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人已去,雄鹰犹存—光荣的海军航空兵第一师今何在?

bigbrick 收藏 7 3235

2008年1月18日央视军事报道忽然出现了一个让人难忘而又陌生的画面,原海航一师丹阳机场大批H-6M中程战略轰炸机起飞训练,这可是在电视上首次见到这个机场的H-6M。不觉感慨万分,昔人已去,雄鹰犹存!



那么,光荣的原海军航空兵第一师今何在呢?




我海军航空兵第1师已在上世纪末全军体改中撤编。


知道为什么要把这个师解散掉,多有纪念意义的番号,干吗要撤呢?



1952年1月,海军司令员萧劲光向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和总参谋部报告,提出必须尽快组建海军航空兵的领导指挥机构和部队。不久,建议得到批准。4月,海军航空兵部在北京成立。6月27日,人民海军第一支航空兵部队──海军航空兵第一师,以海军航空学校毕业的第一期空、地勤学员为基础,接收陆军第30师90团团部、空9师25团团部及所属3个飞行大队,在上海虹桥机场成立。


海航1师最初为一混编航空兵师,编有水鱼雪轰炸机团和歼击机团;配备的飞机都是苏联制造的。海航1师的建立,标志着人民海军航空兵部队正式诞生,为随后不断发展的我军海空突击力量的建设打下了基础,并在解放沿海岛屿、护渔护航、海上侦察、国土防空等战斗中作出了贡献。


海航1师所部在上世纪80年代初的布防态势为:


1、原海航1师1团(轰-5团、后换装轰-6)--江苏常州奔牛场站(地理上属于丹阳);


2、原海航1师3团(轰-5团)--安徽省肥东场站(西山驿);


上世纪末全军体改中,海航1师番号被撤,部队变更如下:


1、撤销原驻肥东的海航1师3团(场站也关闭了一段时间);


2、变更原驻奔牛(丹阳)的海航1师1团为海航独立5团;


进入21世纪,原海航一师的孓遗如下:


1、原海航1师3团肥东场站,进驻海航4师10团(海空雄鹰团),海军1118工程,改/扩建场站,并列装Su-30MK-2重型战斗轰炸机;


2、驻奔牛(丹阳)的海航独立5团,换装轰-6M中程战略轰炸机,不到两年前,该团转隶海航6师,新番号为海航6师17团,机型及驻地不变。




海航1师的早期战斗历程



海军航空兵是海军的主要兵种之一,是海军战斗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在人民海军创建时期,中国就着手组建海军航空兵。1950年8月海军召开重要会议,在会上明确了人民海军将以"空、潜、快"为主,逐步建设一支"坚强的国家海军"的长远目标。





◆艰苦创业






1952年4月,总参谋部电示:将空军上海虹桥机场及全部人员设备拨给海军。海军航空部组成接收委员会,接收了该机场空军各类人员及机场全部设施。1952年6月,海军开始着手组建海军航空兵第1师,将陆军第10军步兵第30师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机关和直属通信连及师属第90团团部,还有刚刚毕业的海军航空学校第1期空、地勤学员和空军第9师第25歼击机团,先后调来上海,进驻虹桥机场。6月27日,海军在上海虹桥机场召开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航空兵第1师的成立大会,从这一天开始,人民海军就拥有了第一支航空兵作战部队。海军航空兵第1师首任师长是曾克林、首任政委是李呈瑞。


为使刚组建的航1师尽快地投入训练和能够早日担负战斗任务,海军航空部于1952年7月下达了《1952年下半年海军航空师战斗训练指示》,并对1师所属的2个团分别提出了不同的训练内容和要求。具体要求是应能够执行海上空中侦察任务,指示2个团的中队以上干部和4团的夜航大队要增加夜航训练,其中1团必须培训1个侦察中队,4团培训2个侦察中队。


根据海上飞行时海天难辨,容易产生错觉,没有明显地标,容易迷航,一旦失事跳伞后不易搜救等问题,各团加强思想工作,消除飞行员的顾虑,从技术上解决难点,狠抓仪表飞行,在熟练掌握基本驾驶技术之后,再进入海上训练。在军事训练热潮中,贯彻战斗训练与实战锻炼相结合的原则,根据敌机‘性能和入窜活动的规律、飞行特点,重点解决克敌制胜的战术技术问题。战斗需要什么,就优先安排什么科目训练。到1953年底,2个团的大部分飞行员已能在昼间比较复杂的气象条件下执行空战和海上护航任务,训练水平有了很大提高。


