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三卷 铁血军魂 008 战友(三)

zhurui1963 收藏 3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内容简介] 欧阳白直闯进武装部,值班参谋接待了他。 他把自己的军官证给参谋看了,挥挥手:“我马上要求见你们的武装部长。” 参谋一个立正:“是!” “跑步!”欧阳白大喝一声。 参谋跑步走了。 唐红军靠着挡风的帆布,贪婪地看着火红的太阳。 太阳在他的目光中,越升越高。 突然,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欧阳白直闯进武装部,值班参谋接待了他。

他把自己的军官证给参谋看了,挥挥手:“我马上要求见你们的武装部长。”

参谋一个立正:“是!”

“跑步!”欧阳白大喝一声。

参谋跑步走了。


唐红军靠着挡风的帆布,贪婪地看着火红的太阳。

太阳在他的目光中,越升越高。

突然,他觉得一阵彻骨的寒冷。

原来因为太阳出来,因为风,那车厢和空罐上的雪融化了,雪水浸湿了他的被子。

“天!”他叫一声。

现在他的好日子到头了。

虽然太阳向大地散发着温暖,但是,火车开动带来的霜风,几乎可以在一秒钟,把人的热气带得干干净净。

他只得蹲在那蓬布形成的避风窝里。可是脚下的雪水不断向他一身传递着寒意。

冷啊!接着是冷得生痛,接着是发麻,直到他蹲不住了,不可控制地扑倒在雪水里。

他支撑着,发出了一声大喝,猛地立起来,双手抓住那蓬布。

凛冽的霜风象刀子一样向他扑面而来,立刻他就觉得脸和手一下子就木了。全身不能控制地摇晃着。

他咬着牙,坚持着。

血从他的嘴角流了下来。

他坚持着……

火车又一次进站了。

他颓然滑倒在车厢板上。


武装部长听完他的话,点着头说:“这个事情只有找军代表。”

“这个县的军代表是那里来的。”

“是军分区派下来的。比较年轻,和我也没什么交往。”

欧阳白想了想:“这样,我马上找军区,让他们给军分区打招呼,要求军代表亲自过问这件事。”

武装部长立刻站了起来:“好!”

他把欧阳白带到内部保密室,欧阳白通过直线电话,直接要通了司令的电话。

电话是司令秘书接的,他记了下来。并告诉欧阳白,高飞鸣应该已到了军分区。

武装部长兴奋起来:“好!我带你去找军代表。”他把军装整理了一遍,在军容镜前,照了一番,这才道:“兄弟,我也参加过朝鲜作战。我也是54军的,我还知道你的大名。”

欧阳白一喜,一把抓住他的手:“好!战友!”

两人走出来,上了车,直朝县政府开去。

让两人没想到的是,一个大约只有三十来岁的军人已经站在了政府门口。

见到欧阳白的军牌照车停下来。

立刻迎了出来,一个立正:“报告首长,大巴县支左代表朱平奉命前来接你。”

欧阳白看了看这位白面书生样的军人,还了一个礼:“朱平同志,客气了!”

一把握住他的手,手很软,欧阳白知道这应该是坐机关搞宣传的兵。

武装部长也伸出手来,握了一握,满面笑容地给欧阳白介绍:“朱平同志是县革委会副主任。”

三人走进县政府里。

在办公室坐下来,朱平就笑起来了:“两位首长,有什么事还要多多指教啊!”

欧阳白挥挥手,开门见山地道:“我们有一位战斗英雄,遭到诬陷,我希望得到朱平同志,朱平主任,主持公道。”

“哦?有这样的事?”朱平的脸上却很平静。

欧阳白继续道:“事情你可能已经知道。大巴县杨家公社的胡开德,志愿军原特种侦察分队的军官,在战场上被美军炸断腿,回到家乡。曾获得特等功一次。向前天夜里为阻止‘反到底’组织司令强奸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失手打死强奸犯唐司令。现在已落入造反派手里,被连夜毒打!请朱主任查明真相,保护英雄。”

朱平皱了皱眉,点点头:“我知道这件事,但是,杨家革委会报告的是,胡开德强奸女知青,打死制止的革委会副主任唐光全。”

欧阳白刚要说话,朱平一下子站了起来,象跳舞一样转了一圈:“很不好办啦!”

武装部长按住了欧阳白:“朱主任,关系到一个在中央军委挂了号的战斗英雄,你亲自过问,似乎好一些。”

朱平慢慢地点点头:“哦,”他的眉毛皱得更紧了:“首长的意思。”

“我希望,由有经验的老公安来侦察这件事。”

朱平突然呵呵笑起来:“首长啊!旧的公安是黑线专政,早就打倒了。而新的公安局革委会还在成立之中啊!我没人手啊!”

