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十四章 在参谋学院的日子里 第四节

wanglong6410 收藏 5 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参谋学院的生活是紧张而充实的。早六时起床,学员们按班级整队出早操,进行5公里轻装越野跑步。然后早餐,上午由学院老师授课。由于学生来源复杂,军阶年龄相差悬殊,授课方式完全不同于别的军校,采取的是一种讨论式教学,学生可以在教员讲述时举手打断教员的论述,而谈出你自己的观点。学生之间更是经常展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参谋学院的生活是紧张而充实的。早六时起床,学员们按班级整队出早操,进行5公里轻装越野跑步。然后早餐,上午由学院老师授课。由于学生来源复杂,军阶年龄相差悬殊,授课方式完全不同于别的军校,采取的是一种讨论式教学,学生可以在教员讲述时举手打断教员的论述,而谈出你自己的观点。学生之间更是经常展开争论。下午有两种课,一种类似于实习,比如装甲兵系,就乘车到野外的试验场登上坦克或者自行火炮、装甲运兵车等武器,实地验证或学习讲过的知识。另外,常常有战史战例讲解,参加的不一定是本系学员,外系的可以来,也可以到外系去。这种讲座式教学一般都提前贴出公告,感兴趣的学员就提前到预定的场所占个位子。讲座常常由于激烈的争论而变成吵架。学院领导,那些挂着中将以上军衔的将军们也参加讨论,但一般只听,不发表看法。这种争论,也是学员的成绩之一,如果你从来不在任何场合发表个人的看法,毕业很可能会不及格的。至于学员,无论你原来的军衔有多高,在学院都是普通的学生,穿着一样的军服,吃着一样的伙食。除了军饷不同,没有其他差别。

这种独特的校风让龙行健大开眼界。

装甲兵系基础班共有21人,都是校级军官。这个班是去年秋季招收的,目的是培养装甲师师级指挥员。班长叫石泽伟,是从第6集团军来的一个上校团长,其余学员都是出身装甲兵,只有龙行健这个晚来的学员出身步兵。班里的学员对龙行健并不陌生,《征服者》报连篇累牍的报道早让大家知道了这个皇帝亲自授衔、亲自授勋的不到20岁的中校。大家猜测龙行健绝对是大有来头的人,不能以常理揣度。一段时间里,龙行健颇感孤立。

但龙行健很快沉缅于紧张的学习中。参谋学院拥有全军最好的战略战术理论专家,这批教员也许不具备实际指挥战役战斗的能力,但在理论造诣上绝对是全军一流。龙行健如饥似渴地沉浸在知识的海洋里——一个从最基层走来的军官一旦走进高级课堂,学习尝试指挥自己从未有过的大部队,那种欣喜外人难以体会。装甲兵相对于步兵,绝对是具有高技术含量的新兵种,去年爆发的大战,兰斯人用神华帝国装甲兵所没有的战法教训了帝国,让几百年来不知道失败为何物的帝国陆军丧师失地。参谋学院装甲兵系原主任为此被最高军事法庭禠夺军衔,强制退役。因为战争是检验军事理论最好的试金石。当帝国陆军仍把坦克这种集进攻与防护为有机整体的新兵器作为步兵进攻时的活动堡垒与防御时的掩体火力点时,兰斯人已经尝试将坦克集中使用了。1008年3月底的齐宗会战,兰斯人就是用这种集中使用坦克的战术合围并歼灭了帝国第14集团军。但兰斯人在以后的战役中仿佛失去了灵气,在规模巨大的衡东会战中,兰斯人的坦克运用的不好,两军仍以火炮与步兵为主厮杀。结果非常耐人寻味,衡东会战的结局让帝国组建坦克师的步伐放慢了,直到“飓风计划”被截获,帝国才重新加快了坦克研制与生产的步伐。然后又是前线几次不成功的反击战役,原属黑旗军的第6集团军是装备坦克最多的部队,第6集团军在大洪山的反击也没有收到预想的效果,坦克等快速兵器损失严重。石泽伟上校就参加过那次反击战役,他所指挥的坦克团由于战绩突出,他才被红旗军推荐到参谋学院学习。因此,参谋学院的教授在讲授坦克战时,表现的更为虚心。在这个战争史上崭新的领域里,参谋学院显然还没有吃透其内在规律。所以,这种课堂上大家争论的就更为热烈。学员们绝大多数都来自一线,参加过规模不等的战役战斗,教员反而是纸上谈兵了。讲课往往成为争论的课堂,学员们分成两派,有时是三派,各抒己见。教员反而成为了听众。龙行健是没有资格参与争论的,他拼命记录,把同学们的各种观点记下来,然后坐在角落里对照地图思考。学院提供战争爆发以来的各种战场形势图,但绝对不准带出教室。同学们几乎忽略这个曾受过皇帝亲自表彰的中校了,在军界,战功是第一位的。龙行健能够感受到大家对他的漠视。他孤独地学习着,拼命弥补知识的欠缺,勤奋程度绝对名列全班第一,特别是实地演练的课程,龙行健表现出一种军官所不具备的劲头——亲自学习坦克、装甲运兵车、自行火炮各种战位的实际操作,并向士兵(为配合学院教学从近卫部队抽调的)学习装备维修的知识,亲自爬在车底熟悉每一个部件的位置和作用。常常搞得自己一身泥水,半身油污。装甲兵系的柳大安主任(金星少将)对龙行健这种做法颇有看法,认为这不是一个指挥员应当做的事情,而是一个优秀士官应当具备的素质。柳大安少将在一次例行的讲评会上专门谈了一次为将之道,不点名地批评了龙行健,认为学员首先要为自己将来的岗位定好位,重点应当学习和掌握装甲师以及师属装甲分队的火力配系,战斗行军,和其他兵种的协同配合,比如和航空兵的配合,“我们这里是参谋学院,不是坦克维修学校!不要搞错定位,把自己定位在一个枪炮长、驾驶员或者维修兵是可悲的。”讲这番话时,班长石泽伟就坐在龙行健身边,他悄悄对龙行健说,“批评你呢。”龙行健点点头,没说什么。

