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先锋 第七章转战松花江 第三节天气助战

ddtt 收藏 4 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604/


侦察班被摆到距离主山头侧面不远处的一座小山头上,几座山成U字形排开,主山头一旦被攻击两侧山头上隐蔽的其他部队一起打,敌人就成三面夹击之势力,张学义隐蔽好了看着即将冲入主阵地射程内的鬼子和伪军,跟班长说:“我从九一八那天跟鬼子开打,鬼子的长短我心里有底,一对一跟他们玩步枪咱们不行,他们可以四百米外把人的脑袋打个窟窿,即使咱们能打这么准可鬼子脑袋上还有钢盔,打着人家人家未必死。”

“单打一都不行,所以我们以多打少优势兵力围歼,可鬼子的机枪火炮的密度实在太大,我们的机枪火炮跟没有差不多,仗可真难打,子弹不好弄吧连粮食也不好弄,我们打鬼子为了保卫国家可老百姓都不愿意帮我们。”班长也是打了几天仗的,对这些事十分清楚。

“老百姓太辛苦,除了苛捐杂税外还要交地租还要受官府和地主的气,他们能捐粮食就不错了,试想我们给百姓做了什么,我们打鬼子打完了如何?农民还不是受官府和地主欺负,还不是交这个交那个一年不得好过,过年连顿饺子都吃不上的人家太多,打完鬼子百姓还受气,谁愿意多出一把力呢?换成你,你愿意么,除了苛捐杂税多交一份粮食给军队,当然赞助抗日一点利没有照样被地主欺负?所以不管我们打胜打败百姓都是受苦遭罪,所以我们死了也未必有人同情我们是爱国而死的,这跟百姓没关系,人家需要的是活命,捐粮食捐的多了他就饿死了。”张学义打算介绍一下自己在江西怎么打土豪的准备炫耀一下。

班长忽然问:“是呀,我一直没想到呢,我们打仗是为政府打,打胜了汉帅派的省主席以及其他官员照样或来,地主照样靠欺负穷人发财,城里的资本家照样开血汗工厂赚钱,穷人还是受气,我们打走鬼子跟不打走鬼子对他们的确没啥区别,是这个理儿,我当胡子那会我就看不习惯那些做官的和有钱的欺负穷人,可怎么也改不了这个世道,我杀了很多地主,把人头放一起至少也有百十斤,怎么就扭不过这个世道呢?”

“能扭过来的,你杀完地主把地主手里的地契发给佃户没?把高利贷借条发给农民没?有没有把地主从百姓家抢来的女人送回家去呢?有没有把卖身为奴的人的卖身契给了那些下人么?”张学义一连问了五飞几个问题,问的非常深刻,连副班长列臣也伸过脑袋听完仔细想了想。

“我只杀害人的地主,你说的那些没想过。”

“地主的崽子你全杀了没?”张学义追问道。

“崽子有的还小,从没做恶事我为什么杀他们呢?”

“地主死了,崽子没死,崽子长大了还依靠他家祖传下的的土地和高利贷借条发财,交不起租还不起钱的人家照样要卖儿卖女不得好活,不杀崽子也行,你把地主的地分给佃户,把高利贷借条烧了,把卖身契烧了,这样穷人才得高过,至少没地主欺负官府的税高点他们也能吃开饭,交完租子交了税人就没发活了,他们没法活干嘛管我们死活,即使鬼子当着穷人的面把我们全杀了,谁会可怜我们呢,因为我们没可怜过他们,没帮过他们,人跟人是将心比心,你用心为别人做事别人当然用心报答,我们想让所有百姓支持我们那必须给他们活路,把逼死他们的人杀了为他们报仇,让欺负他们的人永远不能欺负他们。”张学义说的这些跟红军在南方干的是差不多,这叫打土豪分田地,在当是那是时髦的词汇,在苏区很流行的。农民有自己的地才得好活,靠租地种那混一辈子兴许死也死不到棺材里,穷的叮当响最后破席子一卷一辈子就交代了,他那管你抗日还是抗美呢,跟人家有啥关系,人家帮助抗日那省政府主席马占山免他的税?地主免他的租?笑话,那有这等好事。

