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论中国的科技路线图及与德国之比较

labilijing 收藏 0 156

现代科技的起源可以上推到14世纪的欧洲的文艺复兴,是从宗教改革,艺术新震撼,哲学物理化以及政治岛海化四大变革中自然发展出来的产物,这四大变革使欧洲人凝聚了志向,开阔了视野,净化了束缚,培育了理性。现代科技基础理论正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应运而生。没有志向,视野,束缚,理性这四大猛兽的交融与吼叫,任何国家和民族都不可能打开科技原创之门!


从哥白尼、伽利略到牛顿,麦克斯韦甚至是二十世纪的爱因斯坦,他们都不仅是科技先驱,更是这一猛兽的完美化身,随着帝国战争的人头盈野,七情六欲的苛刻变异,猛兽必须要经过生育年龄。当今西方世界,欧美国家,纠缠于人权、环保,陶醉于福利和垄断,偏执于民主和自由,恐惧于勇猛和失衡,这使我相信从文艺复兴中产生的志向、视野、束缚、理性的这种精神在欧美的土地上正失去其唯一的主导地位。猛兽生了小孩慢慢也有了白发,屁股也变得松弛。事实已经得到认可,西方科技原创理论难以象上世纪前那样继续高歌猛进,且也看不到回春的证据,这不仅仅是因为理论变得更加艰难和狭窄,更多的恐怕是他的生长土壤变得贫瘠。我们可以以此来判断西方未来的科技基础的空间和潜力相对的领先状况。


从蒸汽机开始,在理论基石的支撑之下,欧美国家顺应其势,科技应用成果如鱼得水,从能源,交通,材料,到航天,信息,生命,相关产业得以建立和壮大,这也就是现代工业经济和相应科技载体。正是有了这些相应的产业的发展壮大,新的应用技术才层出不穷,两者相辅相成。每个产业的关键核心技术不断发展变化,加上其他的经济和政治因素,这些产业在不同时期的西方各大国中也形态各异。现代科技的发展主要体现在了用在物质或其他生产的应用技术的发展上。一个结论可以是这样,科技的领先程度也表现在了其相关产业的发展状况上,也就是说,一个国家的某些科技领先(包括研究或理论创新),大体上就会在相关产业上有所表现,这个结论很重要,这使科技领先这个概念变得具体和清晰,使相对落后的国家为追赶领先的科技可以定义一个被解释清楚并被人所能理解的目标。由此,我们还应该理解到,比如说,在一个世纪前,西方的科技发展(如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实际上比其他国家就领先太多太多,这种差距基本上都不能用来衡量,落后的国家根本就定不出一个追赶目标,自然也无从谈起追赶的道路和方法。而现在西方的领先大体体现在了应用先进科技的相关产业上,而我们通过产业的对比就可以大体了解其中的差距了。这并不代表说双方的差距就变小了,或追赶的时间不用那么多了,而是代表了我们可以为追赶定下更清晰更有信心的目标和方法了,而以前则有足够的证据来支持――排除在可见的未来我们可以追上西方这个结论。


这对相对落后的我们具有生与死的决定意义。因为在以前的那种状况下,我们不能断定我们一定能够建立起相关信心,我们不能保证我们一定会有希望。但现在,我们知道我们应该对此建立信心,黑暗的前途并非是已经注定了的。如果我们能建立起足够领先的相关产业,那我们的科技也基本具有了相应的位置。



科技对于社会来说有两个用途,1 财富和便利,2 相关安全。我们发展科技就是为了能够达到这些效果,西方国家科技发展体现在第一项的效果可以大致有几个方面来概括,西方社会在住房,各种交通工具和相关基础设施,电力和燃料消费,各类消费电子产品(广义)上等几个方面实现了人均发达状态,这也是对普通人来说西方社会之所以发达的最基础最核心的条件和体现。而第二项的解释就是,技术越先进自然自主性和回旋空间更大,产业发展安全也能更好得到保证,另外就是军事方面,这主要是与国家最先进技术的相对领先程度有关,产业核心技术的状况还不是决定的主要因素。我们只从科技角度来泛泛讨论与这些方面相关的产业发展。


