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狱 113天 正文 第1章 第一天

hawk735 收藏 1 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7/[/size][/URL] “我叫原田,请多多关照。” “我叫穴川,请多多关照。” 18号牢房中的两个人,从熟睡中惊醒,纷纷向凌伸出右手。 “我叫凌X,中国人,也请你们多多关照。”凌说着,右手迎过去,握住二人掌心。 “天太晚了,有话明天再说吧!”穴川说着,将身体向背后的褥子上重重一摔,“晚安!”这是典型的日式告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97/


“我叫原田,请多多关照。”

“我叫穴川,请多多关照。”

18号牢房中的两个人,从熟睡中惊醒,纷纷向凌伸出右手。

“我叫凌X,中国人,也请你们多多关照。”凌说着,右手迎过去,握住二人掌心。

“天太晚了,有话明天再说吧!”穴川说着,将身体向背后的褥子上重重一摔,“晚安!”这是典型的日式告别方式——先是用热情将你的情绪拔高,然后再突然松手。

看起来,穴川应该是这间屋子里的老大,二人世界在他的领导下,有条不紊,鼾睡声很快从他们的身体中发出。望着这二位那横七竖八的睡相,凌本来忧郁的心情更加烦躁。他,彻底失眠了。面对这原本不属于他的环境,凌反复询问自己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呢?”他自问自答,“难道今生今世,我就生活在这间笼屋里吗?”他看着三面是墙,一面内附铁丝网的铁栅,看着梯形牢房内永不熄灭的厕所灯光,一颗心缓缓下沉……“从现在开始,我每一步都不能错,绝对不能犯任何错误!”他咬咬牙,“失去的已经不能再回来,可自己能掌握的东西,那就绝对不能再失去。”想到这里,他又失眠了。这几天,他没睡过一份安稳觉,严格来说,他甚至没合过眼。自己也许是因为神经过于紧张,而一时冲动犯下后果,但是这种原因,绝对不能作为替自己开脱的依据。日本警方也不会因为这一点放过自己。“我虽然没有杀死孙晓彤,但是,依我对这个女人的了解,她绝对不会轻易放过自己。她是一个容易将简单问题复杂化的女人,同时也是个贪心和昧良心的女人。好在老天没给她一个聪明的脑子,否则自己这回,恐怕真要凶多吉少。”严格来说,凌并没有将这个女人放在对手的位置上,但是,他却对孙晓彤充满着忌讳。因为,孙晓彤知道该怎么利用自己楚楚可怜的外表去编瞎话,也知道该怎么驱使身边的人去为自己打掩护。自己走到今天这一步,说白了,就是曾经太过于相信她,以至于被她给利用、诬陷。

巡夜的狱警从门外走过,他看看满眼血丝的凌,凌也抬头瞧瞧他。二人没有说话,相持了片刻,狱警摇着头,走开了……千叶市XX警署拘留所就是这样一个环境:双层曾扇形分布牢房区,每一间牢房的铁栅,都正对扇形中心点上的电源总控制台。在控制台上,狱警可以看到任何一间牢房中的任何情形。也就是说,从现在起,自己无论做什么都要小心,绝对不能给警察留下一点机会。可是,自己该怎么做才对呢?留学日本五年,但是对日本的监狱,自己并不熟悉,谁会想到自己能有这么不幸的一天呢?警察,也没给自己留下什么机会,入狱时,就连肛门是否藏物都要检查,现在身上,已经片纸无存。

失去自由的人固然可恨,但是也非常可怜。他们已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只有将希望苦苦寄托于别人。“妻子能来救我吗?”凌暗暗猜想,“我和她的关系这么紧张,她还能原谅我,救我吗?”想想不久前,自己和妻子还在闹离婚,这颗心不由得一沉。也就是从这时起,凌才突然明白:原来最对不起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妻子。“晚了,我现在不敢再奢求她什么,只求老天看在我们夫妻一场得份上,她别在这个时候丢下自己……她不会丢下我,绝对不会!”凌痛苦地摇摇头,心中充满了歉意,“她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她心地善良,有情有意,绝非孙晓彤之流所能媲美。自己眼睛瞎了,当初怎么会背叛妻子,喜欢上孙晓彤这心如蛇蝎的女人呢?唉!天作孽尤可为,自作孽不可活啊!”一阵痛苦袭来,凌几欲昏厥。此时,他突然感觉到:自己失去的,恐怕不仅仅是为之奋斗多年博士学位,恐怕自己家庭能否保全,业已是未知数。


