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和谐录 明倭之战 第六节 北京保卫战(中)

天目飞龙 收藏 5 1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size][/URL] “李明亮,传令下去,打开城门将城外百姓接进城中,要快”。 当城外的倭军退兵之后,段天豪果断地下令开城救人。 “末将得令”,李明亮立即领命而去。 随着长长的“吱嘎”声响起,宣武门内冲出了数千明军,到达护城河岸之后立即分成了两拨,一拨蹲在河沿负责接应,另一拨明军则毫不犹豫地跳入了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839/


“李明亮,传令下去,打开城门将城外百姓接进城中,要快”。


当城外的倭军退兵之后,段天豪果断地下令开城救人。


“末将得令”,李明亮立即领命而去。


随着长长的“吱嘎”声响起,宣武门内冲出了数千明军,到达护城河岸之后立即分成了两拨,一拨蹲在河沿负责接应,另一拨明军则毫不犹豫地跳入了河水之中,奋力朝着对岸泅去,倭军搭建的浮桥还在熊熊燃烧,替水中的明军将士驱散了部份秋天的寒气,爬上南岸后的明军

背起河沿的百姓快速地渡了过护城河,交给负责接应的明军士兵,然后又返回南岸再次救人。


城头上段天豪的脸色异常悲愤,刚刚接到从德胜门传来的消息,松井根所部在撤退的时候将城外的上千百姓全部杀死,老弱妇孺无一幸免,无辜百姓的鲜血将护城河都染红了。


“畜生”,段天豪揎拳捋袖骂得怒目切齿,此时他恨不得立即率军杀出北京城,将城外的倭军碎尸万段。


自古逢秋悲寂寥,已是中秋时节,但此时的北京城却没有丝毫佳节的气息,瑟瑟骤起的秋风带来了无尽的凄凉与悲壮,就连空中南飞的大雁也齐声发出了阵阵如泣如诉的悲鸣。


八月十五的初战以倭军的退兵告一段落,整个作战过程持续的时间并不长,以炮声开始又以炮声结束,此战明军只伤亡了几十人,而倭军的伤亡则要大得多,德胜门和宣武门外留下了数百具倭军尸体,不过对于段天豪来说,虽然打退了倭军的进攻,但德胜门外那满地的百姓尸体让他触目惊心以至于悲愤填膺。


“八嘎”,山本十五恼羞成怒,不停地在十里外的营帐中发泄着心中的怒气。


松井根也是脸色凝重,不过他还算比较镇定,若有所失地饮尽了杯中酒后,松井根将山本十五劝坐了下来。


“山本君不用太生气,胜败乃兵家常事,一次小小的挫折算不了什么,最重要的是现在北京城仍然处于我们的包围之中,总有机会拿下的”,松井根劝慰道。


山本十五仍是余愠未平,喝了一杯闷酒之后,忍不住长叹了一声:“唉,松井君,看来你我都太低估了他们的战力,而且这次攻城的准备工作也太急躁了点,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没有那条护城河,我相信我们今天一定可以攻下北京城的”。


“哈哈,山本君,我没听错吧?你是水师大将,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一条小小的护城河竟然让你望而生畏了”,松井根笑了起来。


“松井君,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现在明朝各地的援军正在朝北京开来,如果不能及时地拿下北京城,义持将军是不会饶过你我的,我相信松井君不会不明白吧?”,山本十五的火气又上来了。


松井根:“山本君,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各路援军增援又能怎么样?围城打援的战法你不会不知道吧?象这种攻城之战,你我在国内都没有经历过,吃点小亏也在所难免,本来按我的想法,对于攻打坚固城池,就应该以围困为主,而后引诱城内守军出城迎战,将其消灭在野外,这才是上上之策,不过北京不一样,义持将军再三交待一定要攻占它,因为此中有着不可为外人道的深意,你明白吗?”。


