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流 第一篇 仗剑起舞 第2章 新来的上尉

super_zyh 收藏 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79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798/[/size][/URL]     星期日的清晨略有薄雾,空气又湿又粘,因为温度又高,所以让人感到极不舒服。太阳高高的挂在东边的天上,不知该怎么去形容它,很快把空气中的水份蒸发掉,城市中又充满了闷热和烦躁。    昨天罗振雷给张天恩打电话,让他今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798/


    星期日的清晨略有薄雾,空气又湿又粘,因为温度又高,所以让人感到极不舒服。太阳高高的挂在东边的天上,不知该怎么去形容它,很快把空气中的水份蒸发掉,城市中又充满了闷热和烦躁。<br>   

昨天罗振雷给张天恩打电话,让他今天来自己家一趟,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张天恩知道,应该和调动的事儿有关。<br>   

去罗振雷家的路上,张天恩不自觉地想到了九连长。他和九连长的处得不错,九连长也是被施德九“发配”下来的,在任上被压了三次无法晋升,若不是今年要打仗,恐怕现在和张天恩已经是“军民鱼水情”的关系了。张天恩开始对自己感到厌恶,他觉得自己终于也开始蜕变了。<br>   

罗怔雷不住在军区的住宅楼,他在市区另有住处,他爷爷是前陆军上将,但他的父亲却是个商人,市区的住房是他父亲送给他的。<br>   

张天恩按了按房门上的门铃,开门的是个年轻姑娘。他不禁一愣,因为他知道罗振雷现年三十一岁但没结婚,有女朋友却不是眼前这位。眼前这姑娘穿了一套淡紫色的衣裙,看款式和前两天救地那俩姑娘穿地差不多,想来应该是今年流行的,身材十分高,足有一米七五,但有凹有凸,曲线非常优美。头发留得很短,连耳陲儿都没过,脸上的皮肤比白瓷还要光洁。<br>   

这姑娘的脸不知是该称为美丽还是冷艳,从外表看应属美女,尤其她的眼睛,生得很美,是对凤目,但露出地目光却很有些冷傲,不是目空一切的冷傲而是对自己自视很高的那种。脸庞不见什么表情,和刻意地紧绷不同,她的小嘴闭得虽紧但很自然。虽然今年气候反常的热,但在姑娘的目光下张天恩却有种被速冻的感觉。<br>   

张天恩不自觉地报上自己的姓名和来意,那姑娘目光中的冷意稍微淡了一点,但表情如故,只是嘴角稍动露出点浅笑,轻轻地挤出一个“请”字。<br>   

进入客厅,屋子里的空气很流通很凉爽,罗振雷正坐在茶几后的沙发上,那姑娘略朝他点了一下头,便无声地离开了。<br>   

罗振雷微笑着站起来,把张天恩让到沙发上,道:“找时间和你见一面还真不容易,你也知道,现在有多乱,那屁大点儿的岛子一起腻,咱们是全国震动。”<br>   

高个子姑娘拿着两罐饮料又走进来,在茶几上轻轻放好,朝张天恩微一点头,慢声道“请用”。<br>   

姑娘出去后,张天恩寻思她与罗振雷是什么关系,但念头一转就马上消失了,这毕竟是别人的私事。<br>   

罗振雷拿起饮料喝了一口道:“知道你不喝酒,所以你来之前我特意嘱咐‘客人来了上可乐’。”<br>   

张天恩拿起自己面前的那罐汽水,在手中掂了一下道:“你说这玩意要是打起仗来街上还会卖吗。”<br>   

罗振雷一笑:“这个得问美国总统,别问我,只要他不起皮,街上就有得卖。”<br>   

张天恩也一笑:“那太阳得从西边出来。”<br>   

罗振雷重新调整一下坐姿,开门见山,用比较正经的口吻步入主题:“好吧,闲话少说,咱们谈正事儿。今天是要和你谈一下调动地事情,正式的命令明天就会下达,后天来军区报到和我一起走,当然还有李伯文。”<br>   

张天恩有些兴奋道:“我们是去哪个军?不过,既然是你的关系,我们肯定是去个王牌军。”<br>   

“对,我们是去一支精锐部队……”罗振雷点点头,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十四军,‘丛林老虎’军。”<br>   

