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九章战略相持 第二节有惊无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张学义躺在自己的床上打盹,秀芝端着茶走进来说,“你一忙起来就不要命,你都来了湖北也不来看我,你知道我们最近去那了?”

“你们来这有两周了吧,不好好呆着乱跑什么。”

“往西几十里就是武当山,你也不跟我去那玩呀,那景色非常好,是个适合休息的地方,你不想去看看?”秀芝坐在他身边找他说话,张学义叹着气说:“我忙了两天也没让围困老河口的敌人离开,我那有心情去那玩呢,就这么对耗着我也很累。”

“那你打完这仗陪我上山玩去,好不好?”

“当然可以。”


部队经过长途行军又参加两次夜战,士兵们已经十分疲惫,大家都想好好休息一天再跟鬼子干,可城内被困的守军比他们更加困难,大家伙私下就聊着师里的下一步打算,老兵王虎把刺刀磨的雪亮,就等着上阵杀敌,他都很久没用国军的标准武器中正步枪,抗战多年他早就习惯用缴获的武器,新兵牛小毛问:“老兵,你还磨刀,今天晚上应该不出去打了吧?”

“看你小子那熊样,喝酒不行打仗也不行,我负伤六次不还能杀鬼子么,你要怕你可以不去,你个子也不高,长官点兵的时候你一缩脖就看不见你,我给你弄个壳你就装王八去。”老兵王虎连说带骂着新兵,惹的战壕里的一群士兵哈哈大笑。

牛小毛看自己在众人面前被骂,他脸上也不住,争辩道:“我不是怕死,我是看师长不在营中才估计今天晚上没事做的,要出去打仗他会呆在营里跟我们一起吃饭的。”

“我当了这么多年兵,好了好多次部队,也见了不少好长官,他们虽然对人严厉但是打仗不含糊,可以一有大战役这些长官就不在了,剩下的那些军官都是为了升官才打鬼子,他们穿军装的目的就是捞钱,喝兵血吃空额,他们只管自己发财,不管国家打仗胜败,只管自己逃命不管士兵死活,像咱们这样的师长,我早看出来他不是为委员长打仗的,他是为普通老百姓来打鬼子的,现在咱们发的衣服吃的粮食都是他四处筹集的,战区和军里头根本没给师部财富一分钱,唯一给过的就是些战马和冲锋枪,那还是过年以前的事。”王虎说完依着战壕边看着外边。

其他士兵低纷纷议论着,机枪手张大勇擦着歪把子机枪,他是昨天才成为机枪手的,机枪也是从鬼子手里夺过来的,他擦着枪说:“我他妈也是为老百姓打仗的,我才不为重庆的官老爷打仗,要不是长官对咱好我他妈早跑回家了。”

正在众人议论的时候远处走来一个妇女,农村妇女的打扮提着一个篮子,这里可是军事禁区,扎营修阵地的时候张学义就告诉过士兵严格禁止老百姓通行,老百姓要逃命让他们饶路往西走往南走,绝对不可以溜着军营的边走,更不可以穿越防线,王虎一眼看见这个农村女人,他提着三八大盖跑出阵地,“站住,这里是军事禁区,不能从这过,从那来的还回那去。”

女人是从东边来的,王虎感觉有点不对劲,逃跑的应该成群结队的,一个人本身就很可疑,他把妇女拦住妇女就说自己家里死了人了,无处投奔要去后方去,王虎感觉十分可疑就立即让妇女原地呆着他喊人看着女人他去报告军官。

张学义早跟基层军官打过招呼严防鬼子的间谍,军官们稍微有点警惕性,不一会军官来到阵地亲自看了看年轻的女人,细皮嫩肉的也看不出个啥来,张学义得到报告坐吉普车来到阵地上亲自过问此事。


张学义叫人把妇女带进师部旁的一个单独的帐篷里,他要亲自过堂,他怎么看这个女的都感觉到一种怪怪的感觉,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慢慢的感觉到这个女人不是中国人,以前他跟漂亮的特高科女特务有过接触,这次他就怀疑这个女的是间谍。

坐着看了一会张学义笑了,“你他妈的自己说吧,你又是特高科的那位少佐或者是大尉,我是不想跟你动手,你自己交代。”他说完走到女人的身边,女人头上的簪子引起他的注意,簪子上的一个梅花十分可疑,日本特务机关喜欢用这个东西当识别物,张学义知道一般的中国妇女逃难肯定是跟别人一起跑,一个女人一个人跑本身就可疑,他又仔细看看妇女的身材,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妇女,一般日本女特务是不生孩子的,他给妇女相了半天面,然后用标准的日语问:“你还不自己说是谁,你以为能骗过我?”

