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 京京---金陵双雄 第59-60章

独在异乡 收藏 3 186
导读:第五十九章 12月19日 安全区风云(七) 万琼少校闻言一惊,抬头细看胡大奎,眼里突然一亮,“胡”字刚出口,胡大奎马上打断小声说:“来救你们,配合行动。”接着他又大声命令万琼:“还有哪些人是支那军官,你的快快地指出来。” 万琼心里顿时明了,马上走到人群中和姜胖子一起指认着,有些是姜胖子不知道的军官都被万琼叫了起来。人们都很惊奇万琼的变化,包括姜胖子和那个日军特工都不解地看着万琼。被万琼指出来的人都愤恨不已,但都在万琼用力的捏了一下后或不解或会意地走了出来。最后站在走

第五十九章 12月19日 安全区风云(七)




万琼少校闻言一惊,抬头细看胡大奎,眼里突然一亮,“胡”字刚出口,胡大奎马上打断小声说:“来救你们,配合行动。”接着他又大声命令万琼:“还有哪些人是支那军官,你的快快地指出来。”

万琼心里顿时明了,马上走到人群中和姜胖子一起指认着,有些是姜胖子不知道的军官都被万琼叫了起来。人们都很惊奇万琼的变化,包括姜胖子和那个日军特工都不解地看着万琼。被万琼指出来的人都愤恨不已,但都在万琼用力的捏了一下后或不解或会意地走了出来。最后站在走廊里的不是12个军官了,而是21名。这时万琼已暗中把情况都告诉了大家。

燕京看看这礼堂里的事差不多了,命令姜胖子:“你的出来,领我们到别的教室去找支那军官,把你的大烟土都带着。还有,你的也出来,一起的找支那人。”燕京把那个日本特工也叫了出来。

姜胖子和那个胳膊上搭着黑毛围巾的特工出来以后,燕京并没有到别的教室去。因为车上还有烧伤小孩和六个日军死尸,装不下太多的人了。他要大家都快快上车钻篷布里。姜胖子一看也让自己上车,而且和自己刚才举报的这些人在一起,他哪里敢上车,但被万琼连推带挟地弄上了车。那个特工挤到张铁成面前把黑毛围巾里面一翻,缝在里面一个钮扣大小的太阳旗露了出来。张铁成装做恍然大悟的样子,那特工讪笑着说:“自己人,只有佐官以上的人知道这个秘密。”张铁成拍拍他的肩让他坐在驾驶楼里。

人不怕当面砍你一刀,最怕背后射你一箭。尤其是出卖背叛的行为,最让人憎恶。被姜胖子指认的12名军官的命运如果不是遇到燕京们无疑是死路一条,可想而知姜胖子在车里的待遇了。不一会车里的尸首就变成了七个。

燕京掀开篷布告诉万琼:“找六个人换上日军的服装。”顺眼扫了下姜胖子的尸体。

胡大奎把车发动了,张铁成正要上车,燕京也在准备跳上车厢。突然从车后跑来一人,戴着个黑皮帽子。气喘吁吁地用日语对张铁成喊着:“等等少佐,这里有情况……”


那跑过来的人显然是个日军特工,向张铁成一个鞠躬用流利的日语汇报:“少佐长官,那边发现有40多名支那军警,有六辆卡车,还有拉贝在场,一定有什么阴谋。”

这时那特工已看到了驾驶楼里有个一伙儿的,他看了看对方的黑毛围巾,拍了拍自己的黑毛帽子。燕京没有太听懂日语但注意力放在对特工的观察上,他们俩个虽然一个是围巾一个是帽子,但黑毛漆黑油亮的质地是一致的,燕京飞快地转着脑子,他突然把那人的帽子摘了下来,在里面找到了钮扣大小的太阳旗,燕京嘴角露出一丝微笑。

绕过来的胡大奎好像不相信似地用汉语问那特工:“能有40名军警、六辆卡车?拉贝也和他们在一起?你没有看错吧?”黑帽子特工点着头也用汉语回答:“千真万确!”

