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剑原创]好人难做

横刀立马为祖国 收藏 34 452
导读:前段时间网上沸沸扬扬地在议论彭宇的案子,这是发生在南京的一起小小的民事案件,竟引起了热烈的舆论反响。此案真相仍然迷离,目前可以确认的事实只有:等公交车的徐老太,在上下车的拥挤人群中摔倒,第一个下车的彭宇,将其扶起。于是,徐老太指控彭宇为将其撞倒的肇事者,要求他承担医疗费损失费10多万元;彭宇声称自己只是好心帮忙。法院认定徐老太是与彭宇相撞后受伤,要求彭宇补偿徐老太损失的40%。彭宇事后将事件投书当地媒体,称自己好心反被诬。这个故事也因为符合“好心反被诬”的戏剧性和道德煽动力,迅速在网络上传播。然而,伴随关注

前段时间网上沸沸扬扬地在议论彭宇的案子,这是发生在南京的一起小小的民事案件,竟引起了热烈的舆论反响。此案真相仍然迷离,目前可以确认的事实只有:等公交车的徐老太,在上下车的拥挤人群中摔倒,第一个下车的彭宇,将其扶起。于是,徐老太指控彭宇为将其撞倒的肇事者,要求他承担医疗费损失费10多万元;彭宇声称自己只是好心帮忙。法院认定徐老太是与彭宇相撞后受伤,要求彭宇补偿徐老太损失的40%。彭宇事后将事件投书当地媒体,称自己好心反被诬。这个故事也因为符合“好心反被诬”的戏剧性和道德煽动力,迅速在网络上传播。然而,伴随关注和讨论的深入,人们不得不以理性去承认,虽然许多网友都可以指出法院那张写满“常理”的判决书上没有充分的论据和论证,急于道德谴责的人们同样没有充分的证据表明彭宇不是肇事者。

多年来,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好人能做吗?

多年来,有件事一直压在我心里,很沉重,看了南京彭宇案,我如释重负——做好人可不是那么轻易的事。

记得那是我高中快毕业的那一年,有一次,我放学回家。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北约300米的时候,从十字路口南边过来一群刚刚放学的小学生。与此同时,从十字路口东边开过来一辆老式卡车(象是从朝鲜战场上缴获的美国嘎斯车),从东往北拐弯。这时,有个约七、八岁的小孩向嘎斯车招手,估计他认识开车的司机。那司机显然是没看到这招手的小孩,拐过弯后继续慢悠悠地往北走。小孩见车没停,就紧跑几步,跳起一把抓住了汽车的车门拉手,然而,由于卡车的脚踏板太高,小孩几次企图坐上踏板的努力都没有成功,整个身子就这么在车上挂着,全身的重量就靠一个小小的右手拉着车门把手支撑着。这小手的力量显然有限,片刻就支持不住了,小手一松,整个身体呈自由落体落在了地上。顺着卡车往前的方向,小男孩落地后由于惯性的作用站立不稳,就头朝北偏东方向趴倒在地上。卡车的后轮慢悠悠地、毫不留情地从小孩的后背轧了过去。小孩一点反映没有,只见从他嘴里冒出一股血,不大一会儿,小孩的脸色就由黄变白了。

就在小孩落地的那一瞬间,我离他的直线距离约3、4米远近。以我当年的身手(我练过武术,曾经赤手空拳在没有任何防护措施保护地情况下徒手攀沿过内蒙古境内的马牙山的悬崖峭壁),如果当时我不顾一切,跨步上前,也许(仅仅是也许)能把小孩从车轮底下拉出来。但是,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没有能够拉出来他。如果是这样,那小孩的家长要说是我把他推到车底下的,我能说得清楚吗?当时也就是这样的“私”字一闪念,我没有伸出援助之手,眼看着汽车轮子在我的眼皮底下从一个活生生的小孩的后背上轧了过去。一个刚刚还活蹦乱跳的小生命,顷刻间魂飞魄散。

多年来,我一直耿耿于怀,整天反思自己是不是做错了。看了关于南京彭宇案件的报道,我如释重负,我终于解脱了。我现在可以对自己说,当时你没做错。是啊,如果当时我万一救不出那个小孩,人家肯定说我故意杀人。如果我当时被糊里糊涂地给毙了的话,今天哪有缘在这里和各位朋友交流呢?所以我想对彭宇们说,好人不是那么容易做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