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国的西北边陲-----"高原铁骑"---骑兵连

xjaj6656 收藏 0 87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8_1_21_96572_6796572.jpg[/img] 骑兵牵马在雪地中行走   这里是祖国的西北边陲,号称“世界第三极”,平均海拔3600米,常年霜冻期7至8个月,冬季气温日均零下30摄氏度。   这里驻守着第二炮兵某部骑兵连,是目前我军两支担负作战任务的成建制骑兵分队之一,成立40多年来,出色完成了一次次重要的警戒执勤任务,被誉为“高原铁骑”。   时光的年轮飞速旋转,古老而光荣的骑兵连,迎来了一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骑兵牵马在雪地中行走


这里是祖国的西北边陲,号称“世界第三极”,平均海拔3600米,常年霜冻期7至8个月,冬季气温日均零下30摄氏度。


这里驻守着第二炮兵某部骑兵连,是目前我军两支担负作战任务的成建制骑兵分队之一,成立40多年来,出色完成了一次次重要的警戒执勤任务,被誉为“高原铁骑”。


时光的年轮飞速旋转,古老而光荣的骑兵连,迎来了一茬茬年轻官兵,在新世纪续写着时代的壮歌。


上等兵 刘海涛


初次上马,他是被几位班长硬“拽”上去的;而一年下来,这位南方小伙已成为一名地道的“高原骑兵”


初到骑兵连的人,首先要过骑马关,然后分到属于自己的战马,才称得上真正的骑兵。胆小的战士初次上马是件非常不容易的事,备马鞍、马上队列、短途骑乘、马上战术等等,几天下来,轻的双脚磨起血泡,重的还可能摔马受伤。


一年前,高考落榜年仅18岁的江苏南京籍战士刘海涛,新兵下连来到了骑兵连,成为连里年龄最小的战士,被高原强烈的紫外线晒得有些黝黑的脸庞还带有几分稚嫩。


首次进行骑乘训练时,刘海涛看着高大威猛的战马无所适从。几位老班长又是讲解又是示范,可是胆小的刘海涛无论如何都不敢上马,吓得直往后躲。后来,几个班长没办法,硬是把他拽上了马背。几次“折腾”下来,好不容易有了点勇气,没想到又在一次短途骑乘训练时,马失前蹄从马背上重重地摔了下来,一只脚还蹩在马镫里,幸亏几位战友及时赶上抓住了受惊的马儿,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刘海涛家在南京市,从小都是父母捧在手心长大的,来高原之前,连真马都没摸过,更别说骑马了。然“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经过骑兵连一年的磨练,这位南方小伙子成了地道的“高原骑兵”,早就习惯了和战马打交道的日子。


秋后高原,凛冽肃杀,一场军事比武现场会气氛正酣。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一个腰挎马刀,脚踏高大枣红战马的列兵犹如离弦之箭冲了出来,对着马道旁边的十几个预刺标靶,右劈左刺,刀过之处,标靶纷纷落地,赢得在场官兵的阵阵喝彩。这个列兵就是刘海涛。


排长 李阳


作为陆军学院的优秀学员,他初到骑兵连时曾经失望感叹;然而现在,面对逝去将近一年的战马,他依然情深义重


军马是骑兵连战斗集体的一员。官兵视这“无言”的战友如同自己的生命,夏天给马洗澡梳鬃;冬天给马生火御寒;遇到长时间执勤巡逻,战士还把自己带的干粮留下一部分给马儿吃。


大学生干部李阳是东北人,高中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西安陆军学院,在学校两次被评为“优秀学员”。2006年毕业后,分到了骑兵连当排长。面对一匹匹高大的战马,李阳刚开始怎么也想不通:作为高科技部队,怎么还会有如此古老的骑兵?本想凭着过硬的军政素质在部队好好展一番拳脚的他,面对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不由得感叹“英雄无用武之地”,原来的雄心壮志一下子降到了冰点。

李阳最初的“战友”是“飞燕”。“飞燕”全身皮毛乌黑油亮,奔跑起来身轻如燕,故得此名。作为全连上百匹军马中的“王子”,“飞燕”向来温顺安静。但这位“王子”第一天就给了李排长一个名副其实的“下马威”。


那天,刚从连长王建伟手里接过战马的李排长满不在乎地爬上了马背,不料“飞燕”一声嘶鸣,一个立姿就把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半天没爬起来。这一摔把李阳摔“老实”了。男儿有志挥金戈,他脚踏实地练起了马术,“马上射击”、“马上劈刺”、“飞身上马”等骑兵绝技都不在话下,连续在比武场上取得好名次。李阳与“飞燕”的战友情也与日俱增。


然而,去年春天发生的一次意外,让李阳永远失去了这位“战友”。一次外出巡逻时,李阳他们发现两名地方可疑人员,便策马扬鞭追了上去,在一片看似平坦的草丛里,“飞燕”不慎栽进了冰窟窿,李阳被狠狠地甩出几米远。这些冰窟窿从远处看似和平地一样,但稍重的物体一踩上去,就会即刻被吞没。眼看着“飞燕”淹没在冰窟窿中,伤心欲绝的李阳一个多星期没能好好吃饭。事后,他们把“飞燕”打捞上来,安葬在离连队不远的山脚下。从此李阳有事没事总爱到坟茔边转转,和逝去的“战友”诉诉家常。


班长 才旦


作为刚刚20岁出头的班长,他凭着机智勇敢带着一名战士逃出狼群的包围,演绎着现代社会一般同龄人想像不到的传奇


骑兵连22号哨所藏族战士才旦,2004年12月从四川西昌入伍。今年刚20出头,他就用稚嫩的肩膀挑起了两副重担:一是因父母都是种地为生的农民,身为家中长子的他,担起了刚上初中的妹妹生活和学习的双重重任;二是2006年底老班长退伍后,他凭借自身过硬的素质成为骑兵连最年轻的班长。去年底才旦因成绩突出荣立个人三等功。


别看才旦年轻,却有着一般同龄人所不及的勇敢机智、成熟坚定。去年冬天的一个晚上,才旦和班里战士谢佳亮骑马从连部回哨所,走在红十字山,马儿突然停止不前,前蹄在地上不停地刨着冰土。有狼!才旦和谢佳亮马上意识到肯定有狼群在山上。果然,不一会儿,狼群从四方袭来,才旦和谢佳亮纵有十八般武艺,也只挡得了一面。说时迟那时快,才旦手中突然“变”出一个火把,骑着飞奔的战马朝狼群冲了过去,狼群顿时吓得四处逃散。原来在被狼群包围那一刻,才旦灵机一动脱下了穿在身上的厚棉袄,用打火机引燃,才使得他和谢佳亮逃出了狼口。


骑兵连离最近的县城也有10多公里,平时“藏在深山人不知”,然而他们也有成为“明星”的时候。


去年5月驻地举行成立50周年庆典,根据上级安排,才旦和他所带的班应邀参加马术表演。“马上劈刺”、“飞马拾币”、“马上射击”等一系列精湛的马技表演,令全场掌声雷动,庆典气氛达到高潮。


退场后,许多观众都邀他们合影留念。这时,一个地方老板找到了带队的才旦,想出资5万元邀请骑兵连参加他们一个公司的开业庆典表演。才旦回答:“我们是军人,我们的战马是军马,不能参加地方商业活动!”此言一出,那位老板知趣地走开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