燕京看了一眼胡大奎绷着脸说了声:“大奎你别这么默契行不行。”因为胡大奎知道燕京日语不太好,变个法子把情况向燕京汇报。胡大奎嘿嘿一笑。

燕京扭头向那特工问道:“你告诉别人了吗?”黑帽子不知是对是错,也说着汉语答应道:“还没有来得及整理情况上报。”燕京把帽子往那人脑上一扣:“你是日本人吧?”

黑帽子一愣说:“你怎么看出来的?”燕京笑道:“日本人的标准鞠躬中国人是学不来的。你的功劳大大的,也跟我上车吧。”

那黑帽子犹豫着:“我还得继续执行任务,还用上车吗?去哪里?”

胡大奎用日语说:“让你上你就上,他是我们这里的大官。比藤田还大呢。”黑帽子特工听到藤田的名字便顺从地钻进了篷布。燕京向胡大奎说了句“宝钗府”也跨上车厢。

那黑帽子一上车就发现不对劲,里面都是中国人,而且还在扒着日军死者的军服换穿着。他吱唔着:“你们,你们?”

燕京在后面猛击他后背一下:“坐下!你感觉得没错,我们是国军。”然后燕京蹲在他对面问道:“你们的同伙都在哪里?互相怎么联系?”旁边万琼守护着燕京警惕地盯着特工的一举一动。

黑帽子把帽子摘下来抓在手里,四下观察着说:“中国都亡国了,国军都投降了,你们……”

燕京打断他的话:“既然亡国了你还在这里搞什么情报?!告诉你,这是中国的土地,你的命运在中国人手上,痛快交待!”

万琼在旁也厉声喝道:“别想逃命了,你肯定死在我们前面。”

黑帽子长叹一口气,低下头来,好像下定了决心要讲,突然把帽子一角塞到嘴里一咬,然后用日语向驾驶楼大喊一声“天皇万——”,便向后一仰,死了!

燕京站起身来,叹道:“别说,这日军特工还挺正规的呢。”突然他想到了前面的那个黑围巾特工,忙喊了一声:“大奎,停车!”

胡大奎把车停在一个池塘旁,燕京和已穿着日军伍长军服的万琼急忙跳下车跑上前面,一看晚了,尽管张铁成已把黑围巾抢在手里,那特工还是咬了一口已口吐白沫死了。

张铁成看着路边漂浮着不少尸体的池塘与燕京交换了一下眼色。燕京忙让万琼处理尸体,万琼等装扮好日军的六名军官下了车,燕京指挥着先把姜胖子的尸体扔在最下面,然后是六具赤裸的日军尸体,上面是两名穿戴完整的两名特工,算是对他们敢于自杀的尊重吧。

燕京收起了两个特工身上的手枪、路条证明和黑围巾、黑帽子。虽然远近有一些难民在观看,但对日军的杀人抛尸已司空见惯了。


宝钗府里冷清了不少,原来的127人去了可卿坊37人,随楚绍南出去执行任务20多人,还剩下70多人在盼望着大家平安归来。一看又新解救出来21人,自是欢欣相认。大家把烧伤男孩小心安置好,万琼这时才有机会和胡大奎紧握双手叙着旧,大有要掰腕子之意。两人说到兵败城破,皆都凄然扼腕。

燕京和大家边吃着午饭边把张铁成、胡大奎、万琼等人叫过来。燕京问万琼:“万营长是员刚烈猛将,你会日语吗?”燕京知道原来这里会日语的人应该都被楚绍南带走了。

万琼摇摇头说:“只能听懂一些,说还是不行。”说罢他回头问刚进来的20多人:“你们有会说小鬼子话的吗?”一穿着日军士兵服装的高个黑瘦汉子应了一声挤过来:“八十七师师部中尉副官孙义顺,在日本留过学,愿参加战斗。”

胡大奎又一嗓子:“还有会国术的吗?”话音刚落,有七、八个人举着手搭着腔。胡大奎问燕京:“用几个?”

