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二十九章战略相持 第一节内外呼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604.html


老鬼子杉浦中将听到身后的爆炸声更加密集,他回头一看炮兵阵地起火,炮弹爆炸的火光不停的闪烁,他心想这下坏了,原来想打掉国军的指挥所可连炮兵阵地都暴露了,这下人家把火力转移到炮兵阵地上,这可坏了,炮要都被打坏那明天还指望什么呢,怎么攻克这座成呢,炮兵越反击就越暴露,老鬼子想好以后又拿起电话喊:“炮兵立刻停止射击,马上转移。”

鬼子的炮兵不开炮张学义也就看不见敌人,他马上对着电台喊:“再炮击一分钟,然后距离减两百米,完毕。”他蹲在炮弹坑里继续指挥,身边的三个军官和一个排的警卫心都提到嗓子眼儿,就他们这点人鬼子一过来他们全完蛋,现在他们是在敌人的眼皮底下,是最危险的地方,国军上将级的军官有几个离敌人如此近的。

美制榴弹炮使劲轰了一阵从新调整距离,又是一分钟密集轰炸,张学义陶醉在美式炮弹的爆炸声里,他都能感受到炮弹爆炸所产生的热量,这钢铁的力量就是厉害,小鬼子平时最嚣张,现在一炸就成孙子了,他们以前可把自己炸苦了现在自己要报复。

火炮停止射击后耳机里传来炮营营长的声音,“报告师长,我们已经没有炮弹,火炮已经发射完全部的弹药,完毕。”

张学义扫兴的说:“立即向后撤五公里,完毕。”他摘下耳机把电台交给身边的士兵,他提着卡宾枪感觉很扫兴,现在弹药供应不是很稳定很充足,关键战斗还是要靠人和枪解决。炮声停止以后鬼子知道指挥所的人肯定没走远,几十个端着刺刀步兵就向张学义所在的位置来了,马三说:“师长,鬼子搜索队出来了咱们快撤吧。”

“快撤什么,要撤你撤,我还嫌弹药带多了重呢,我才不会背着子弹跑呢。” 张学义熟练的打开枪的保险,他站在弹坑里就等着鬼子靠近。

马三急忙抓过电台,“喂,师长在前沿呢,能动的都给我爬过来打鬼子。”马三从后边叫人,他不是旅长也不是团上,手里调动不了一兵一卒,但是他挂着副师长的牌子不能啥也不干,现在师长有危险他就随便叫人,他感觉凭师长对弟兄们那么好其他人也会来,要是他们没良心就不用来。

“迫击炮营还有弹药呢,距离应该不远。” 张学义又低头看看地图然后把手电扔在一边,他抓起耳机喊:“迫击炮营,现在准备炮弹,最小号装药准备开炮,目标八号区中间,立即开炮。”

迫击炮营一直守着电台听刚才的战斗,营长听到命令立即在电台里答复,随后对自己的军官大声喊:“轰炸八号目标区的中间。”

十八门107毫米美制迫击炮先后开火,巨大的炮弹密集的飞向八号区,张学义看着鬼子兵走近结果一顿炮弹把鬼子炸的不见了人影,他在电台里喊:“停止射击距离加一百五继续打,那是敌人的营地。”

严光一看师长要把刚得到的宝贵弹药全部用完,他很着急的说:“师长,弹药全用完了鬼子要再发动进攻我们又要拿人往战壕里填。”

“鬼子围住老河口久攻不下,我看他暂时攻不下来,因为从地图上看这里已经是攻击停止点,他们的第十二军已经把能派的兵全派了,除了被拼光的打垮的,他们已经没什么实力,打完这一仗鬼子不可能再进攻咱们,他的本土都被美国人攻占,战争也就快结束了,我不想留炮弹在战后生锈。” 张学义举起望远镜看了看,迫击炮营按命令继续往敌营倾泻弹药,鬼子的宿营地已经成了火海。


迫击炮的弹药倾泻出去之后黑夜也就不怎么黑了,鬼子的营地里星星点点的全是火光,很多自愿来救师长的部队成建制的从营地里出来,总共四个营的步兵就来到前沿阵地,张学义回头看看由四个团缩编成的四个营,他问:“你们来干什么,你们的团长旅长让你们来了么?”

