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门败类:揭秘日本僧侣酒色俱全的荒唐史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0 1357
导读:佛门弟子,理应四大皆空,潜心修道,以求正果。佛教起源于印度,经中国传入日本。戒酒、戒色、戒妄本是佛门弟子的要求,但当佛教进入日本后,就迅速被大和民族“本土化”——僧侣不但可以结婚,还可以生子。太平盛世之时尚且如此,到了战乱之秋,日本僧侣们更把佛门教义抛诸脑后了。 日本中世纪最混乱的时代莫过于战乱频繁的战国时代,当今人们谈论战国时代的时候只记得他的英雄名将和著名合战,却很少去怀缅他混乱无序的黑暗面。藉着这篇文章,秀辉想给他们揭开战国时代那一段几乎被人们遗忘的佛门历史——一段堪称佛门地狱的僧侣荒唐史

佛门弟子,理应四大皆空,潜心修道,以求正果。佛教起源于印度,经中国传入日本。戒酒、戒色、戒妄本是佛门弟子的要求,但当佛教进入日本后,就迅速被大和民族“本土化”——僧侣不但可以结婚,还可以生子。太平盛世之时尚且如此,到了战乱之秋,日本僧侣们更把佛门教义抛诸脑后了。



日本中世纪最混乱的时代莫过于战乱频繁的战国时代,当今人们谈论战国时代的时候只记得他的英雄名将和著名合战,却很少去怀缅他混乱无序的黑暗面。藉着这篇文章,秀辉想给他们揭开战国时代那一段几乎被人们遗忘的佛门历史——一段堪称佛门地狱的僧侣荒唐史。



圣地的沉沦



位于古山城国的比叡山,自最澄大师创立天台宗寺院后一直是日本天台宗的总本山,佛门的圣地。比叡山在日本佛教中的地位如此之高,还因为它和历代天皇家有着良好的关系。比叡山的僧侣不但可以娶妻生子,而且拥有领地,经济上自给自足,俨然是一个独立于世俗之外的佛教王国。比叡山上的延历寺更被誉为镇护王城的寺院。



财富、地位的膨胀,让这群佛门弟子逐渐沦为酒肉和尚。色戒、酒戒、嗔戒,不该破的戒都破了。到了战国乱世,比叡山的僧侣们更加变本加厉,不但生活奢靡放荡,而且设立僧兵,割据一方。好好的一个佛门圣地却在乱世中变成和尚们胡天胡帝的窑子。



僧侣和民女私通,高级僧侣强抢民女的事件时有发生。更有甚者,有僧侣借口为女信徒作法事、诵经书,趁机污辱人妻。受害者或迫于寺院的权势哑忍,或奋起反抗被杀。僧侣们沉迷酒色、玩弄妇女甚至俊男的荒唐举动,引起了世俗人们的反感。住持、坊官对这些现象采取视而不见的态度,令歪风日盛。


插足政治酿成大祸



当时,作为佛教一支的一向宗发展迅速,以石山本愿寺为总基地,加贺、越前、伊势长岛为拳头,全国的一向一揆此起彼伏。法主显如的野心孕育出日本史上第一个以佛教徒为基础的大名家,藉着与武田信玄、朝仓义景等人的同盟公然与近畿的霸主织田信长叫板。由于僧官下间赖廉等人作战出色,本愿寺势力曾一度击败织田信长的军队,甚至把信长的兄弟织田信广、织田信治、织田信兴打死。



一向宗在军事上的节节胜利使同为佛教势力的比叡山僧众昏了头脑,他们以为武士都是纸老虎,对控制京畿一带的大名织田信长不以为然。织田信长言辞要求交出在比叡山避难的浅井、朝仓军时,比叡山僧众不但不听,反而率领僧兵与浅井、朝仓残兵一起对抗织田军。



堕落圣地付诸一炬


对比叡山僧侣深恶痛绝的大名织田信长终于出手了,他派遣了手下最得力的将军明智光秀等突袭了毫无准备的比叡山僧众。在此之前,由于同时与多方作战,织田信长一度陷入危机。石山本愿寺对织田信长的挑衅使比叡山的酒肉和尚们误以为信长要解决的是本愿寺的僧兵。比叡山的僧侣完全没有作战斗的准备,僧兵们依然沉浸在酒色昏天的迷幻国度中。



元龟2年9月,织田信长的大军突袭了毫无准备的比叡山僧众。比叡山上下顿时陷入火光与混乱之中。但当时的比叡山僧官们认为,即使战斗失利,织田家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因为他们背后有天皇朝廷的保护,他们是镇护王室的法师。可是,织田信长却没有手下留情,他的大军进入比叡山后就开始屠杀当地的僧侣,甚至连僧侣们玩弄的女人、俊男都不放过,全部杀死。当僧侣们直面火海和死亡的那一刻,会否觉得这是佛祖对自己的严惩呢?

一场大屠杀伴随着赤红的火海与凄厉的惨叫声进行着,数百年的佛教基业被付诸一炬。有人说织田信长太残忍,是信长毁灭了一个佛教圣地。但江户中期的朱子学者新井白石则认为“亡山门者,非信长也,山门也”。我是赞成新井白石的。战国时代的比叡山实质上已严重堕落腐化,已经不具备佛教徒的基本素质。如果让比叡山僧众的荒淫史发展下去,真难想象今天的日本佛教会扭曲成什么样子。织田信长毁灭比叡山固然是出于统治的需要,但他的行为与其说是“佛敌”、“第六天魔王”的恶行,还不如说是给佛教铲除了一颗毒瘤。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