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美丽的谎言

袁狼 收藏 34 249
导读: 我和妻婚后的生活,虽然谈不上物质上很富有,但夫妻间互敬互爱,和和美美,倒也其乐融融,后来有了孩子,家里增添了很多的乐趣,我有时单位加班,工作比较晚,拖着劳累的身子回到家里,妻总是帮着沏壶好茶,我看见小宝贝一个人胖呼呼地坐在长沙发上玩着彩色皮球,见我回来总会用含糊不清的话叫着:“爸爸,抱,抱。”两只小胳膊伸得老长让我抱,我抱起女儿,和她逗乐着。妻总在一边乐呵呵地看着我们,浓浓的天伦之乐把一天的疲倦驱赶得烟消云散,在生活中和妻偶尔也会发生一些争执,但也是瞬间即逝,从来不会相互记恨很久的。平静的生活里充满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和妻婚后的生活,虽然谈不上物质上很富有,但夫妻间互敬互爱,和和美美,倒也其乐融融,后来有了孩子,家里增添了很多的乐趣,我有时单位加班,工作比较晚,拖着劳累的身子回到家里,妻总是帮着沏壶好茶,我看见小宝贝一个人胖呼呼地坐在长沙发上玩着彩色皮球,见我回来总会用含糊不清的话叫着:“爸爸,抱,抱。”两只小胳膊伸得老长让我抱,我抱起女儿,和她逗乐着。妻总在一边乐呵呵地看着我们,浓浓的天伦之乐把一天的疲倦驱赶得烟消云散,在生活中和妻偶尔也会发生一些争执,但也是瞬间即逝,从来不会相互记恨很久的。平静的生活里充满了温馨和幸福。


在前年的冬天,一场感冒几乎差点击碎了这种平静,那次感冒来势相当凶猛,害得我连续发烧了三天,我在家里吃着妻买回来的药,也整整躺了三天,在妻的悉心照料下,到了第四天,高烧退了,但全身没有力气,正如人们常说的:“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我坚持去上班,总感觉到右边的耳朵里象有水在里面,怎么掏也掏不出来,但也没有怎么在意。


过了两天,始终感到右边的耳朵里有水在晃动,于是就去了本市的一家大医院,挂了个号去看了一下五官科门诊,接待的是一名年轻的医生,他戴着镜子看了看,说耳朵鼓膜内有积水,只要抽了就好了,于是让一名护士帮我用针管抽了水,顿时耳朵里不再有积水的感觉,我当时很开心。但回去后没有两天似乎又有了。


我认为是医术的问题,应该请一位专家看看,特地一大早就再次到那家大医院,挂了个专家门诊的号,人家专家毕竟是专家啊,等待就诊的人排得很长,我一直等到快接近中午了,才轮到我,我跨进门,看似一位德高望众的老者端坐在那里,她用审视的眼光看了看我,让我把简单的患病经过叙说一下后,就让我给她看耳朵,她看了看,还是和上次一样,说有积水,必须抽了。我也就又抽了一次积水。但还没有到晚上,耳朵里似乎又有水的声音了。我心里有点着急了,因为凭我的身体从来就没有遇见过这些事情,况且没有几天就要过年了,耳朵始终治不好,也无心过年,我的心里有点闷闷不乐,妻见了,感到我的情绪和往常有点不同,问我怎么了,我只是摇摇头没有说什么,心里的疙瘩无法解开,孩子在身边也没了兴趣。决定第二天再跑一趟,看看到底是什么问题。


第二天一早,我就直接跑到专家门诊办公室,正巧老专家刚刚为一个病人诊疗结束,我就跑过去,把情况简单地叙述了,她也很纳闷,让我把耳朵,鼻子给她看了,最后让我张大嘴巴,用探视镜看了看,顿时脸上变得严肃起来,我见她神情异样,心里一阵紧张,她让我张大嘴巴,说我咽喉的地方有一个肿块。我的心一阵狂跳,小心翼翼地问她怎么回事情,她说难讲,可能是不好的东西。她这样讲了,我虽然穿着羽绒服,汗还是冒了出来。说句实在话,我其实并不怕死,但毕竟我才三十出头的人,再加上孩子又小,本来一个幸福的家庭。。。我不敢想下去了,我很乖巧地让专家为我打麻醉,麻醉药喷在咽喉部位,造成一阵恶心,我一次次想吐出来,慢慢的我的咽喉和我的嘴里没有了感觉,老专家用一个长长的剪刀一样的器械从我的咽喉部位夹了一小块血淋淋的肉,放进一个装了透明药水的瓶子里,让我把它送到病理科活检,我的嘴里勉强能说出话,我拿着那个瓶子走出专家门诊,特地又到普通医生门诊办公室再验证一下,他们听我说是专家确定的,异口同声地说:“这种可能性很大。”一个医生还特地解释说:“她的话基本会应证!”我的一线希望似乎被击得粉碎.


