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制春晚,有必要这样做吗?



春晚成为新民俗,并没有谁在推动,从来没有哪个部门下文件发通知让大家观看,完全是自然演化的结果。事实上,民俗的形成总是因为得到了全社会大多数成员的认同,并乐意参与,虽然也有自上而下推行到民间的风俗,但这也至少得到了民间的认可。而春晚正是为亿万观众所喜爱,才逐渐成为除夕夜必不可少的“保留节目”。



尽管如此,春晚与其他传统的过年形式并没有什么冲突。过年的习俗,如年前的掸尘扫房子、贴窗花春联年画,吃过年夜饭后的熬年守岁,正月初一的燃放爆竹、拜年走亲戚,人们自由自在一如以往地过年,并没有因为有了春晚,就受到影响甚至排斥。春晚只不过是让人们多了一种过年的形式。“正是春节晚会这种工具化的方式,扭曲了春节这个人类文明节日的纯朴和自由,亵渎了中华民族的传统文明”,显然不符事实。


而且,电视机的开关并不掌握在春晚的手里,如果有人要完全恪守传统,过一个原汁原味的“老法”年,春晚对此也不可能有什么作用力,你完全可以悉听尊便。当然,这在事实上却不可能。风俗总是随着岁月的变迁而不断地发生着变化,对此人们也早已习以为常,譬如,今天几乎没有人穿长褂马甲,并没有人因此痛心疾首,更没有人像这些学者抵制春晚那样地发起抵制西装夹克。其实,当电视文化已渗透进人们的生活,即使抵制得了一个春晚,也抵制不了电视。


当然,多元化时代,终究各有所爱,也因此,除夕之夜,其实已有更多的人,尤其是年轻人,选择其他的方式辞旧迎新,但这并非是因为要“抵制春晚”。如果你抵挡不住春晚的诱惑,只能说春晚这种新民俗对你而言更有魅力。风俗必然是优胜劣汰,这样的趋势不可能因有人抵制而改变。而且,虽然说春晚每况愈下,但春晚作为一台综合性晚会,其质量依然是不可否认的,无论如何,也比打麻将之类有着更多的思想文化含量。


春晚说到底只是一台晚会,看春晚不是过春节,五学者声称“当春节晚会承担了很多教化、吹捧和歌功颂德的五花八门的职能之后,‘春节’就在被庸俗化之后,又被工具化、舞台化、政治功能化了”,这显然是太抬举了春晚。当然,也唯有如此,“抵制春晚”才有理由。然而,这也愈加显出这些学者“抵制春晚”,并非出于无知,而明知是痴人说梦,却还要故意抛出惊世骇俗之论,其用心,当然不过是不甘于自己尊为学者,却少有关注,因此想掠取一点眼球效应罢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