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利芒 上部 南国烽烟 043 【聚餐】

longshenjihua 收藏 4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size][/URL] 大食堂里,几十张桌子分成三行排开,桌上杯盘碗盏齐备,有红亮亮的湖南红烧肉,有云南特产过桥米线,有散发着辣椒香味的四川回锅肉……还有白酒! 不用说,这样的酒席在一九七九年七月三十一日是绝对的丰盛! 郑尚武呆住了,学员们呆住了。尽管口水在大量分泌,面对这样的“伙食”,他们还是感到分外的困惑。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6/


大食堂里,几十张桌子分成三行排开,桌上杯盘碗盏齐备,有红亮亮的湖南红烧肉,有云南特产过桥米线,有散发着辣椒香味的四川回锅肉……还有白酒!

不用说,这样的酒席在一九七九年七月三十一日是绝对的丰盛!

郑尚武呆住了,学员们呆住了。尽管口水在大量分泌,面对这样的“伙食”,他们还是感到分外的困惑。就算是当初的出征酒,也没这么气派、这么正式。

六百多人端坐着,看看桌上的酒菜,看看对面的人,大眼看过看小眼,谁都没有动手,也没有人说话。

“都有了,立正!”

庞子坤随着马宏发出的口令声走进食堂,对眼中一片绿色的身影极为满意。带着略微露出的会心笑容和故意摆出来的威严,他走到首席边,摆摆手。

“请坐下。”口令声再次响起,学员们纷纷就坐。

庞子坤的眼光扫视一圈后,打消了请郑尚武到首席来的想法。他不想给学员郑尚武以特殊待遇,以免造成他今后学习生活中的困扰,基层干部还是要待在基层才能发光发热!当然,上面招呼下来的一些事情,还是要给这位学员开方便之门的。

“同志们!明天,就是人民军队的建军节,在建军节前夕,军区步校迎来了她最特殊的一批轮训学员,可以说是双喜临门呐。所以摆出这么一桌子酒菜来,一是庆祝伟大的人民军队的生日,二是代表军校、代表军事教育系统的所有军人,向在前线浴血奋战的战友们,敬礼!”

庞子坤简短地说完,行了一个端正威严的军礼。

学员们再次起立敬礼。

“安排这个特殊的欢迎新学员仪式,原本是想给同志们一个惊喜。未曾想到,反而是同志们给了我和学校教员一个巨大的惊喜!你们的行为,有力地反击了目前社会上某些人的谬论!中国人民解放军,依然是一支纪律严明、威武善战的雄师。没有人天生会打仗,没有人生来就有危机意识、忧患意识。无论是老百姓还是军人都要学习,学习生活、学习战争。今天,我非常高兴地看到,一群经过血与火锤炼的年轻一代军人走进军校大门,明天,我希望看到从这个大门,走出去的是一批崭新的共和国军人!中国的利剑,将因为你们而焕发光芒!”

大食堂里,爆发出学员们发自内心的热烈掌声。

庞子坤完全有资格,也充满激情地说出这番鼓舞军心的话。他是老八路、老解放、老志愿军,五五年的大校、六一年的少将。他喜欢这批学员,他能从学员们身上看到和平时期、动乱时期的军人身上不具备的东西——血性!

掌声稍退,庞子坤举手示意后朗声道:“明天就是五百万中国军人的节日,今天的晚饭,就不讲什么规矩了。军校条件有限,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咱们做不到,可欢欢喜喜过建军节,还是能成的嘛!我提议,开动之前用军歌表示对我们军队的热爱和祝福!向前向前向前,唱!”

郑尚武血脉沸腾地大声高唱,将一个人只算微末的声音汇入群体的声音中,激发出强大的、震慑人心的力量。他看到,军帽下露出花白鬓发的老将军用有力的动作打着拍子。他能从将军的动作中看出,一名老革命军人对祖国和军队的热爱。

歌后,庞子坤拉了轮训大队长马宏和政治教导员杜平,一桌桌地敬酒,拉开大食堂里人声鼎沸、大吃大喝的帷幕。若是平时,吃饭是不能说话的。

段玉成故意坐到一班桌子上,他已经感觉出“一级战斗英雄”确实名不虚传,是典型的兵头儿。要带好三中队,中队长同志还得尽快跟兵头儿交流交流。他还没来得及说话,庞子坤来了。

“三中队一班,请坐。”庞子坤示意学员们坐下后道:“今天的表现很突出嘛,同志们,谁是郑尚武?”其实,他早在军区大礼堂里就见过郑尚武了。

“到!”郑尚武马上站起来,立正。

“请坐,现在没有上级和下级,只有老军人和年轻军人,都是军人,过节嘛,随意一些。”庞子坤将郑尚武按回座位,又道:“今天你们一班给大家上了一课,很生动啊!中国自古以来就是礼仪之邦,人民军队是仁义之师,似乎一切都要如谦谦君子一般文绉绉的才好。我看未必,事实证明这话有问题。军人有军人特殊的责任,就应该有自己独特的气质。仁义之师只是一个方面,是对待朋友的态度,是给别人看的形象;另一个方面,我们的军队应该成为真正的虎狼之师!只有勇猛无畏的军队,善于学习进步的军队,才能真正威慑敌国,保障和平!因此我说,和平年代的军人,应该比战争年代的军人更重视对军人气质的凝炼。”

“首长,您看这是聚餐……”杜平在一旁小声地提醒着。

庞子坤一愣,失笑道:“对,对,刚才不是说了嘛,聚餐,聚餐!我这人就是太急!”

郑尚武听出了一点味道。

是什么让身经百战的老将军着急?一个将军在什么情况下会着急?会瞬间忘掉刚才所说“放松,尽兴”的话,对部下语重心长地提起军人的责任、军人气质的修炼。

他联系起河口之行的所见,战争并不遥远的概念就跃然而现。联系到老将军的着急,我们的军队并没有做好战争准备的结论,再次出现。试想,拥有一支虎狼之师的将军,会在邻国的战争威胁面前着急吗?不会!

庞子坤走后,郑尚武将自己刚才的想法小声说了说,饭桌上的气氛顿时凝重起来。经历过实战的学员们,都认同郑尚武的猜测,也明白部队还存在一些问题。更重要的是,他们觉得自己肩上的军人责任更重了!

“班长,喝酒!你可是享受正营待遇的干部,你没来的时候,大伙儿还商量着要你请喝酒呢。这不,军校给代请了,来。喝酒,为牺牲的兄弟,为还活着的兄弟,为刚才首长的话和我们的未来,喝!”辛晋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却没有理会旁边的中队长,直接端起酒杯找郑尚武干杯。

段玉成脸上带着微笑看着两人干杯,心里颇为酸楚。

出身军事学院教育系的他没有立即得到学员的认可,受专读班尊敬的段教员转任轮训大队中队长,缺乏在野战部队磨练出来的气质,那种跟战士见面就能相互吸引的气质。

郑尚武的酒杯在跟辛晋的酒杯相碰前,突然转变方向。

“中队长,今后咱们就是你的兵。这酒,我和辛晋代表一班敬您!”

辛晋一听也递过酒杯,其他人也纷纷端起酒杯站起来,敬向段玉成。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