我拖着沉重的脚步寻找着病理科的门。心里在不断地闪现着死亡的念头,当我走过一个绿色通道的时候,一辆推着死人的车出来了,白布盖着死者的脸,后面一大帮人哭哭啼啼地跟着出来,我看着这个场景。我的心里一阵的酸楚,我差一点也哭了出来。不太远的病理科,我却找了很久,当我拿着瓶子给病理科的一名护士的时候,护士的表情冷冷的,我轻声问道:“XXX专家让我拿过来的,她说的话管用吗?”护士白了我一眼,说:“她是五官科头号专家,在她手上确诊的多了,不会搞错的。另外三天后来拿活检报告!”我后悔自己不该再问她的,每一次问过之后的打击让我不堪忍受。我很失望地往回走,麻药暂时使咽喉的麻醉,开始逐步恢复,我感到咽喉处从未有过的痛,我用力吐一口痰,但看见的却是鲜红的血。


我悻悻地骑着车,回到家中,妻和孩子还没有回来,家里空荡荡的,我面对着家中的一切,感到的是一种熟悉和陌生,一切的一切在不久的将来,将会在我的眼前消失,我偷偷地哭了。死亡第一次离我这么近,此时的我才真正理会了生和死的区别。妻和孩子回到了家中,我还是坐在沙发上,静静地坐着,一会儿想着让自己变成一个空气,或者是灵魂,以旁观者的视线看家里的一切,一会儿又在想着我在不多的日子里该为家里做点什么?想着,想着,渐渐进入痴迷,以至于孩子跑到我的身边一个劲地摇我,我都没有感觉。妻觉得我和往常完全不同了,不象平时一样爱说笑逗闹,特地过来摸摸我的额头,以为我又发烧了,我只是把她的手推开,妻很关心地说:“如果觉得不舒服就早点睡吧。”我看着妻温柔的表情,想着过去美好的时光,我的泪茶点流出来。我想告诉她白天所发生的事情,但又怕她伤心,因为妻是个感情很脆弱的女人,经常看个电视剧都能哭得和泪人儿一样。我应允了,躺在床上。谁知道在床上,脑子里一会儿想到孩子,一会儿想到父母亲,一会儿想到妻子,我的心乱如麻。慢慢地我感到我该为家里做点事情,让妻让孩子有个美好的回忆,主意想定了,就偷偷地从妻的药箱里拿了一片安眠药吃下,不一会儿就睡了。


第二天等妻带着孩子上班后,我打了个电话给单位,并请了三天的假。然后,我开始打扫起房间,平时这些活都是妻的干的,我负责主要“马大嫂”,呵呵,就是买,汰,烧,说细了就是买米,买菜和烧菜是我的事情,其他的细活全是妻的事情。妻是个很爱干净的人,有时候我帮她打扫卫生,她总认为我打扫不彻底,在埋怨声里我找到了心安理得的休闲。这次,我准备好好把家里打扫一番,因为没有几天就过年了。那天,我干得很认真,几乎把家里的所有角落都清扫的干干净净。连卫生间的马桶也擦的光亮如新。我特地去菜场买了她和孩子最爱吃的菜,烧好后放在锅里,等她们回来就吃。妻和孩子回来了,妻抬头看着干净的家异常欣喜,不停地夸我能干,但我的心里却在流泪。一连两天,我都是这样不停地让自己忙起来,只有不停地做着事情才会忘记痛苦和不幸。


细心的妻子感到了我的表现异同寻常,但她也不便问,以为我在单位里有什么不愉快。到了第三天的晚上,妻特地请她的领导也是我曾经的老师一家吃饭,我的老师是个很健谈的人,说话相当风趣,幽默,但那天晚上却几乎搞得有点冷场。妻看我心情不好,不住地和她的领导一家打着招呼,我却冷冷地看着。那三天,每天夜里我都吃了安眠药才能睡着。


终于到了拿化验结果的时候了,恰好是星期天,我一大早就从床上起来。我早已经准备好了台词。当妻问我为什么起这么早的时候。我假装很轻松地说,要过年了,家里所有的地方都已经打扫好了,就缺点花点缀一下,我早点去买点好花回来。妻笑怪我什么时候学会温馨了,并让我早去早回。


我骑着车向医院方向驶去,当越接近医院的时候,我的心情越是沉重。我暗暗下了决心,如果确诊是癌症,我这次将如实告诉妻子。到了病理科,门关着,在门口的一个木架子上有一迭纸,我敲了敲病理科的门,一个护士指着那迭纸说:“今天的报告结果都在这里了。”我连忙拿起那迭纸,慢慢查找起来,我发现我的手在颤抖,终于见到我的名字了“袁狼”我不敢向下看,但一种强大的好奇又迫使我继续看下去:“慢性咽喉炎,淋巴增生。其它无异常”我看了,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再次敲开病理科的门,护士探出了头,我把报告给她看,她也很肯定地说没有问题了。我高兴地差点蹦起来了,我飞快地跑到专家门诊部,看见老专家还在那里,我也顾不上排队挂号了,连忙跑过去,很诚恳地说:“主任,请看看这个报告吧!”专家一眼就知道我了,她戴上老花镜看了看后,点了点头说:“排除了就好啊,祝贺你!”我十分开心,连声道谢扭头就要走,专家连忙把我叫住;“等等,我再开点药给你!”。。。


那年的春节我和我的一家过得特别的开心!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