这一夜,凌又失眠了,眼睁睁熬到天亮。他也只能从提示才能判断出大致时间。“晓!”控制台上的狱警一声断喝,整座牢房的电灯全部被打开。

“早上好!”同屋的狱友向他点点头。

“早上好!”凌用日语不冷不热地回答着,学着他二人的样子,叠起被褥。

“你惹了什么麻烦?”原田倚在被褥上,例行公事似地问道。监狱有条不成文的规矩:犯人之间一般不会直接问犯什么罪,而是只问“麻烦”。

“杀人未遂。”

“受害者是不是日本人?”

“不是,她是中国人。”

“中国人?”原田一撇嘴,冷笑道,“真可耻啊!”

“不错,我的确办了件可耻事情。”

“没关系,进来的人,只要还没被起诉,就未必没有机会。”一旁的穴川插嘴说道。对于这个穴川的印象,凌在心理上能容易接受些。

“你不相信我的话?”穴川瞧着凌那毫无反应的表情,追问道。

“这倒不是,”凌摇摇头,“我的日语不是很好,还在体会你刚才那句话。对了,你方才说什么?”

“我说,只要没被起诉,就还有机会。”

“包括能被释放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要看检察官怎么考虑这件事。对了!你是昨天晚上被送进来的,今天恐怕来不及。明天,你会有‘检事’,也就是检察官要当面对你调查,你自己要小心了。”

“这里允许抽烟吗?”

“可以,不过在放风时每天两根,还不包括周六和周日。”

“这么严厉?”凌有些惊讶,他开始考虑自己在戒烟状态下,该如何进行思考。

“这还算不错的,”原田在一旁插话,“看守所里,就连这两根也不会让你抽。”

“以前,因杀人未遂被逮捕的人,有过被释放的案例吗?”

“没有!”原田坚决摇摇头,可是随后,他又解释道,“不过,你可以问问律师,也许他会有办法。”

“律师?”

“对!能救你的人,只有你的私人律师。”看看凌那满脸不解的样子,穴川说道,“在日本,律师分为国选和私选。如果你没有钱,没办法,你只能聘用政府为你指派的国选律师。当然,如果你是百万富翁,那就另当别论。”仔细分辨过凌对自己语言的理解能力,穴川突然又说道,“如果你有什么不清楚,可以问问旁边17号的苏,他也是中国人,语言很好。”

“这里还有中国人吗?”

“有,他比你早来两个多月。”

“噢……”下意识,他抬头望望山墙上的铁栅窗……“机会来了……”


“你是中国人吗?”一个年轻的胖男孩站在凌的对面,趁着警官不备,用汉语悄悄问道。

“噢?你也是中国人?”凌打量着他,偷眼瞧瞧瞥向自己的狱警。

“昨天,他们就告诉我又来个中国人,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见同胞。”苏刷着牙,扭头向身后看看。

“这里说话方便吗?”

