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湖东游击队 未完的战事 第二十一章(2)血涌大江流

刘才友 收藏 5 7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74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746/[/size][/URL] [内容简介] 江南,美丽的江南,在日寇的铁蹄下呻吟,已经好多年了。此刻,绵延曲折的江边公路上,正奔驰着五辆日军运输车。伍长小泉带着四个鬼子押运,最后一辆车上坐着二十个伪军,他们奉命将这批军需品运往繁昌。不过,在他们的心里,确实也没把这个当回事。自从皖南事变后,整个江南处于日军国军分治之下,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6.html


江南,美丽的江南,在日寇的铁蹄下呻吟,已经好多年了。此刻,绵延曲折的江边公路上,正奔驰着五辆日军运输车。伍长小泉带着四个鬼子押运,最后一辆车上坐着二十个伪军,他们奉命将这批军需品运往繁昌。不过,在他们的心里,确实也没把这个当回事。自从皖南事变后,整个江南处于日军国军分治之下,而国军补给充分,他们对物资不感兴趣,绝对不会伏击运输车辆。那些神出鬼没的新四军游击队早已被国军肃清了,日军也顺便过上了好日子。你看,小泉对这次出差,还是挺满意的。他坐在驾驶室里,眯缝着小眼睛,手里捏着个军用小水壶,里面可不是水,却是酒,鼎鼎有名的江南春。酒清似玉,甘醇味厚,入口绵甜,比起日本的清酒来,不知要妙多少倍。此刻,他哼着日本乡间俚曲,过一会儿,咪一口,实在是享受哇。他的腿也抖动起来了,正乐着呢。后面车上的伪军,为了打发漫漫长途时光,就在颠簸不停的汽车上,用麻将推起牌九来。个个吆五喝六,争得脸红脖子粗。不知不觉,车子驶进山区,左拐右拐,拐得士兵头晕脑涨,有几个居然呕吐起来。就在昏昏沉沉之际,突然响起了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还是日本人反应敏捷,五个士兵和五个驾驶员都跳下车来,拿着枪,向两边山上张望。汽车上的伪军吓楞了,直到一颗手榴弹真真切切地在车上炸响,一车的兵方哗地一声,慌乱地跳车逃生,一个个钻进杂草丛中,紧紧地趴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出。

两边山头上的枪声越来越急,越来越密,日本鬼子也报销了好几个。伍长小泉这才发现伪军不见了,妈的,支那人,就是怕死。于是,冒着弹雨走过去,一人一脚,将那些伪军从草丛中踢出来。伪军猫着腰,朝山上有一枪没一枪的放着,他们已经预感到不妙,枪声突然更响了,新四军要冲锋了,个个撤腿就逃。小泉用手枪撂倒了几个伪军,其他的却跑得更快更远了。这时候,洋鬼子只有一挺机枪在叫了。小泉看看身边,能喘气的就两人了。心里一急,突然从地上爬起来,举起指挥刀,摆出武士的驾式,朝冲过来的新四军战士恶狠狠地扑去。

一声枪响,小泉应声倒地,死了,两眼还瞪得大大的。

这时,一队战士小跑过来,押着十来个伪军,向五十五团团长黄彬报告。

黄彬点点头,让战士立即搬下车上的物资,烧掉汽车,将物资向深山运去。并准备装船,运一部分到对岸无为根据地,七师师部。

这是五十五团在江南打的一次漂亮的伏击战,我军阵亡三人,杀死日军十人,伪军八人。夺得五大车物资,取得了初步的胜利。

第二天上午,繁昌日军警备司令盐田津中佐带兵赶到伏击地,用望远镜细细察看公路两边山头,但见树木森森,阴天蔽日,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命令士兵放出警戒,方下车巡视战场。先不让士兵收尸,自己来来回回地搜索蛛丝马迹。

他从草丛中捡起一个手榴弹柄,一看,制作粗糙,没有进行过精细加工,明显是土造的。肯定是新四军游击队干的。从情理上判断,国民党军队不缺物资,也不会对小股运输队感兴趣;就算是他们劫夺,也不会烧毁汽车,而是将汽车开走,多方便。那么是小股游击队,还是正规军呢?他看了又看,还是拿不准,就带着几个士兵,向山上爬。爬到山腰,看看杂草灌木俯伏的情况,又是一惊,从这些痕迹判断,恐怕不下四百人,那绝对是新四军的正规部队了。照理说,皖南事变后,新四军在江南几近绝迹,从哪里钻来的一股部队?如果不出意外,该是江北过来的。哈哈,如果说真是这样,那么就犯了国民党的痛处了,让支那人打支那人去吧。

