说是古井的名人,他的关系网足以撼动古井的市委书记。敢在他地盘上闹事的,可能还没有出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