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四海 第一章 血战百慕大 第十节 初见伊人

宋五 收藏 14 1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


这的确是铁衣的单兵深海作战舱,静静地飘浮在海面上,“舱门爆裂,看来铁衣先生遇到了攻击,被迫弃舱!”小野一边分析道,一边在附近搜索着。但单兵深海作战舱附近海面却没有铁衣,于是两人又爬上悬梯,上到了直升机上。

“我们扩大搜索半径,应该可以找到铁衣长官!”莎丽看到渐渐西落的太阳,建议道。

“好,飞行员,扩大搜索半径5海里!”小野同意,并命令飞行员。

直升机继续在海上低飞,太阳已经逐渐隐没在海平面上,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海面也呈现一片暗黑色,就在这时,莎丽发现了就在前方不远处有一物体闪着红色的光芒,在海面上上下起伏,用手一指,道,“小野,看,那是什么?”

小野向那闪着红色光芒的物体看去,却不知是什么,虽然充满凶险,但还是命令道,“飞行员,向前直飞!”直升机瞬息间就悬停在红色发光物体的上方,一束探照灯直射在红色发光物体上。

“啊,是铁衣长官!”莎丽和小野不约而同地同时跳入大海,铁衣漂浮在海面上,身体被一团红光所包围,红光内清晰地看到铁衣作战服已经破碎得不成模样,而左肋处更有深可见骨的伤痕,脸面通红,并有痛苦的表情,仿佛在作着极坚难的斗争。莎丽看到铁衣的惨状,不禁泪流满面,便欲伸手拉住铁衣!

“慢!”小野大喝一声,拔出匕首,轻轻地向包裹着铁衣的红光刺去,“啊!”一阵巨大的热量顺着匕首直传到小野的手中,烫得他一声惨叫,将匕首迅速向后扔去,而那团红光亦“突”的一下隐在铁衣身体里,一切变化出人意表,两人愣在海水中,不知会出现什么变化。看了一会,也没有出现什么变化,便壮着胆子,先是用手轻轻地接触铁衣,而后将之捆上救生带,拉向悬梯。

两人七手八脚地将铁衣抬进直升机,直升机掉头迅速向军舰飞去。

在之后的三天里,铁衣一直处于昏迷状态,他的脸一阵红、一阵白,体温一会上升到摄氏60余度,一会又下降到6、7度,这令所有人都十分紧张他的伤情,但令人安慰的是他的心跳、脉搏、血压等生理指数都很正常,全舰所有人都不明就里,汤姆斯上将无奈只好下达了野狼号战略驱逐舰原地待命的命令。

一切变化均发生在铁衣昏迷的第三天夜晚,凌晨3时,大海陷入深深的夜色中,耳畔只能听到海浪的声音,野狼号战略驱逐舰也处于沉睡之中,突然,监控铁衣伤情的各种仪器爆出一串火花,医护人员刚刚睁开朦胧的睡眼,就已见铁衣身裹一道红光,“喀嚓、喀嚓”冲破玻璃隔罩、舱板窜入夜空。医护人员抢到空洞一看,只看见一道红光正渐渐消失在笼罩在舰船上方的一大片黑色云彩中,瞬时,红光隐没,医护人员这才战战兢兢地按下了应急按键,立时,全舰拉响一级战斗警报,野狼号战略驱逐舰陷入一片混乱之中,士兵们惊慌地互相询问着发生了什么事,各自奔向自己的战斗岗位,然而却没有谁来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就这样,一直折腾到东方破晓。


铁衣悠悠然醒来,身体传来阵阵疼痛!他拭着动了动手脚,还好,手脚都能动,只是虚弱地很。突然,他发现了一个问题,自己居然在一块飘浮的东西上,四周黑暗暗的,但他知道天色已经破晓,因为在这块东西的边缘正透过一道道曙光,他心跳得厉害,他还从没有这么惊恐过,自已身在何处?这块飘浮着的东西又是什么?他试着站直了身子,脚下是坚硬的,膝盖以下漫延着黑色的雾气。他又试着喊了一声,声音迅速在空中扩散,没有任何回音。他颓唐地坐下,呼入了一口弥漫在周围的黑色雾气,发觉这雾气居然有丝丝的甜味,而随着这股甜味在身体中的漫游,身上的疼痛居然有了些许的缓解。于是,他干脆躺下来,尽情地呼出吸入,他觉得力量正在逐渐的恢复,而且比以前更加澎湃汹涌,而意识却越来越模糊,昏昏沉,他双眼合在一起。


“你是谁?”铁衣看着婷婷玉立在身前的古装女孩问道,但意识中却觉得她是自己最亲近的人。

女孩御风而立,长长的裙裾迎风摇曳,“我是谁?这么多年来,我们一直在一起,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女孩反问道。

“我们在一起?”铁衣暗忖,自己自入伍以来,身边就很少出现女性,即便出现,也是昙花一现,而这女孩一付古装打扮,又怎会和自己一直在一起?

“精卫鸣兮,天地动容!

山木翠兮,人为鱼虫!

娇女不能言兮,父至悲痛!

海何以不平兮,波涛汹涌!

愿子孙后代兮,勿入海中!

愿吾民族兮,永以大陆为荣!”

女孩没有在乎铁衣的思索以及提问,只是自己在低声呤唱,悲怆的曲调自女孩口中唱出,自有一番味道,铁衣静听着,一幅金戈铁马的战斗场面却恍然出现在脑海中,战马上,一个黑髯大汉架长戟拚力抵挡另一个红髯大汉的长枪进攻,而他们东边的大海波涛汹涌,一条巨龙自天而降!一只彩首、白喙、赤足的小鸟激飞而上,投入巨龙的眼睛,瞬息间,海面波涛渐平,红髯大汉策马奔至海边,向无边的大海呼喊,“女娃!女娃!”

“精卫鸣兮,天地动容!山木翠兮,人为鱼虫!”铁衣默默地呤诵着,突然,他抬手摸向自己的右胸,然而,那原来是自己从不离身的石雕小鸟常在位置,现在却空无一物,惊道,“小鸟!我的小鸟呢?”

“呵呵呵……”耳边传来银铃般的笑声,铁衣看着对面的古装女孩,不禁有一丝愠怒,“我找我的东西,关你什么事?”铁衣认为她有些兴灾乐祸。

“从来没看到过一个男孩子会喜欢小鸟,呵呵……”女孩忽又宛而一笑,仿佛鲜花在阳光下盛开,也化开了铁衣的怒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