“多少军?十四军?开玩笑吧!”张天恩以为自己听错了。<br>   

“绝对没开玩笑,是去十四军,十四军新四十一师。”罗振雷没有半分调笑地意思。<br>   

张天恩“腾”地蹦了起来,道:“我不去,我要去三十八军,我堂堂的陆军学院装甲系毕业,陆航学院进修了一年,你让我去个步兵军,你还不如让我转业哪。”<br>   

罗振雷伸手按着他的肩让他坐下,“你急什么,坐下听我把话说完,李伯文说得对,现在不把话跟你讲清楚,到了那儿你还不跟我闹反天,年纪轻轻,性子到急。”<br>   

张天恩坐下来,把茶几上的“可乐”喝个精光,他感觉到罗振雷并不是没有理由就把他派去步兵军。<br>   

果然,罗振雷见他重又坐下,就继续道:“你可别小看了十四军,这支部队的丛林战、特种战、游击战的经验是全陆军最丰富的,上世纪八十年代被誉为‘丛林老虎’。只可惜后来大裁军,没重视到这个军的特殊性,将其裁减成乙种简编军,下辖40、49两个轻步兵师。”<br>   

张天恩正襟危坐的在听罗振雷讲话,此时忍不住插嘴道:“刚才听你说什么‘新四十一师’,难道说……十四军要……”<br>   

罗振雷道:“不错,这只‘丛林猛虎’要进行大的改编,不过不是改编成‘装甲军’,而是‘空中突击军’。”<br>   

“噢!”张天恩又兴奋起来,脸上露出明显地笑意。<br>   

罗振雷也乐了,开玩笑道:“怎么,不想走啦,现在说要走我可不拦你。”<br>   

张天恩摆手道:“别取笑我,快往下说。”<br>   

罗振雷咳了一下,把剩下的半罐汽水喝光,才慢条细理地说:“因为14军善打特种游击战,又只有两个轻步兵师,所以不必做大的改动,只需补充相应的装备、做必要的训练即可,现在已经从15空降军、各军区陆航团、侦察兵抽调了不少基层骨干做补充。我当年在陆军学院的时候曾对美军101师做过专门的研究,还写过不少论文,因此被点将,去现在正筹建当中的新41师当参谋长。你和李伯文虽是装甲系毕业,但都选修过特种作战,成绩还不赖,又在陆航学院进修过一年,因此把你们两个家伙跨区调动时根本没费事儿。”<br>   

张天恩嘴裂成了半月形,搓着手道:“干了,干了,空中突击军,这回让你瞧瞧我的手段。”<br>   

罗振雷接着说:“先别高兴太早,到了新部队你得收敛点儿。李伯文我让他留在师部作战科,你的性格不适合做参谋工作,我想让你到基层做军事主官,这样可以充分发挥你的能力。”<br>   

张天恩清了清吼咙问:“准备让我当连长还是营长?”<br>   

罗振雷道:“我只能告诉你把你派到三团,至于担任什么职务,得团长定。空中突击部队的独立作战性很强,各团长有权利直接任命营连级指挥员。你要去的三团刚组建,只有四百多人,但新的人员装备在不断补充,很快能达到齐装满员。”<br>   

之后的时间里两人又谈了一些别的事情,将近中午,张天恩决定告辞。走出门时他有一种当暴发户的感觉,但细一想,当暴发户总比当穷光蛋要好。<br>   

<br>   

两天后,张、李、罗三人搭乘空军的一架运输机飞往昆明。<br>   

新41师3团的驻地在昆明市野外的一个军用区,乘车走要花4个小时,但张天恩坐的是直升机。<br>   

3团团长的名字叫冯拓,原本是39军的侦察科长,是个极为热情的人,亲自出来迎接张天恩。从外表看,他是很标准的军人形象,高大强壮的身材,楞角分明的脸孔,又短又硬的头发,还有几根未刮干净的胡茬儿。事实证明他也是一位杰出的军事指挥官。<br>   