山本十五凑了过来:“深意?我怎么不知道呢?”。


松井根的神色有些洋洋自得,“山本君,恕我现在不能坦承相告,等攻下北京城之后,你就明白了,眼下当务之急是想办法尽快打下来,至于明朝的各路援军你大可放心,一切都在义持将军的掌控之中,不怕他来,就怕他不来,来得越多,对于接下来的战事就越有利,你的明白?”。


山本十五沉思了许久之后,终于冽开了大嘴,笑容又重新浮上了脸庞,“哟西,我怎么忘了我们也有几十万的后援大军啊”。


老谋深算的松井根非常热衷于“围城打援”之策,此计他在山海关之战时就已经用过了,他的十万大军围住了只有五千明军驻守的山海关,本来想拿下来并非难事,不过根据足利义持的宏大计划,对于山海关采用了围而不攻的策略,诱使京畿一带的明军增援山海关,待增援部队到达之后,松井根便适时地发起了山海关战役,最终在关外将三万明军歼灭,然后挥兵入关直抵北京城下。


现在的情况其实也属于“围城打援”,只不过这是一次大手笔,八万倭军包围了北京城,后续登陆的二十多万倭军会同朝军组成了强大的阻援部队,在拿下了山东之后,近三十万朝倭联军便开始实施这一阻援策略,四处阻击各路意欲增援北京的明军,所有的一切都为松井根的北京之战创造了有利条件,而且至关重要的一点是,倭国必须尽最大可能地歼灭明军的有生力量,为日后的全面吞并中国创造条件,无疑包围北京是上佳之选。


象征着团圆的中秋之月挂起在苍穹之上,给大地洒下了一片清丽的光辉,明亮的月光照耀在北京城头,值更的明军将士们正三三两两地站在一起,迎着天上的一轮明月,互相倾诉着历年中秋的感受,不时地有士兵抬头仰望苍穹,在心里为自己和家人默默地祈福。


段天豪并没有回府与家人团聚,而是身披铠甲腰悬宝剑继续巡视在四面城墙上,远望着城外火光闪动的倭军大营,顺风传来了几阵听不懂的鸟语,段天豪的心情变得异常焦虑,秋风骤起,吹得城头的火把随风摇曳,段天豪紧了紧身上的战袍,缓步走在并不宽敞的城墙之上,不时地与向他行礼的官兵询问交谈着,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就在段天豪略微有些沉重的脚步声中悄悄地溜走了。


“大人,都过去一个月了,敌人好象是想困死我们啊”,李明亮颇为费解地说道。


自八月十五的初战之后,倭军没有对北京城发起过一次象样的攻击,除了团团包围之外,双方最多也只进行了几次炮战,而且每次都是以倭军火炮草草收场而告结束,几次炮战下来之后,倭军的火炮损失严重,能打响的火炮现在只剩下了不足五十门。


段天豪不太认同李明亮的话,沉吟片刻之后说道:“我觉得不象,倭军远道而来,粮草器具准备得并不充足,从目前的情势上看,倭军不象是要打一场围城之战,因为围而不攻对他们极为不利,你想想,以我们的实力,坚守个一年不成问题,倭军不可能会扬短避长,和我们比消耗,速战速决才是他们的真实意图,只是苦于没有攻城良策罢了,越是这种时候就越凶险,所以切不可掉以轻心”。


“是,大人”,李明亮回应道。


段天豪正欲吩咐一番,不料腹中涌起一股强烈的阵痛,疼得他冷汗直冒,连忙扶着垛墙坐了下来,他在拼命地揉着肚子,很久之后才稍稍有了些许的缓解。


“大人,您也是腹痛难忍吗?”,李明亮关切地问道。


段天豪点了点头,连说话的声音都小了许多:“是啊,是前几日才有的,本以为是天凉伤胃,不过服用了多副汤药之后仍未好转,怎么?难道你也这样?”。


李明亮:“是啊大人,卑职也是前几日开始的,不但是卑职,军中的大多数弟兄还有城内的百姓近段时间都出现了类似症状,大人难道没有发现这几天弟兄们明显消瘦了许多吗?”。


段天豪的眼睛慢慢地睁大了,他环顾了一下城头四周的守军将士,猛然间站了起来,一张张瘦屑的脸庞,还有一双双黯淡无光的眼神告诉他,这里面疑云重重,绝不是“天凉伤胃”那么简单。