欧阳白皱皱眉:“军分区没给朱主任电话。”

朱平面色恢复了平静:“打了。所以我才亲自来接首长的。但是,首长也要理解我的难处。你总不会让我亲自去审吧?造反派正好抓到把柄,说我们解放军保护解放军。”

欧阳白接口道:“为什么不可以?身正不怕影子歪!”

朱平笑笑:“我没有首长的气概。我一天都被这些造反派闹得焦头烂额了。”

武装部长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我愿承担这个责任!”

朱平平静地看看武装部长:“这恐怕要开革委会讨论。”

欧阳白面色一寒:“你要等到何时?”

“争取在今天拿出一个方案来,好吗?”朱平平静地道,接着对门外喊道:“胡秘书,进来下!”

进来了一个小伙子。

朱平把身子坐正了:“你通知所有到了的革委会成员,十点钟,在会议室开会。”

小伙子出去后,他关上了门:“两位首长,我也是军人。但是,现在我是在支左,必须一碗水端平,不然,就会有新武斗发生。我确实负不起这个责任!”

欧阳白愤怒地站了起来:“你既然知道造反派无法无天,你就不想想胡开德会怎么样?”

朱平的脸白了,白得发亮,声音慢条细理道:“首长,造反派是革命的造反派,这是毛主席、中央文革肯定了的。我们是不能乱说的!”

欧阳白冷笑一声,回头盯着他:“你就是造反派出身!”

“是的。”朱平打开抽屉,拿出了红宝书(毛主席语录本,当时叫红宝书):“这个是我在天安门受到毛主席、林副主席接见时,得到的。”他把他捧在胸前,继续轻言细语道:“我们支左是受毛主席的派遣,不能袒护任何一方。更不能自私地袒护我们解放军。请首长要相信人民群众,相信造反的革命群众,相信造反派。”

欧阳白的眼里要喷出火来。

一步步朝朱平走去。

朱平看着他,眼里闪过一丝惊慌:“你,”

欧阳白指住他:“你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

朱平嘴唇突然有些发干:“你,”

“我们特别侦察分队手上有上千条美军、日军、南朝鲜军队的命!”他几乎是吼出来的。

接着大步流星地向门外走去,走到门口,猛地回过头:“我带着胡开德的儿女在武装部招待所等你的消息!”

他一把拉开门。

正好与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这个人是高飞鸣。

高飞鸣一把抓住满脸怒气的欧阳白:“怎么啦?”

接着推开门。

朱平看到高飞鸣一下子脸上笑开了花:“表舅!”

高飞鸣大声道:“朱平,你马上把胡开德弄到县上找老公安侦察!”

朱平愣了一愣:“你和他也是战友?”

高飞鸣一挥手:“是,就是不是,你也必须对一个老战士负责!”

朱平皱皱眉:“我想革委会讨论,。。。”

高飞鸣大喝一声:“连老将军都被人打死过,你狗日想要他的命!”他呼地一下掏出枪来。

朱平脸一下子红了,他可知道这位老舅的脾气。就为他当兵,那个武装部长收了他家的礼,他听说了,赶过去,一把把武装部长提起来,摔在地上,屎尿都摔出来了。不但退了礼,还被处分了。

忙摇手:“我马上安排!”

“我坐在这里等!”

原来,这大巴县和大巴地区所在地只隔一条河,军区的电话过来。他刚好到军分区,听了情况,立刻就赶过来了。

那朱平再看,那武装部长和欧阳白都怒目瞪着他,想想只怕和老舅也都一样的火暴,赶紧打电话叫公安局革委会筹备组的组长,带两个老公安过来。

高飞鸣等他打完电话,继续道:“派车,我们和你一起去带人!”

朱平刚说:“我,”

高飞鸣已经冷笑起来:“你当了几天兵,比我们资格老!胡开德你比不了!他为革命立战功时,你还没长毛!”

朱平轻轻地笑笑:“当然,表舅你在这里...”

高飞鸣一挥手:“别当我是你表舅。就凭你还是军人,我还是你的首长,你必须无条件执行!”

说罢,他呼地一下站了起来。


秦明扬把这群战士送到装甲部队的新兵营,长出了一口气。

这次带来的孩子有五十四名,四十个男孩子,十四名女孩子。

最大的十七岁,最小的十四岁。

新兵训练营建在大别山的边沿。

从城里来的孩子一切都觉得新鲜。

发了军装后,一个个就四处山野乱疯。

秦明扬叫来了新兵教官:“听着,从明天开始全部进入新兵正规训练!”

