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这些年——台立委大选之后

ebwei 收藏 1 71
导读:一、两个40%   这次被视为民进党扁政府期末考的台湾立委选举,终以民进党惨败收场。只是这场考试吧不是通常的有几成水平就得几分,而是作为“阅卷老师”的选民必须把分数分配给各位考生,大家的总分是不变的,永远是100分。于是,这个成绩对于扁领导下的民进党来说自是恰如其分,然对于国民党来说显然是好得过了头。正如胡志强的名言,“民进党虽然让民众感冒,但国民党也没让民众感动”,泛蓝立院超过四分之三只是拜“考试制度”所赐而已。   貌似更接近反映“考生”实力的政党票却显现了另外一份景象。2007年12月

一、两个40%


这次被视为民进党扁政府期末考的台湾立委选举,终以民进党惨败收场。只是这场考试吧不是通常的有几成水平就得几分,而是作为“阅卷老师”的选民必须把分数分配给各位考生,大家的总分是不变的,永远是100分。于是,这个成绩对于扁领导下的民进党来说自是恰如其分,然对于国民党来说显然是好得过了头。正如胡志强的名言,“民进党虽然让民众感冒,但国民党也没让民众感动”,泛蓝立院超过四分之三只是拜“考试制度”所赐而已。


貌似更接近反映“考生”实力的政党票却显现了另外一份景象。2007年12月18日联合报针对立委选举的民调显示,民进党政党支持率为14%,国民党为43%。2008年1月18号选后第一个民调,苹果日报的民调为,尽管马英九以极大的比率领先谢长廷,但是国民党政党支持率为25.9%,民进党更只有117%。


这次立委选举结构,民进党的政党得票率不仅达到了36.9%,而且居然高于上次的35.7%。而泛绿依然获得了与往常一样的40%左右的支持度。反观国民党的政党支持率尽管比民调的43%有所提高,也高于上届的35.72%,但是提升幅度远不如民进党,其政党支持率堪堪过半而已。考虑到上届亲民党单独参选的因素,上届国民党与亲民党合计是49.6%,而本届是51.23%。可以说,泛绿微降,泛蓝微升而已。所以,扁辞职之时说,基本盘尚在。意为40%的民进党铁票没有变。


那么,既然盘面整体变化不多,为什么民进党会在大选之后阵脚大乱?被认为是输光了祖上的财产?


首先,必须看到这次大选的投票率仍不到60%,甚至低于上届。也就是说,有四成多的“考官”在“考生”总分满分制的制度前面选择不打分。这个态度本身也是一种观点的表达。以民进党的选举才能而言,这次在危及关头已经尽其所能基本催出了自己的铁票,而且把台联的票抢夺大半。上届台联得票率7.8%,这次跌去一半。此外,泛绿的投票率一向远高于泛蓝,所以民进党的政党支持率放在全部民众里依然非常低迷。


其次,扁有了穷途末路之感。民进党自1987年台湾解严以来一路高歌猛进,以草莽英雄社会变革先锋的姿态,娴熟得操弄各种选举招数,无所不用其极,在期末大考的时候却发现,以前的招数统统失效。这对习惯了其作风的人来讲觉得是水到渠成咎由自取的事,而对习惯了剑走偏锋的扁来说,则是毁灭性的打击。


二、几个关键节点


回首台湾政坛八年,2004年可谓一个关键的分水岭。当时凭借“两颗子弹”翻盘上台的扁为了乘胜出击坐稳江山,把民粹话题操弄到了极限,为一己私利不惜撕裂台湾社会,不惜以牺牲普通民众福祉为代价。没料想,年底的立委大选泛滥保住了立委的半数以上的优势,对民进党而言,在如此大好形势之下,仍没能取得立院过半,当时就被认为是一次严重的挫败。多年来被民进党逼得几乎没有还手之力几乎风雨飘摇的国民党就此站稳了脚跟。多年来形成的蓝消绿涨的趋势戛然而止,蓝绿就此进入胶着状态。


2005年卸任前的连战出访大陆,轰动一时。也成为了蓝涨绿消的一个分水岭。除却连战本人在卸任前的历史地位考量因素,更主要的原因还在于其对大局的精准判断。在所谓的认同议题上,一向是民进党占据主动,国民党被动挨打,每次民进党需要选票就拿出来敲打几下,国民党明白其用心却总是不得不“配合”其全力出演,此招屡试不爽。连战此举标志着国民党开始战略主动性,长期以来被认为的照门突然变身为进攻利器。当时民调显示,连战出访大陆令国民党支持率大升而民进党大跌,并且令国民党的支持率反超了民进党。现在看来,连战此举是代表着传统政治人物在被街头运动、草莽武夫苦苦相逼甚至相害多年以后的一次智慧的集中爆发。此前连战的连战连败,于是说是连战的个人失败,不如说是台湾选举文化的沦丧。连战就好比一个特定环境下的怪物,失败理所当然。而其在大陆的一言一行,包括深厚的文化根底和表达方式,均给两岸民众留下了很好印象。当时其夫人在连战北大演说后甚至说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如此风采的连战(大意)。台湾政治只有“冻蒜”而不见真正的民生国计。所以,连战带来大支持率的背后,不是说统独的变化,而是台湾民众终于看到一些可以关心到关乎民众切身厉害关系的政党和政治人物。连战和国民党的确为两岸和平和民众经济提振做了点实事。相比之下民进党的真实面目就更显现了。


2006年的县市长大选结果则成为了民进党不断走下坡路一个明标。此次以后,民进党下台趋势已不可阻挡。也造就了扁彻底抛弃中间路线而完全回到了所谓的深绿。这种趋势一直延续至今。


扁的深绿回归自有其深算。至少,深绿深蓝相对中间选民都更为感性。作为“不干净”的总统,与其讨好理性的中间选民不如回到深绿的感性世界里更为安全。这标志着陈水扁民进党已经从通过操弄统独议题操控整个台湾政坛的主动战略转向死守基本盘的全力防守战略。通过不断继续制造与统独敏感有关的议题来操弄民进党或者泛绿的情绪和主导战略,以此保全自身。从立委大选后,民进党内对扁的自身问题讳莫如深就可见一般。从现在看,扁在第一时间辞职显然是一招获得保全的最妙招数。扁的操弄全台湾已然回到了操弄民进党。


所以,谢长廷现在乘着扁出访之机,遍访异己派别,力图模糊蓝绿界线,全力拉拢中间路线的意图就很容易理解。但是力求走出民粹话题,转向“正常”政党的谢前途坎坷。扁的推谢登上主席大位,为其败选后扁卷土重来埋下了伏笔。


回顾扁的执政八年,不仅是撕裂台湾社会的八年,台湾社会经济停滞的八年,更是大陆对台策略不断成熟的八年。对照下来,不仅台独的空间已经大大缩小,而且其在中美之间的重要性也极大下降。也难怪某些“真绿”大失所望破口骂娘。


一个陈水扁。一段民进党。台湾以八年的代价真实地诠释了民主这玩意儿。而我等看官,嗟叹之余也不妨细想,这世界上哪有永远当看客那般的妙事!


上海 元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