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眼英雄传奇——大院小屁孩系列之11

大院里有很多传奇人物。除了很多的军官,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英雄。

英雄的种类很多,当然,在和平年代也会有些“英雄”现在年龄在45岁以上的都该还记得一些当时的“英雄”像王杰(别想歪了,他可不是那个会唱歌的王杰哦)刘英俊、年四旺、还有很多类似的英雄。在这里,我没想对形势造就的“英雄”作评估,但要说明的是:在那已经逝去的年代里,我们确实需要英雄,让这些英雄来感召一批人乃至一代人!

我们大院里有个不戴领章和帽徽的老头,穿着一身退色的军装,每天抱着个半导体收音机,蹲在暖和的墙根晒太阳,很悠闲自得的模样,到点就去食堂吃饭,还拎着个用炮弹壳做的酒壶,每天吃午饭的时候美美地来上几小杯,主任很尊敬他,每次看到都给他敬礼、让道(当然了,主任的官职在这里还小,经常看到他给上级军官敬礼)但给一个老百姓(就是那个独眼老头)敬礼就让我们很奇怪了……

老头很孤独,几乎没人和他说话,好像在大院里也没家,因为我们从来没看到他有老伴或他的子女陪伴他,我问了我老爷子,老爷子说:他有个女儿,在北京工作,来接老头多次了,老头就是不愿意去北京,至于是什么原因不去,就不清楚了。

此时是1970年了,大规模的“革命群众运动”已经很少见了,中国的经济经过“文革”的折腾已接近于崩溃的境地了,蹩脚的“政治理论”毕竟不能当饭吃啊。抓革命、促生产……的口号提出来了,很多部门开始运转,虽然还有少数“革命者”惟恐天下不乱,还在大肆闹事,但饭还是要吃的……

学校“复课”了,但因为传统教科书全部被打成“毒草”学生们只能天天在学校里学习“大批判”的文章,还有什么《工业基础》(取代了传统的《物理》)《农业基础》(取代了传统的《化学》)还号召学生们自己去“挖掘”“文化大革命的新生事物”我们的家长怕我们在社会上学坏了,严格规定我们放学后必须跟着通勤车回大院。主任看我们这帮小屁孩整天在大院里“撩鸡逗狗”的,又不知道我们会在什么时候给他老人家来个“惊喜”(我们可没少给他老人家来过“惊喜”哦,为了我们,他老人家还被上级批评所多次……)连许司令都知道我们大院里有几个“小鬼”很麻烦……

还是人老成精!主任很“堂皇”的交给小屁孩们一个很光荣的“任务”把大院里的老英雄们的事迹收集起来……

哈哈,这回可是真正闹得大院里鸡飞狗跳了…….

毛泽东时代的人就是和现在的人不一样,至少这些老革命没把自己的功劳当作“资本”我们闹了好多天也没“挖”到点什么“价值”也难怪,对普通老百姓很神秘的东西,在小屁孩的眼里算不上什么的。再加上老革命的谦虚,战斗故事早就不新鲜了。主任出“招”了,让我们找那个独眼老头,主任告诉我们:老头是大英雄!更是神枪手!他一个人打死的敌人就超过3位数!但老头不喜欢小孩子,和他打交道小心点,当心被“剀”(北方方言,音kai 被骂的意思)……

小屁孩们本来就天不怕地不怕的,大院里的几条狼狗够厉害了吧?可看见我们这帮小屁孩就夹起尾巴了,为什么啊?被我们捉弄怕了的,其实不是我们不怕狼狗,只是训犬员怕狗伤着我们罢了,所以,我们捉弄狼狗的时候,训犬员只能护着我们了……

还是老大有办法(前面的系列里有对老大的介绍)我们凑了点钱到军人服务社买了几瓶“洋河大曲”(那时候很便宜的,只有1.2元左右一瓶吧,还绝对不会是假酒!)

某天,午饭后,几个大点的小屁孩约好去找老头。

大老远就看见老头蹲在墙根下眯着眼睛在听半导体,我们几个讪讪地凑近老头,老头依旧眯着眼睛,等我们都靠近了,老头突然吼了声:干哈!着实吓了我们一跳,还是老大反应快,赶紧说:大爷,我们给您老人家送酒来了……老头说,不稀罕!你拿了家里的酒给我喝,小心你爹扒了你的皮!我们赶紧解释,不是家里的,是我们自己的零花钱买的,给您老喝的,想听您老讲讲在朝鲜的事……

老头听了我们的解释,睁大眼睛说,好小子,怪了?谁出的主意?小屁孩们讪笑着,讨好着老头,老头看着我们,那只仅存的眼里放射着精光,不相信的把我们几个看了个遍,问:真的是你们的零花钱买的?我们赶紧点头,是啊、是啊……

老头点点头,对我们说:一定是小刘的主意吧?(主任姓刘)你们几个小孩想听什么?老大一看有门,立刻从怀里摸出一个酒杯,还有一小包熟蚕豆(那时候花生这样的东西还算是奢侈的很的,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这些本来很简单的东西都变成奢侈品了……)给老头满上了一杯,再孝敬几粒铁蚕豆……