“不好,是倭人下毒”,段天豪失声惊叫起来。


“下毒?大人,你是说他们。。。。。。”,李明亮大惊失色,正想继续发问,不料他也开始腹痛起来,用力地捂住腹部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


在两名士兵的搀扶下,段天豪被扶下了城墙,还没进府就一头栽倒在门槛里,家人惊慌失措,经过随军郎中的一番手忙脚乱的诊治之后,段天豪终于缓过了神,在他昏迷的时候,又有几十名守军士兵被抬进了军营。


“大意了,大意了,好歹毒的阴谋啊”,段天豪仰天长泣。


而此时北京城外的倭军大营里,松井根和山本十五正在推杯换盏,营帐里不时地传出奸诈的笑声,一副阴谋诡计得逞后的小人嘴脸。


自古北京缺水,所以为了满足城市的生活、生产、灌溉等需要,历代王朝的统治者都想尽办法建立稳定的城市供水系统,自秦汉以来,历朝历代都在不断地修缮北京城的供水体系,工程非常浩大。


三国时曹魏镇北将军刘靖引永定河水解决北京的水源问题,元代以前,北京城的水源主要依靠凿井汲取地下水和引用莲花池的地表水,元朝建都之后,迁移到了高梁河水系,又开挖了金水河,汇集玉泉山的数眼泉水,从西直门引入城中,流经宫苑注入太液池,专门作为皇城的饮用水源和宫苑用水,到了明朝初年,原有的供水系统遭到破坏或已然干涸,城中用水只能依赖玉泉山水汇集到翁山泊,下注至城内的积水潭,然后进行分流,一支入皇城流注三海,一支入通惠河济漕,所以玉泉山水成了明朝北京城的供水来源。


面对严阵以待的北京守军,还有固若金汤的坚固城池,松井根和山本十五为此头痛不已,为了尽早拿下北京城,两人在绞尽脑汁之后,想到了在水里下毒这一计策,在经过对玉泉山和翁山泊的实地勘查之后,松井根的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在此后的近半个月的时间里,上千倭军士兵利用夜深人静时分,频频地将用砒霜和断肠草制成的毒药投入玉泉山水之中,随着泉水流入城内,由于水势较大,倭军所投毒药被泉水稀释,初时并未达到效果,松井根又不失时机地加大了投放量,终于在进行了二十多天的秘密投毒之后,北京城内的守军和百姓出现了缓慢中毒的症状,在饮用了河水之后,中毒者无一例外地开始感觉腹痛,然后是浑身乏力,时间一久五脏六腑均会出现腐败症状,如果不能及早发现并得到有效的救治,最终都会因腹痛不止而死。


“快,备马,去王府”,段天豪不顾疼痛翻身下床,在家人的看护下直奔王府而去。


万幸的是王府的用水均取自于府内的一口深井,所以朱瞻基及王府的人并未出现中毒症状,段天豪长吁了一口气,急忙将倭军下毒一事作了禀报,朱瞻基及北京各部衙门作出了及时的反应,诏令全城停止使用玉泉山水,改用城内的几十眼安全的井水,同时派出大量工匠日夜开凿深井,以解城内的饮水危机。


倭军在水中下毒一事传开后,北京城所有药铺内的绿豆、甘草和金银花等解毒药被抢购一空,没有得到及时救治的军民开始出现大量死亡的情况,尤其是城内的两万多守军将士,虽然发现得还算及时,不过几乎每个人的身体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中毒症状,虽然死亡的将士并不多,不过这一次投毒事件却严重地削弱了守军的战斗力,北京城已是岌岌可危。