晚上龙行健一般都是在图书馆度过,读书一直到闭馆为止。参谋学院的藏书之丰让龙行健叹为观止,除了拥有本国几乎所有的军事类书籍外,图书馆还拥有兰斯、罗卑、卡玛、扶桑等国许多著名军事统帅的传记。龙行健找到一种学习战史的好方法,那就是阅读军事统帅的传记,特别是敌对双方的传记,互相对比,乐趣无穷。许多被刻意掩盖的真相就在这种对比中挖掘了出来。

龙行健尤其喜欢听副院长秦文中将的讲课,秦文中将对战争的理解有非常独到的看法。比如,战争胜负的标准;战略与战役,战役与战斗的关系,国家综合国力对比等等;总有一种让人耳目一新之感。

在同学们的“孤立”中默默生活与学习的龙行健直到奉命参加了一次讲座,才让同学们重新认识了一回。

那次是学院关于游击战争的一次讲座。今年参谋学院开设了一个游击战专业,招收了准备进行敌后游击战的22名军官。讲课中间秦文副院长想起龙行健曾指挥过规模不小的一支敌后游击支队,于是便派人请了龙行健来为游击战班的学员们讲一次课。他向游击班的学员介绍了龙行健后便请龙行健开讲。龙行健仓促中被召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秦文中将提示道,“龙行健同学,你就把你在敌后的真实战例讲出来即可。”。龙行健定了定神,用粉笔在黑板上画出“龙支队”第一次反清剿的形势图,敌我的兵力对比,地形地貌已经深深刻印在他脑子里,他不用思考便“刷刷刷”地画出来,然后他便开始讲述那一次“反清剿”战斗。生动的战例吸引了在座的所有学员和教师,在龙行健讲述的过程中,没有人打断他的讲述,他在讲述中阐述了自己的作战思路,一直到中午下课,龙行健才讲完。教室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反应,龙行健有些茫然,不知道该不该下课。许久,教室里响起热烈而持久的掌声。秦文中将笑眯眯地走上台,“各位,我请的这个教员怎么样?”学员中站起来一个看上去年龄很大的学员,“秦副院长,能不能请龙行健同学下午继续讲述他们以后的战斗?大家愿不愿意?”学员们再次爆发热烈的掌声。秦文当即拍板,“下午接着讲。”

下午的课热烈了许多,龙行健那个班正好没课,许多同学不知道如何得到消息,有十几个同学也赶来了,其他专业的学员也有赶来听讲的,这本是参谋学院的一个特点。教室里比起上午便热闹了许多,直到龙行健在黑板上画出第二次反清剿的形势图,大家才安静下来。仍然很安静,显然,“龙支队”第二次反清剿的战斗更加吸引人,没有人打断龙行健的讲述,直到他讲到炸毁齐宗铁路桥,攻击战俘营基本成功,回师攻击张家集时,才有一个上校教官举手提问,“请问龙同学,你们既然在齐宗城下取得了胜利,敌人已被你彻底调动,为什么不再打几仗,反而急于回师呢?”

龙行健注意到这个中年上校在他讲述过程中一直记录着,“教官,是这样的。我考虑到部队连续急行军和作战,已经相当疲劳,而且带着1000多名刚获自由的战俘,久在齐宗会与敌人主力相碰。张家集由于其良好的地理位置,一直是敌人在齐宗西面的补给中转站,打下它,可以为支队获得物资弹药上的补充,所以决定攻击张家集。但那次没打好,敌人有了准备,我不愿意攻坚,所以就撤兵了。”大家再次给予持久热烈的掌声,上校教员走上讲台,“怎么样?比我讲的精彩多了吧?龙行健中校的二次反清剿可以作为经典战例来研究,它某种程度可以回答大家一直关心的在敌后生存的问题------”他的话被秦文中将打断,“注意‘龙支队’攻击肖村失利后迅速转移的行动,我认为这是他们打破敌人第二次清剿的关键,这个转换非常精彩。它中间闪现出一个指挥员非常难得的一种素质,我要求大家仔细研究这个过程,在当时的情况下,又没有更好的办法。”一个学员站起来,“请龙中校接着讲。”大家再次鼓掌相邀,秦文中将说道,“今天就到这里,以后我们可以再请龙行健同学讲述。”

龙行健一下子出了彩,装甲兵系基础一班的前来听讲的同学被他敌后作战的经历所打动,“行。你是天生的游击战天才。你应当去游击班。”

石泽伟对龙行健说,“先回你宿舍吧,你那个妹妹早来了,等你好久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