老头抿了一口酒,接着沉浸于那烽火连天的岁月中了……

老人是主任的老乡,姓武,从小就在山里打猎,没猎枪,因为穷,买不起猎枪(火药枪)自己做了弓箭,在沂蒙山里纵横奔驰,很少有空手的时候……后来,他在一次支援部队作战时,和一个排的人被鬼子包围了,眼看就要被全歼,排长命令他立刻从山路逃脱,告诉他,我们是兵,就是打仗的,你是老百姓,你立刻就给我走!老人说,本来他是可以走的,可排长说了,他就不能走了。于是,他拿了一支枪,趴在一个隐蔽的地方,用冷枪打鬼子,随着他的枪声,一个留着小胡子的鬼子趴下了,排长大声问:谁打的?他说:我打的,不行吗?排长不顾纷飞的子弹爬到他的身边,问:你会打枪?他说:会,打的不好……排长激动的拍着他的肩膀,大声说:看到那个机枪手吗?给我打死他!又是一声枪响,鬼子机枪手嗝屁了,排长再指给他看那个一直躲在后面的老鬼子,告诉他,打死他,我们就好过了。那个老鬼子很狡猾,只露小半个脑袋,排长拿给他一支“三八大盖”盯着那个老鬼子,终于,一枪爆了那老鬼子的头,战士们乘鬼子失去指挥的机会,一举反击,突破了鬼子的包围……

回到解放区,排长带着他见部队首长,首长问他:想在队伍里干吗?愿意就留下……于是,他就成了一名八路军战士。

日本鬼子投降了,蒋介石也跑了……

朝鲜打起来了,且不论是谁先发起的战争,中国人民不会把自己的国境线放在死对头美国的眼皮下的,再打一回吧,当然,这也确立了中国陆军是世界第一的大名了的!

开始。我们吃了不小的亏,毕竟,朝鲜战争的现代化程度要比二战要高了许多。在前苏联的武器的支持下(其实都是花钱买的。可记得60、61、62三年?就是因为那个“老大哥”的作为嘛,乘机逼迫你还债,朝鲜也很不够意思!)我们和世界第一的美国军队交手了(当然,他们号称“联合国军”)战争打得异常的艰苦,还有很多的非战斗减员,重要的是我们的后勤,武器装备还是很落后的,前苏联给我们的也不是很先进的,很多都是二战时期的老式武器装备,只是在英勇的我志愿军手中发挥了连前苏联人都没想到的效果(当然绝对也没发挥到让金日成拿着步枪就打下了美国飞机的程度)在大范围,高机动的作战之后,战场处于胶着状态,联合国军依仗其火炮威力的优势,在其前沿“大大方方”的“乱蹦乱跳”志愿军的轻武器暂时不能对其造成威胁……

1952年,为了让战场的状态发生变化,我志愿军创造了适合我们手中现有轻武器的特点的“冷枪冷炮”活动。为此,还特地请来了“老大哥”的“狙击手”来指导战士们练习“狙击”我们的武老就被抽调到某地集训,还发生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俄罗斯人的性格很古怪,只要有酒,你让他叫你爹都行!武老的枪法是自己琢磨出来的,根本就没有教课书上的所谓“规范”的操典。武老的枪法境界已经进入了“高成”不需要瞄准,完全是感觉。老人家说,刚开始用“狙击”枪械的时候都嫌光学瞄准镜麻烦呢。事实上,在前线大多只是普通的步枪,真正的狙击枪支还是很少的(前苏联人不卖给我们)在训练的时候,教官老找武老的麻烦,说他的姿势不标准,可打起来的时候又不得不服气武老的枪法,只好说:中国人太不可思议了……于是,武老被那个俄罗斯教官崇拜的一塌糊涂……

在战场上,武老就是人枪合一,指鼻子不打眼……

据主任说:倒在武老枪口下的敌人不下于130名……

小屁孩想弄明白的是,武老为什么不喜欢小孩子呢?原来,在38度线,两军对垒时,美国人和南韩人实在头疼志愿军的“冷枪”可战线的补给,给养的运送,伤员后撤等总是要有人活动的,可志愿军的冷枪手们都在暗处等着他们出头呢,南韩人很卑鄙,竟然在前沿让一些韩国的小孩子混在军人中,让志愿军不能随意射杀敌人,经常眼看着敌人活动而不能开枪,怕误伤了那些南韩的小东西……

所以,武老不喜欢小孩子……

那么,武老的眼睛是怎么回事呢?原来,在卑鄙的南韩人用小孩子做人肉盾牌后,为打击敌人的阴谋,就不得不更靠近敌人阵地,以便准确杀敌,在一次值班中,中了敌人的招,美国人仗着自己的火炮优势,在发现有冷枪手的位置大肆炮击,把那地方炸了个遍,结果,武老的左眼被弹片打中了,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后,再次上了前沿……

其实,打“冷枪”是中国人的老传统,并不是像有些人所说的(还挺有根据的哦)什么是德国人发明的一种作战形式。君不见:“明枪好躲,暗箭难防”这句流传了数千年的老话吗?(这里的枪应该是长矛一类的兵器吧)

现代战争的形式更多,也不是简单的想象就可以解决问题的。

有很多军迷的出发点是好的,希望我们的装备先进,武器犀利,但千万别忽视了主要的因素:那就是,大写的人!正是这些大写的人为了国家的安宁,社会的进步。在自己的岗位上做着自己的份内之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