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喂养过的最喜欢的一只小狗儿——小黑儿

草原狼军团 收藏 8 33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喂养过的最喜欢的一只小狗儿——小黑儿

写这篇文字以纪念我喂养过的最喜欢的小狗儿——小黑儿。

很小的时候家里养过一只小狗儿,因为我年纪太小只能隐约记得一点,以后一直没有喂养过。98年正月下旬的一天,我放学回到家,家人告诉我,爷爷给买了一只小狗儿我去爷爷家抱回来。我听后很高兴心想这回终于要养小狗儿了,怀着兴奋和未知的忐忑心情很快我就到了爷爷家。跟爷爷聊了一会儿后,爷爷指着炕下面放鞋的小洞里一个纸箱说看看这小狗儿怎么样,一窝儿里这一只最好了,我不懂得相狗,但是我知道爷爷很会买东西。我一眼看到一只全身黑黑的眼睛也黑黑的挺可爱的小狗儿,大约2个月大,看上去像一个孤儿的样子,它黑黑的眼睛一直望着我,看到它眼睛的那一刻,我就想一定要好好喂养它。

我小心翼翼的两手抱着它,这么小的一个生命我很在意它的安危。天已经很黑了,村里除了春节是不开路灯的,长长黑黑的巷子,我下意识的更加爱护它了。我想它如果会说话一定会告诉我它很有安全感。回到家全家都很高兴,我和妹妹忙着给它准备小纸箱和小棉褥子,喂它食物吃和水喝,一开始它还是有点陌生的样子,黑黑的眼睛望着每一个人,过了一会儿才开始吃东西。好像明白了从此这里就是它的家。我那时上高一,早晨上学晚上回来,中午在学校吃。我每天早晚都想看宝贝似的喂它跟它玩儿,它的适应能力很强,它对每个人都很好,全身很黑只有嘴巴下面、一只前爪和一只后爪有半个米粒大小的白毛儿,尾巴是卷绢的,据说卷尾巴的狗好斗、凶悍。我叫它:黑豹。妹妹叫它:小黑儿。很快我孤立无援,自己叫着也感到别扭,从此,小黑儿就是它的名字了。

狗,三四月大的时候会翻肠子,翻不好会死掉,翻过了,就长得很快了,我一直担心这件事,后来才得知小黑儿顺利渡过了这一关,因为那时它还小一般关在家里不让它到外面跑。那时候农村的学校要放麦假的,就是在6月上旬小麦熟了学校放假,老师和学生帮着家里收割小麦。那一天整整忙了一个下午,也忍受着一个下午的炎热、劳累和尘土飞扬的空气,麦子终于脱完了{用脱粒机将麦粒从收割后的麦颈上分离出来}天也黑了,我留下来看守麦场,其他人回家,我们都还没有吃饭。大功率的灯泡照亮整个麦场,刚脱完的麦粒堆成一个圆锥形的小山,周围都是漆黑的田地,远处村里人家的灯光星星点点,使我感到黑夜里光亮的宝贵。我感到有些冷就穿上夹克,在更大堆的麦秸里修建了一个小窝儿,躺在里面即能挡风又舒服。小黑儿被一段绳子拴在一根铁钎上,我把它抱过来,瓶子里剩下的水不多了,我想该给它水喝了,没有家伙什儿,我想到了,把水倒在我的手里,它很自然的用舌头舔光了,狗喝水都是用舌头舔得,很快它把水都喝光了,确实是渴了,大热的天,人们都在忙也没时间给它水喝,它一直忍耐坚持着,已经很不错了。我抱着它坐在麦秸小窝儿里,看着远处人家的点点灯光,我忽然好像有了斗志,我决定带它玩儿,我牵着拴在它脖子上的绳子开始在已收割完的麦地里奔跑,开始慢慢的怕它跟不上,它在我旁边也奔跑起来,很起劲儿也很兴奋,我看它的样子逐渐加快,始终让它跑在我的前面,我看它的速度而调整。心情格外的好,看样子它也是。跑一会儿就停下来让它歇会儿,还是小怕它累着。

放暑假了,我可以天天在家了。我打算下地干活也带上它,第一次步行还是牵着它,怕走丢了,其实狗无论走多远都能再找到家的。很慢,好像它也不喜欢这样,半路解开绳索,我看紧它,它一直跟着我顺利走到地里,棉花齐腰深了,我修理棉花的枝叶,他也跟着我,时间久了看不到它,我就喊它,它呼呼的跑过来,天热它趴在棉花丛里太阳晒不着,全身贴着地面吸取凉气。天热了,我经常到地头儿的河里洗澡,我决定带它教它游泳,我下了,它站在岸边不敢下水,我就把它抱过来在河里齐腰深的地方,两手托着它,它用力的四爪把水,还是有一点恐惧和挣命的样子,休息会儿再来,这次它不紧张了,我慢慢松开两手它已经能独立游了,围着我转圈,不小心一爪子挠到我肋下了,倒也不重,后来看了看皮肤红了,我装不知道以鼓励它。第二次我下河,它跟着我可以自己下水了,而且进步非常快,我不再担心它不会游泳了。后来我骑车从桥上过,它从河里游过来,走到我跟前抖抖毛把水都抖到我身上,我想它很乐意这样做,我从不责备它。