住房涉及到钢铁水泥等材料和有关设备等的大规模制造能力。建筑工业唯一的归宿就是本国人民,不管这些房子是怎么建起来的,但最终还是由本国人民来居住使用,虽然他的发展牵涉到理念、城市化、管理等社会的几乎各个方面,但从科技角度讲,他就是相关物资的生产规模和速度能力及相关质量保证能力,显然,目前我国拥有这方面的能力,我们现在每年大约产销20亿平米,现存的房屋人均20多平米,发达国家一般不到40平米,美国是60多平米(具体的房屋平均价值或质量不在本讨论),我们现在每年新建造的房屋超过了英国或法国现存的所有房屋,而且速度还在加快。如果我们想拥有象发达国家一样的人均房屋财富,那么,科技已经不是这方面的阻碍,按现在的速度,10到20年足已,如果达不到,那也不是因为我们没有拥有或发展不了这方面的科技,而是其他原因。回顾过去一些年,不管是城市还是乡村,大城还是小城,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我们能够提供足够代表财富的合格房屋。90年代初,全中国人民都住在人均只有7.88平米的小破屋。



交通工具和相关基础设施正是发达国家最领先的地方。随便举个例子来说明一下现状。我们现在有超过5万公里的高速和其他340多万公里的公路且正飞快发展,高速公路的设计寿命、速度或承载能力,平均都远超过了现存的西方设施,看到那绵延数千公里的艺术雕塑,美国人都会酸酸的自言自语,为什么我们一点都没有,小地方的初级公路修的可以极快,因为可能他的成本只有高速的千分甚至是万分之一,前几年,我们还只有180万的公路。可以说,从这方面的相关科技服务能力角度上,我们已经具有创造与发达国家相关财富的实力,但这方面的人均财富的指标应该是公路人均周转量,总量我们与美差不多,人均就五分之一多了,这才是财富差距。其他如铁路,水运,航空,与此类似。


交通工具对普通人来说正是体现现代工业的核心。他反映了几个重要产业的实力。不仅有汽车,火车,飞机,造船,等产业,也有精密机械加工,材料化工,电子,装备设备,等很多。这些产业相互关联交叉,他们的状况可以通过规模、整体技术、核心技术来反映。需要指出的是,国家某个产业发展到一定程度以后就达到了保证其人民具有足够的相关财富的能力,这个发展程度最重要的指标就是其规模,产业规模达到合适程度并能持续发展,最终必能使人民达到相应的所谓发达状态。并不是产业的整体技术水平一定要达到当今世界最先进水平后才能实现。举个例子,我们知道,西方很早在交通上就达到了发达水平,在汽车方面,当时的技术水平远落后于他们现在,也落后于我们现在的自主技术,但他们早在几十年前就达到了现在的汽车人均拥有水平,所以说,我们现在在这方面整体技术水平的相对落后还不能阻碍我们以后也要达到发达水平的这个目标的实现,因为我们现在虽大约只有4500万的汽车保有量,美国是2亿多,这方面我们人均相差25倍,但我们增长极快,现在一年就销售900多万辆,更重要的是这种趋势会持续下去。所以说,仅从保证规模所需的技术来说,我们已经有了,虽然这还远远落后于西方当今最先进的技术。现在首先要明白,科技与最先进水平的相对落后还不会是现在我们人民达到发达状态汽车财富的阻碍。但是具体到我们相关的产业,要使其具有竞争力则不一样了。


