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腾飞 第一部分 第2章

双剑 收藏 2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011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0115/[/size][/URL] 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来到了古代,我敢肯定是清代(现在还不知道是那年)和以前电视里演的一样男的都有辫子。我还成了婴儿,这几天我想了很多,终于想明白了,那就是什么也不想了,古人云:及来之着安之。什么伟大理想,什么远大的抱负,找小日本报仇,都等以后在说吧,我现在还是个婴儿这些都要等到我长大再说。我看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0115/


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来到了古代,我敢肯定是清代(现在还不知道是那年)和以前电视里演的一样男的都有辫子。我还成了婴儿,这几天我想了很多,终于想明白了,那就是什么也不想了,古人云:及来之着安之。什么伟大理想,什么远大的抱负,找小日本报仇,都等以后在说吧,我现在还是个婴儿这些都要等到我长大再说。我看我现在这个家的条件很是不错呀,光侍侯我的丫鬟就有6—8个,看来家里很有钱,看来我要好好利用下。


光绪十三年(1887年),我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3年了,也就是说我现在3岁了

在这3年里,我知道了我生于光绪十年(1884年)我的名字叫杨翔字少鹏我现在的家在吉林海龙镇,海龙镇背靠辉发河面对长白山,山里的皮货,木材,药材从这里流向长春,奉天。


我家更是海龙镇第一家,我家靠经营木材发家,经过几代已经成为巨富之家,不但有地几千顷,牧场,山林多处,还在长春,哈尔滨,奉天甚至在直隶山东有店铺几十家。


我家到我这代已经是3代单传了,所以家里对我可是关怀背侄,百依百顺。为了我以后能好好的继承祖业,3岁的时候就给我请了个先生教我读书识字,在我7岁的时候家里在我强烈要求下辞了先生,先生留下句“孺子不可教也”便走了。还好家里认为能看懂帐本,不是睁眼瞎就好(不是我不想学,我是不想被封建思想毒害)。


我7岁时便跟着家里的护院教头张怀润学习武术,这个张怀润是当年和他父亲要饭时被我爷爷收留的,他和他父亲都有一身好武艺,他的俩个儿子张德文张德武年龄比我稍大是我小时侯的玩伴。

就这样我7岁开始白天练武,晚上就看我让管家在直隶山东的铺里买回来的英文,德文的书大多是关于机械,军事的。我把这些书都翻译过来,让德文和德武没事就看,我还教他们俩个学习了德语,因为我知道要想在这个乱世中生存,崛起靠我一个人是不行的。


一缕初夏的阳光照在我的脸上,桌子上的英国闹钟响了12下,我躺在舒适的床上慢慢的醒来。昨天晚上翻译一本德语关于军事的书一直到天放亮,又练了趟拳才睡,睡时已经5点多了。现在已经是1900年了,我来到这个世界已是16个年头了,我现在身高有1米80左右,由于长期练武的关系我的身体很强壮,用句现代的话来说就是我的体形很健美。

我正躺在床上想着事情,就听到窗下有人在说话。“小菊,你说我们家少爷是个什么样的人”。

“这个我可说不好,春兰姐那你说少爷又是什么样的人呢”?

“小菊你说说外面的人都是怎么说少爷的?”

“镇上说少爷什么的都有,我出去买东西时听到大家说少爷是白痴”。

“小菊我看少爷才不是白痴呢,少爷每天看那么多的书,是有大学问的人怎么会是白痴呢”。

“春兰姐,我看少爷也是有学问的人,可我听家里的人说少爷从少到大就没出过几次门。”

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有人说“春兰,秋菊看看少爷起来没有,老太爷和夫人找少爷有重要的事,让少爷去前厅。

“是德武吗?爷爷和我娘找我有什么事,你知道吗?”我在屋里问到。

“少爷这个。。。您还是快去吧”

我一听他说的话就知道家里出事了,赶紧起来洗蔌下就跟德武去前厅,在路上我边走边想家里出什么事了呢?以前家里不管有什么事都不会找我的。想着来到了前厅。

我看爷爷和我娘都在就要上去请安,我还没说话我娘就过来跟我说“翔儿呀,你赶快让春兰帮你收拾下,带德文,德武和继刚(管家杨富的儿子)他们去奉天你舅舅那去。”

“娘出什么事了?让我去舅舅。。。”

“儿呀,不要问了快点去收拾去吧。”我还没有把话说完,我娘就急着吹我。

“少爷你是不知道呀,胡子要来我们家了”这时候管家杨富对我说。

“胡子”我从史书上知道,清末民初,“匪患”是压在东三省老百姓头上几座大山之一。土匪,在东北地区称为“胡子”、“胡匪”。关于这些叫法的来历,传说不一,有人说“胡子”之称起于明代,当时汉人称北方夷族为“胡儿”。夷族常越界南侵掳掠,后来便沿袭称强盗为“胡子”;也有人说盗匪抢劫时戴面具挂红胡须以遮耳目;还有人说,俄国老毛子经常越过边界烧杀抢掠,俄国人常留大胡子,久而久之,中国的土匪也就跟着沾了胡子的光。总之,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但东北土匪活动猖獗却以明末袁崇焕设计诱捕诛杀毛文龙后的溃散军队为肇端,此后,军队的溃兵散卒、地方上的地痞恶棍结伙成盗,占山聚众,遂成各据山头草莽的匪帮。土匪凶狠残暴,任意抢劫杀戮,百姓深受兵匪、官匪、土豪、恶霸几重压迫,无异于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我听杨富说我知道了这次要来的土匪是卧虎岭,以镇山虎为首的一伙土匪大约有300多人,以前也来抢过我们家几回都没占到什么便宜就被打回去了。这次他们趁我父亲带走家里大部分保镖去大连提货家里人少,想来捡便宜。


“爷爷娘你们不要急,富叔你把家里的保镖和家丁叫他们拿着武器都到前院来。”

不一会大家到齐了,我看了下大约有100多人,武器大部分都是大刀,长矛还有就是单发的前装长枪和短枪,在我眼里这些都是古董,要是靠这些武器和土匪打肯定是不行的。

“家里就有这些武器吗?我问到。

“少爷家里还有枪呀,有枪呀,是老爷头半年从济南买来的,本来是要卖给巡防营的,后来巡防营买了周老板的货。枪就放在后院的仓库里。”这个时候继刚抢着说。

我听到有从济南买来的枪眼睛就一亮,带着德文德武让继刚带路去仓库。到了仓库点了下枪数,好家伙有毛瑟步枪300支,手枪20把(就是我们长说的"驳壳枪"、"盒子炮")还有2挺马克沁重机枪,最吓人的还有一门75mm克虏伯行营炮。子弹方面有步枪子弹无数,手枪子弹10箱,机枪子弹40箱,炮弹10箱。呵呵够装备一个营的了。

看完枪我回到前厅进屋我就说:“爷爷娘你们放心吧。我肯定让这些土匪有来无回。”

我说完话屋里一下静了下来,大家都用惊异的目光看着我。

“翔儿呀,能行吗?我们才100多人,胡子有300多呀。”我娘对我说。

我没说话四下看了一圈,一看德文德武在那愈愈欲是,最后我把目光停留在爷爷身上。

“爷爷。。。”

“好,从现在开始家里的一切事都听你们少爷安排”爷爷一墩手的拐杖站起来说。

我从仓库里拿了100支步枪分给大家,我和德文德武每人2把手枪。我又让留在家的保镖头姚彪带几个人去侦察土匪的情况,让继刚把家里的人都安顿在东院带几个家人保护,最后我说:“德文德武跟我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