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折1927 发展 八十七

七夕214 收藏 1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3/[/size][/URL] [内容简介] 枪声,仿佛就是在陈宗海的耳边响起,震得陈宗海耳中嗡嗡作响,好半天都没能听到周围发出的任何声音。鲜血,是从那“张太子”的身上飞溅而出,在屋顶的灯光映照下,仿佛闪动着诡异的光芒。 在明亮的灯光下,陈宗海清清楚楚地看到,那“张太子”一个转身,搂住了黄琳,把背脊转了过来,接着,背脊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2473.html


枪声,仿佛就是在陈宗海的耳边响起,震得陈宗海耳中嗡嗡作响,好半天都没能听到周围发出的任何声音。鲜血,是从那“张太子”的身上飞溅而出,在屋顶的灯光映照下,仿佛闪动着诡异的光芒。

在明亮的灯光下,陈宗海清清楚楚地看到,那“张太子”一个转身,搂住了黄琳,把背脊转了过来,接着,背脊上忽然就出现了几个破洞。

是枪!中了不止一枪!

随后,陈宗海摔到了地上,看到无数双脚在自己面前晃动,还有不知道几双脚踩到了他的身上……随后,他便晕了过去。

李锦江并不知道陈宗海怎么想,他也没有功夫去考虑陈宗海是怎么想的。太平和的气氛,让李锦江放松了警惕,以致于那名侍者突兀的靠近过来,李锦江依然没有注意到。

等李锦江注意到的时候,是那名侍者忽然一把推开挡在李锦江身前的陈宗海等人,拔出一只小手枪的时候。

仿佛画面定格一般,李锦江看着对方枪口慢慢抬了起来,脑海中迅速的转了三个念头,第一,往旁边的人群中一躲;只是那对方就有可能击中自己身边的黄琳!而且,就算没有击中黄琳,击中了自己旁边的花花草草,那也是不好的。

第二,抬腿去踢对方的手;那同样危险。万一枪口到了自己脑袋上的时候,子弹飞了出来,自己这百四十多斤就报销在这儿了。虽然这概率很小,那也没必要冒险。

第三,转过身去,把头一低,放个背脊让对方打吧。反正……防弹衣把已经臀部都护住了,不用担心子弹飞到下面把老二给干了。

就在这一瞬间,李锦江心念电转,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他迅速转身,左手向黄琳搂了过去——反正已经决定了用背脊去档子弹,何不顺便把自己紧张的人一块护起来。

李锦江快,陈运和也不慢,虽然李锦江的身手让他措不及防,但李锦江身体刚转过去半边,他手中的枪也射出了第一发子弹。

这一发子弹,超出了陈运和的预期,没有击中李锦江的左胸,只打在刚转身到一半的李锦江左臂上。让陈运和微一错愕,还道自己看走了眼,这所谓的纨绔子弟其实是一个身手敏捷的高手。

随即,陈运和就不担心了,因为这个“纨绔子弟”居然转过了身去,把一个大背脊露给了自己。看到这古怪的一幕,陈运和心中感觉有几分不对劲,但如何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允许他再思索太多。对方一个脊背就突出在自己的面前,趁着对方的保镖没有反应过来,这几枪必须迅速打出去。

或许……陈运和在“百忙之中”想到,或许,对方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连子弹打在身上有什么结果都不知道,还以为背过身去子弹就打不中心脏了。

这个想法,立即取代了陈运和脑中的不安。在扣动扳机的过程中,他脸上挂上了嘲弄的笑容,直到连续在对方背后心脏的部位射出了三发子弹,方才笑容一敛,向右转入慌乱的人群中。

陈运和并没有注意到李锦江背后有没有溅出鲜血,他的注意力已经全部放在了陈方玉与刘齐的身上。从他拔枪推开前面两人的哪一刻,他就感到自己已经被其中一人给锁定了,随即另一人也盯住了自己。