德国在汽车、精密机械、工业装备、复杂化工、新材料等从规模、整体技术、核心技术来说,从一开始都数一数二,竞争力极强,而且都形成一个庞大产业,这也是他们只所以发达的科技基石。其他发达国家某些技术也可能是最好之列,但他们形不成具有合适竞争力的产业,也就不能真正为他们赚钱,这就表现出了自主产业的重要性。又比如说美日高档车的实验室技术未必差过德国,但显然,奔驰,宝马在这方面更有竞争力,但奔驰想整合克莱斯勒却仍然失败了。可以这样说,只有自主掌握了行业整体通用技术,这个行业才可能在这个国家中进入良性发展轨道,带动国家经济增长,真正为人民带来财富,而这些还必须与市场和规模形成互动,换句话说,没有形成自主循环研发能力的产业不可能在国家间产业竞争(只讨论3000万人口以上经济体)中取得合适的比较竞争优势(经合组织定义,在健康状态下的市场份额实质性明显增加并具备被认同的保持这种趋势的能力和潜力就是国际间的产业竞争力),使相关财富单方面净流动,因为,如果没有自主的整体技术包括核心技术,而是受控于人,那么竞争对手为了平衡竞争力,遏制相关财富的单向净负流动,一定会通过控制相关技术而改变这种局面。


每个产业的最领先或核心技术是随着时间不断发展的,德国的机械重化工业技术,日本的电子、光学、精密仪器技术,美国的很多技术,在过去几十年都有很大发展,但这几个国家即使在当时并没有掌握相关领域的最先进的技术,却仍能使对应产业建立起来并具有竞争力,为他们带来财富,这只可能是他们在自主掌握了适合市场需求的技术后才会出现的情况,而这里面也必须要包括相关产业的核心技术。


由此,我们可以充分地得出一个结论,在这些领域中,在不同时间,不同国家市场,有关产业达到一定合适规模具备合适规模生产能力后,在自主掌握了核心技术但未必是当时最先进的技术后,这些产业就得以迅速发展并具有了合适竞争力,成为国家核心工业的一部分;国家的一个产业不可能在不具备自主核心技术的条件下而发展出具有世界影响力和竞争力的产业规模。由此,受到启发,我们可以将核心技术更准确的定义为应该是市场核心技术,它并不等同于最领先、最先进的技术。市场核心技术与世界影响力和竞争力的国家产业规模共生互存,彼此互推共荣,不可能单独出现,德美日的很多产业发展历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最近的例子,有人说,日本有很多技术世界领先,但其中有很多相关产业却发展不起来,不具备竞争力,从技术角度讲,原因就是他们从产业整体角度上不掌握市场核心技术。另外,掌握市场核心技术同时也意味着肯定具有这些技术的自主研发能力,不然,不可能保持竞争力发展势头。


举个例子,德日美的汽车工业都很强大,但他们都有些最领先的配件或技术需要相互提供,但他们无疑都可以说具有汽车的市场核心技术,因为他们都有合适竞争力,为他们带来财富,现在美国的三大汽车商日子难过,从技术角度讲,就是因为可能他们相对失去了更多的市场核心技术。



八九十年代,我国经济主要是由劳动密集型制造业带动的,这个业不仅包括纺织等也包括象汽车、机械、重化工业、电子、能源、信息、交通等,但他们都以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表现出来而具有竞争力,为我们带来了财富,达到了现在的幸福小康生活,当时,我们就是在掌握劳动密集型制造业的市场核心技术(当然这个比较容易)的前提下,提高其竞争力,西方国家才竞争不过我们。但当时他们并感觉不到汽车、机械、重化工业、电子、能源、信息、交通等的竞争压力,这也说明了当时作为国家整体我们并不掌握这些产业的市场核心技术,因此也表现不出竞争力,不可能拥有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规模。放眼当今世界,到目前,还没有其他的那个发展中的国家包括(俄罗斯、印度、巴西等)能够在这些领域形成对西方的挑战,损害他们这些产业的相对竞争优势,这些国家在这些领域都不掌握市场核心技术,这也使得这些国家在过去几十年中与西方的实力差距不仅没有缩小,甚至还增大了。这一点,稍微熟悉过去几十年世界历史的人都知道。