“不方便,”苏低声解释道,“不过,我会在方便的时候找你。”

“谢谢!”凌说着,将身体很随意地扭过去。

“你们快一些,后面还有人等候。”狱警走过来催促。

“马上!马上就结束……”


18号牢房的铁门,只有犯人申请洗手后,才能被打开。这,也是狱中为数不多的自由之一。因此,凌申请洗手的次数,往往要比其他人多。

“你这已经是第几次了?”狱警再次打开牢门,笑着问道。

“我没数过,不过,给你们添麻烦了。”凌说着,弯腰从低矮的门框下钻出。来到盥洗池前,拧开水龙头,他偷眼向一侧的窗外望去。铁窗被毛玻璃遮住,根本看不到外面的情景。不过,阳光是不受拘束的,不管人为的阻隔有多么繁琐,它们依然很顽强地从窗缝中挤进。

凌依然开着水龙头,瞥见警官向他走来,便不慌不忙地开始洗着脸。

“凌!”警官拍拍他的肩膀,和蔼地说道,“我们这里的待遇已经很好了,别的地方,洗手都是在屋子里。”

“噢!对不起,是我给您添麻烦了。”凌说着,顾不得擦手,淋着水滴,转身向18号牢房慢慢踱去。

“这不算麻烦,”警官笑着,将凌轻轻推进牢内,“一个小时内,你只洗过六次手,有人,是你的双倍。”

听着身后铁门合拢的声音,凌觉得胸口有些发闷。

“没关系吧?”一旁的穴川,放下手中的漫画,问道,“我瞧你的脸色有些不好。”

“老毛病了,”凌贴着墙壁,慢慢滑坐在地席上,“人到这个时候,真是羡慕死去的人。”

“如果你被关了一个月,我敢担保:你不会再说这些怪话。”

“噢?”

“因为,你和死人也没什么区别了。至少,你会发现自己失去一个叫感觉的东西。”

“您被关了多久?”

“不好意思,正好一个月。”穴川说罢,将手中漫画丢还给对面的原田。原田没说话,漫不经心的表面,却暴露出他内心的悸动和不安。凌看在眼里,什么也没问。有些事情,装糊涂往往比明白还要关键——这是他付出血的代价后,才真正掌握的技能。

“凌,你昨天晚上没吃饭,是吗?”穴川问着,随手又抓起一本漫画。

“是的,”

“早晨也没有吃?”

“我不饿。”

“你既然肯喝水,就表示你并不想死,对吗?”

“我根本就没想过死。”

“是吗?”

“是的,否则,我怎么还能喝水呢?”

“在监狱里,不吃饭也是有罪的,只不过,警察不会提醒你。只有我们这样的人,才会告诉你。”

“噢?”

“只有受到惩罚时,你才能感觉出自己和他们到底有什么不同。”穴川说着,偷偷向门外一指。

“我明白你的意思。”凌说着,慢慢合上双眼。

“如果你想出去,就一定要保重体力和脑力。”穴川将漫画递到凌的面前,问道,“不看看吗?调解调解。”

“对不起,我对日本的黄色漫画不感兴趣。”


没有时间的滋味,凌是有生以来第一次体验到,枯燥、寂寞、无聊。他从洗手池上的作息时间表得知:每天早7点起床洗漱,7点45分吃早饭;中午11点45分吃午饭,运动时间是下午一点;晚饭时间为下午5点45分,8点钟后,可以洗漱入睡。周而复始,一成不变。“每天都要过这种日子吗?”凌趴在铁栅内侧的铁丝网上,遥望着操作台上的警察,二人的目光对视在一起……“这和动物园笼中的野兽有什么区别?我快受不了了。”强忍烟瘾戒断后所产生的剧烈不适感,凌将小指从网眼用力挤出,“只有在这个时候,只有在这一刻,它才能随意接触到外界,才是自由的……”

凌默默想着心事,原田从身后踱来,在他身旁留步,将消瘦的脸颊贴在牢门上,一幅魂不守舍的样子。

“这家伙怎么啦?好像丢了魂儿。”凌偷眼瞧瞧他。

“原田桑,您不歇会儿吗?今天的放风,恐怕要从楼下开始。”穴川的提示没起任何作用,原田并未理会他。

凌在一旁默默观察着二人,一个显得无所畏惧,另外一个却心事重重。“他们两个的反差怎么会这么大?一个月后,我会和他们中间哪一个相似呢?”想到这里,心里不禁涌出一阵烦躁,“不行!这里不是人呆的地方,我一定要想办法,尽快离开这里!”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