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腔热血为打赢奠基

rpdlb 收藏 0 8
导读: ——追记海后军港机场营房部海防工程处原处长刘向军   2007年9月10日凌晨,海后军港机场营房部海防工程处处长刘向军因劳累过度,倒在了他倾注满腔热血的岗位上,年仅37岁。消息传开,一封封唁电,从军港、机场、军营飞到北京。送行那天,原定300人参加,一下子来了700多人。现场,从将军到士兵,无不眼噙热泪。   “军人字典里,永远没有‘退却’” 白浪滔天的南中国海,见证了刘向军的忠诚,考验着他的意志。 16年前,刘向军毕业在即,他奋笔疾书,向学校领导力陈“海防一


——追记海后军港机场营房部海防工程处原处长刘向军

2007年9月10日凌晨,海后军港机场营房部海防工程处处长刘向军因劳累过度,倒在了他倾注满腔热血的岗位上,年仅37岁。消息传开,一封封唁电,从军港、机场、军营飞到北京。送行那天,原定300人参加,一下子来了700多人。现场,从将军到士兵,无不眼噙热泪。

“军人字典里,永远没有‘退却’”

白浪滔天的南中国海,见证了刘向军的忠诚,考验着他的意志。

16年前,刘向军毕业在即,他奋笔疾书,向学校领导力陈“海防一线需要我”的种种理由……刘向军如愿了,他被分到了负责西沙南沙建设的某工程指挥部,真正的海防第一线。

上南沙的第一天,台风挟着巨浪,猛烈地冲击着工棚,发出令人心惊肉跳的轰鸣,刘向军和民工们坐在工棚内,手中紧紧地抓着救生衣。台风过后,火辣辣的太阳又向他们发起了进攻。顶着烈日,刘向军带领民工扛水泥、挑碎石。

“不干了!”因为太艰苦,一些民工提出回去。4天后,运送建材的船来了,民工们抱着行李上了船。望着晒得又黑又瘦的刘向军,工程总指挥刘布良心软了:“你也回去吧,后方需要一个备料的!”刘向军坚决地摇了摇头:“军人字典里,永远没有‘退却’!”他转身拎起一把大锤就要走。

刘布良一把拉住他的手,惊奇地发现:这手与刘向军的年龄极不相称,手背,伤痕累累;手心,老茧重叠,像一把锉刀……

一天中午,台风突袭,码头工棚被掀翻。棚内存放着34吨水泥和其它物资,如果被雨水淋湿,直接影响施工进度。危急关头,刘向军二话没说,第一个冲向工棚,拉起帆布遮盖建材。

“不好!小艇要断缆了!”刘向军一个箭步跃向小艇。双脚刚落至小艇上,系着小艇的缆绳就“嘭”的一声断了。刘向军的身体随着小艇像荡秋千似的甩来甩去,稍有不慎,就可能摔到犬牙交错的礁石上。

“快抛钢缆!”刘向军大吼。接住钢缆,他死死地抓在手里……

历经一个多小时的努力,小艇脱缰的危险解除了,施工部队在南沙浅水区的运载工具保住了。刘向军双手却被钢缆勒得血肉模糊。

“战场建设质量全优,就是对我最好的奖赏”

2000年,因工作需要,刘向军被调到海后军港机场营房部海防工程处工作。

南沙某礁遍布羊角珊瑚,4个施工点分布在礁盘的四角。4个点走一遍需要近10个小时。刘向军每天一大早就带着干粮出发,踏着羊角珊瑚到各个点进行现场查验,天黑才回到指挥部。20天下来,他带来的4双钢板鞋全部磨破,不得不向战友和民工们借鞋穿。

某项工程一开工,刘向军盯着工程进度抓质量监控,先后56次到现场检查督导。工程竣工验收时,专家们评价该工程填补了25项国内工程技术空白。大家把刘向军团团围住:“向军你功不可没,应该给你记功!”刘向军舒心地笑了:“立功就免了,战场建设质量全优,就是对我最好的奖赏!”

这是一次工程验收,刘向军陪同总部工作组。让人没想到的是:一路下来,刘向军竟“胳膊肘向外拐”,一会提示工作组这没验到,一会提醒工作组那要注意……

有人拉他袖子:“万一验出问题,你就不怕查找你的责任?”