“你说的太他妈的对了,我说我们跟冯司令去农村征粮的时候看到农民都木哈哈的,原来是因为这个,哎,我们手里有枪怎么就不能把他们拉出苦海呢,你真是比我高,以后冲进地主家把粮食抢光把他家人喀嚓了,把地一分不就没事了,也不让地主的崽子继承他家的地和钱,让地主崽子自食其力。”张五飞现在才明白为什么抗日的军队吃的是窝头喝的是杂合米的粥,想扩大队伍必须有粮食,可不干掉地主他白给你粮食不成?倒是不排除有开明地主这一说,可好人太少了压根就当没有得了。

正在侦察班的兵聊天的时候正面山头打响了,这会巡查阵地的团长已经回到主阵地,鬼子和汉奸潮水般的向山顶冲来,张学义架起掷弹筒把团里给的几发炮弹拿出来,装进掷弹筒准确的把榴弹发射到敌军人群中,掷弹筒那玩意儿厉害,榴弹爆炸以后一群人就被炸飞了,班长一看打的这么准高兴的喊:“打的好打得好。”张五飞正高兴呢六百米外一个鬼子步兵看见主山两边还有人,你就在着横着吧,鬼子兵端起三八枪瞄准五飞的脑袋就开了一枪,“啪”的一声后子弹嗖的飞过来。

张五飞没反应过来子弹就从棉帽子上飞过去,吓的他一缩脖子不敢动,两眼看着山下六百米外的一个鬼子步兵从容的拉枪栓把子弹壳退出枪外,日本兵悠闲的动作几乎跟打猎差不多,一点没把零星的机枪和掷弹筒放在眼里。

“我的娘呀,枪法这么准,六百米就想要我的脑袋,他妈的我跟你没完。”张五飞端起四四式马枪准备瞄准鬼子还一枪,他心里清楚本地区抗日部队里枪发比他好的没几个,自己要不这么远的开一枪打打鬼子,鬼子真以为中国兵只会打两百米固定靶。

张学义急忙拉了一下班长的衣角,“大哥,别打,咱们子弹太少,四四马枪射程不如三八大盖,枪是管长了才打的远,三八卡宾枪和马枪都不如三八大盖远,跟鬼子打要省子弹,放近打要不远了吃亏呢,你真放倒这个鬼子那机枪火炮都转移到咱们头上,阵地上的兄弟可能全被打死。”

“那也值得,你看主阵地都成火海了,我们给他们分担点也好。”班长丢下马枪拿起ZB26机枪准备还击。

机枪射程比步枪远的多,班长加好机枪对准鬼子,慢抠扳机然后迅速送开,机枪“哒哒哒”响了三声,三发子弹准确的击中鬼子兵的胸口,随即吓的一群鬼子全部卧倒,鬼子军官尾野戴着白手套指了一下发出枪声的侧面阵地,身手的几个掷弹筒手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十个歪把子机枪手以及副射手立即停止冲锋,趴在地上端着机枪对准侧面阵地一阵扫射,步兵也一不慌二不忙的慢慢的瞄准射击,掷弹筒对准山头猛烈开火。

掷弹筒打出的榴弹六发一组向侧面阵地开火,掩护其他步兵进攻,其他非特战小队的鬼子兵潮水般的冲向侧阵地。


几发榴弹爆炸后班长张五飞吓的抱着机枪蹲在地上不敢动,鬼子的火力打的又密集又准确,怎么机枪和炮弹打得这么准,自己玩了十几年枪没见过国内有几个打的准的,倒是东北军里有些军官枪法好,马占山那绿林出身自不必说,当然日本士官学校毕业的丁超将军(哈尔滨保卫战的主要参与者)枪法肯定比他们好,毕竟自己学出来的不如上正规军校学的好。