我国在交通、精密机械、重化工业、能源、航空航天、电子、信息、生命等这些现代工业的所有核心领域的实力和技术水平都超过了其他所有发展中国家,这在刚建国时不能这样说,在十年前也不能这样说。以交通领域的汽车工业为例子,五年前,我们的产量才一百多万辆,而且毫无竞争力,没有路,没有合适的经济发展水平的环境,这才是我们以前汽车工业落后,发展缓慢的最根本原因,但是即使这些困难被解决了,如果不能掌握汽车工业的市场核心技术,仍然发展不出具有竞争力能对西方优势形成挑战的汽车工业。


当今世界汽车工业的现状是什么?德日美法意的这些西方整体汽车工业的利润和利润率不足五年前的一半,相对中国的规模优势缩小了约五倍,这些西方厂商在中国的利润占其整体利润的比例更是括大了几十倍(他们真的好担心这个受到敌视的国家所由此带来的风险啊),他们在整个世界市场份额的比例被对手明显实质性抢占,他们中包括韩国的等,但最最重要的一个新的对手正不可阻挡的在成长。


一个不可辩驳的事实是,相比较以前,西方汽车工业的整体竞争优势正在被中国汽车工业所缩小和挑战,他们原本以为的地盘却不得不被在中国的产业所占领,而这些都不是那些自诩为掌握着中国汽车工业核心技术的外资公司所愿意看到的,虽然我们仍需要约50亿美元的生产研发核心技术的进口,但我们汽车方面的贸易顺差却从负到正,迅速增加,而且趋势明显,我们将他作为自己的一个产业的整体规模和利润正在或即将超越德国、日本和美国,我们整体生产技术的提高正在缩小西方汽车品牌的优势,我们的品牌、整车、零部件正在开始向西方渗透,在其他国家更是取得实质性进步,合资公司的外方话语权正在缩小,因为中方正在推出自主产权的整车呀,从西方整体来看,他们母公司整体在停滞不前或在裁员和萎缩,而我们却蓬勃发展,正强有力的带动整个经济,而且趋势明显。而西方汽车公司原本完全可以通过他们所掌握的核心技术来避免这种情况发生,但不幸的是,事实却正好相反,这唯一的解释就是不仅是西方汽车工业掌握了市场核心技术,中国也同样作为国家产业整体而掌握了汽车工业市场核心技术,就像几十年前的日本、法国、意大利一样,虽然,他们当时也有很多的外方公司或工厂。虽然我们现在跑的车比德国跑的宝马、奔驰落后很多,虽然我们的整体价格仍远高于西方,虽然我们的从业人员被批评少了相关的职业精神,但当年的日法意有何尝不是呢?


所以,看问题一定要从大局整体出发,不能只从微观角度看具体的我们的汽车生产线的技术好像由外资控制,研发的领导由外国人担任,关键的零部件由外国进口,就断定我们还没自主掌握市场核心技术,汽车工业还没进入自主循环良性发展轨道。让西方大国都对我们进行贸易制裁甚至宣战,看我们的汽车工业还能不能保持现在的势头?有充分的证据表明一定能,因为我们作为一个国家整体的产业表现出了足够的合适竞争力,掌握了汽车工业市场核心技术。只是要达到如西方一样强大,公司或品牌深入人心,这都还需要一个过程,仅仅在几年前我们加入WTO时,主流尤其是西方论调还是西方汽车厂商将扩大他们的竞争优势,他们更没想到我们发展如此之快。按现在的势头,十到二十年足矣。也许,韩国就是一个最近的例子。


上面的汽车工业只是众多工业里面的一个例子,其他的也类似,下面会分析。那么迷局究竟在那里?我们的科技路线图究竟是圈住了那些线条和色彩?