燕京说:“加上我们凑八个人就行。”胡大奎马上挑了3个人,燕京把8人召集在张铁成和胡大奎周围。

这时燕京举起黑围巾和黑帽子向大家交代任务:“现在我们八人,呵,八大金刚组成除奸小分队,专门去抓日军特工和汉奸,是飞行任务,要快,今天下午要扫荡各个收容所。你们记住,凡是有人身上有这种黑毛饰物的,不管是围巾、帽子、坎肩、手套、毛领子,都是日军特工,这种黑毛是他们的身份标识。然后要验证一下,翻过黑毛里面,一定会有钮扣大的日本太阳旗的图案。我们见一个,押到车上一个。不服的就地处决!”

张铁成补充道:“我们都穿上日军服装,你们几个会国术的负责带人和看管。注意先把黑毛饰物抢过来,那上面有个毒药瓶,免得他们咬了自杀。”

燕京掏出洪彬送来的那份名单看了看,继续交代:“全城共有36名直属藤田的日军特工,我们不知道他们在安全区有多少人,也不知道他们将怎样破坏安全区和暗杀拉贝先生,所以要先下手为强,先把他们的有生力量消灭掉。马上行动!”

正待八人飞行除奸小分队准备出发之际,孟莉莉和曾纯如慌慌张张钻了进来,看到燕京在,孟莉莉带着哭腔说:“京京,快,南南兄他们被藤田抓起来了。”

第六十章 12月19日 安全区风云(八)




早上九点多在继燕京、胡大奎、洪彬三路人马出发后,楚绍南送走了华品章、柳海洋领着宝钗府的十多个小组,都穿的是便服,分散到安全区南侧的各个收容所。然后和谢承瑞、吴大伟回到熙凤堂,又组织了十多个便衣小组分散到安全区北侧的收容所。

各小组出发前楚绍南又一次强调了上午的任务就是潜伏侦察日军特工、汉奸和所霸,下午等我们扫荡小队的人进去后现场指认。

两组人马共50多人,再加上另三路人马差不多近百号人参加了今天的行动,这可是南京战时行动队成立以来最大规模的行动了,也是楚绍南和燕京首次分别行动。


楚绍南虽说很镇静但心底还是很忐忑的。他和刘正文没有进入收容所,两人戴着安全区的红十字袖章推着垃圾车进入各个收容所观察着情况。

现在的收容所除了拉贝成立的18个大型的以外,有些中国人以同乡为主自发地组织了七、八个收容所,加在一起共有25个。楚绍南大致走了7、8个后确实发现了很多问题。

各个收容所里,空气污浊,哭声叹气不绝于耳,真是哀鸿遍室。人们无助的眼神和绝望的情绪让楚绍南感到痛心无比。但更让他感到痛心的是里面一些国人的劣性表现。只见有在玩牌赌博的,有躺在地上喷云吐雾的,甚至可以看出还有一些妓女在操着旧业的。早晨遇到中国盗贼的怒其不争和哀其不幸再一次强烈地折磨着楚绍南。

所谓的所霸看来已初具端倪。各个所里都有一些说话嗓门高的、张口就骂的人。在陆军大学收容所里,楚绍南看到柳海洋正被一个穿翻毛坎肩的人踢了一脚,被斥喝着滚出去。柳海洋作着揖恳求着那人给块地方安身。

在金陵大学附中,楚绍南看到张辉向外提着尿桶。

在军用化工厂仓库收容所感觉更加明显,这里的场地空旷难民众多,一进去就遇上了两伙人正在群殴,满地难民避之不及,很多人被踩在脚下。转眼人少的被人多的打得没了脾气,那个戴着钢盔拎着桌腿的胜者大声喊着:“以后谁再不服我李大元,这就是下场。”

