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仙路 正文 第一一零章.

一览众山高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196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1962/[/size][/URL] 等罗必先催促师兄即赴深圳的电话打完,陆中原又叫来了周书华尹铭馨,一起询问与降头术施法时相关的问题.   果然不出所料,五天前,尹铭馨带孩子出门玩耍时,碰到一个陌生人,做出一副极喜欢原原的样子,以询问孩子的年龄开始搭话.说什么原原与他的孩子同年同月,毫无防备的尹铭馨自然报出儿子的生日,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1962/


等罗必先催促师兄即赴深圳的电话打完,陆中原又叫来了周书华尹铭馨,一起询问与降头术施法时相关的问题.

果然不出所料,五天前,尹铭馨带孩子出门玩耍时,碰到一个陌生人,做出一副极喜欢原原的样子,以询问孩子的年龄开始搭话.说什么原原与他的孩子同年同月,毫无防备的尹铭馨自然报出儿子的生日,在一副两个孩子生日完全相同的惊诧的样子中,又打听到了原原的确切生辰,最后又将家门所住地址方位都泄露出去.陌生人在拍拍原原的小脑袋后扬长而去.

‘你到医院去问问另几个病孩的父母,他们的孩子是不是都和原原一样,被人骗去了生辰八字与住宅地址方位.要有策略,不要让人以为你们是传播封建迷信的.‘

‘中原大哥,你是说......原原中了邪术?‘周书华很难相信这个,但尹铭馨经历复杂,坚信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周尹夫妇按陆中原的吩咐打听消息去了,陆中原以罗必先对降头术的一些了解,用自己元婴期的深湛修为,将元神用一缕柔和的真元带入原原体内,探查着降头术的根源.

一个小时后,陆中原出定醒来.人体何等复杂,以陆中原的修为,元神在一个孩子体内搜寻了一小时,也脸色发白.

‘发现什么没有?‘陆中原又没生命危险,远没到接受怜悯的时间.

‘原原头顶百汇附近有极细微的外来伤害,的确有元气外泄的迹象,很轻微难察,但决不是修真界最熟悉的灵元外泄,哎,各家有各家的门道,我弄不懂,不敢轻举妄动.是不是镇住百汇穴,先截断降术?‘

‘你觉得原原现在有生命危险吗?‘

‘这.....暂时应该没有,你的意思------‘

‘中原,铭馨的孩子当然和我们更亲,但我们不可能不救其他孩子.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斩草除根.我相信原原在一天之内不会有危险,有什么损失我们也能给他补回来.而金师兄答应我,无论如何在今晚前赶到.‘

‘斩草除根!‘陆中原闷哼一声.

不久之后,周尹夫妇回来了,他们找到自己孩子住过地医院,见到了七个孩子的父母亲人,现场证实大部分的孩子生辰八字与家居地域方位被人骗去.所谓病急乱投医,没这经历的家长也拿着电话询问知情亲友,最终结果是全部证实.所有的家长亲人脸色苍白,包括事关自家孩子才将信将疑的周书华.

一群人鬼鬼祟祟跑到医院花坛边,生活在一个最年青发达的城市,谈神神怪怪还是要避着点好.

‘周先生,您是不是有办法了?‘一个心急的家长.

‘应该是有办法,我爱人的几个亲戚来了.‘周书华觉得妻子更有发言权.

‘是啊!我原来得了绝症,比我们孩子的病情重多了,所有医院就差直接说让我在家等死,但给我亲戚一个星期治好了.‘尹铭馨长话短说.

‘是啊是啊!我爱人那几个亲戚是真正的奇人,在我们家乡是人人都知道的.‘周书华以为妻子做证来宽众人之心.

各位家长不敢全信,但夫妇二人也没求别人相信,但同病相怜,给别人一个希望为好.所以也没多说,留了联系方式就回来了.

