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号四大名著 剿灭 第三十九章 强敌现身

马鲁 收藏 1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73/


坤奇正要好好地跟候正说上一句,忽然一个村民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在坤奇耳边匆忙地说了什么。坤奇立时表情紧张起来。

“族长,有什么事吗?我们能帮忙的一定帮忙!”候正看着坤奇的脸色就知道一定是件麻烦事。

“他们进来了。终于还是进来了。”坤奇摇摇头。

“撒子人哦?你说清楚点撒哥子?”曾三山听得着急。

“就是我给你们说的我以为你们是他们的那群人,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沿着你们进来的路线攻了进来,村里的小孩子全部在村口玩耍。被他们抓起来了。”坤奇低着头仿佛在思索对策。

“我日,猴子。该出手时豆出手哦。”曾三山看候正没有动作急忙煽风点火。

“全体集合!”候正突然站了起来,到是吓了坤奇和曾三山一跳,而正在把酒言欢的村民们此时也全部停了下来看着这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全员十二人迅速地集合完毕,曾三山的伤竟然没有大碍,在队伍里站得笔挺。

“目标村口,战斗队形。03、02迂回包抄。明白?”候正有力的声音再度响起。

“明白!”虽然大多数人不明白出了什么事,但是特种兵的天性让十一个人迅速地做出了反应。

“族长,请放心!我们一定把所有孩子都带回来。”候正向坤奇敬了个礼。

“我和你们一起去吧,坤罗,叫其他村民全部躲进密室。没有我的笛声都不准出来。”坤奇吩咐了身边的村民就和候正一起走了出去。

看着村民们向身后的祠堂匆忙地跑去,水京觉得有些奇怪。“族长,如果没有我们这些人,他们打进来村民们也只靠你一个?”

“不瞒你们,这里的村民连打架都不曾有过。与世无争,每届的族长都会把外面的八卦阵完善,让来人不至于丧命也不可能进到这里。如果不是有这位候兄弟,我想你们大概也不可能进来吧。”坤奇面色沉重地说。

水京一听,全是自己这群人惹出来的事,立刻后悔问了刚才那个问题。

“猴子,你听!”洪闻理突然对候正说。

候正一听,村口传来一阵狗吠鸡鸣!更让他毛骨悚然的是在这些声音中,有一个很熟悉的声音——“呜。。。。。。呲。。。。。。”。

“这是,这就是召唤珞巴族的那只骨笛!”坤奇的脸色也变得惨白。

“坤奇族长,无论如何你都不要冒头。如果可以的话你找个地方躲好专门对付这骨笛。”候正顿了顿,“如果我没猜错,现在村里的所有牲畜应该全被这骨笛控制了!”

“猴子!有情况!”袁瑞刚看着通往村中心的路上突然一阵尘土迅速地通知候正并且举起了手里的“雷神”。

“进屋!”候正指了指两边的村民住房,和水京、洪闻理、曾三山以及自己拉过来的坤奇一起冲进了最近的一件木屋。

门外的路上出现了一群很怪异的动物组合,不出候正所料,村里除了人的所有活物都已经被那只骨笛操纵着露出一种根本不像驯化过的样子冲向了村中心。突然身后的坤奇掏出了骨笛吹起来。

“嗯,果然有点不一样啊!”曾三山听到从坤奇骨笛中传出的声音点点头。而窗外的牲畜也似乎被这骨笛声软化了,全都显现出几人来村子时看到的俯首帖耳的样子。

“呜。。。。。。呲”那只骨笛的声音突然出现了几人都没听过的一个音调,就看见一群牲畜突然全部倒地抽搐起来!瞬间全部莫名其妙地暴毙而亡!

“这也太邪门了吧!”水京看着门外的惨景不可思议地说。

“这是用珞巴族族人的活骨做成的骨笛,传说是邪恶的化身!”坤奇在身后突然说到。

“那没有对付它的办法了?”候正转头问。

“我这支骨笛是不可能的,除非杀死吹笛子的人!”坤奇很肯定地说。

“猴子,这有点难度啊!”水京看看外面说。

“02,03,你们那边有什么情况。”候正对着纽扣步话机说。

“呜。。。。。。”步话机传来的不是02、03小队的回答。而是一阵类似于外面那骨笛发出来的呜声!

“糟糕!”候正知道情况不妙,飞快地从背包里掏出“时力”组装好,然后转头对曾三山说,“你和坤奇族长在这里,我们三个去看看!”说完就和水京洪闻理一头冲出了门。

“上!”候正指了指石头墙壁靠着的梯子示意洪闻理两个。

三人依次迅速地爬上了瓦片盖的屋顶,整个村子的房屋都是一样的高度,几人趴在屋顶勉强能看到村口。但是奇怪的是村口什么也没有,并不像刚才坤奇所说的那样有被劫持的孩子。

“猴子!你看!”水京突然指着紧靠着的一间房子的房门低声地叫候正。

候正和洪闻理转头一看,两人都被震住了。只见袁瑞刚小队的四个人正缓缓地迈着机械的步伐走出来,而严树声小队的四个人此时也从另外一间紧挨着的房屋中走了出来。

“猴子,他们似乎也被这笛声控制了啊!”水京说出的是几人最不愿意看到的。

“三儿,问问坤奇族长。有没有办法解除骨笛对人的控制?”候正对着步话机说,而此时下面机械走出的八个人已经汇合到了一起,慢慢地向候正他们这边移动过来。

“呜。。。。。。咵。。。。。。。呜”几人身下的屋内突然传出了一阵骨笛的声音,而步话机里也传来了曾三山的声音,“猴子,坤奇族长说可以。但是你们还是小心点。是不是‘大傻’他们。。。。。。”曾三山没有问完。

“嗯”候正对着步话机一声算是回答了曾三山的问题,然后目不转睛地盯住了正在缓缓接近的八个人,八个自己的战友,八个“麒麟”的特种兵!


“‘黑手’老大,这些小孩子抓来干什么?不如杀了算了!”此时村口的第一间村屋内,在阿尼桥和候正几人交过手的大汉“刀疤”、光头“骷髅”正站在一个身高接近一米九的身穿迷彩服的大个子白人身后,而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有些娘娘腔的小个子白人。

“‘黑寡妇’说了,这些小孩子是天生的作战体质。如果加以培养我们的雇佣兵团才会后继有人。没有我的命令,你们谁都不许动这些小孩子。真不知道这里的人都是窝囊废怎么会生出这种体质的孩子。”被称作“黑手”的白人转过身来,居然露出的是一张戴着金边眼镜的文质彬彬略显削瘦的很帅气的脸。而那金边眼镜背后的眼镜射出一阵寒光投到了在屋内角落一群昏睡的孩子身上。

“老大,在村中心的屋顶发现目标。不过少了一个人!”此时“黑手”的衣领上的纽扣突然发出声响,居然也是纽扣式步话机。

“嗯,你通知‘黑寡妇’让她操纵那八个‘木偶’陪他们的战友好好地玩玩。”“黑手”看了看门外,一抹诡异的笑浮现在嘴角。


“‘寡妇’看你的了!”一个脖子上纹着一个大大的死神像的亚洲人转身对着一个戴着帽子根本看不清楚脸的人说。

戴着帽子的人扬起了头,居然是一张女人的脸!而且是一张美女的脸,典型的中国美女!只见她抬起了手,手中赫然是一根白里泛黄的骨笛!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