楚绍南冷眼看着心里在反思:中国人多是优点,可人多也多出来了缺点,人心不齐如散沙,良莠不齐出败类。人一多教育就跟不上,素质普遍低下,让外人瞧不起,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可悲的是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是咋回事,还都觉得自己了不起,总为了点蝇头小利、势力啊、面子啊争个头破血流,这时候到是敢拼命了!真是成在人多,败也在人多啊。

那个李大元得意忘形,把钢盔摘下来扔在地上解开裤子就往里撒尿,不顾远近低头躲避的女人们。楚绍南哼了一声想:要是京京在这儿就好了,一飞石把他那鸟打没形。转身拉着刘正文往外走。只听那李大元喊了一声:“慢走!敢笑我!”接着扬手一物破空而来。

楚绍南本可身子一侧就能躲过去,但他知道躲过去的物体会砸在别人身上,便身子一侧的同时伸手势顺转了半圈,手中接住的是那只桌腿。接着他几乎没有停顿,好像脱手把桌腿带向门口一个戴黑围巾的人身上。

楚绍南从一进来就觉得这人有些与众不同,眼里无忧,神色自得,身着虽然普通但却整洁干净,借这个桌腿试一下吧。

果然那人被桌腿击中胸口脱口骂出来:“八嘎(混蛋)——!”

现场所有的人都听到了,大家也就清楚了他原来是日本人!是日本特务!看来这个收容所他是呆不下去了。楚绍南看到先潜进来的谢承瑞和同伴向日本特工李大元靠去。

这时突然门口的两扇门大开,两个持枪的日兵走了进来,随后是一名大尉,手里拿着一份名单。后面还跟着几名日军军官,其中一人居然是南京日军特务机关长藤田大佐。

楚绍南和刘正文忙蹲在人堆里,看看他们要干什么。

藤田皱着眉看着那黑围巾特工提着桌腿,黑围巾想指楚绍南可他人却没了,只好指指李大元,用日语说:“支那人在打内战!”

藤田冷笑一声:“这是支那人的特点,让他们打去吧,打得越热闹越好。”

这李大元看到日军进来了,马上换了一番嘴脸,远远地点头哈腰地忙个不迭。藤田没有理他,示意大尉快点工作。

大尉看着名单用笨拙的中文喊道:“念到名字的人马上的出来!为皇军做工。”他清清嗓子看着名单念道:

“——南京昌奉精密仪器厂总工程师刘成德!

——明故宫古玩店经理孙洪海!

——国民军169师团长蔡如柏上校!

——南京国民政府白下区副区长陈启伟!……”

大尉一气念了十多个人的名字,楚绍南在下面听得清楚,这都是南京城里没有来得及撤走的头面人物、技术人员、知识分子,都是南京的精英啊。这日军怎么得到的名单呢?

大尉读完名单后,没有一个应声站出来的。大尉好像预知到这个效果,指着黑围巾特工和里面另一个站起来的特工说:“这时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情报人员,早就侦察出你们的身份了,你们不要有侥幸的心理,快快地出来!”

李大元也喊了一嗓子:“叫你出去你就出去,别在这儿赖着了。没用的。”

人群中顿时嗡嗡开来,原来这两个藏在这里的笑面虎是日本特工。被点到名字的人这回知道是躲不过去了,有人站了起来走了过来,边和家里人及周围的人道着别。

黑围巾特工仔细观察着,这时他指着人群中一个人喊着:“蔡团长还得大日本皇军动手请吗?”

蔡如柏上校叹息了一声站了起来,这时随着他又站起了两个人,拦在蔡的身前。一人大声喊道:“谁敢动动蔡团长,我和他拼命!”另人一说:“我们三人是亲兄弟,要死一齐死!”