‘嗯,的确该安安人心,没多说就好,歇着去吧!我们请的人大慨晚上到,不用担心.‘陆中原支走二人......

下午四点半,罗必先的师兄金文波来电,将搭乘五点多的班机,晚上七点五分抵深.闲话不叙,风驰电掣的汽车七点半就将金文波接到家,小周原立刻接受了诊断.

砰----,一声巨响,诊断完毕的金文波一拳将身边一张小桌砸碎,气怒的颤抖中满脸狰狞.陆中原赶忙当门拦住想看究竟的姚阿姨与其女儿女婿,让他们不用挂心.

‘夺福降,竟是夺福降,该杀.找到那些畜牲,一个不留,这样灭绝人性,怎能让它们活着离开,天涯海角都要追杀.‘

‘那我们立刻去宰畜牲.‘刘日明腾身站了起来.

发了一顿脾气的金文波平静了些:‘不急,这夺福降还要两天才能告成,那帮畜牲还正在施法,我先告诉你们怎么追踪过去.‘

‘师兄,这夺福浆是怎么回事?另您这般暴怒.‘

‘夺福降,顾名思义,就是抢人福缘的降头术.我们知道,丹田是气海,印堂是灵识海,后脑风府是灵元海,而修真界并不很注意,其实却开发极多的缘海就在百汇周围.常人听起来自然是认为我在宣扬迷信了,但人之福禄寿三缘就在缘海.与人之其它奥妙一样,人明明能力拔千均,但只能使出百斤之力,大脑利用只有几十分之一,而福禄寿缘也是一般,常人也只能得到极小一部分.而这夺福降即是强行破开缘海,夺人福份.可这福禄寿缘是紧密相联的,有福缘自然少不了金钱寿命.钱财且不说,夺福降却是能要人命的厄降.而且这夺福降主要是伤害年幼的孩子,更是罪不容诛.‘

‘师兄估计是哪方势力所为?‘

‘不可能是本土巫教,除非他们想被灭门,否则做不出此等恶行.最可能的是东南亚一带的降头师.‘

‘只要是那边的猴子,先把来到这儿的全部干掉,有机会老子一定杀上它们老巢.‘刘日明怒火勃发.

‘缘海被破有什么伤害?‘

‘夺福降再怎么邪恶,也不可毁掉缘海,否则福缘四散如洪水一般,怎么收集.可恶可杀的是其如吸人骨髓一样恶毒.只要在其得手前破去降头,受害人如果损失不大也没什么.只是将来时,常有贵人相助,但缘分却来得快去得快,不知该算好算坏.至于这个孩子吗,有你们将他当做亲人,等中原修为再进一步,自能替他补上缘海之伤.降头术自有一套观人之法,你们几个也是这孩子福缘深厚的原由之一.什么是福,各有所论,但自小就有几个修真之人维护,肯定也是福缘之一了.好了,大致跟你们说说下降之辈的可杀之道,到时不要容情.来,我告诉你们怎么找到下降者.我来的匆忙,无法带齐器具,靠你们自己了,以中原的修为足够找准方位了.

中原,一会儿你元神出窍,仔细观察孩子的百汇稍左半厘米处,有一道极细的紫气逸出,金色代表寿缘,银色是禄缘,人说紫气东来,紫色即代表福缘,没有福缘,禄寿两缘就成了水中之月.你元神锁住紫气之后,跟着它走就能找到目的地了,比我这少修道法的师兄弄一堆法器捣鼓要快的多.所以,我就不费心了,在这里给这孩子调理调理.‘

‘多谢指点,此后不用金师兄操心了.‘

知道所以然,剩下的对修真者而言就简单了.要找什么,形式颜色方位全知,陆中原元神出窍,灵觉探视中,很快有了结果.留一丝神念缠住福缘紫气后,元神归位.

‘书华,准备一辆车,我们出去一趟,这位金大哥留在这里,给原原调理一下,你放心,原原马上没事了.‘陆中原叫来周说华吩咐着.