如果不是他身边还有许多人,如果不是那两人已经被分隔了开去,陈运和想,自己的脑袋上恐怕已经多了两三个弹孔。这种感觉很微妙,陈运和只是凭着他多次在死亡中穿行而得来的自觉,感觉到了陈方玉与刘齐的动作。

事实上,陈方玉在陈运和射出第一颗子弹的时候,就已经摸出了自己的枪,把枪口对准了陈运和的脑袋……

只可惜,他已经被张立国扯开了去谈话,离开李锦江已经有一段距离。他枪口是对准了陈运和的脑袋,而在枪口与陈运和的脑袋中间,却隔着数个脑袋。

陈方玉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的一幕,直想给自己来上一枪,自己怎么会放松了警惕,让师长置于危险当中!他向刘齐打了一个眼色,看到刘齐低下枪口,向李锦江那边靠了过去,这才放心的追踪那名刺客而去。

李锦江的伤并没有多重。陈运和为了行刺,身上带的,只是一直小巧的小手枪。这种手枪体积小、子弹小、后座力小,威力,自然也就小。

第一枪,击中了李锦江的左臂,随即穿了过去,打在李锦江侧面。第二枪、第三枪、第四枪全部打在了李锦江背后,震得李锦江好一阵疼。

但是,那也就是震得李锦江生疼罢了。就好像我们趴在地上,从十几层搂的楼顶,落下来一颗花生米大小的石子,打在我们只穿了一件外套的背上,生疼生疼的,却不会带来致命的危害——那比凯芙拉纤维还坚韧的强力尼龙纤维,这种子弹还没到能击穿它的程度。如果李锦江防弹衣中的钢板没有拆掉,甚至也就是震了一下罢了。

李锦江唯一的伤,是子弹从手臂后方穿了过去,伤到了一条血管。而这条血管,决不可能是手臂的那根大动脉。

这样的伤,对于李锦江来说,并不算什么。他很快就拔出了自己的枪,只要陈运和再来一次,以李锦江的枪法与反应速度,肯定会一枪爆了陈运和的脑袋。

但黄琳却不是这么看的。黄琳知道,至少,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令她心爱着的男人流血了,流了很多血!于是,在场面安定前,李锦江只能放下枪,留在黄琳的怀中,听着黄琳的哭泣,安慰着这位受惊的千金大小姐,直到救护车来到,把他和晕倒的陈宗海等人送到医院。

陈运和没有机会再次偷袭李锦江,他混入了人群中,却没有感到一丝的安全,身后有一道凛厉的目光一直追着他影,直到出了大世界的大门。

出了大门,前面是一片开阔地,陈运和巧妙的借着人体的掩护,沿着左边的街道迅速向前跑去。前面就有一条小巷,拐过去就是一片零乱的民居。陈运和相信,这样的夜晚,只要钻进了没有什么灯火的小巷当中,以他对上海的熟悉,从外地来的叶培华保镖绝对追不上他。

现在,陈运和也相信,自己借着马路上奔跑的行人的掩护,对方也不可能打得中他。的确,陈运和的跑动是在多次火拼中与死神擦肩得来经验,他能在跑动中借着同样是跑动的人群的掩护,迅速的逃离。

这种掩护,在陈运和的技巧下,能够使得陈运和在很多时候都没有一点身体暴露出来,纵然有的时候无法避免,那也仅仅是在一刹那间,偶尔露出一个巴掌大的地方,随即,不到0.5秒,陈运和就能从一个人群转到另外一个人群,再次把自己的身体隐藏起来。

过去曾经有一次,陈运和成功暗杀了一名地方实力人物后,几把冲锋枪、几只长短家伙对着陈运和狂扫乱射,陈运和躲到一处,子弹就跟着扫到一处,根本不顾忌那些盲目跑动的无辜人群的死活。即使是这样,陈运和依然从枪林弹雨中逃了出来,拐进了一个小巷当中,逃之夭夭。