“打的好。”张学义看着鬼子潮水般的冲过来,拿起掷弹筒连发几弹击毙日伪军多人,现在他就空了手趴地上看热闹,他没拿长家伙。班长把四四式马枪给他,“听说了这么多天还没见你打过枪,你来几下。”

接过枪来张学义端枪瞄准冲在最前边的鬼子,“我打跑的最快的,枪上带旗的那个。”他说完瞄准后计算好提前量一枪把鬼子兵给击毙。

“管儿挺直,这枪归你。”班长抱着机枪打了一会,发现主阵地不行了,鬼子的十几门山炮对准山头猛打,几乎没停过,鬼子的步兵冲的半山腰,主阵地上机枪手已经开始撤离,步兵打着排枪掩护指挥官和重武器撤离。

日本军队的火力不论那次战斗都绝对占上风,他们的炮兵也好步兵也好总能离老远就把对面的中国军人击毙,而缺乏训练的中国军队根本不堪一击,平日饱受军官压迫的兵是被军官打骂过的,而且军饷总是被军官克扣,军官可以喝兵血吃空额,还能使唤勤务兵伺候自己,每天过的跟大爷一样。这样封建式的军队内部本身就是有矛盾的,连续一年没开军饷的兵那会给你好好打仗,即使有本事也不使用在日本人头上,很多受过欺负的士兵战斗中巴不得炮弹把自己的长官打死,抗日的队伍需要军心民心的支持,没有这两点一切都是白给,你不给老百姓做好事不赢得士兵的尊重根本玩不转。

在那个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里,这群人中只有张学义见过最先进的制度见过什么叫顺应民心,所以一个团激战几分钟就溃败他看了也不吃惊,军官不得人心不好好对待手下兄弟,能打赢那才没天理呢。

侦察班集中火力打击即将攻占主阵地的鬼子,鬼子立即调动火力还击,张五飞一看自己人撤离了,他吹了声口哨喊:“撤。”侦察班的众人拿着武器也撤离阵地,下到半山腰上他们牵上自己的战马一溜烟儿跑了。

等鬼子追上山头,步兵骑兵早已经跑远了,不过今天他们没吃什么亏,击毙了不少抵抗分子。尾野中尉第一个冲上侧翼阵地,他提着指挥刀找了找居然没发现尸体,地上有几个好冒热气的子弹壳,尾野小队长蹲在地上拣起子弹壳一看,有中国的七点九毫米口径的子弹,地上也有六点五毫米的日制子弹,他找来找去还看到一个空的帆布袋,这种布袋他太熟悉了,是日军掷弹筒弹药手背的弹药袋。

“混蛋。”尾野把拣起来的东西使劲摔到地上,他踩着地上积雪走到山的后坡发现有马蹄印和马粪,原来在这里侧击皇军的是骑兵,这样即使自己快速攻到山头也抓不到他们,中国东北很多的抵抗分子是土匪出身,被皇军消灭掉的张作霖、吴俊升都是土匪出身,还有在江桥敢反抗皇军的马占山,这些土匪十分可恶,他们总是找机会介入战争,如果混的好点的话还可能成为政客、将军,而他们的晋升之路就是在于不停的挑战关东军,必须以后让土匪加入新的吉林省军队,这样可以化敌为友,政治手段是解决抵抗力量最好的办法,支那人喜欢做官喜欢发财,只要满足他们的欲望就可以驾御他们,看来关东军下手已经晚了,在辽宁有个外号叫亚洲的土匪成了义勇军的长官在自己背后找麻烦,当面之敌又有东北军残部在找麻烦,应该借冬天全力围剿他们。

“太君,您发现什么了?”伪军的营长跑过来没发现有尸体,看来从尸体上发财很难。

“这支抵抗武装里有土匪。”尾野转身下山去找大队长报告。


“长官,我们应该派出骑兵追击他们。”尾野见到大队长提出自己的建议。

“尾野君,你知道满洲抵抗分子们的战术么,他们会用小的战斗暴露自己引我们出来,然后引我们追击,这个寒冷的冬天步兵队和炮队很难跟上骑兵队,如果我下令配属给步兵大队的骑兵追击,那我们就是故意分散兵力,这样我们就在追击中分散了部队,炮队一旦失去兵力充足的步兵保护很容易在路上被摧毁,你看看周围长满树的山,都是他们适合设立埋伏的地方,只有各中队紧紧靠近在一起我们才安全。”大队长想的和尾野不一样,俩人产生分歧。