‘陆哥,我叫铭馨和岳母招待金先生,我开车送你们.‘周书华十分万分想跟着陆中原去看看.

‘你还是被去了,你应该猜着几分,不过有些东西你不看最好,有一定危险存在.‘

‘中原大哥,您让书华去吧!我想知道怎么回事.‘尹铭馨现在肯定是有人害自己孩子,坚持让丈夫看看仇人,或者说看看仇人怎么死在终生崇敬的陆大哥手上.

‘那好吧!但要一切听我的.‘陆中原懒得多说,他们夫妻并不是不知道一点自己等人的事,去了也没大碍.

上了车,陆中原直接手一指,周书华心领神会,按陆中原所指方向前进.左拐右拐直行快慢,陆中原像在深圳住了几十年一般,毫不迟疑的指正方位.

十几公里后,车竟开到了与香港隔海相望的南山脚下.他们来的这方向还是市区,一条宽阔的马路,过路还有几百米依山下缓坡而建的建筑.陆中原等人在公路边下了车,拍拍周书华肩膀:‘书华,你还是回去吧!我们要上山,不可能等着你.‘

‘陆哥,我知道肯定跟不上你们,我就不给你们添麻烦,但我一定要在这儿等你们回来一起回家.‘周书华神色坚决.

点点头,陆中原什么也没说,转身上山.

穿过建筑群,山势陡峭起来,没人没建筑了.四人如四只大鸟朝山上飞去......

----------------

南山倒是不大也不高,但藏几个人想不让找着还是蛮简单的.但那是说常人,碰上修真者只能另当别论,除非你比修真者修为更高,能掐断神念跟踪搜索.

四人越过前山来到后山,远方,香港国际机场灯火闪闪,飞机起降频繁,但四人无心赏景,一心找到恶人藏身之处.

南山上是有一些建筑的,但除了山顶的军方设施,山腰周围也有一些破烂荒废建筑.陆中原已锁定了地势隐蔽的其中之一,这帮畜牲算是能吃点苦的.哎,怎么也打斗声,有人比我们先到么?

与同伴示意一下,一起摸上前去.不是怕了谁,是想着,如果正方能解决问题,就不出头露面了.要是反方占了上风,再看我们的手段.

嗯,靠近到十几米了还没人察觉,没有真元波动,都是普通人,MD,哪儿来的杂种这么大胆,敢来中国找死.探头一望,果然是东南亚猴子,又黑又瘦,一共六个.四个在收拾东西,想来是准备逃跑,脑袋还没给屎塞满.另两个正奸笑声声,指指点点,嘿,竟还会点九流阵法,配上巫术,满像那么回事儿.阵中,困着......应该都是警察吧!只是有两个便衣.正在全神贯注,紧张防备着.

陆中原暗自点头,警队中还是有很多人才,应该注意到了几十个小孩莫名其妙的病状,靠着过硬的专业素质,这不,比我们还早找对地头.

被阵势困住,也没有慌乱,紧张而镇定.不错不错,全国警察都能这样,还有几个罪犯敢翻天?

别等了,不能让这么优秀的警务人员有损失,早点干死那几个王八羔子咱早溜.最急的刘日明身形一长,就准备出手.却被陆中原一把拉住,朝左右呶了呶嘴.刘日明不明所以中,右边一块山石后一声长笑传来:‘;中原师兄,有事小的服其劳,这几个兔崽子,不劳您大驾,交给剑侠师弟我吧!‘;笑声中,一个剑眉星目的青年显出身来,正是一同远征非洲的峨眉新秀赵剑侠.

‘好啊!赵师弟,我是没意见,就怕刘日明与暴师兄不答应.‘陆中原起身答道.

‘没错,这几个兔崽子交给我最好不过.所谓恶人要靠恶人磨,咱们几个人中,最恶的非我莫属.‘右边,暴风起慢慢走出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