当时部队装备的飞机相当一部分是二战中使用过的老式螺旋桨飞机,这些飞机性能较差,还经常出故障。地勤人员在设备简陋、航材不足、环境艰苦的情况下,为保证飞机处于良好状态,不辞辛苦,夜以继日地进行维护和检修,不让飞机带故障上天。他们自己动手,修旧利废,自制零备件。有时甚至不得不串件使用,2架飞机共用一个螺旋桨。一架飞机着陆后,马上把螺旋桨拆下来,装到另一架飞机上继续飞行。1团在没有修理厂的情况下,发动全团机务人员的创造精神,利用简陋设备创下了令人钦佩的业绩。有一次,经连夜突击抢修,1团将2架撞坏的飞机拆开,拼凑出完好的机身去替换另一架摔坏的飞机机身。后经试飞证明修复的飞机状况正常,并将它投入了飞行训练,完成了许多专家认为只有大工厂才能完成的工作。


1953年11月2日,周恩来总理在上海检阅了海军舰艇部队和海军航空兵,观看了航空兵第1师第1团"杜"-2轰炸机1个中队(3架)、第4团"拉"-9歼击机1个中队(4架)配合舰艇部队所做的飞行编队表演。周总理对整个表演十分称赞,高兴地为受阅部队写下了"加强训陈,提高技术,为巩固祖国海防而努力"的题词。


到1953年底,海军航空兵第1师顺利完成组建工作,空勤人员能基本完成海上飞行训练任务。年轻的海军航空兵第1师已成为新中国海军的一支重要战斗力量,担负着消灭国民党军队残部,保卫祖国海空的伟大任务。






◆海军航空兵第一师首战告捷





1950年到1954年间,在美军的支持下,国民党军队以大陈岛为基地,增加了包山列岛、东矾列岛、一江山、披山等岛屿的守备力量。他们利用在距大陆只有30千米的大陈岛上设立的飞行管制中心,引导从台湾起飞的飞机频繁骚扰我浙东沿海地区,有时一天达几十架次,活动十分猖獗。这些飞机侦察我地面和海上目标,轰炸扫射我舰艇、运输和捕鱼船只,破坏我渔业生产和海上运输。那时,浙东沿海的制空权基本掌握在国民党空军手里,严重威胁着建国初期的经济建设和人民生命财产的安全。


没有制空权,就没有制海权。为了打破敌人的空中优势,夺取浙东沿海的制空权,解放沿海岛屿,根据作战需要,我人民解放军重新进行了部署调整,海军航空兵第1师会同部署在上海、杭州、嘉兴的空军航空兵师形成了较强的对空打击力量。为了统一作战指挥,经中央军委批准,华东军区在宁波市设立浙东前线指挥部,华东军区参谋长张爱萍任浙东前线司令员兼政委,下设海军前线指挥所、空军前线指挥所和登陆作战指挥所。空军前线指挥所由华东军区空军副司令员聂凤智任指挥,曾克林和空5军军长安志敏、副军长彭彬任副指挥,海军航空部副参谋长纪亭谢任参谋长。


1954年4月,海军航空兵第1师4团1大队奉命进驻宁波机场,配合兄弟师对空作战和掩护我海上舰艇。具体任务是:夺取海门、一江山、南北鱼山一线150千米半径内的制空权,并尽可能远距离出击,歼敌于海上战区和我登陆部队、舰艇集结地域之外,保证陆军和海军舰艇完成攻占东矾列岛的作战任务。


1954年6月3日上午,我雷达发现披山南空域有国民党空军F-47型战斗轰炸机2架,后经大陈岛继续北窜,企图对我东矾列岛及附近的舰艇进行侦察、轰炸。指挥所命令周克林带领2号机杜九安、3号机刘良扬和4号机任旭利出击。


