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马生涯 乱世章 第三十三节 阎罗殿惊魂

潮汐人家 收藏 0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8/[/size][/URL] 陈本福中枪后,当场昏迷倒在地上,只觉得自己轻飘飘的浮在半空中,看到蒙古人赶到,翻身下马,把自己踢了几脚,正要跟上去看个究竟。忽然听到有人向自己呼喊,定睛一看,原来是一黑一白两个人,穿着唱大戏的衣服,手中握着一条捕鱼的钢叉。只见那两个怪物把手一抬,陈本福感觉自己身不由己地被他们吸住了,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8/


陈本福中枪后,当场昏迷倒在地上,只觉得自己轻飘飘的浮在半空中,看到蒙古人赶到,翻身下马,把自己踢了几脚,正要跟上去看个究竟。忽然听到有人向自己呼喊,定睛一看,原来是一黑一白两个人,穿着唱大戏的衣服,手中握着一条捕鱼的钢叉。只见那两个怪物把手一抬,陈本福感觉自己身不由己地被他们吸住了,只好随他们折腾。

“你阳寿已尽,还不快随我等赴阴曹地府?”怪物喝道。

陈本福正觉得这两个家伙怎么说话像古人,又听到他们说什么“阴曹地府”,恍然大悟,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牛头马面么?陈本福被他们吸住,被迫跪在地上,眼睛却偷偷地上下打量着他们,果然眼见为实,证实了他的猜测,左边那个牛头人身,手持钢叉,看上去力气很大。右边那个长着一幅很长的脸,果然是马面。牛头马面是冥府的勾魂使者啊,莫非我死了?陈本福想到这里,不由得浑身筛糠,大腿根部有热胀感。也就不再说什么,先去了再说,在阎王面前求求情,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天呢。

这时,牛头马面一人一个,拽着陈本福的魂魄,沿着黄泉路,朝地府飞过去了。陈本福感觉自己还有一点事情没有交代,但是又停不下来,只好跟着他们。话说天上一日,人间百年,这阴间和凡间也是一样。陈本福观察他们的穿戴还是和几百年前是一样的,以前在看大戏时见过,就是现在流行的汉服。算一算明朝到现在也才三百多年,也就等于阴间才过了三天,当然变化不大啊。很快,几个人就到了一座古桥附近,那桥上有一块平台,只见有几个隶书“望乡台”,还有一副对联,上书“积德修行,奈何桥易过;贪心造孽,尖刀山难逃。”

从桥上往下看,一条蜿蜒曲折、深不可测的河的两岸,一些孤魂野鬼在游荡。陈本福看见一些人在喝着什么,知道是“孟婆汤”,叹了一口气,学着前面几个人的样子,正要喝那“孟婆汤”,却看见汤水的旁边不太显眼的地方竖着一块牌子,上书“100洋元1碗”。靠,这也要钱,还洋钱?陈本福骂了一声,犹豫了一下,摸出腰包数了数,狠狠地瞪了那老太婆一眼。那卖汤的那老太婆看见陈本福骂人,满心不高兴,由不便发作,只倒了半碗给他喝,陈本福喝过之后,果然把以前很多事情都忘记了,这汤可能有点副作用,就是以前曾经忘记的事情反而想起来了。那牛头马面转回头看了看陈本福,示意他走快点,陈本福点点头,就跟上去了。

很快地,陈本福他们就来到一规模很大的古建筑群附近,正中间有一座气势宏伟的大殿,只见上面有一块很大的牌匾,上书“十殿阎罗”。原来,这阴间确实有阎王,而且不止一个,分别是第一殿:秦广王蒋;第二殿:楚江王历;第三殿:宋帝王余;第四殿:五官王吕;第五殿:阎罗王包;第六殿:卡城王毕;第七殿:泰山王董;第八殿:都市王黄;第九殿:平等王陆;第十殿:轮转王薛”。各殿阎王职责分明,分管着阴间的各类事宜,可见他们名虽曰王,实际上都是副职,真正的王应该是玉皇大帝吧。

