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梧桐一览深圳小

大运 收藏 92 256
导读: 自古文人骚客醉情于山水的不在少数,我最欣赏的是徐霞客,也许他的文字不是佼佼的,但作为文人中一个职业登山溯溪的旅行家,在祖国各处人迹罕至的山川印上自己足迹的同时,也在中国游记史上留下了一笔伟大的瑰宝,这足以傲视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腐儒。10月金秋我和朋友们来到深圳梧桐山麓,开始了对深圳市区第一峰的跋涉历程。 比起徐前辈,我只是个不自量力的初学者,但身处水泥林立电线编制的森林中,一点绿意、一声莺啼、一丝花馨、一条羊道都让我流连久久。作为挑战自然的原始攀爬者享受的是披荆斩棘,无中寻路的快感,可

自古文人骚客醉情于山水的不在少数,我最欣赏的是徐霞客,也许他的文字不是佼佼的,但作为文人中一个职业登山溯溪的旅行家,在祖国各处人迹罕至的山川印上自己足迹的同时,也在中国游记史上留下了一笔伟大的瑰宝,这足以傲视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腐儒。10月金秋我和朋友们来到深圳梧桐山麓,开始了对深圳市区第一峰的跋涉历程。


比起徐前辈,我只是个不自量力的初学者,但身处水泥林立电线编制的森林中,一点绿意、一声莺啼、一丝花馨、一条羊道都让我流连久久。作为挑战自然的原始攀爬者享受的是披荆斩棘,无中寻路的快感,可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还是向现代文明低下了原本就不曾高傲的头,沿着攀山石阶开始今天真正的跋涉。与普通的山路比较,石阶主要在于没有那种探索稳固支撑点的乐趣,全都是安排好了的,虽然安全却丧失了一些探索的菁华所在,同时在不停迈腿的时候盲目的消耗了一些体力,相比与登山路的抑扬顿挫还是些许遗憾,直到到了登小梧桐顶的那段山路算是弥补了我的小小心愿,这是后话。


一路歇歇停停,道路忽明忽暗,真是人在山间行不知在何处,唯一的感觉就是山底的房子慢慢的由立体变成平面,道路由长条成为玉带,仙湖逐渐呼之欲出,游船点点可见。山路上我们挥洒着青春的汗水,山风带走了我们工作的不快,底片记录着我们对自然赐予的无比满足。至此爬山的方式和路线都变得不那么重要了,当汗水换作海拔的不断提升,眼前的移步换景,四处弥漫的朗朗银铃,我领悟了爬山的精髓所在:独乐不如与人同乐。孤独的旅人除了承担着攀登的风险,还要与内心无边的孤独作战,也许就这点而言我只能精神上向往了。沿路所见人物除了伴侣、壮年、年青人,还有蹒跚老妪、刚刚学行的顽童,甚至一条斑点小狗也在主人的牵引下无畏前行,这就是天籁的魅力所在。


过了若干时间我们终于到了小梧桐下的一个修整平台,周边的风景一览无余,山下的寺庙也在树林的缝隙中露出峥嵘一角。伴随着一阵欢呼,我们开始向山顶冲刺,越过一段宽板石阶路,一条山路挡住前行的道路,不过难度不大,许多突起的石块成为良好的落脚点,我们需要的只是稳定的登踏和良好的心态。纵观整段路途也许就是这段路和若干接近70度的陡路还有一些色彩。


经过山顶和下山途中一处林荫处修整后,仙湖成为我们下一个放松休闲的场所。以下的路,一线天阶真的给了我些许惊喜,但是一个转角的梧桐仙洞又将我们的好奇吊至极点,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种无限弥漫的黑暗,视觉仿佛只是一个附属品,你无法预知下一个转角或者路障在哪里,于是只有借助高声的尖叫弥补内心的无助,那时我便明白盲人的内心体会以及感知世界的方式。也许正常人可以互相依扶走过这段小路,但对于漫漫人生路,个中体会如同梦魇,只可猜测不可体度。到了天阶所在,我们沿着旋转的长型窄石条鱼贯而下,直接的体会就是脚有些不听使唤,只是一味盲目的下,同时高度降的很快,有仙湖和寺庙作参照物感觉还不错,如果只是一色的景物没有变化结果不可想象。越往下,景物与上梧桐的感觉大不相同,一些白色的喇叭花灿烂骄傲的开放在延山铺遍的翠屏上;姹紫嫣红的盈盈小花簇拥着拾路可见;粗如儿臂的气根藤条或悬垂而下或缠绵难舍。只觉山不再是主人,只是这些恣意散发生命热力的植物纵情热舞的背景,只是一个合格的陪衬。尽管已是临近11月,深圳的气候仍然在滋润着这些忘我生长的生灵们。这里尚且如此,可见仙湖植物园是如何的令人神往!