按照指挥所的命令,周克林中队飞到战区上空。周克林首先发现在小鹅冠北上空有敌机2架,并立即报告指挥所。指挥所通报:"185就在你们上空掩护,沉着点,狠狠打!"周克林随即率队爬高,利用高度优势,左转弯绕到敌机尾后。敌人发现我螺旋桨飞机,即调转机头,向周克林中队迎面扑来。我1、2、3号战机当即开炮,迫使敌机右后转弯,周克林率队随后紧迫。当周克林咬住敌长机准备攻击时,忽然看到4号机任旭利遭敌僚机攻击。周克林急忙放弃有利的攻击机会,一扭机头,转向敌僚机开炮,把敌僚机打得冒烟而逃,任旭利转危为安。2号机杜九安在掩护周克林攻击时,下滑速度过大,冲到了周克林的前面。当他拉起转弯时,发现了敌长机,便向敌机右侧方射击,命中敌长机右翼。3号机刘良扬继续尾追已负伤的敌长机,敌机见遭到我机追击,于是采取大坡度盘旋,想摆脱我军3号机刘良扬的攻击,试图绕到后面伺机反扑。刘良扬机动灵活,利用"拉"-11飞机转弯半径小的优点紧迫不舍。几个圈子兜下来,刘良扬从高度1000米一直追到200米,终于取得了攻击的机会,他按下炮钮,命中了敌叽。正当周克林爬高追击敌僚机肘,在正前方发现了正被刘良扬追击的敌长机,他立即进行瞄准,与刘良扬几乎同时开炮,敌机被击中起火。4号机任旭利在飞机尾翼负轻伤的情况下,始终掩护着长机刘良扬。在刘良扬、周克林退出攻击后,他也接着向敌长机开炮,但没有命中。敌长机先被杜九安击伤,又被刘良扬和周克林同时击中,终于燃着大火扎进了波涛汹涌的大海。



这是海军航空兵第1师首次与敌机进行空战,经过5分钟战斗,击落击伤敌机各1架。在海军航空兵第1师的历史上,写下了胜利的篇章。





◆控制制空权 轰炸敌占岛





1954年5月东矾列岛解放后,盘踞在浙东沿海的大陈、一江山、鱼山、披山等岛之敌,已面临被歼的境地。国民党在加强各岛防御的同时,加紧与美国勾结,阴谋签订《共同防御条约》,妄图使美国侵略台湾的行动"合法化",以阻遏我军进一步解放沿海岛屿和台湾岛。为粉碎美国和国民党反动派的阴谋,中央军委决定由华东军区组织部队攻占大陈和一江山等岛屿,命令华东军区于9-10月间以海、空军轰炸大陈之敌,准备攻占一江山岛。海军航空兵第1师奉命参加了解放大陈、一江山等岛屿的战斗。一江山岛登陆作战是陆、海、空三军首次协同作战。作战分两个阶段实施:第一阶段主要是夺取制空权和制海权,给大陈、一江山之敌以沉重打击;第二阶段是登陆作战。


早在1954年8月下旬,华东军区海军下达了配合空军轰炸大陈岛的作战命令。海军航空兵第1师接到命令后;立即停止休假,召回外出疗养和探家的人员,全力以赴投入了作战准备。师、团、站都召开了党委会,传达讨论作战任务,各级领导和机关干部深入到空,地勤人员中,进行思想动员,介绍分析敌情,研究作战方案,组织战备训练、加强各项保证工作。为了搞好三军协同作战,特别重视协同训练,1团、4团和空军担负护航掩护的部[队以及海军舰艇部队进行协同演习达16次。各项战勤保障工作也抓紧进行准备。


1954年11月4日11时,第1师接到空前指命令,出动1个"杜"-2轰炸机大队对敌实施轰炸。这是1团第一次执行以大队为编队的轰炸任务。空中指挥员、团长姚雪森在14时18分,带领轰炸机大队起飞。编队组成为1中队长机姚雪森、僚机于保祥、夏金庭,2中队长机张尚志、僚机王昌喜、黄得成,3中队长机马连成、僚机姜贵、赵金宝。


在嘉兴上空,姚雪森轰炸机编队与空军护航部队编成混合机群,并在兄弟部队的掩护下准时抵达目标上空。15时30分,我军轰炸机从2300米高度进行投弹、扫射,15时33分退出战斗,16H29分全部安全着陆。在实施轰炸时,敌高射炮向我机群射击,我机组人员毫不畏惧,严格保持编队队形,领航员沉着瞄准投弹,共投掷100千克爆破弹81枚,发射机枪弹611发,摧毁敌迫击炮1门、地堡4个、道路数百米。



11月侣日,驻宁波机场的第1师4团先起飞"拉"-11歼击机一个中队,到北鱼山岛上空进行侦察。随后,1团大队长马连成兼任长机、于保祥为僚机驾驶"杜"-2轰炸机起飞,在4团"拉"-11飞机一个中队的直接掩护下,对北鱼山岛国民党守敌预定目标进行轮番轰炸,摧毁敌营房5~6座、地堡1个,炸坏交通壕60米、道路80米。