此刻,混在慌乱的人群中,陈运和凭一直以来的本能,还是那么谨慎的跑动着。他敏锐的感觉已经感到,对方在门口的台阶上已经站住了,手中枪已经瞄向了自己。

但这一次,跟上来的也就只是一个保镖,手上最多也就是一只小号的手枪罢了,女人玩的东西,一点威力都没有。而且,现在是夜间,大世界周围的灯光虽然亮一点,但依然是昏暗的,陈运和心里根本就不担心,这样昏暗的、到处都是人的场面,人影都已经把自己遮了个严严实实,对方不可能打得中自己。

陈运和想的正是事实,陈方玉站在台阶上,这个比下面街道高出0.7米左右的位置,借着昏暗的路灯光线,已经让陈方玉数次捕捉到了陈运和的身影,但由于周围的人群掩护着陈运和,陈方玉根本就无法开枪。

陈运和已经跑到了小巷前,对方手中的枪一直跟随着他的身影,却没有开过一枪。“快了!”陈运和看着小巷口,微微喘着气对自己说道。现在已经离开大世界四十多米,对方即使想开枪,那种小手枪也打不了这么远,更遑论这么远,对方看不看得清自己都是问题。不过,他没有松懈,在没有真正脱离危险前,他不会松懈下来。

但陈运和没有想到,这个保镖决不是投靠豪宅大院混饭吃的,那种只是身手好一点的家伙;而这位保镖手上的家伙,也不是那种女人才会玩的勃朗宁小手枪,虽然,那确实是一支很轻巧的手枪,但威力却决然不同。

就在陈运和跑出了四十多米,向左一跳,即将跃入小巷的一刹那,陈运和与背后掩护着他的人群脱离开了。这脱离开的时间,只有那么零点几秒。也就是说,在这一秒开始的时候,陈运和脱离了人群,然后,在这一秒没有结束的时候,陈运和就跃入了小巷当中。

陈运和将要被墙遮住的一刹那,他没有听到枪声。

陈运和在心中松了一口气,现在自己已经度过了最为艰难的时刻,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拐入民居那七拐八拐的小巷中,甩掉后面的追兵——这,并不困难。

但陈方玉等的就是那一刹那。就在陈运和向左跃出的时刻,陈方玉扣动了扳机,子弹以远超过声音的速度飞向前去,从陈运和的左太阳穴钻了进去,随后从右边钻了出来。

陈运和没来得及有一丝的反应,他的尸体随着惯性向前滑行了两米,随后便向前扑倒了下去,再也没能起来。

陈方玉没有上前去查看。一方面,他对自己的枪法很有信心,另一方面,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现在是一名保镖,保护李锦江的安全是自己最大的责任。

在这么一个陌生的环境里,前几天还和上海的地头蛇——青帮起了冲突,现在谁能肯定,除了这一名枪手,还另有刺客在旁埋伏图谋不轨?

要他离开李锦江太远,陈方玉实在不能放心,但要他放过这么居然狗胆包天敢击伤李锦江的刺客,他更不甘心。于是,他便站在大世界的台阶上,用枪远远的瞄着陈运和,静待着一个开枪能够击毙陈运和的机会。

不能不承认,陈运和跑动的方法确实很有效果,陈运和沿街一直向前跑的时候,陈方玉都没能找到好的时机。如果陈运和一直沿着街向前跑,陈方玉不冒着伤害无辜者的危险开枪,待陈运和跑出陈方玉的射程,陈方玉纵使不甘心,也只能作罢。

但陈运和的聪明,恰恰让他自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

陈运和的尸体,当天半夜就搬到了巡捕房,第二天上午,黄金容就看到了这具尸体。

闻听黄琳在大世界的遭遇,闻听李锦江在大世界遇刺,黄金容顿时大怒,连今早应该参加的商界活动都不顾了,亲自赶到巡捕房来查看这狗胆包天的“尸体”。

问过手下现场的情景,看着尸体脑袋上那个洞眼,黄金容很是震撼于李锦江保镖的素质。在四十多米远的位置,昏暗的灯光下,用一支能够贴身携带的小手枪,射击一个在人群中跑动的人,而且一枪击中头部。

这样的枪法,已经达到了恐怖的范围。黄金容甚至“YY”了一下,如果这人是自己的手下,派他出去暗杀,上海滩还有谁敢与自己一较短长?