想到此处,他招手,叫来特高课情报人员,让他通过汪伪间谍,将新四军主力又过长江的消息放出去,如此这般吩咐一通。

上官云相在皖南事变后,因立了大功,被提升为军长,当新四军打过长江的情报放到他案前的时候,已经是伏击战过后的五天了。他暴跳如雷,哼,共产党还真的不怕死,居然又敢来送命,好,好,好,照单全收,立即命令部队朝繁铜山区靠近,每天派出大量侦察兵,寻找新四军驻地。三天后,通过人员侦察,电台侦听,方知新四军驻在石婆沟一带,便命令一个师向这里推进,眼看着又一场血雨腥风就要降临了。

此时,五十五团确实驻在石婆沟,因为这地方十分偏僻,人迹罕至,周围渺无人烟,利于隐蔽。黄彬团长自从掌管五十五团后,知道这个团主力是原十九旅部队,是皖南事变突围人员组成,就不敢随便作战,怕造成大的牺牲。除非有十成十的把握,这一次伏击小小的日军运输队,就是杀鸡用了牛刀。战后,并没有到别处转,直接回到驻地,隐伏起来。每天都要派出许多侦察兵,侦察范围五十里的动静,防备日军的报复。

可是,很快就接到了情报,日军没来,国民党上官云相一个主力师正朝这个方向活动,有包围新四军的意图。黄彬听了,大吃一惊,立即用电报跟张家明师长取得联系,张师长命令他立即返回无为根据地,这边准备派船来接。电令立即行动,不得犹豫,就便是白天,也要渡江。

黄彬团长立即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让大家思考渡江办法。

很明显,白天渡江,肯定要遭遇日军巡逻艇,危险巨大。可是,国民党已接近石婆沟,不可能给予时间让你慢慢准备晚上渡江。怎么去对付敌人巡逻艇呢?

大家都没有办法,四百人一齐渡江,目标太大,不可能躲过日军的眼睛,必须要想方设法,击沉鬼子巡逻艇,否则部队一定会遭到重大损失。

这时,六连连长黄端义说话了,他说,他想出了一个办法,不知有用否,说出来,大家讨论一下,如何?

黄彬团长眼睛一亮,笑道,说吧,没关系。

黄端义说,可以让他挑选十名战士,组成敢死队,分成小划子,身绑炸药包,当鬼子汽艇来时,跳下江,游过去,抓紧汽艇挂勾,拉响炸药包,与小日本汽艇同归与尽,掩护主力部队突围。

黄彬团长一听,脸色一变,摇头不止,他不愿意拿战士生命去冒险。

大家沉默好久,还是政委发话了,说,没有办法了,就这样准备吧,只是以防万一的手段。会议气氛才有所改变,大家又补充了几条,首先,要挑选在长江边长大的战士,这些战士必须是自觉自愿的,不得强迫;其次,就用这次缴获的日军炸药,炸药必须用油纸层层包裹,防止浸潮;第三,敢死队员乘坐的小划子,过江的时候,放在大船当中,等鬼子汽艇来了才冲出去。

当下计议妥当,黄端义自去挑选战士。挑好后,黄端义带着九名敢死队员,来团部报道。黄彬团长和政委紧紧握着敢死队员的手,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同志们,好好保重!”

五十五团出发了,在国民党上官云相的部队合围的前一刻,跳出了包围圈,开到江岸。一看,江面上,无为根据地果然派来许多条船,战士们不敢怠慢,一个个快速上船,相互帮助划起船来,如飞般向北岸划去。

刚到江心,从长江南北方向,各驶来一艘日军巡逻艇,突突地马达声,老远就传了过来。战士们紧张极了,拿枪的拿枪,划桨的划桨,恨不得长上翅膀,飞上对岸。

巡逻艇来得好快,隔了一段路,就迫不及待地架起机关枪,突突地扫射起来。巡逻艇上的鬼子,一个也没闲着,趴在甲板上,打着枪,扔着手雷。

顿时,新四军这边有的船就着了火,有的船连舱盖都打飞了,战士们毫无还手之力,民船颠簸厉害,连机枪都架不起来,机枪手只得抑在怀里还击,准头太小,造成了极大伤亡。江水都给血染红了。正在万分危急时刻,黄端义带着敢死队员,一南一北,奋力地划着小划子,直向小日本汽艇逼近。日本鬼子看见了,哈哈大笑,寻死的来了,且不打枪,直待小划子近了,方甩出手雷,把小划子炸个底儿朝天。

黄端义奋力地游着,游到巡逻艇背后,趁日军注意力全部对付前面新四军之际,攀住汽艇挂勾,一伸手,毅然拉响了怀里的炸药包,轰隆一声响,火光冲天,小日本汽艇漩了几个圈子,沉入江底。不一会儿,另一条汽艇也被炸沉了。

船队的威胁一除,新四军战士个个争先,操桨划向对岸。近了,近了,已到沙滩,战士们纷纷跳下船,涉水上岸。

团长黄彬乘坐的船留在最后,看看战士们下得差不多了,方准备靠岸,谁知此时,一艘日军炮艇开过来,几颗炮弹,一齐击中了船,黄彬和船上的战士全部牺牲。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