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原创]那年我们去拉练。第二先遣队。

预备役海军上校 收藏 36 108
导读:“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几百学生到一个地方吃住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出发前团部组织了第一,第二先遣队。第一先遣队由四个老师,三个学生组成,任务是比全团先一天出发到下一站,一般是一个公社,联系住宿,买粮等事宜。第二先遣队由每个排出一男一女两个学生组成,比全团早三个小时出发,到住地后分配自己排每个班的住房,采购,分配粮食。 第一先遣队本来任务不重,但他们自己锻炼自己:一人一辆自行,骑车在平原时自然得意,可我们一路大部分是在山区转悠,结果他们不是人骑车而是车骑人。我们排最壮实的大宝被选到了一先遣队,去时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几百学生到一个地方吃住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出发前团部组织了第一,第二先遣队。第一先遣队由四个老师,三个学生组成,任务是比全团先一天出发到下一站,一般是一个公社,联系住宿,买粮等事宜。第二先遣队由每个排出一男一女两个学生组成,比全团早三个小时出发,到住地后分配自己排每个班的住房,采购,分配粮食。

第一先遣队本来任务不重,但他们自己锻炼自己:一人一辆自行,骑车在平原时自然得意,可我们一路大部分是在山区转悠,结果他们不是人骑车而是车骑人。我们排最壮实的大宝被选到了一先遣队,去时还高高兴兴,象得了个冲锋队的荣誉,回来时苦着个脸:你们背自己的背包走就是了,我还得扛车子,体育老师都累哭了,要不是大宝我练过我可扛不过来。

第二先遣队最苦,一点路不比我们少走,到地方后不能休息,马上找房子买粮食,还得在三小时内完成。

分配房子还好说,好房赖房相差不会太多。粮食就不一样了。本来就不够吃,在很多没持过家的人眼里,一斤粮似乎有很多。开始时经常有人在领到粮食后说分量不够,找到称一约:半量不差!先遣队的同学自然很委屈。由于一些老师也这么干过,我们的连长,一位工厂的车间主任在全连大会上把一个老师批了个垂头痛哭。连长还宣布:以后谁再搞这种事,粮食称过后没少,就扣他的口粮给先遣队的人吃!

我们排先遣队员男生是杨凤鸣,我们叫他:杨子。杨子和我们班关系好,每次出发前,杨子收完了各班的粮口袋后都会到我们这待一会,第一次来时,他进门把手里的粮袋不经意地抖了抖,那面袋泛起一阵白尘,我们几个马上明白了,抢过口袋在面案上抖了起来。

这一抖就抖出了半斤面粉,别看这些面沾在十个口袋上没多少,可集中起来就不少。

杨子得意地笑着说:“我可没看见哦!哥们够意思吧!”

杨子既然知道能抖出粮食而不自己抖,完全是因为那些人本来就疑神疑鬼先遣队克扣粮食,如果知道抖粮食,尽管是一量不到也会闹翻天,而杨子又不愿放弃这些粮食,所以就便宜了我们几个。

半斤粮食分到五个人的嘴里不多,但在饿得眼发蓝时可是天大的好事。



在我们拉练到二十天左右时,我们来到了一个深山中的小山村。当分配住房时,杨凤鸣悄悄把我叫到一边:哥们!有间房条件太差了,你们几个凑合凑合住成么?

前面说了,杨子处处能帮就帮我们,我们哥几个能不帮他?

“没事!你带我们去吧,没啥大不了的。”我拍着胸脯说。

能有啥条件差?屋子脏?旧?房东不友好?这些我们不是都应付过么?

杨子带着我们向村边走去,远远的,一个小小的院落坐落在山坡上,从外表看,院墙整齐,三间北房不旧,烟囱上还冉冉地飘着炊烟。还可以么。

忽然,一阵阵刺耳的尖叫声远远的传来:“哎哟!嗯-------哎哟!嗯-----”那一阵阵的叫声一声高一声低,好像是人遭受酷刑时发出的惨叫,也像是人频临死亡时的呼喊。

我们面面相觑,胆小的已经脸发白了。

杨子说:“这家就老两口,都有病,这是老太太在喊,他们不是精神病,也不出屋,只是难受了就喊喊。”

我们硬着头皮进了院子,不象往常到了一户人家,主人会出来招呼我们,我们只好自己进了屋,这是一明两暗三间房子,中间那间是灶房,两口锅灶边散乱着一些柴草,尖叫声从右手那间传出来,我们进了左手那间安放了我们的背包,按老规矩有扫地的,有挑水的,有准备柴火的,准备领粮食做饭的。而我和小李挑开主人那间屋的门帘拜访主人。

屋南边的炕上萎缩着两个老人,老汉不停的咳嗽着,看我们进来努力坐了起来:“是来家住的学生吧?打那来呀?”

围着被子靠在炕头的老太太已经停下了喊叫,睁着流泪的眼睛看着我们。屋子在夕阳的照射下还不算太暗,但窝在炕上的两个瘦骨嶙嶙,面色青黄的老人实在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我们跨坐在炕沿上和老人聊天,这老两口一辈子没有生养,抱养了一个闺女,长大后远嫁他乡了,如今就靠吃五保过活,五保也只能是保证有口粮,病了是无医无药的,生产队穷,拿不出钱来,公社卫生院远,那里的医生也不会下来给诊治.实在病得动不了时,本村的一个侄媳妇会过来给做做饭.

正在我们和老人聊天时,指导员来了,他会两下子针灸,指导员拿出针盒,几针扎下去,老太太好多了.我把从家里带来的一些常用药给老人留下就出来了.


住了两天我们又出发了,一路走着,我耳边还时时响起老太太那一声声病中的尖叫,几年后我插队时,农村合作医疗已开始施行,也许,那两个老人不会没医没药窝在炕上呻吟等死了.




本文内容于 2008-1-21 6:47:44 被预备役海军上校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