“师长,我听说您有危险,我们都愿意为师长赴汤蹈火,那个他妈的不愿意来我就地开除他。”营长提着冲锋枪站在那,身后全是自愿来的。

“来就来吧,听我说几句,后边听不清楚的前边一会传达一下,今天我们继续揍小鬼子,他们夜间不是我们的对手,一会大家一起奋力攻营,打完了每人赏酒肉各一斤放假三天。” 张学义说完后边的兵纷纷互相传达,都说这个奖励好,随后张学义说:“现在跟我隐蔽接敌,一见红信号弹就打,见绿的就撤,多搞战利品。”他说完就猫着腰往前蹿。

后边的几百人紧紧跟随,这些人都是守过南阳的,委员长让大家撤下来大家都感觉很窝囊,今天正好可以出出这口气,士兵们成横队向前快速跃进,几分钟就潜伏到日军的营地边上。

炮击后的日军阵地混乱不堪,救护伤员的士兵到处乱跑,有负责灭火的四处灭火,十二军的鬼子兵都感觉没这么窝囊过,今天晚上可让美国炮弹给调理好了,人都没看见就被打成这个鳖样,他们以为炮击完了就没事呢,还不知道近千名杀气腾腾的国军正注意他们呢。张学义看人都基本到位,他拿出信号枪对着鬼子的阵地打了一发。

鬼子的官兵头上飞来信号弹,强征入伍的孩子兵那懂这个,个别有经验的军官意识到敌人要发动大规模的攻击,还没等军官下达任何战斗口令,四周的喊杀声响成一片,“杀呀,冲呀,把小鬼子的脑袋拿回去领赏呀。”

枪声跟手榴弹声混在一起,夜幕中无数支枪在开火,前线指挥所里的杉浦中将、藤田少将感觉情况不好,立即打电话招呼所有部队往被攻击的营区内增援,这一晚上可乱套了,老河口城头的国军官兵都纳闷,谁这么大胆子炮击鬼子还连冲带打的?国军不明白这群人怎么这么能打,他们那知道这支部队的待遇,要给他们同样的待遇他们也一样玩命,想混吃等死就不用参军,来这没几个饭桶。

在城上的国军的关注下,叫好声的鼓舞下城下的国军各个争先冲进鬼子的营地,鬼子不爱修工事,他们认为打进城利用城就可以守,攻坚部队的鬼子总是过度自信,营地里没有战壕没有散兵坑,只有当炮弹坑临时当鬼子的掩体,鬼子遭到炮击后没有戴钢盔拿步枪战斗,而是放下枪抬战友去战地救护所,短暂的训练只能降低鬼子的战斗力,他们现在就跟一群废人相似。

M-1卡宾枪和冲锋枪的火力把鬼子打的无法抬头,整个营地全被国军拿下,几个步兵大队长自杀谢罪,步兵联队长弃营逃跑,回去向杉浦中将报告,其他步兵联队反应迟钝畏惧国军的自动火力。

张学义连冲带打的进了鬼子的联队指挥部,他才懒得要鬼子的破电台,他大声招呼人:“立即把这炸了,把弹药全部拿走。”

马三端着枪正打的舒服,他亲自杀了几十个鬼子,心理痛快的不行,他抬头一看天色有点发亮,再不撤离可能会被鬼子合围在营中,他提醒张学义,“师长,天快亮了,我看也差不多了,再拿东西就走不动了。”

张学义也知道天亮以后自己的优势会全部丧失,立即不犹豫的对着天空打了绿色信号弹,士兵们一看可以撤了,纷纷带着自己的战利品飞一般的向营地撤,张学义在压住阵脚掩护士兵们撤,等都走了他才匆忙背起卡宾枪原路撤回。


杉浦中将的师团接过骑兵旅团围困的老河口,一连打了四天都没打下来,几乎每晚都有国军营级规模的部队渗透攻击,要么潜伏在营地附近要么迂回到靠后的营地附近,忽然的打击密集的手榴弹令日军防不胜防,日军白天玩命晚上丧命。

张学义也是占便宜没够的人,他除了自己带队攻击外不停的派兵,没有炮弹就把炮兵也拉出去搞夜袭,连续搞了两天他的部队伤亡一百人,他感觉有搞头就决心继续玩下去,要么鬼子死不起人撤走要不鬼子全死在这。城内守军连续多次击败骑兵旅团的进攻,虽然换上一个师团,可守军一点没有动摇,张学义很佩服守城的一二五师师长汪匣峰,同样困守危城的汪匣峰听到夜晚的枪炮声也是很提气,他感觉外围不停的有人帮助自己击退日军,有人再策应自己守下去,这样他更加坚定死守的决心。

老鬼子杉浦中将以为骑兵不善于攻坚没拿下老河口,他的步兵部队一样没有进展,这让后边指挥的鹰森孝很为难,拿不下这里耗在这不说,国军美军的飞机不停的骚扰补给线,连续两天的攻击毫无进展,炮兵的增援部队顶着飞机轰炸往来赶。

白天回到营地的张学义在西边五公里的地方建立防御阵地,他怕鬼子过河偷袭他,营地内白天就彻底放假,炮营的兵端着枪站岗,其他部队就地休息,他把指挥部设在营地西南的一处树林里,他的夫人们看战线稳定下来没继续走,临时跟他住在指挥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