在收小麦前,家里养了很多小鸡,被它一连吃掉好几只,父亲打过它一回,后来它还是偷吃,我装作和善的把它招来,又从背后拿出被它咬死的小鸡放在面前,一开始它无动于衷,慢慢的去吃,我便开始打它,打了又打,直到它对小鸡视而不见。我也心疼,可是不打倒位就改不了。从那以后,它从不乱吃东西,我经常拿不能吃的或是有害的食物放到它面前告诫它不能吃,它很听话,记性也很好,教过了,它就掌握了。从那以后,它害怕我发脾气,尾巴耷拉下来慢慢的走开了,过段时间才恢复如初,我如果是因为心情不好踢它一脚,它不会怨恨我而是离开,我会把它叫过来,摸摸它的头,轻轻拍拍它的脖子,它好像明白我在安慰它,很快它又很高兴了。夏天很热它会在院子里刨个土洞只漏半个头,整个身子在洞里。

小黑儿,对自家人非常好,一喊即到。我院子里的水井,有咸味俗称“懒水”不能食用,我几乎每天去几百米外的大口水井挑水。它一听见我拿水桶的声音就不再玩儿了,跟着我去,它看我提满两桶水,不拿井绳它就在那里玩儿,看我拿它就跟着我回家。有时最后一挑儿了,不见它,我就喊“黑儿 黑儿”很快它呼呼的从远处跑来,它从来没有让我自己回去的时候。但凡小黑儿在家,除了爷爷和我们一家四口人,任何人进我家大门,它一律恪守它看家护院的职责,在门口狂吠,但是从不咬人,直到主人走来喊它不要叫了,它才肯罢休。吃饭时它就安静的蹲在桌子下面,从不叫,我吃什么也给它吃什么,肉、鸡蛋少给哪怕一口,但从没有不给,经常我宁愿自己少吃一口,也分给它一口,骨头它从来是来者不拒,小鱼也吃。它长大后全身黑的发亮。经常父亲从外面回来,它总是跟在后面直到屋里。我有时早晨醒了还未起床没见到它,就喊“黑儿黑儿”它很快高兴得呼呼跑进我屋,两条前腿搭在床沿,我摸摸它的头拍拍脖子,伸出手它用舌头舔舔,我说“走吧”它就高兴得跑出去。吃晚饭它总是在家玩儿,哪怕都没搭理它了,它也会呆上一段时间再跑出去玩儿,后来满村都跑遍了。很多人都知道小黑儿是我家的狗。凡是有情况它必定报信及时通知主人,那就是--吠,直到没事了它才不叫了,我喊两遍它还叫,我就会去查看,也必定有情况发生。夏天的一个晚上我一躺下准备睡了,小黑儿,一直叫,我喊过两次,它还叫。我起床拿起一根木棍和手电筒,走了出去,果然一直刺猬在南墙跟,看我到它叫得更凶了,我喊住它,它似乎更起劲儿了,做出格斗的架势冲着刺猬声音低低的吼。我用木棍把刺猬弄到铁锨上,并没有伤害它,走到湾边儿丢掉了,它一直像名斗士一样跟着我。

小黑儿还经常跟小猫儿玩儿,“屡屡进犯”小猫儿不动生色,一味退让,小黑儿更来劲儿了,这是小猫儿一爪子拍到它嘴上,一般我都会看看它的嘴被挠破了没有,然后拍拍它说“还跟小猫儿闹吧?”它很有进取心,能从地面爬上鸡窝儿,再爬上柴禾垛,再爬到大门洞上,这可没人教它,行人远远的看见它说“GQ家的狗都爬到房上了”黑儿确实好斗、凶悍,邻居家的小伙儿养了几只狗还有国外的产品,三四只一同上也斗不过它。其它好事之徒经常逗黑儿,可是从来不示弱,也从不听叫喊、口哨之类的,人和狗都不敢欺负它。记得一是立冬3天了,中午吃完饭很一会儿了,我坐在院子里闲来无事晒晒太阳,忽然想黑儿不见了,很快,它浑身湿漉漉的回来了,自己又下湾{湾,大的水泡子,一般和小沟渠连接再连接到大些的河,除了河里的水会流进来,村里雨雪水也流进湾里}洗澡了。我周末下午去学校,一次我骑车托一口袋小麦去学校{麦子交道学校指定的面粉厂,开个条儿到学校换粮票}它一直跟我到村口,我几次喊它还是跟着,最后我下车喊,它才离开。也许是它不明白我带家里的东西去什么地方去干什么。

小黑儿生命的第二个春天到了。一个周五下午我回到家,它没有像往常一样飞快地跑来看我,我便问母亲,母亲说:“小黑儿死了”我当时愣住了,我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母亲继续说道:前天夜里听到小黑儿几声大叫就没有了声音,第二天一直也见不到它,后邻大妈来家里问一只死了的狗在他家院子了看是不是我家的,其实都认得只是来告诉一声。父亲把小黑儿的尸体领了回来。那天夜里小黑儿从我家走过门口,到大妈家的南房{也就是我的东邻居},新房没人住,不知它又怎么从南墙的窗户爬进去,又从北墙的窗户爬出来,又跳过后院的围墙倒了大妈家的北大院里,最后在那里在别人家结束了自己刚满一周岁的生命。没有搏斗和被人打得痕迹,也不是食物中毒,我分析肯是大脑炎,因为它小时候没有打防大脑炎的疫苗,至今我也不知道它的真正死因。我来到院子南边的柴禾垛旁看着小黑儿半张着的嘴,最后一次摸着它,摸着它僵硬挺直的躯体,我不能控制自己,留下了眼泪。我没有亲手埋掉小黑儿的尸体,下午父亲把小黑儿卖掉了。

失去小黑儿的日子里我感到很难过很不习惯。至今,在我偶尔想起小黑儿的时候,我都会怀念它。谨以此篇纪念小黑儿,如果有传说中的灵魂转世,我希望小黑儿再转世为一只小狗儿,再来到我的家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