1872年,德国的经济技术水平远落后于英法等,但正是经过了一系列的铁血锤炼,这个国家和群体拥有了足够的凝聚力、自豪感、理性精神,手持尊严和信心两把宝剑,强有力的维护秩序和欲望空间,开启知识流窜洪流,巧运优势补短,终于建立了现代核心工业,拥有了市场核心技术,一战二战后,虽没有了军权,但却不失尊严和信心两剑,所以,才能得以恢复,战争不能使任何国家由发达范畴变为发展中国家,而信心和尊严却能使富裕变得偏僻(阿根廷)。


我国在朝鲜和越南等一系列的斗争中筑起了尊严和信心的根基,通过被一些人污蔑为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对民族内核柔弱精神进行了拨乱反正,开启秩序和欲望的空间(与国外正常交流,即所谓的改革开放),理性精神的教育培养,我们的实力和财富的车轮加速了,路自然越走越宽,在稳定的趋势环境下,抵御住了干扰(西方的入侵威胁,但过了八九十年代,他们再也没有这种机会了),也安心于技术的涤荡(虽然有很多不负责任的人批评太多的公司或机构浮躁、不潜心研发,但不可否认的是太多太多的族人学习了太多太多的技术,他们如此勤奋、严谨、好问,所有方面都超过了德国、美国或日本),优化了公司环境(尤其是国有企业环境)。我们的汽车、重化、电子、信息、部分装备、能源、军工等终于以现代产业形式迅速发展,成为了国家经济的主体,也成了国际间不可忽视的力量,开拓和占领了重要市场,以市场带动规模和技术基础,让具有尊严和信心的理性人才开拓和掌握公司,以独立自主、不卑不亢的态度周旋于经济大地球,终于,我们取得了实质性的发展,在这些产业面前,曾经不屑于我们的西方感受到了竞争压力,我们从国家产业总体角度上走上了一条主体能自主研发的良性循环发展道路,也掌握了相关产业的市场核心技术。去年我国属于生产研发型的高技术形式进口约1000亿美元,小于我们的同类出口。说明我们这样规模的产业主体并非依赖进口的技术。但对核心关键技术的世界同步水平上还必须付出几十年的极大艰苦努力。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美公司也一样,只是程度差别。




前面已经分析了汽车,在铁路技术上,我们的地铁实际上已经完全可以自建,全国在建的数千公里的地铁超过一半长度的核心设备自产,超过一万亿的投资,进口的不超过三十亿美元,三万公里的高速铁路网将在二十年内建成,虽然,它被污蔑为是德或日或法模式,但这数万亿的投资,他们的合同不会超过100亿美元,他们也不会阻碍我们的建设时间表。造船我们也掌握了市场核心技术,只是总体所涉技术相对底端,但有那些船造不出来?航空母舰?是军事政策问题或经济问题吧。大飞机项目,我们有过运十,他飞过了拉萨,有理由相信,20年内,我们自己的大飞机的运载规模将象美国一样,远超过铁路,也许,飞机场会象女子的胸脯一样必须要人人经过。所有交通业涉及到的其他工业都必须相对应发展,才可能最后体现在交通业的发展上。


西方发达国家在这些领域都有上百年的技术积累和运作经验,推出新技术的国家产业大环境远成熟于我们,这个环境会具体体现在研发技术的风险和成本上,我们不必为很多新技术都需要从他们那里买来就简单的妄自菲薄或捶胸顿足,你的公司不能自主研发出合适的技术,但你通过买国外的的技术制造出的更先进的产品在国内销售使用,却可能大大有助于国内其他公司的研发环境的改善,反之,它也会对你有所促进,在整个产品所需要的技术中,我们需要进口的比例正逐步下降,而同时产品的技术水平却更快提高,这从则面也说明了我们自主研发水平的提高。有人说,我们公司的体制就不适合自主技术研发,看不出技术方面的前途,比如有个生产电视的创维,被人批评为完全依靠别人技术而存活,但是西方卖给我们技术绝不是施舍,而是平等竞争条件下的自愿合作,我们能制造技术含量更高的产品,抢占更高的市场份额,这绝不是那些西方竞争对手所愿意看到的,创维只能依靠别人,但却使其他公司开始有了点技术,我们整个的电视机制造行业就这样相对成长起来了,那些在这个行业拥有最先进研发能力的索尼、松下等们,在他们本国的自家地盘却正在防守抗争,这就说明了一切。国家产业整体的自主研发能力必须有一个逐步发展的过程,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努力焦点。关键是要看我们的老百姓是不是可以买到更多更便宜更先进的产品,市场份额是不是在实质增加,我们产业的规模和可持续发展的能力是不是在增强,我们与西方的竞争优势的差距是否在缩小。