他说日语很是让日本女特务惊讶,在她印象里中国军队的军官贪财好色,而且还不学无术,今天忽然遇到个对手她也知道不好过,不过自己身上没什么证据证明自己是间谍,张学义抓起手边的电话,他想了想还是别找军统,他大声喊门口的警卫,“把这个人找个草屋关进去。“

几个士兵把捆住手脚的妇女拉走,张学义心说你不说就跑吧,你一跑我就有证据,一般的妇女见了国军的长官早吓坏了,可鬼子装的不像,她看上去是很害怕但跟张学义见过的逃难中的人不一样,他就草草的把这个人打发到一边凉快去。

回到师部张学义把抓住妇女的老兵王虎叫到沙盘跟前,“你能看懂咱部队防区的沙盘图么,你的阵地在这,你给我指一下她走来的方向。”

王虎看看沙盘,然后比画着说:“就这么走来的。”

张学义就从这个女人的行动路线上判断她绝对不是难民,张学义点点头,“王虎,一会你不要带枪给这个女的送饭,我派人在外边守着,你去解开绳子,假装让她成出手来吃饭,然后你故意假装想跟她亲热,然后看看她的表现。”

“师长,咱可不是那样的人。”

“你真笨,演戏你懂不懂,过节你家那不看戏?” 张学义感觉这个兵有点笨,所后他拿了饭盒让王虎去打饭给被抓的女人。


茅草房外悄悄的站着几个国军,张学义也就哥跟王虎班里的几个兵一起守在外边,牛小毛和张大勇拿着武器站在外边跟师长一起监视妇女,他们是押送妇女的时候一起来到师指的。

王虎走进草房子,把装着粥的盒子放在一边,他对被抓的女特务说:“该吃饭了,我给你解开绳子。”他很实在的把女特务手上的绳子解下来,这可是考验女特务的关键的时刻,日本特务不知道忍过一阵就会被放,被抓的女特务两手自由了飞快的向王虎打出一拳,王虎之前都知道了她可能是女特务,但是心理上的防备不强,一拳被打出去很远,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就感觉出气都有点困难,女特务非扑过来就向掐死他,张学义一转身走进来,用盒子炮指着女特务,“他妈的,本来想吃了这顿饭就放你走,我还真没证据你是日本间谍,现在你露出马脚了吧,日本间谍被抓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跑,跑了才有机会完成任务,你这次死定了。”他随手开枪击毙女特务。

王虎从地上爬起来,“好疼呀,她那来那么大力气。”

“这似乎是日本的武术吧?”张大勇好奇的问。

“有点像和气道,算了,把她找地方掩埋,以后一定要小心,鬼子的特务可以伪装成各年龄段的女人,也能伪装成其他样子。” 张学义把枪装好心里稍微塌实点,看来鬼子想查明自己的部队,或是反偷袭或是炮击,要让这个女人回去实在是太危险,搞不好半夜一顿炮火自己就死了呢。


鬼子间谍的死更加坚定了张学义打下去的决心,既然鬼子这么看的起自己打算把自己弄死,自己那能不给鬼子点颜色看看。师部的帐篷里点着几盏马灯,张学义坐在沙盘前边,“各位,虽然现在部队很疲惫,但我不想混吃等死,现在我们每夜都有所缴获,我希望你们能继续代替我指挥部队出战,谁愿意带着骑兵营过河袭击鬼子?”

马三立即站起来,“师长,我愿意去,现在小鬼子已经不行了,任何对他们的打击都能给守城的官兵带来希望,我们多出去一次他们也就能多守住一天。”现在马三不在乎部队拼光,在张学义的影响下他也想做一个战死疆场的军人,这才上对的起祖宗和老天爷,下对得起自己已经死去父母。

“好吧,你去指挥骑兵营,晚饭后进入前哨阵地,晚上九点渡河偷袭敌营。” 张学义下完命令会议就算散了,参谋拿着一纸电报走到张学义身边,“长官请签收。”

张学义打开电报一看,是军事委员会发来的,张学义也不知道老蒋怎么又知道他亲自指挥夜间袭击的,电报上说让他不要亲自带兵冲到最前线,他看完电报签了字转身离开师部。

刚回到自己的临时住处,秀芝又问:“什么时候陪我去武当山玩呢,那可好玩呢,你晚上吃了饭没?”

张学义搂着老婆说:“去就去,明天就去,反正委员长不让我上阵玩命,我每天看看电报也就没什么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