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7年底“小鹰”号访港遭拒以来,对不愿意看到中美关系发展的人来说,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难得的唱空机会,于是各种中美军事对峙的传闻也就尘嚣日上。因此,美国太平洋总部司令基廷上将这次访华,无论谈了什么,至少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证明了中美军事关系的沟通管道仍然畅通。


军事关系在国际政治体系中,往往有这样一种特色:在两国关系改善的过程中,军事关系常是最后一种得到改善的关系;而当两国关系恶化的时候,军事关系又是首当其冲恶化的关系。20世纪70年代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政治关系率先解冻,经济关系紧随其后,而军事关系直到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才出现明显改善。但1989年****之后,率先被冻结的,正是刚刚热络的军事关系。因此军事关系往往是初冬第一场雪,暮春最后一枝花。


同样,考察热点地区的国家态度也如出一辙。政治表态多少带有一定的随意性和个人性,经济表态则需要长期见效,唯独军事行为能够实打实地说明一个国家在热点地区的战略目的。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口吐莲花不支持台湾“独立”,却从来不肯停止售台武器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国际社会空前关注“小鹰”号通过台湾海峡全过程的理由。


另一方面,也正因为如此,军事关系产生的一个特点就是:由于其极为敏感,常常与一个国家的根本战略高度一致,任何擦枪走火或者误击误炸,看起来有一定的偶然性,但放在大战略框架下就都不奇怪了。真正理解了两国的大战略,也就能够保证军事关系的稳定。外界热炒的中美军事热线,实际上就是在任何地区危机出现的时候,重复核对这种战略理解。而中美之间目前的军事沟通管道,也正是建立在这种理解的基础上的。正如罗伯特·杰维斯在《国际政治中的知觉与错误知觉》中所言,知觉错误是导致行为体决策失误的重要来源。


中美对于所谓台湾“独立”问题有不同的政治理解,但是中美两国都认识到,2008年台湾岛内的任何非正常安全事件,或者因为选举政治产生的“台独”闯关,都将可能引爆原本脆弱的两岸神经,甚至造成中美军方的直接对抗。这是亚洲安全之最大隐患,既是对中国主权领土完整的最大挑衅,也是对美国亚洲利益的深切伤害。从这一点上说,中美两国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因此,基廷访华必谈台湾,而且必然要和中国同行们寻求对台海事态的最大理解。


善兵者,不轻启战;善战者,非战为上。有的时候,武士的沉默是因为他们知道武器的危险。我们相信多年从军的基廷先生是一位武士。就此而言,加深中美军事理解,至少是为了在非理性因素充斥的2008年3月,为亚太安全提供一点基本的理性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