悬天的天阶到了尽头,我们沿下仙湖的大路走到了梧桐山与仙湖的接壤处,感觉最大的变化就是树木由参天遮日连绵互荫的榕树和长绿阔叶林为主变成孤傲挺拔的特色热带植物。究其植物进化的历程,热带植物是较低等的,但是正是热带特有的气候赋予了它一种别样的气质,挺拔、苍劲、执着的向着生命的创造者——太阳伸展着每一片阔叶。最吸引我们目光的是两株名为鱼尾葵的棕榈科植物,一大挂黄、红相间的累累果实在序状花枝上倒垂而下,自然的馈赠是无比慷慨的,苏杭南人所咏颂的相思红豆如满头繁星散落枝间;而热带的棕榈却表演着别样的爱情故事,绚烂热烈,仿佛那里的人们对爱情的朴素原始的追求,比起现代文明过滤和整容过的小资爱情,别样的妩媚动人!


在去植物园和仙湖的分岔口我们选择了自然的宠儿——仙湖。走在大片间露草黄的绿坪上,人们或活力四射的挥舞球拍,或两两徐徐而行诉说着千年无尽的情话,或朋友团坐馈赠给路人无尽的欢笑和生活的美味。看过杨尚昆和邓小平植过的两株榕树,感叹时光荏苒,共和国的几代领导人在中国的前行道路已经作出了许多卓越的贡献,也许是毛主席教导过的:未来确实是我们的和我们后来人的。来到了仙湖畔,拂面的清风推助着湖面的涟漪轻拍着湖边的大石,游人泛舟湖上享受着荡起船桨的惬意。远处的十一孔桥恰如一条玉龙横卧湖上,又如白虹跃然碧波之巅,比起江南的小桥流水,仙湖的桥风骨傲然接受着湖水温柔的抚摩,大气的同时也别样妩媚。湖边许多孩子脱掉小脚上鞋的束缚,拿着网兜在泉水注入湖处追逐鱼儿嬉戏水间,大人则双眼漫溢着对生活无比的满足,享受着绿水清风的涤荡。这一刻人与自然如水乳交融,不分你我。


在古香古色的酒楼旁我们来到了一片生机盎然的竹林,古人眼中的风骨居士果然不同凡响,或直插云天,风铮铁骨;或互相扶持,婀婀娜娜;或凸出地面,初试莺啼,不一而足。转过竹林,我们沿着仙湖的岸边,且行且欣赏渔人垂丝悬钓,跨过浮桥,一路上行,沙漠植物区就在前方,为了路程考虑我们转弯向化石植物区前进。经过防腐蚀处理和修复过的各种古树木保持着昂首向天的姿态,尽管它们曾经深埋地底达到数千年之久。在一段保护起来的古木前我驻足不前,片状的木纹依旧,只是已由纤维变成石质,沧海变桑田不再是一句成语,切实的由一块化石在无声的诉说着。此处由博物馆引出一处水源潺潺流动于园区,给古老的氛围带来了一种灵动的气息,许多化石级的植物种植其中,古今相会恍如隔世,如此有特色的植物园看来国内确实不多见了。


沿来路我们又进入沙漠植物区,印象中沙漠植物那退化为尖刺的叶子是其标志性特征。进入其中,才发现不尽然,有种植于近热带区的植物带着肥厚的叶片,只是保留了一些尖刺作为其种群的遗迹。室外有些仙人掌长成树状,也许是脱离了实际生活环境有些发黄。但是一个苍穹顶式的建筑内却别有一番天地,保留着沙漠高温的热浪迎面扑来,模拟着沙漠植物的乐土,果不其然在室内一个女神铜像的侧旁一株仙人鞭已长到齐屋顶高,约10米许。走出展览馆,日渐西斜,披着余晖我们踏上归程。


梧桐一览深圳小,也许你流连于地王大厦的宏伟高度和俯视的成就感,但是对于自然造物主来说那只不过是人类用水泥砌就的一个沙塔而已。亲近自然,放飞你狂放张扬的青春。别了,梧桐我们会再来的!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