第1师1团与空军轰炸机部队在连续20天轰炸袭击-江山岛和大陈岛敌军的作战行动中,还承担了实施战区侦察和掩护的任务,保证了对敌岛轰炸任务的完成,协同空军歼击机部队有力地控制了战区制空权,实现了浙东前线指挥部的预定作战计划。





◆以陆军的胜利为胜利





1954年11月30日,总参谋部下达了攻占一江山岛的命令。12月上旬,海军航空兵参战部队开始进行夺岛战役第二阶段登陆作战准备。海军航空兵第1师党委向全师提出了"以陆军的胜利为胜利"的口号,号召全体人员奋勇战斗,保证兄弟部队登陆作战的成功,争取在我军第一次陆、海、空联合作战中立功!


海军航空兵第川引团是一江山登陆作战的空中突击兵力之一。为了胜利完成浙东前线指挥部给予的作战任务,师、团党委认真总结了前段参战情况,各级军政领导和机关干部同飞行人员谈心,一起分析敌情,研究完善作战方案,设想了可能出现的各种意外情况和处置办法。根据侦察敌岛的航空照片,绘制情况图,制作沙盘,供飞行人员研究,还组织飞行人员学习抗美援朝战争中我空军轰炸敌大和岛的战斗经验。飞行人员更是全力以赴,把杀敌立功的决心贯穿到战前练兵中去。他们认真熟悉作战方案、敌岛的位置、地形、敌防御体系和我预定登陆地段,尤其是反复熟记主要目标的形状,并一一绘图默记。根据太阳方位及敌人的火力情况,选定了不同时间有利进入的飞行方向和瞄准点。在熟记主要目标的同时,也熟悉次要目标及其周围岛屿的方位和形状,以保证在任何条件下都能迅速准确地发现目标,提高轰炸命中率。他们选择近似作战战场环境的地域和海区,设置近似实战的条件,反复进行航行轰炸训练,着重练习紧急出动、准时到达、反高射火力机动飞行以及与护航的歼击机部队会合、编队等一系列协同动作演练,还进行了单架飞机训练和自救互救演练等。1955年1月13日,又参加了浙东前指组织的陆、海、空三军联合登陆演习。


1955年1月18日晨,人民解放军以预先航空火力准备为先导,揭开了我陆、海、空三军第一次协同跨海作战攻占一江山岛登陆战的序幕。



凌晨4时,海军航空兵第1师师长夏云飞就着手检查战斗起飞前的各项准备工作,各团、场站和机务处报告,一切准备就绪。空军前指指挥员聂凤智用电话命令:"你们按战斗命令的预定时间起飞!"


6时58分,绿色信号弹划破长空,第1师"杜"-2轰炸机编队从大场机场起飞。编队组成为师技术检查主任空中指挥员兼第1中队长机马连成率僚机程国章、曲奎绪,第2中队长机于保祥率僚机周玉峰、黄得成,第3中队长机夏金庭率僚机王昌喜、赵金保。接着担负直接掩护任务的空军第85团出动1个"拉"-11歼击机大队,也从大场机场起飞。我军海、空军飞机编成整齐的战斗队形,按预定航线隐蔽出航,直奔战区。


8时,我军机群准时飞抵上大陈岛上空,敌高射炮向我机猛烈射击,我机在进入轰炸航路前进行了变换飞行高度和方向的反高射火力机动飞行。通过轰炸进入点后,我机群严格保持飞行队形,以保证轰炸效果。长机中队领航员王维久、吴兰柱、庸敦壁准确瞄准投弹,各僚机领航员紧接着按下了投弹按钮,54枚250千克爆破弹直向预定目标倾泻下去,机上射击员也向敌阵地发射了机枪弹580拨。我军飞机炸毁敌气象台、导航台各1处和115高地炮兵阵地及环形围墙。第1师轰炸机编队于8时05分退出战斗,9时21分全部安全着陆。


预先航空火力准备之后,我海岸炮兵和支援炮兵群分别于12时05分和12时20分开始对一江山岛之敌实施火力准备。12时43分至13时22分,登陆输送队先后自蒋儿岙和头门山起航,分4路向一江山岛开进。在此前后,即11时至14时,第1师4团"拉"-11歼击机以中队为单位从宁波机场起飞,共出动3批12架次,在登陆输送队上空掩护登陆兵航渡。13时05分,海上担负掩护的炮艇、护卫舰和船载火箭炮群相继进入射击阵位,并开始向一江山岛轰击。