一个公司只愿意也只能为少数几百万人提供宝马汽车,另一个公司却为数以亿计的人提供合适的汽车,那么说那个公司贡献更大,更创造财富,更值得尊敬和支持?对于我们这个超过西方两倍的十三多亿人口的国家,首先是要让每个人都拥有合适的汽车,而不是只让少数几十万人拥有宝马,这就是我们努力的出发点和必须要达到的目标。如果我们的汽车工业能持续做到这一点,那就充分的说明了我们掌握了汽车工业的市场核心技术,拥有了自主技术研发能力。现在的事实就是我们的汽车工业正在满足这个需要,西方的汽车工业跑来可不是为了满足这个需要,而是为了扩大他们的竞争优势,所以,我们一定要理直气壮,雄心万丈。明确我们的目标就是控制西方的汽车工业。但有一个现象却必须要指出来。



西方的喜怒哀乐、人间故事我们应该毫无兴趣,根本不必去考虑,不能让他们的这些占据我们的情感生活,但确实有些卑躬屈膝、崇洋媚外的人让自己的情感跟着西方走,这实际上就等于失去了独立自主的能力,人家可以通过自己的故事来控制你呀,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又怎么能为了我们自己的幸福生活而清醒的努力去发挥自己最大的个人和社会的潜能呢?汉奸的本质就是这样,也许平时看不出他们的损害,但在关键的时候他们就会对自己同胞的利益和感受熟视无睹,维护了西方的利益,却极大伤害了我们的利益。专业人员在发展技术的过程中需要认清和承认那些技术更先进,但在其他的情形或背景下,关心或承认西方的技术是否更先进显然就融入了一种情感趋向,不然,那种关心或承认在他提高专业技术方面有任何意义吗?被反驳的时候就披上是为了要客观认清技术差距的外衣,但既然是为了认清差距,那就解释具体的差距是怎样的吧,与解释究竟是那一方更先进有什么关系呢?辩论那一方更先进与认清差距是两个不同的问题,不能混淆。有些人在辩论中国和西方差距的问题时,显然是融入了个人情感,他们更愿意自觉的从说出维护西方观点的理由中找到心理愉悦和满足。这也正是崇洋媚外心理的内在写照。这将严重损害我们发展自主核心技术所需的环境的健康,这个环境必须包括自主自尊,刚强进取,自信不挠,不卑不亢。不能借污蔑自大或认清差距之虚而行崇洋媚外之实。


实际上,伊拉克的数十万人的死才是我们的情之所系,他们的喜怒哀乐才更能代表我们的喜怒哀乐,五角楼或世贸楼里的法西斯或其继承者今天不死,以后也一定会被我族儿郎所消灭。



在能源领域,我们的人均年电力消费现在不到3K度,接近世界平均水平,发展很快,我们一年的新装机容量大约相当于德国现在所有的装机容量,这是反映实际生活水平的一个最重要最基本的现代指标之一。按现在的发展趋势,在人均电力和燃料消费上,赶上发达水平,10到20年足矣。现在就分析一下这方面的相关产业。


我们在能源相关设备主体上基本能自己解决,这方面的进口约200亿美元,但并不受西方控制。能源就象血液,血液要有心脏,能源也需要国家这个载体。看西方的历史,能源的垄断特征是最基本的,在那时,没有洛克菲勒的石油垄断,就不可能有美国的钢铁、汽车业的竞争力源泉。它规模膨胀,生产出来更多的东西只可能是被普通人使用,少数人不可能使用无限多的能源,他最终的发展结果就是满足所有人的需要,而不可能是为了只满足少数人的需要,他的消费者只有数量之分,而没有质量之分。所以,这个行业最本质的东西就是增加能源生产总量这个唯一的产品。发达国家的市场也都是被几个公司垄断,或者是具有垄断特征。总量就是最重要的竞争力指标,整体技术水平问题必须建立在此基础上。研究出什么样的技术,它就会有什么样的发展,体制或形式不是基础和根本问题。