陈本福听过西游记,知道这第一殿秦广王蒋主管人间夭寿生死,手有一法宝叫孽镜台,也就是人们常说的照妖镜,可照见凡人一生功过罪孽,所有人的灵魂在死后都会先经过他这里,由他判定鬼魂的罪孽轻重,确定是否需要转入第十殿投胎还是需要转入其他殿受罚。陈本福认为成败在此一举,自认为一生光明磊落,无怨无悔,况且自己是救人而死的,这更将为自己重回阳间加分。于是,打定主意,“扑通”一声,跪在堂前,高呼:“大王,冤枉啊,我好冤枉啊!”居然挤出了几滴眼泪。

“有何冤枉?从实招来!”那第一殿秦广王蒋,高高地坐在堂上,惊堂木一拍,脸沉下来问道。

“大王,我壮志未酬啊,从来没做过一件坏事,命不该绝。。。。。。不信可用照妖镜。”陈本福又开始发抖了。

旁边的牛头附着秦广王蒋的耳旁低声嘀咕了几句,只见那王又看看马面,马面点了点头,顿时脸色好了许多,又是一声惊堂木,“啪!”

“你可敢用我的照妖镜?”

“敢用,敢用。”陈本福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左右,拿此人用照妖镜!”

“是!”牛头马面立马把陈本福带到里屋的一块很大的镜子前面。只见那张镜子高一丈多,镜面有十个人合抱那么粗,向东悬挂着。那秦广王蒋随后来到镜前,看着镜子里的陈本福,说道:“你十岁偷过老财家里的粮食?”

陈本福在里面一抖,暗暗思忖道:“靠,我小时候在农村没饭吃,快饿死了,再说我偷了不是自己一个人吃。管他呢!”于是,牙一咬,回道:“是。。。。。。”

“嗯,考虑到你事出有因,本王并不追究。”那阎王道。

照妖镜里的陈本福松了口气,看来照妖镜真的是事无巨细,一览无余啊。

“你,20岁的时候,把你的邻居王大妈的二丫头泡到手。。。。。。上了床,夺去了人家的处女贞操,却不和她结婚?”阎王的脸色顿时变了。

“大王饶命,这是小辈我一时糊涂。。。。。。”陈本福似乎要辩解着什么,那二丫头上床是你情我愿的,怎么能单单怪我一个人呢?嘴上却不敢这么说。

那阎王倒也没理他,继续审判。。。

过了一会儿,只听见一声惊堂木,那第一殿秦广王蒋朝陈本福喝道:“堂下听判,本来你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已经够得上下十八层地狱了,但是本王考虑到你的阳寿未尽,现在还不能转入轮回,现命你马上回去,好好做人。”

“谢大王,谢大王!”陈本福学着古装大戏里的样子,磕了几个响头,正要转身朝奈何桥走回去。

“且慢,留步!”

陈本福只觉得自己的肛门处一紧,又回过头来只管嗑头。

“你还需留下来呆一个时辰,了解一点鬼魂之术,免得你今后遇到麻烦不知道怎么处理。”

哦,原来如此,陈本福真的放心了,连忙磕头道:“谢大王!”

陈本福从那第一殿下来后,随着鬼差来到一处有很多藏书的地方,这个地方没有名字,类似阳间的图书馆的地方,只见有很多生死簿也在这里。我何不修改自己的寿命,使自己长生不死呢?陈本福得意的笑了笑,根据笔画找到了自己的名字,那书上写着自己的寿命只有45岁(还嫌短?),正要从案上提笔修改,被那眼尖的鬼差及时制止了。原来,自从孙大圣擅自修改花果山的生死簿之后,阎王重责了管事的鬼差,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手下们办事小心多了,陈本福才没有得逞,只好乖乖的学点儿驭鬼之术。但是自己在45岁是怎么死的呢?陈本福从阴间回来后还是没有搞明白。

陈本福从地府中返回,过了奈何桥,前面就是黄泉路了,来的时候是轻飘飘的,陈本福此时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走得越来越慢,居然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实在是走不动了。不得已,在路边找了块干净的大石头躺在那里休息一下,连日来(凡间的时间),陈本福连累带吓,整个人快要虚脱了,就这样在那大石头上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醒过来了,醒过来了!”

兵站,洁白的炕头上,遵义和顺子还有其他人,几颗人头排成一个圆圈惊喜地看着陈本福。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