“他们要动手了,这帮畜生”,段天豪扶在垛墙上,看着城外忙忙碌碌的倭军大营,他预感到了大战将至,而且这应该是最后的决战了。


李明亮的双眼深深地凹陷了下去,这次中毒给他的身体造成了巨大的损害,连上城头都要停下来歇好几次,听见段天豪的话之后,李明亮上前扶住了段天豪,“放心吧大人,弟兄们就是死也要死在北京,末将保证绝对不会有一个逃亡的将士”。


段天豪动容地点了点头,拍了拍李明亮的肩膀说道:“李明亮,现在本官命令你,一旦城池被攻破,你立即带兵护卫长孙殿下逃出北京,找个安全的地方安顿下来,然后护送殿下安全地返回京城”。


“不,大人,此事你还是交给别人去做吧,末将愿与大人一起死守北京城,城在人在,城破人亡”,李明亮没有领命,他追随段天豪多年,很清楚段天豪的秉性和为人,而且他也一直以跟随段天豪这样的忠义之将为荣。


段天豪赞许地微微点头,忽而脸色一变,艰难地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令牌,慢慢地递向李明亮。


“大人,末将。。。。。。”,李明亮双膝跪地,泪水汪然而出。


段天豪此举等于下达军令,作为部属,断无拒绝之理,所以李明亮高举双手接过了令牌,但心里却是极不情愿,见段天豪并没有收回成命的意思,李明亮悲恸不已。


段天豪的脸上露出一丝非常勉强的笑容,他没有再说话,而是一手扶着垛墙,一手捂住腹部,慢慢地朝前走去,继续巡视北京城防,身后的李明亮手捧令牌长跪不起,看着步履蹒跚的段天豪,李明亮的英雄之泪一刻也没有停止过流淌。


“松井君,如果这次拿下北京城,你的功劳是最大的,相信义持将军一定会重重有赏”,山本十五竖起了大拇指。


对山本十五的恭维话,松井根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他抬眼遥望着远处的宣武门,还有城墙上晃动着的人影,沉重地叹了口气,“山本君,你切不可掉以轻心,虽然明军都已中毒,不过我相信这一仗并不好打,说不定又会是一个辽阳城啊”,松井根一想起辽阳之战就有些胆战心惊。


“辽阳?哦,这事我也听说了,松井君大可不必在意,正如义持将军所说的那样,只要攻占了中国,付出再大的代价那也是值得的,况且我不认为这场战会有多么困难,我相信只要一次攻击就可得手”,山本十五很不以为然地说道。


“但愿吧,只是但愿”,松井根仍然没有从辽阳之战的阴影中走出来。


城外的倭军在做着最后的攻城准备,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松井根命人打造了数以百计的攻城云梯和木制战车,为了确保一击得手,连箭头都淬上了毒液,他的一万多虎枪兵也得到了准备巷战的命令,整个倭军大营的临战气氛日益浓厚,为了渡过宽阔的护城河,松井根命人截断了翁山泊的水流,致使护城河的水位急速下降,等到水位降至膝盖以下时,最后的决战时刻来临了。


城内的明军也没有闲着,在段天豪的沉着指挥下,每一位只要还拿得动武器的明军将士都接到了死战的军令,火药、炮弹、弓箭、滚木、擂石等反攻城物资也准备得非常充分,同时为了弥补人员和战斗力的不足,年幼的朱瞻基下令停止了宫殿的营造,将两万多名军匠和民工组织起来,组成了一支反击的大军,城内的普通百姓也加入了守城的行列之中,军民同仇敌忾誓与北京共存亡。


永乐八年九月三十日,时间已进入了深秋时节,满地的落叶带来了无尽的沧桑和悲壮,呜咽的秋风刮起了阵阵黄尘,朝阳升起的时候,整个大地洒满了金黄色的光芒,这本来是一个令人愉悦的收获时节,可惜所有美好的一切都被城外的倭军破坏了,这是另类的收获季节,倭国欲将北京收入囊中,而明军则要让倭国拿生命来作为收获的代价。


随着松井根一声令下,八万倭军倾巢而出,这次松井根将主攻方向放在了宣武门一处,其余八门均是小规模的佯攻,近四万倭军集结在宣武门外,双方剑拔弩张,大战呈一触即发之势。