互敬军礼后,冯拓握着张天恩的手,用略带东北味儿的口音说道:“欢迎你来,一路辛苦,我现在缺的就是人手儿。咱们团的三个营都没营长,你一来,我的工作负担就减轻了不少。”<br>   

张天恩对冯拓的第一印象很好,觉得这位新团长应和他是同一类人,至少不是心胸狭小的人。省略了客套道:“团长同志,我正想尽快进入我的岗位。”<br>   

冯拓笑了笑,拍着他的肩膀道:“好小伙子,我就需要你这样的。不过要不要先休息一下。”<br>   

进行完简单而必要的手续,张天恩被任命为一营的代理营长。他没来一营之前,军衔最高的是一名中尉,全营一百四十名士兵和五名军官,全部是由其他部队抽调来的。那名中尉的名字叫梁亚洲,曾在陆航团任过职。<br>   

张天恩接手后,首先向自己为数不多的部下作了简短的训话,大意是告诉他们在自己的领导下,他们会成为一个有机的整体,并且受到比他们以前受到过的训练苛刻十倍的训练,他们所在的一营将成为最好的空中突击营。<br>   

一营竟是些老兵,多来自空降兵和侦察兵,但张天恩设计了一个很严酷的训练计划。每天早晨5点30分便把所有人撵到操场上,先进行各种近乎折磨人的体能训练,随后每个人要负重50公斤,在半小时内跑完5公里。如果谁掉队,那么这一天都要背着50公斤的负重在营区里跑来跑去。然后才是一天正常的军事基础训练,各班、排、连之间的攻防训练,与各支援部队的配合训练,以及风险度很高的实弹射击演习。<br>   

此外还安排了大量的夜间突击演习训练,这是我军的老传统,虽然现在夜视仪普遍装配部队,但黑夜依然是士兵们最好的保护色,夜袭也是目前最行之有效的突击方法。<br>   

在训练中张天恩发现梁亚洲也是一个很难得的人才,为人精明,心思缜密,因此对他较倚重。同时张天恩的铁腕手段和出色的军事素质也赢得了全体官兵的尊重。<br>   

五月一日,张天恩得到了营长的正式任命,看着肩头少校的军衔,心里有种说不出地滋味。一个月前他几乎要放弃自己的军旅生涯,现在他是一营之长。<br>   

“都反映说你在一营干地不错,战士们都挺服你,说你训练他们简直象在训练特种兵。”团长冯拓给张天恩授完衔说,“你现在还有没有别的什么要求。”<br>   

张天恩把自己从兴奋状态中拉回来,朗声回答:“报告团长同志,具体的要求现在还没有,只希望能<br>   

任命正式梁亚洲担任我营的情报参谋,另外能尽早开始更大规模的实战训练。战士们都是老兵,基础好情绪高,差的是直升机空降突击地实战经验。”<br>   

冯拓笑了,看着眼前这个刚来时自己对他还略有猜忌的年青军官,说:“其实当初你来咱们团的时候<br>   

,我对你有点儿猜忌,因为我听说你是靠师参谋长的关系调过来地,并且在原部队还被降了职,我就以为你是个来‘摘桃子’的,所以把你派去一营当代理营长。我这个一营是专门留给来‘找桃子’的人的,人最少枪最破,还竟是些不服管地老兵。”<br>   

听完冯拓的话,张天恩与其说是愣不如说是傻在那里,他实在没看出一见面就给他留下好印象的团长,居然也有如此深的城府。他张了一下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又无声的咽了回去。<br>   

冯拓看着张天恩的神情,知道他的意思,连忙道:“你别多心,我本来也没着么多花花肠子,但毕竟在机关呆过,多少染上点儿毛病。你到一营,我留意了半个多月,觉得你这人行,一不和师里勾勾搭搭,二不向我这个团长拍马屁,上任先抓工作,而且能力还挺高,把谁都‘不奋’的一营给降住了。从这几点来看你还是个人物。”<br>   

张天恩觉得心里多了种暖意,看来自己的第一感觉还是对的,冯团长至少不是个心胸狭窄地人。于是压低了声音,免得情绪影响了腔调,道:“谢谢您的信任。”<br>   

冯拓用力拍了拍张天恩的肩道:“一营现在是你的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