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社会开妓院有规矩,也有一些迷信活动,今将所知的妓院“过班”、“出外条子”、“老鸨子教峻雏妓接客手段”、“妓女溜弯”、“踩屋子”、“燎屋子”作一简要介绍。



1、“过班”:就是嫖客带自己的女朋友去逛妓院,目的是‘玩票”。大多有钱人家小姐,出于好奇,愿意看看妓院,这叫‘过班”。妓院按着一般“打茶围”方式接待他们。伙计们端上几盘鲜货果品,为男的上烟,老妈子侍候。本来旧社会的妓院有个极严格的规矩,不让社会上的女子走进妓院,也非常烦这种事情。但由于是熟客带的女客,也只好应酬一下。不过开钱时得增加一倍,比如一般“打茶围”10元,它就得花20元。还有伙计买的鲜货、烟卷、小费钱,怎么也得开销100元。女客去妓院有的会唱可以唱两句,妓院可以打开留声机放两段。



2、“出外条子”:“出外条子”即是妓女出妓院外陪客、佐酒、打闹、说笑、唱歌曲、唱戏。出外条子分两种:一种是官条子如去宪兵队、警察署等地方陪客,他们根本不给钱。还有出私条子,如巨商大贾,有头有脸绅士、他们给妓院打电话,专点几个妓女陪客助酒,包车接送、陪客人吃喝划拳。还有二三等妓院里的妓女,到男家去住,叫“外局”。这样的妓女是在妓院中有威信而且订的卖身契也快到期了,并且这位叫“外局”的男客人身价也高。住外局的姑娘由窑头亲信跟着姑娘,从外表上看好似侍候姑娘,实质上是监视着姑娘。



四等妓院的妓女没人身自由,出条子、领班的派人“侍候”你,实际上是监视你。在经济上也没自由,手里没钱



3、老鸡子教唆一些雏妓接待客人的手段就是“掐、打、拧、捶、咬、哭、死、从良、跑”,为了向嫖客要钱,便撒娇,掐、拧、打、咬嫖客。有时以哭、死相威胁,有时佯装从良,有时想约定嫖客同走天涯,实际上都是假的。老鸨子教雏妓接待客人礼节。但又限制妓女与军警宪特、地痞流氓太近乎,如果妓女交上他们,鸨母就会鸡飞蛋打了。



旧社会还有一种“靠人的”,又叫“吃花台”。小伙长得非常漂亮,成了妓女“热客”,妓女时常给他钱“倒贴”,这样掌班的就会吃亏,因此,窑头不让妓女接近这种人。



4、“遛弯”:四等妓院有个特殊情况,与一、二、三等迥然不同,就是四等妓院里的妓女在春、夏、秋三季,特别是夏天的傍晚5点多钟,晚饭毕,由妓院的窑头、伙计领着一个院里的八九个姑娘到大街上遛弯,不是排着整齐的队伍,而是零零乱乱的。她们在北市场遛遛,招摇过市,专给北市场的买卖人看,起到了广告作用。到老北站广场遛一圈再返回妓院,坐在自己小板凳上,等待接客。遛弯约一个钟头,几乎北市场的四等妓院里的妓女都出来遛弯。回到妓院开始晚班营业(叫“灯花”开始了)。



5、“踩屋子”与“燎屋子”:



有的妓院中的某个妓女,在一个时期接客不多,老鸨子、窑头、掌班的收入不好。那时讲迷信。旧时妓院供奉祖师爷是管仲,为管仲供神牌,妓女给管仲叩头烧香,手端尿盆,用小棍敲着尿盆,跪在管仲牌前,边敲尿盆边祷告:“祖师爷,您保证我客人多广那个妓女将附近的一个小男孩抱到自己屋子里,给他买糖果、冰糕,哄着他:“姨姨喜欢你。”将他放到自己床上,让他在床上跳跳蹦蹦,这叫“踩屋子”,迷信认为是驱除邪祟,会迎来更多的客人。


有的妓女在一个阶段嫖客少,窑头、掌班的便让她“燎屋子”。将黄表纸点着,在桌子底下、床底下燎。还有的妓女在“一个时期,“窑皮”(经常泡在妓院但不花钱,泡蘑菇,耍无赖)常来缠,妓女也点着黄表纸“燎窑皮”。



妓院在早晨起床到吃早饭前有十大忌:不许说“神、鬼、庙、桥、塔、龙、虎、梦,妖、牙”。



妓院窑主十大拿:阴、损、毒、辣、坏、凶、狠、真、假、快。



妓院中妓女九绝(九种对嫖客手段):掐、打、媚、捶、咬、笑、死、从良、跑。



妓院中大茶壶手段:溜须拍马捧,点头哈腰,看人放菜碟,狗眼看人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