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横四海 第一章 血战百慕大 第六节 远航彼海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3/




看着章鱼不战而退,铁衣也不禁暗呼侥幸,而此时,小野干脆已经坐在甲板上,铁衣的通话器内传来小野粗重的呼吸声,“怎么样?受伤没有?”铁衣走过去,安慰地拍了拍小野的肩头。小野抬头感激的看了铁衣一眼,道,“没关系,多亏你来得及时,否则……”

铁衣笑了笑,虽然他知道小野看不见他的微笑,但他知道,战友情谊也就是在最危难的时候你出现在他身边,“如果能坚持,我们再勘查一下,好吗?”

小野站起身,点了点头,铁衣道,“这次我们一起行动,先看船尾。”小野点了点头,率先向前游去。

两人一路向船尾游去,与铁衣在船头部分看到的一样,所有船舱内物品摆放整齐统一,但却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两人一路勘查到船尾,并无特别发现,只好再向船头游去,因为船尾部分及船头一部分都已勘查过,所以两人潜泳速度加快,突然,铁衣被舱道角落一个发亮的物体吸引,双手一横,速度立时慢了下来,紧接着,头部向下一扎,右手已将那发亮物体拾了起来,仔细一下,是一枚银币,看着小野还在向前游,便随手将银币放入背包,追了上去。

两人继续在船头部分勘查,终于在船长舱中发现了一本航海日志,这是一本羊皮做的航海日志,封皮厚重,看来是羊皮包了金属物,上面有三行古文字,铁衣认真辨认,突然大悟,惊呼道,“这原来是一艘三千年前的海船。”

“三千年前?不可能吧?三千年前会有这么大的海船吗?”小野有些怀疑。

“小野,你来看这段文字,”说着,用手轻轻地指向航海日志扉页。接着道,“你看,日志扉页上的这段文字是‘以上帝的名义,受彼德三世差遣,爱德华·道格拉斯船长远航彼海之航海日志’。彼德三世是公元前700年前后执政于欧洲奥匈帝国的皇帝,如此算来,距今确有三千年了。”

小野想了想道,“奥匈帝国陆地远征英伦,却从没听说过海上远航的记载。”

铁衣听出小野语气中的怀疑,便从背包中摸出那枚银币,道,“也许这是一个佐证,但要经过分析才能知道,好了,我们将这本航海日志收拾回去。”

两人小心翼翼地将航海日志合上,小野将它平端起来,铁衣看了看四周,角落中有一个绘图夹,便取了来,放平,就在小野要将航海日志放在绘图夹上时,突然船身传来一阵振动,带动舱内海水激荡,小野身形不稳,航海日志脱落,铁衣眼明手快,但也只能眼看着航海日志在激荡的海水中片片分离,一条受惊的金枪鱼急着向舱外游去,正经过航海日志漂浮的海水,航海日志顿时便烟消云散,不留一点痕迹了,小野站稳身子,道歉道,“对不起,我……”

就在这时,船身传来更剧烈的振动,并伴随着有节奏的“呯呯”声响,铁衣忙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一把拉过小野,两人紧靠着舱板,不知道又有什么变故发生。


有节奏的“呯呯”声响愈来愈响,船身的振动也越来越大,小野看了看铁衣,便欲冲出船舱,铁衣忙拉住小野,伸手取出伞兵刀,在靠近响声的一侧船板上挖了下去,虽然木质坚硬,却不及现代技术合成钢的硬度,不一会,便在船板上挖了一个小洞。铁衣透过小洞向外望去,只见一大群足有百条以上的章鱼一起用触手有节奏推动着沉船,这群章鱼最大的触手有两米长,而最小的,触手也有一米长,蜂拥在一起,仿佛一片巨大的潜流。铁衣一惊,忙招呼小野来看,小野看了也不明就里,但明白如果此时冲出船舱,无论如何也斗不过章鱼群,只能沦为章鱼的食物了。

就在这时,突然传来一声轰鸣,铁衣忙凑到小洞位置向外望,发现原来是热动力潜水艇冲了过来,并向章鱼群发射了海底炸弹,章鱼不知何物,纷纷包围炸弹,却有十几条被炸得粉身碎骨,瞬时间,便有50余条章鱼向潜水艇冲了过来,而剩余的章鱼继续攻击沉船。就在铁衣观察外面战局时,小野狠狠的碰了他一下,他回身一看,只见一只大章鱼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触手向小野攻去。铁衣忙将小野拉在一边,挥动伞兵刀,双脚一登,向章鱼冲去。

船舱狭小,章鱼个头又大,只有头部有四只触手进到舱内,铁衣看准章鱼回旋不便,躲过章鱼触手,直冲到章鱼肚腹处,扬刀便向触手根部狠狠刺去,刺入后,迅速向下一划,一只章鱼触手便耷拉下来,只剩少许皮肉相联了。

“攻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小野赞到,而章鱼也退出船舱,在舱廊中虎视眈眈。铁衣笑笑道,“看来是我们打扰了章鱼们平静的生活,他们向我们报复来了。”说着,潜回小洞位置,继续向外观看,只见已有四五条章鱼附着在潜艇外壁,而死伤的章鱼数量在增加,便道,“再过一会,我想章鱼群的进攻就要结束了。”

果然,只一会功夫,章鱼群竟有秩序的向大海深处撤去,而守在舱廊中的大章鱼,亦顺着船中大洞,游回大海,铁衣看了一下形势,道,“我们回去吧!”两人便一前一后,向船外游去。

回到潜艇,特别搜救组成员忙问起事情经过,铁衣拿出银币,让莎丽进行分析,向大家讲述了发生在沉船中的事情,分析道,“看来,这群进攻我们的章鱼是有指挥的,而且这种指挥我不认为是动物的本能,大家看呢?”小野在这件事上最有发言权,惊魂未定地道,“怪不得如此有序,我也认为其背后一定有什么东西在指挥着他们,便他们仅仅是因为我们伤了那条章鱼便进攻我们吗?”

“长官,我们又有客人了,怎么办?”担任了望的南非海军航空兵少校希德普拉叫道,铁衣一看成像仪,果然,有更大的一群章鱼向潜艇蜂拥而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