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风雪夜归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屋外静悄悄的,毫无声息,一如那黑夜般的寂静。我抬头向窗外望了一眼,天色也已近黄昏,外面的世界已经模糊不清了,天色也渐渐地暗了下来。外面冰冷的积雪,虽然加深了天地间的刺骨寒意,但也恰是这丝线光亮的映照,使得外面还有一丝亮色,没有完全地暗沉下来,远处山坡枯瘦的树枝上还挂着一些晶莹剔透的琉璃,远望一眼已是寒意扑面而来,一如我冰封已久的心,外面的飞雪飘飘洒洒,纷纷扬扬,越来越大了。


许久——在我的意识中吧,长久以来,我的日子就过得特别缓慢,甚至感觉已经陷于停滞,或许是生活中已经了无生意,了无新意了吧?天终于黑了下来,我的思绪只有在这种夜色中才会有少许活跃,会游离于我那活力已经日渐衰竭的躯体。我喜欢雪夜,盼望雪夜,期待雪夜,只有在这种时候我才可以把我紧闭的心扉打开,才能轻舞飞扬,我推开门,站在石阶上,任漫天飞雪一片一片飘落在我的身上,头发上,一直沉进我早已冰封的心中。刺骨的寒风拂动我懒于梳理而有些凌乱的长发,好长了,你走了以后我就一直留着它。满头青丝如我的思念一般越来越长,用手轻轻的抚摸它,能感受到当初你抚摸它们的时候的那种温存。


思绪又游离了,游离在思念的边缘。我深深呼出了一口气,企图摆脱日日夜夜都会浮现在我脑海中那往日的一幕幕,忘掉那个希望破灭的雪夜,忘掉我的满脸泪水,忘掉你那天诉说时的那般踌躇满志。你还是走了,为了你的荣耀和责任,为了你的梦想,一去数年,杳无音讯,我为你望穿秋水苦苦守候。等到得知你的消息时,早已是血洒疆场,青山埋忠骨。


不知不觉间,脚下已经全白了,看着苍茫一片中的数行寂寥脚印,早已是波澜不惊的心中仍是一阵悸动。院子小径上枯落的树叶被风卷动,虽已被雪花打湿,仍然在风中卷动,呻吟。院墙边上的竹林被雪压弯了,覆盖上了厚厚的一层,不时因为细小的枝丫支撑不了如斯重负,成片的白雪唰唰地掉落下来。外面的天地间已是同一片颜色了,如我的生命般苍白惨淡,不知道站了多久,想了多久,望了多久,那扇门始终还是没有打开,唉,明知道这种时候除了他是不会再有其他来人的,我轻叹一声,转身回屋。


雪仍然在继续飞舞,丝毫没有要停歇的迹象。了然无事,寂寞如影随形。冷冷拂去桌上的清尘,为自己煮一壶清茗吧。一人一茶一片月,清茗中上下翻飞的茶叶,一缕温暖的幽香都让我感受到了生命的一些活力,一丝淡雅、无名的洒脱。佛偈的“观照”让我可以暂时忘却那些红尘往事——其实我应该早就忘记,早已忘记。


我喝了一口茶,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绪又飘远了:几年前的夜晚,和今夜一样的雪,你翩然而来,身后是漫天飞雪,你的微笑在那个夜里让我陶醉,在寒冷的夜里给我温暖,让我的心不再冰冷,只是为了能看上一眼,为了那一刻凝视。我为你抚筝:“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锦幄初温,兽香不断,相对坐调笙,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一刻相聚后,每次送你走后,我都会站在石阶上凝望那扇门,默默为你祝福,愿你平安归去。


再次回首,同样的琴,同样的词,同样的地点,同样的雪夜,却再也不见同样的人,希望能有个人来附和我的歌,那却是一个梦,一个我知道是梦的梦。恍如隔世,却还是会想着,有一天,在一个雪夜,你会翩然而至,身后是漫天飞雪,还是那个微笑,让我陶醉,会温暖我冰冷的心。


窗外,一阵阵风呼啸而过,我起身,走去琴边:“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岗”,潸然泪下,无语凝噎。


又做梦了吧,回过神来,夜深已有三更,思念趋散了睡意,我顺手拿起了一本书,陪伴我多年的佛经,只有与它亲近时,我的心才能安宁,无欲无求。


天亮了,雪停了,太阳在云层中躲躲藏藏,树梢上的雪也慢慢变成了水,推开院门看看那远山,山中有一行行的脚印,弯弯曲曲,一直伸向远方,心也随着那雪慢慢融化了,我嫣然一笑,就当是他来过了,昨晚的那个雪夜,曾经来看过我,虽未相见,却也在身边陪伴着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