刘向军说:“怕,但又不怕!老想自己的得失就怕,多想肩负的使命就不怕!让工作组全面验收,既是对上级负责,更是对战斗力负责!”在他的建议下,工作组在计划验收的项目之外,增加了8个项目,验收时间增加了2天。

“与其躺着活5年,不如豁出命来干一年”

2005年国庆长假,长期忙碌的刘向军破天荒答应妻子回老家。10月1日上午,全家人高高兴兴地踏上了开往抚顺的火车。

“到了!到了!再过两个小时就到家了!”刘向军高兴得像孩子似的。这时,手机响了。接完电话,他愧疚地对妻子说:“部里有事,我得马上回去!”

刘向军中途下车返京,这是他惟一一次打算休长假,却没有休成。

2006年初,刘向军经常夜间流鼻血,部领导几次安排他住院,同事和家属反复劝他到医院去查一查,他怕耽误工作,一拖再拖。

2006年3月20日,刘向军发高烧,部领导硬是把他送到了医院。主治医生刘向群告诉他,病情已经很严重,肝部也开始硬化,要他注意休息。

刘向军依旧刚强,内心的波澜谁也没有察觉。他悄然在笔记本电脑上写下:“不能延伸生命的长度,但我可以改变生命的宽度、厚度,与其躺着活5年,不如豁出命来干一年……”

他要求出院,医生拒绝了。一连几天,他强打精神,装着没事儿似的对医生说:“我感觉好多了!”医生对他观察几天后,以为病情稳住了,开了一些药,就让他出院了。

有人劝他:“你这是何苦啊!”刘向军说:“时不我待啊!能往前抢一天是一天!”

“假如有来生,我依然选择万里海防线”

2007年8月22日,南国某军港,海军在此召开某项工程总结表彰大会。

刘向军来了,他明显比以前黑了、瘦了。

登台领奖后,刘向军没有立即返京。某洞库返潮和排水问题让他放心不下:“工程直接关系到战斗力,绝不可留下一丝隐患,洞库存在的问题解决不完我不走!”

8月25日,刘向军走进洞库查看现场。在洞壁与山体岩石的夹缝中,一片漆黑。他顺着管线通道一点一点地爬,一寸一寸地摸,直到将冷却循环水管道系统全部摸遍。

出来时,他脸色蜡黄、嘴唇青紫、呼吸急促,大家劝他休息,他却踉跄着准备去钻通风管道,向上攀了几步,鼻孔就流出鲜血,被大家硬架了出来。

两天后,刘向军又一次不顾大家劝阻,钻进洞库,挣扎着摸上爬下整整一个下午。终于,洞内返潮的原因被他查明:山体泉水中碳酸钙凝集阻塞了过滤水道……

8月27日,刘向军发着低烧,浑身被虚汗湿透,他拖着病体主持召开论证会。经专家会诊,解决洞库通风降湿方案拿出来了。

返回北京后,刘向军依然几乎每天加班。当他把自己起草的《海军战备工程综合保障效能评估》等5份重要文案送到部领导的案头时,部领导禁不住赞叹:“好快呀!”

9月9日是星期天,刘向军像往常一样到办公室加班。中午妻子打电话催他回家吃饭,他对妻子说:“我正在处理急件,午饭请驾驶员送过来吧。”

下午,妻子又来电话:“儿子发烧了,哭着要找你!”刘向军说:“我正忙得脱不开身,你先哄哄!”

晚上8点左右,刘向军才回到家。岳父说:孩子已送到门诊部了,高烧39.2℃。刘向军匆匆赶到门诊部,妻子长叹一声:“你总算来了!”刘向军吻了吻孩子滚烫的额头,泪水在眼里直打转转。走出输液室,他又走进办公室。

晚上10点左右,刘向军的头突然剧痛。10日凌晨1时许,头痛折磨得刘向军再也受不了,他吃力地给营建办副主任李志打电话,声音断断续续:“老李……我身体……不好……你到办公室来帮……帮我一下!”

李志以最快的速度送刘向军去医院。路上,刘向军开始大口大口地吐血。医生诊断为肝硬化失代偿期,食管胃底静脉曲张破裂出血……

在抢救过程中,刘向军从昏迷中醒来,对着闻讯赶来的战友说:“处里的事很多,你们赶紧回去吧。”

2007年9月10日17时28分,刘向军永远离开了他执著热爱的工作岗位。

整理遗物,战友们看到刘向军生前最后一篇日记上写着:“假如有来生,我依然选择万里海防线……”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