14时至14时36分,我军航空兵轰炸机部队实施了航空火力准备。海军航空兵第1师"杜"-2轰炸机1大队9架、空军第20师"杜"-2轰炸机2个大队及1个中队21架和空军第11师"伊尔"-10强击机3个大队24架,对一江山岛之敌进行空中突击。空军"杜"-2轰炸机6架、"伊尔"-10强击机8架,对大陈岛之敌进行了空中轰炸和扫射。


在迎回参加射控火力准备的第1批轰炸机群之后,海军航空兵第1师随即做好准备派出该师的第2批轰炸机群。13时18分,时任某团长的马溪波作为空中指挥员率领3个中队的"杜"-2轰炸机起飞。1中队每机携带500千克爆破弹3枚,其他均各挂载250千克爆破弹6枚,由空军第85团"拉"-11歼击机8架护航,直指南江山岛。为保证轰炸准确,他们在距目标约80至120千米时就开始测风,准备投弹。此时,机群中的长机和僚机都参与了测风,他们力争早测、多测,并反复对照。当马溪波带队的轰炸机机群第一次进入目标时,空军轰炸机和海岸炮兵已经发起了对北江山的攻击,因而引起的烟尘顺着北风把南江山全部遮盖了。马溪波当即决定按第2号方案执行,命令机群做第2次进入。马溪波机群转过弯来,对正航向,于14时08分从2000米高度对预定目标进行了轰炸和扫射,炸中吃水岙和滩头阵地、106高地上的胜利村、田岙湾等目标,还炸毁了隐蔽部和机枪阵地各一处。马溪波在14时13分率队退出战斗,于15时15分全部安全着陆。



在强大的炮兵、航空兵和舰艇炮火的支援掩护下,登陆部队第一梯队于18日14时10分按计划对北江山、南江山各前沿要点守敌实施了登陆冲击。我登陆部队发扬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粉碎了敌人有组织的抵抗。19日2时,肃清了全部守岛残敌。


为巩固胜利,进-步动摇大陈岛上的敌军,浙东前指命令部分轰炸机部队和快艇部队对上、下大陈岛之敌于1月19日、20日进行连续2天的打击。


海军航空兵第1师的部队已经连续几天紧张战斗,没有得到休息,有的空勤组在18日连续出动2次,每次长达4个半小时,人员相当疲劳。19日,在接受了轰炸下大陈岛敌军的战斗任务后,马上开始进行紧张的准备。


19日11时50分,按照空军前指的命令,第1师1团1个大队9架"杜"-2轰炸机由空中指挥员马连成带领,空军第85团"拉"-11歼击机1个大队负责担任空中掩护,对下大陈岛敌军指挥所、雷达阵地、弹药仓库等目标进行轰炸。我军机群在接近战区上空时,天气转坏,飞机几次进云,这些飞行员大都没有经历过复杂气象条件下的飞行训练,但他们沉着应对,循着前面飞机螺旋桨搅动空气形成的痕迹前进,保持住了空中队形。在接近轰炸目标上空时,又遇到了敌高射炮火的猛烈射击,密集的炮弹爆烟和空中的云雾混成一片,挡住了飞行视线。马连成机动灵活地命令改变飞行高度,他带领轰炸机群从2500米下降到1200米,成功地避开了敌高炮的弹幕,同时命令以中队为单位进行投弹轰炸。全大队以疏开队形进入轰炸航路,长机领航员王维久、杨德贤、吴兰柱及各僚机领航员沉着瞄准,把炸弹全部投到了敌岛上。射击员用机枪狠狠向地面扫射,共打枪弹723发。这次轰炸命中了敌军驻地杨府庙,并炸毁敌营房20余座、105榴弹炮阵地4个,1座弹药库被炸中,燃起了大火。马连成驾驶的12号飞机被敌高炮打了1个小洞,机组人员未受伤。他们靠着勇敢精神和密切协同,并采取了正确的战术,完成了作战任务。全大队在小金山上空集合编队,于14时05分安全降落大场机场。


海军航空兵第1师1团几次执行轰炸任务,都做到了按时出动,按时到达目标,轰炸效果较好,有力地支援了陆军部队的登陆作战。张爱萍司令员表扬1团"很好地完成了任务"。


中国海军航空兵从无到有,艰苦创业,边建设、边训练、边打仗,在战斗中不断地发展壮大。海军航空兵第1师为年轻的新中国海军航空兵的成长、为建设强大的人民海军、为保卫祖国做出了不可抹灭的贡献。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被美日封杀的军事游戏:真正模拟打击日本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