新兵教官其实也就是些老兵。

那司马兵还是秦明扬亲自招进来的,这时摇摇头:“他们比一般的战士还小一点,除了个子。还有,他们可都是当官的子弟。”

秦明扬冷笑一声:“你怕了?”

司马兵一昂头:“我怕什么?我一个兵!”

秦明扬一巴掌击在桌子上:“想拍马屁的就别当兵!”他一一地指着他们:“他们不但要练,还要比一般的兵练得狠!慈不掌兵!回来我发现你们谁仁慈了,立刻退伍!”

他大步地走出来,吹响了集合号。

待那些孩子慌慌忙忙,嘻嘻呵呵地聚拢来!

他一声大喝:“唱歌!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预备起!”

在他的指指点点地指挥下,众人最后一句终于合在了一起。

秦明扬这才开口道:“同志们,你们现在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了。从明天开始进入新兵训练!我首先告诉大家,新兵训练就一个字:苦!吃不了苦的,现在就退出来!”

他一双黑亮严厉的眼睛,一个个扫过孩子们的眼睛。

秦明扬冷笑一声:“好!都有点你们老爸的味道,不怕,是不是!”

“是!”这次声音都高亢,而且很整齐!

秦明扬点住大家:“受不了的,可以走!条件一个,让你老爸来,象狗一样从军营里爬出去!因为,他没出息,生的儿女是狗熊!”

孩子们面面相觑。

秦明扬面上有了一丝笑:“当然,我也陪你老爸爬出去。因为我和你老爸是战友,你们又是我招的兵!我也没出息!”


唐红军失去了挣扎的力量,被司机把他弄进了机车里。

机车头里的温暖,很快让他恢复了过来。

只是身子一下子很软。

他看着司机在忙碌着,暗暗地集纂着力量。

四肢暖和了,他慢慢地动着,终于扶着车壁站了起来。

司机看着他:“你想干什么?”

“我还是到后面去!”

司机笑了:“我真的受不了你了。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下一个站,滚下火车去!我车子不搭你!二,你乖乖地在这里。”

唐红军吞了一口气:“我说过我不下去!除非你叫警察把我拖下去!还要等我动不了!但我也绝不占你们的床!”

司机看着这个小子,好半天,才轻声问道:“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人民军队有克服不了的困难找谁?”

唐红军定定地盯着他。

“不知道?”

唐红军摇摇头。

司机笑了起来:“我告诉你,新兵,靠 人民!你在有困难的时候,就要千方百计地和人民联系!”

唐红军愣了愣,终于点点头。

司机指住他:“你总想充英雄!毛主席把你这种行为叫,个人英雄主义!是该受到批判的!”

唐红军有些发呆。

司机笑了:“你现在就要依靠我们!你同不同意?”

唐红军盯着司机,突然羞涩地笑了。

司机一把把他按在被子里:“再睡会儿!”他拍拍唐红军的头:“是块好材料!还要好好的锤炼!”

唐红军快乐地闭上眼,突然又睁开:“一会儿叫醒我,我不应该占你们的铺!”

几个司机哈哈大笑起来。

司机一拉汽笛,火车钻出山洞,向长江中下游平原扑去。


秦明扬到达成都时,高飞鸣和欧阳白已带着胡开德的儿子胡文亮和胡小英回来了。

三人一合计,尚有近一半的战友没有去找到。

于是,决定由高飞鸣继续在四川寻找。

秦明扬则出川找战友。

秦明扬一路搭火车进入了河西走廊,踏入了茫茫的戈壁。

那是一个犯了错误被遣送回乡的战友。

他的名字叫朱彩云。

他有着一个女性的名字,他的脸上有两个酒窝,甚至还有一双秀美的眉毛再配上他闪亮的眼睛。

在当时的侦察分队里,他与孔玉就是两个有名的美男子。

所以,他一回到国内就犯了生活上的错误。

与驻地的一个爱英雄的女大学生好上了,并且不小心把女大学生的肚子弄大了。

他一门心思要和这个女大学生结婚,就要回去离他参军时讨的老婆。

结果,他父亲和老婆都找到了部队。

一场大闹,部队强令他退伍,并遣送回了原籍。

秦明扬是后来听人讲的。

他过得怎么样?在这个没错误也被造反派收拾的年代,他更觉得担心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