震惊于李锦江保镖的厉害,黄金容更为坚定了这位“叶培华”就是自己未来女婿的想法,接下来,他的怒气就转到了请陈运和的幕后人物身上。

以青帮的实力,要查出陈运和的身份,找到陈运和的落脚点,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第二天没到中午,在家中已等得心神不定的小蝴蝶就被抓到了青帮的总堂中。

与陈运和会过面的人,小蝴蝶一时半会也不可能指认得出来,有些人即便小蝴蝶记得相貌,也不可能知道对方的身份,小三就是这些人中的一个。

小蝴蝶认不出小三,却一定是认得张立民的,谁叫当初是张立民给她赎的身呢。于是,张立民第一个进入了黄金容的视线,成了首要的怀疑对象。

这一点,小三却不知道。龚师傅这一系人负责的,是保护黄琳。而今黄琳身边居然发生了这么一单事,如果子弹偏一点,没打中李锦江,那么挨子弹的就是黄琳。

出了这单事后,黄金容没有责骂龚师傅,龚师傅却极为不安,主动的加强了黄琳身边的护卫力量,小三自然就被困在了黄琳身边,难以寸离。

但小三是与小蝴蝶打过几次照面的,小三托陈运和干掉李锦江的时候,小蝴蝶也在家,而且就在一墙之隔的厨房当中。小蝴蝶被抓,小三通过别的渠道,很快知道了,但他却不知道,小蝴蝶有没有指认他出来。黄金容封锁了消息,小三平时趾高气扬,人缘极差,无从得知,心中便不免疑神疑鬼起来。

小三知道,这次黄金容真的是大发雷霆,倘若自己指使陈运和刺杀李锦江的事情败露,自己今后纵使能够逃脱性命,只怕也要亡命江湖,隐姓埋名终此一生。

而今之计,能够迅速杀了小蝴蝶灭口,自然最好。但目前看来,那似乎是不可能的。余下的,或许只有那么一着釜底抽薪之计了。小三盘算良久,在生死之际,许多平日不敢想象的念头,此刻,都一一涌上心头。

李锦江并不知道这些,在黄琳的强硬的坚持下,他只得住进了医院。

事实上,这也是张卫的要求。出于一种对于自己子侄辈般关心,张卫打从心底希望李锦江能够从当年那场失败的恋爱阴影中走出来,但李锦江实在没有什么泡妞的天赋。

平时李锦江与战士们吹牛的时候,可以口若悬河、夸夸其谈,但一旦真正与女孩子在一起,李锦江不是说什么今晚的月亮真亮啊,就是说什么今天的太阳真好啊,要不就是结结巴巴不知道说些什么。

如今,好不容易能够有一个能够与李锦江言谈甚欢的女孩,张卫闻知后,便决心要帮助李锦江排除一切干扰,让李锦江能够与这名女孩走在一起。

张卫很清楚,在过去的历史条件下,党员如果摊上一个资产阶级的妻子,那么他的政治生涯必然受到极大的冲击。但张卫同样相信,历史是由人来创造的,过去没有,为什么在自己这些人的努力下,不能办到呢?

这不为什么,就为了李锦江今天已经替这名女孩子挨了一颗子弹,自己就该想方设法的办到!张卫在心中暗自下了决心。

李锦江遭遇枪击,这个事件的影响极其重大。但是,却没有人知道,那仅仅是为了追求女孩子的需要。

后世的历史学家们认为,经过他们长期的、客观的、公正的、仔细的研究,基本可达成一致的观点,就是:因为李锦江遭遇了枪击,因为受伤,没有赶回红麻根据地主持北伐后的应对工作,留在了上海住院治疗,最终影响了中华国未来的文化、经济发展方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