楚绍南看明白了,这两人应该是蔡的卫兵,三人生死相依打不散拖不垮。这就是中国人患难与共的忠诚义气。在看到中国人的一些劣性后,又看到了中国人的优点,楚绍南倍感欣慰,百感交集。

藤田下令了:“三人,统统带走!”两名日兵端着刺刀把三人押了过来。众人纷纷被这三人的义气所感动,都仰望着目送他们走出去。

这批人被押出去后,日军迅速撤去,这里的两名特工也一同撤去。楚绍南稍倾跟了出来,看到外面有四辆卡车,各辆车上者站着各收容所抓来的人。藤田坐上小汽车跟着大尉的摩托车,领着四台卡车又停在交通部收容所门前。

楚绍南悄悄迫近观察,突然听到卡车上有人大声咳嗽。回头细看,吓了一跳,是洪彬站在卡车上的人群里,再一细看,五虎也分散在各个车厢上。

这时藤田已押着十多人走出交通部收容所,跟进去的两名日本特工没有出来,但是跟出来另两个特工模样的人,楚绍南看明白了原来这些特工在换防,在上一个收容所暴露的再隐藏到下一个收容所。

楚绍南和刘正文又跟着这只奇怪的搜查队走了几个收容所,四辆卡车上已装满了人,每辆车至少装了40人。

楚绍南越来越清楚了,这是藤田在消灭南京尚存的精英人士和知识分子,最大限度地让中国老百姓无法对抗从而服从大日本的统治,是日本对中国实行愚民政策的一部份。他对刘正文说:“这批人一定要救下来,你快去通知燕京和胡大奎他们,我先混上车。”

在藤田准备收队出发时,拉贝领着几个外国人跑了过来,直接拦住藤田大声抗议着。

楚绍南趁乱走近第一辆车,冲那大尉说:“这些人是去做工吗?我也想去。”

那大尉先说了一句:“滚开!”但一看楚绍南的个头问了句:“你是做什么的?”

楚绍南说:“我是从法国留学回来的。”那大尉“哦”了一声诡笑着说:“上车吧,我们就是找你这样的人。”

楚绍南上车后和刘正文远远示意下,刘正文马上返回找人来配合。他吩咐一直在身后相随的孟莉莉和曾纯如,便让她们先回宝钗府找胡大奎,他到其它地方去找燕京和张铁成。

孟莉莉和曾纯如只知楚绍南被日军抓上了车,燕京听到后顿时急了,说什么也得把楚绍南抢回来,忙和张铁成、胡大奎、万琼、孙义顺率刚组建的八人除奸小分队乘篷布卡车前去增援。这回开车的是护送烧伤男孩的两名警察,也换上了日军服装成为除奸小分队专门的司机。

燕京指挥汽车开到现场不远停住,八人跳下车列队跑步过去,张铁成中尉和胡大奎少尉跑在最前面,燕京夹在中间。这时拉贝与两名美国人正与藤田吵得不可开交,拉贝的纳粹肩章让藤田无可奈何,但他想抓走这些人的做法是不可改变的,这可是他的特工深入难民群中费了几天功夫排查出来的成果。

燕京一眼看到了大个子美国人费奇也在现场。他听莉莉讲过费奇现在是安全区委员会的副总干事,为救助中国人奉献着自己的爱心,这些日子晚上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值班,白天就和拉贝在一起张罗粮煤,驱赶日兵,忙得连胡子都没有刮。

藤田远远看到张铁成少佐率领的八人整齐地跑过来,忙下令:“你们快快地过来,护送卡车开出去。”张铁成用日语答应了一声,燕京八人便扑向各车。藤田与大尉等日兵拦阻着拉贝。

楚绍南上车便与洪彬交流着情况,原来洪彬五人到了无锡同乡会馆,发现这伙盗贼已出动未归,只留下两人看家,便没有打草惊蛇撤了下来。没想到遇到藤田的车队,他们见洪彬五虎像当兵的,便把他们也押上了车。五虎分散在各车上准备听洪彬号令起事。

楚绍南看到燕京一行过来大喜过望,便抓紧开始做夺车的准备。

拉贝见藤田又喊来了帮手,便要拦住燕京这伙日军,但被藤田这伙日军缠着过不去,只有费奇挤到车前。这时燕京过来推着费奇,顺手在费奇的手里塞了枚雨花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