“鸭子给给”,松井根长刀一挥。


“轰,轰,轰。。。。。。”,倭军剩余的五十门火炮喷出了烈焰。


“开炮,开炮”,段天豪挥剑下令,但声音却有些微弱。


城上城下开始了新一轮的大规模炮战,这一次攻守双方谁都没有吝啬弹药,隆隆的炮声响彻了北京内外,大地在颤抖着,划过空中的炮弹发出了阵阵尖锐的呼啸,带着死亡的气息朝着对方扑面而去。


“大人,敌人攻上来了”。


段天豪的视野中出现了数千倭军的身影,他们推着上百部巨形战车,每一部战车的顶部都蒙上了厚实的木板和牛皮,十几名士兵躲在车下,朝着前方慢慢地推进,在战车的后面是上千名身负沙袋和门板的倭兵,当行至护城河沿时所有的战车都停了下来,倭军以战车为掩护朝着城头射箭,车里的虎枪兵也在频频开火压制城头的反击,后面的倭军不失时机地将土石沙袋丢进护城河中,很快便搭起了几条简易通道,第三梯队的倭军开始踏着这条简易的通道,抬着长长的云梯直奔城墙而来。


“放火箭”,段天豪喊道。


“嗖,嗖。。。。。。”,城头上飞下了无数的火箭,雨点般地射向了战车和浮桥。


这一次松井根吸取了教训,战前他刻意地将所有的木制器具事先在水里浸泡了两天,虽然份量上增加了不少,不过对于明军的火攻有了一定的防护能力,而且战车里也携带着灭火用的水囊,所以虽然有不少火箭中的,但短时间内还无法将其引燃。


“轰,轰,轰。。。。。。”,敌我双方的炮战还在继续,倭军丝毫不顾忌已攻至城下的士兵安危,还有拼命地朝着城头发射沉重的实心弹,有几枚失去准心的炮弹还砸在了己方的攻城队伍中,这从背后射来的炮弹引起了一些恐慌。


“神机营,上”,看着城下的倭军越聚越多,段天豪调来了五百神机营官兵。


“砰,砰。。。。。。”,城头上的神机铳开始倾泻着密集的铅弹,神机铳与弓弩合并使用,将城下的倭军前锋压制在了城墙的二十米开外。


攻守双方此时都不约而同地停止了炮战,这个时候城外已聚集了上万倭军,两军隔着不到百米的距离进行着猛烈的弓弩战,城上城下箭雨飞射,不时地有中箭的明军从城头跌落,而更多城外的倭军被放倒在地。


“虎枪兵上”,松井根的眼皮微微地跳了跳。


三千手持虎枪的倭军利用战车作掩体,与城头上的明军展开了一轮枪战,城外顿时枪声四起,虎枪兵的出现一度压制住了神机营的火力,渐渐地露出垛口的神机铳数量在减少,虎枪每分钟一发的射速占据了极大的优势,而神机铳打一发则需要近两分钟的时间,加上数量有限而且士兵又被倭军下毒,战至最后战场上只能听见砰砰作响的虎枪声。


十里之外的小山上,一身百姓装扮的吴亮端着望远镜,亲眼目睹了这一场极度惨烈的北京保卫战,看着城头上不时倒下而又前赴后继的明军将士,再看着城下蜂拥而至的倭军,特别是不可一世的虎枪兵,吴亮的手在颤抖着,泪水不止一次地模糊了他的视野,此时有一个班的侦察兵站在他的周围,正仔细聆听着战场上传来的震天杀声。


“中队长,我们杀过去吧”,武警战士抄起了AK47向吴亮请战。


这时的吴亮比任何一名战士都急于参战,不过职责和现实告诉他不能这么做,吴亮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有力的双手几乎快把望远镜给捏扁了,望着身边十名怒火中烧的战士,吴亮缓慢而又沉重地摇了摇头。


“首长会收拾这帮畜生的,我们走”,吴亮一跺脚走下了山坡。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