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腾飞 第一部分 第9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15/



我们在汉堡上船,经过英吉利海峡,穿过直步罗陀,行驶在美丽的地中海,然后走苏伊士运河,进入红海,来到印度洋,在到马六甲和香港的时候我又招收了30多名翻译和技术工人,最后到达目的地青岛,又乘火车北上来到长春,终于到家了。



回到家里我受到热烈的欢迎,在安排好德国顾问团后,我第一时间去拜望了吉林将军长顺(我走的时候跟他说是出国学习)。出忽我意料的是长顺见了我很是高兴,他对我出国学习的事情赞扬了一翻,又问问了我国外的事情,我说了一些国外的奇闻怪事,听的他是哈哈大笑,他又对我勉励一番,当场认命我为吉林府府标统领(相当是现在的团长),当然是在我送上大把大把的金银以后,送多少钱都是小菜一碟我现在是有钱人了在美国和欧洲我一共赚了2000多万美圆,最主要的是我完成了民办武装到正规军的转变,在我告辞的时候长顺又让我小心对待那些“洋人”不要闹出什么“外交”事件。


在拿到这个任命后,我立刻把亲信都找来召开个紧急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大哥李成梁二哥李成栋四哥杨继刚刘浩强马东林罗耀明郭嵩焘梁自强(这几是大哥讲武堂的朋友)李相敏郑思奇胡明生姜福辰韩逸飞(这几个是团练里的)。



在会上大家先问了问我出国和德文德武的情况。我又和他们讲了些欧美的风土人情后我们进入了正题,那就是我就想知道的情况。



“还是我先说说队伍上的事吧。”大哥说道。“老六呀,队伍上基本没有太大变化还是和你走以前差不多,就是我们周围的土匪都被打光了,想实战练兵都没地方了,我现在都待烦了。”



“哈哈哈哈。。。”大家听到大哥这么说都哄堂大笑。



“大哥不要急马上就有你忙的了,大家还是先说说我走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吧。”我笑着说。


“那我来说说生意上的事。”四哥说“生意上在你走这一年多里各地的店铺多了将近一倍,现在上海南京武汉等南方的大城市里我们也开了些店铺卖的都不错,工厂方面我们几家工厂的规模已经扩大了好几倍,现在的产量基本上能跟上没有货的情况虽然还有,但也少多了,我还按你临走时候说的在上海成立了一家纺纱厂生产出来的布都卖到日本去了。”



我一边听四哥说一边想怎么卖的这么好呀,后来仔细一想就明白了,这个时候的中国根本就没有什么工业生产可言,在国内除了外国的商品就是我们生产的,我们生产的商品又相对便宜点,要是卖的不好那就出鬼了。



“要说卖的最好的那就是我们生产的“大中华”牌香烟了,现在就连老毛子和小日本都来定货,烟厂已经扩大了近20倍工人也分成三班日夜不停的干还是不行,我看烟厂还要再扩大。”



“老六,你想出来的这香烟真是好东西呀。”这时候二哥拿出一只烟点上说。



这时候我才发现,现在屋里已经是烟雾缭绕了,基本人人都叼着烟。



“你走以后呀,来找老爷和我的人是一天比一天多,都是想和我们合伙捞点好处,这些人大都是亲朋故旧不好剥面子,我就根据你给我看的那本叫什么经济学的书,开了家股份公司,按钱分股,年底按股分红,这样原来看我眼红的也都来入股了。”



“还有就是酒卖的好,按你说的我们把我们生产的“关东汉子”酒分为高中低三个档次,按质量和窖藏时间分开了装分几种价钱卖,再加上酒也好卖的快着呢。连大哥没事都喝上那么几口。”


“是好酒,又香又有劲我第一次闻到这酒香的时候,那给我馋的,六弟你还没喝过自家厂出的酒吧?一会儿等会开完了都到我家去喝两杯,顺便也见见你的几位嫂子。”大哥说。



会的最后我说:“生意上事还是四哥负责,把这一阵赚的钱都投到建工厂上,我想在海龙成立个钢铁厂,工程师我已经找来了,设备什么的四哥你就自己决定,但一定要进最好的,最先进的。军事方面吉林府那边我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要等看了再定,我先说说海龙那边,我打算在现在的基础上在招5000人成立一个师,师长由大哥来当,底下的人也由大哥来任命这个师的编排是这样的:全师分2个旅六个团,师直属骑兵1个营、炮兵1个团、工兵、通信、辎重各1个营、卫生队1个、特务连1个。训练是我请的德国人进行德式训练,还要成立个军校由德国人当老师,全师的军官必须分批去学习,先是副职去学,后是正职去,还有就是组织战士学习文化识字,每3天必须有一天下午全师学习文化,每天训练完必须要拿出1到2个小时学习,这个以连排为单位,这是要考核的,军官要带头学,要是考核的时候军官不合格就撤了。还要成立个野战医院给战士们和附近的老百姓看病,再去大城市的学校里去招点有文化的学生来跟我请来的德国医生学医,这些学生都按军官发饷,新招来的按排长发,学成了以后按连长发,等干的更好再按营团长发饷,招来的人我们也象外国军队那样叫“军医”。



在会开完以后他们以我没喝到大哥喜酒为由拉我去猛灌酒(这时候大哥二哥四哥都已经结婚成家了)害的我头疼了还几天。我又在家陪爷爷父母住了几天就去吉林府上任了。不是我不想在家多住几天,是一听说我回来了还当了吉林府府标统领上门来“拜会”我的人是络绎不决,多数是想给自己或亲朋在我手下谋个差事,但更多的是来给我提亲的,吓的我赶紧去上任了,我还想再过几年快乐的单身生活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