尾野表面不反对,心里说就因为有你这种守旧的军人所以在江桥才被中国军队拖着打了半个月,要给我指挥三天拿下齐齐哈尔城,就因为进兵缓慢所以目前黑龙江最大的城市哈尔滨特别市依然在东北军的控制下,天气越不好风雪越大才对关东军有利,因为关东军的冬季服装轻便保暖,而中国人穿着笨重的皮衣棉衣,行动笨拙像只狗熊,只有少数骑兵勉强自由行动,现在不利用坏天气那什么时候打?等着春天到来便于敌人行动?他没跟军衔比较高的大队长继续理论,而是利用自己的自由行动权马上率领自己的小队追击。


传令兵飞马跑到侦察班面前,“团部命令,侦察班就地设伏,拖延鬼子进军掩护主力撤离。”

“是。”张五飞一催马上了山路边上的树林子,把马拴好就蹲在山头上执行掩护任务,手下人也跟着他一起上了山,机枪架好了往那一放就等鬼子送上门。

传令兵走了,列臣说:“这样的队伍到底能不能打仗,今天一接火才顶了几分钟,击毙几个人?”

“天气又冷行军打仗受罪,不如猫冬呢。”

过了好一阵天都快黑了山下小路上忽然追来一群鬼子兵,从小山上往下看人并不多,但是想吃掉他们不容易,头前走的几个鬼子兵端着三八卡宾枪,后边十个机枪手抗着歪把子,在往后还有一群步兵和掷弹筒手,火力比一般的鬼子强的许多,他们穿着大头皮棉靴和棉大衣,军官独自骑在马上走在队伍中间,没带向导和伪军。

张学义是见鬼子眼就红,端起枪就要玩命,班长伸手拦住他,摇摇头说:“万一后边还有人呢,再看看。”

“一会天就黑了不好干这票。”张学义想下去搞点枪和子弹。

“要是一会没队伍过,我们骑马饶到他们身后,我估计这天气冷,枪容易冻,我们的短家伙在衣服里边装着绝对可以响,而他们的长枪在行军状态下那么久,估计打一枪拉不动了,那才是好时机。”班长说完其他人试着拉自己的枪栓,果然上午打完到现在由于天气寒冷枪拉不动栓,大家就等着看鬼子过完。

又等了一会他们发现没有鬼子,张五飞立即骑战马从山后绕到山路上,大喊一声:“弟兄们,亮双家伙跟我杀。”他两腿一夹马肚子,双手一拽出来双盒子炮一催战马就顺鬼子刚才走过的道就追了上去,后边几个人纷纷亮双短枪跟上去。


狭窄的山路上尾野走着走着就听后边有马蹄声,不过天已经开始黑了下来,不像白天能见度那么好,他回头一看上来一群人,还没等看清楚手枪声乱响成一个,“啪啪”的枪声一听就是毛瑟手枪的,他知道不好拔出指挥刀喊:“准备战斗。”

就他下命令的工夫,连续而密集的子弹就响了起来,身后十几个没有步枪的机枪副射手和掷弹筒手纷纷被击毙,其他步兵跳里路边举枪开火,但是子弹没上膛怎么拉枪栓也拉不动,鬼子手里的步枪就哑巴了,侦察班这时候旋风般的冲到鬼子进前,盒子炮一吨乱响击毙了根本不能开枪的鬼子,吓的鬼子在地上装死,有精明点的鬼子纷纷摸出手榴弹准备反击,可对方马太快了转眼到了眼前,黑洞洞的盒子炮枪口闪着枪火指那打那,没死的鬼子纷纷向安全的地方溃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