重化工业包括金属等材料化学工业等历来都是首先依托国内市场才能发展起来,目前,我们占了世界增长的大部分,世界新增加的资源三分之二服务于中国,我们的港口吞吐量几乎占世界一半。新技术应用是跟着市场走的,所以,提高整体技术的关键是我们如何更好消化世界最先进的技术。这个工业是现代工业的基础,德美日在这方面有很大技术优势,但是发展的更多主动权在我们这边。我们需要通过威慑包括武力威慑来赢取最先进的技术和最大优势的自主研发能力。


电子和信息业占了当今世界工业的最大部分,具有工业主导地位。我国的广义各类相关电子产品(包括家电等机电产品)充斥全球,MADEINCHINA 指的主要就是它,我国出口的三分之二即8000亿美元就是电子类相关产品。它的产值小于美国,超过了其他国家,但实际的实物总量超过了全球的三分之一,远比其他国家为多,虽然整体技术水平还比不上美日德法,但规模摊子应该是世界最大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还说总体我们不具备市场核心技术是解释不通的。三来一补,几百万的全国电话线路正是我国二十年前的状况,真的是一穷二白。一般的机电产品够成了人们日常生活用品的主体,在全球化的今天,这个领域国家界限变得模糊,在消费领域,总体我们并不落后于世界步伐,但我们企业自主研发技术创新落后于美德日,总体上处于这个产业链较低的位置,但我们已经有了最扎实最广泛的技术基础,看那近亿的技术人员就知道了,他们也许还不能人尽其才,但他们都还是在做技术有关的工作,这就是希望,其他任何国家都不具备这种希望,因为我们的人才是最优秀的!培养一批强有力的企业很重要,技术和管理并重,品牌就是集中体现,在我们这个广阔市场上成长起来的佼佼者已经开始吹响国际号角,农村包围城市也好,远程奔袭也好,蓄势待发也好,独孤九剑也好,蚂蚁啃树也好,西方品牌阵地的定义权不在只掌握在他们自己手中,不与我们互利共赢,他们就守不住阵地,请支持民族品牌,IBM,GE,微软,思科,西门子,SONY,松下们终将化为粪土。


我们的电话用户近十亿,网络近2亿,且都在快速成长,信息业的这个基础是任何西方国家都无法抗衡的,可以说,他们是相对根基不稳,这就是我们信息业最先进技术的突破口。现在我们的实力可以这样来概括,没有西方技术的合作,我们照样会发展,我们已经有了世界上最庞大的技术研究体系,他只会向前发展,而且也是任何人都夺不走的。而没有我们的合作,西方公司总体的竞争优势会丧失的更快,他们就打不开更广阔的规模和技术天地。


有人说,在这个领域,最先进技术的拥有者就是实际控制操纵者,比如IC业,或者很多的信息技术标准,摩尔定律等都能论证这一点。我们的IC业有极大发展且规模已很大,但如果说他们已拥有国际竞争力或市场核心技术,那并不符合事实。类似情况就是我们所面临的难题,国家的战略和力量必须为此服务,科学院、大学、国防科工委、军队、情报机关等等,都必须担负起这个职责。


在生命健康等领域,则显得比较独特,我们是挺重视吃的,实际上比如我们一年要消耗8千万吨的肉类,是美的2倍多,人均已较多超过世界平均水平,我们的餐馆是世界最贴近平常人生活的,发达国家只有羡慕的份。在生命科技领域包括医药等,我们要规范和加大投入。



我们在保持经济稳定发展的条件下,在自主自尊,刚强进取,自信不挠,不卑不亢的环境下,我们的科技一定会阔步前进。如果我们人人都拥有象下面一样的更多的进取和尚武精神,我们就一定会发展的更快,我们的科技路线图就一定能更快的圈住更多的色彩和线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