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十八章 婚姻大事 第一节

gazelle 收藏 2 3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size][/URL] 铁山至油口,直线需过南郡。时南郡战事正酣,盖顺建议绕道而行,简雍笑道:“吾奉命迎新,来时绕道,回时却不能绕道,不然,将走‘回头路’矣。” 听到简雍话中有话,姚远心中暗赞盖顺料事如神,忙道:“简公又取笑了,远亲虽不如简公,也算主公旧人,何新之有啊。” 简雍意味深长地看了一下正微笑不语的盖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铁山至油口,直线需过南郡。时南郡战事正酣,盖顺建议绕道而行,简雍笑道:“吾奉命迎新,来时绕道,回时却不能绕道,不然,将走‘回头路’矣。”

听到简雍话中有话,姚远心中暗赞盖顺料事如神,忙道:“简公又取笑了,远亲虽不如简公,也算主公旧人,何新之有啊。”

简雍意味深长地看了一下正微笑不语的盖顺,笑着对姚远道:“德兴不必撇清,想已知道吾此次来意了吧?”

姚远亦笑道:“简公明鉴,远实不知到底是哪家?”

简雍哈哈大笑:“德兴是想问:美也不美、温存不温存吧?”

见姚远的脸马上变成了一块红布,盖顺忙道:“二公慢行,在下到前面看看路况如何。”借故离开了,好让二人推心置腹地谈谈。

简雍道:“德兴放心就是,主公亲自作媒,必是门当户对之家,且本人吾亦曾见过,可以说是美若天仙啊,更兼温柔贤惠、知书达礼,与汝那是十分般配的。”

姚远红着脸道:“远不是此意,虽孤身一人,然昔年曾蒙薜立薜老伯收留,视之如父,婚姻大事,不可不征询老人家意见。”姚远不知女方何人,急中生智,把薜立搬了出来,以为缓兵之计。而且,姚远说的也是实情,婚姻大事,男女双方都应有长辈主持。

简雍闻言愣了一下:“这层吾却没有虑及。”低头想了想,又道:“德兴可知公祐家眷已寻至油口了么?”公祐乃孙乾字。

姚远吃了一惊。立刻明白了简雍的意思。见简雍微笑不语,忙道:“远恳请简公晚一日再向主公禀报此事,容远三思。”

简雍点头道:“德兴尚需谨慎,主公之意已坚,是公祐之妹,因战乱于徐州失散,只剩一老母携一弟一妹,弟尚年幼,妹年及笄,母子三人辗转流离,几月前方寻至油口,主公心怜其苦,答应寻一名门之后嫁其妹,公祐那边亦无甚异议。”

言毕,一抖缰绳,赶上了前队,留姚远一人在后面沉思。

姚远心里面乱得像猫抓一般,心想,千算计,万算计,最后还是算计不过刘备,他明知我和孙乾是对头,却还要拉郎配,让我和孙家结亲,这虽然是为缓和两人关系,但怎么不考虑一下我的感受?!

头脑一冲动,就想转身一走了之。

却见盖顺从前面策马跑了过来,见姚远面色不虞,忙问道:“却是哪家?”

姚远沉着脸将与简雍的对话复述了一遍。

盖顺也默然不语,两人都低着头想着这事,行了将近一里地,盖顺打破了沉闷的气氛:“先生将作何打算?”

见姚远长叹了一口气,盖顺接言道:“孙公祐乃东海望族,论家世,也算是门当户对,虽然战乱失所,但主公待公祐甚厚,况有世家身份,家业不难重振,这门婚事倒也不辱没先生。这且不提,然主公之意,并非仅仅为缓和先生与公祐的关系,实是另有深意。”

姚远抬起头来看了盖顺一眼,道:“莫非是为调和元从诸君与荆州诸君之关系?”

盖顺道:“正为此事。先生请想,自主公至荆州以来,恩信渐立,荆州士人附之者甚众,前者当阳之时即有十万之多,破曹之后,士众縻集,幕府为之满塞。且自诸葛军师以下,多所重用,先生及长沙太守廖公渊等人,皆为此中翘楚。而元从诸公,除关、张二公外,多所冷落。因此,二者利益极易冲突,凭主公威望及执事公平,尚未显露,然裂隙并未消除。主公以先生与公祐两家联姻,用以安抚元从诸公之心,且又牵制荆州人士,弥补裂痕,平衡权力,实为良策。主公御下之术,世所罕及。”

姚远瞪了他一眼道:“那么,吾就必然奉为牺牲了?” 牺牲为古时祭祀祖先之享物,多为家畜,姚远此言,是自嘲,也是反驳盖顺。

盖顺道:“先生且不可意气用事,主公之心既定,强之则有损无益。先生既以薜老先生缓之,或有回旋余地,容某再思良策。”

见姚远面有缓色,又笑道:“其实以现在的形势论,这未尝不是一门好婚事。”

他看了一下姚远,又道:“此事若成,于先生而言,则在主公身边少了一个对头,多了一个援手,这一正一反之间,获利颇多啊。”

姚远闷声说了一句:“婚姻不是做生意。”也不理盖顺,策马就走了。

盖顺叹了一口气,也策马默默地跟了上去。


油口,又名油江口,乃古油水入长江处,本为渡口小镇,刘备立营于此后多所扩建,但见城墙高耸,楼船密布,鳞次栉比,商贾辏(cou,车轮的辐集中到毂上,喻为集中。)集,已成为江南重镇,街市繁华,人物鼎盛,更兼刘备及手下众人家眷多居于此,俨然成了刘备集团的“陪都”了。

姚远到油口后并未入住馆驿,而是直接住到了诸葛亮府中,这一半是因为姚远将诸葛家当成了自己家,另一半原因也是诸葛夫人早就遣人于馆驿迎候,而且,薜家与诸葛两家住的也是隔壁,方便议事。简雍也回家了,临走时叮嘱好姚远,说明天一早就要到刘备府中拜谒,让他仔细考虑。盖顺及众随从则留在了馆驿。

看望了薜立等两家的老人,姚远以兄弟之礼拜见诸葛夫人,礼毕,夫人于帘幕后端坐,笑道:“一年多不见,德兴长大了,也成熟多了。我们在油口,对你的声誉多有所闻啊,先生回来,也是对你赞赏有加。”夫人口中的先生,指的是诸葛亮。

姚远忙躬身道:“夫人过誉了,那都是别人枉传的,远实不敢当。”

见姚远有些拘束,夫人道:“德兴快坐下说话,自己家里,不必拘礼。”转身冲内室道:“小妹,还不出来见过你远哥。”

姚远一进门的时候就在想,怎么没见小妹那没大没小的丫头出来胡闹?这才知道她原来在内室躲着。

只听得一阵环珮之声,一位年将及笄(ji,古代束发用的簪子,女子十六岁束发,及笄,多比喻成到了出嫁的年龄。)的少女从内室走了出来,后面跟着一个丫环,看长相确是小妹,只是长高了许多,漂亮了许多,一张娃娃脸变成了秀气的瓜子脸,身材苗条秀美,举动娴静优雅,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站没站样、坐没坐样了。且不再是小孩子打扮,穿上了闺阁之服,发髻高耸,长袖及膝,更显得艳丽照人。小妹走到姚远面前,深深地道了一个万福,神态稳重,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姚远看了半天。

见姚远吃惊得张大了嘴巴,小妹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听到夫人咳嗽,马上又捂上了嘴。这个神情,让姚远仿佛又看到了以前的小妹,心里立刻升起一股暖意。他知道是夫人在教导小妹闺阁之礼,毕竟,马上就要到出嫁的年龄了,老疯疯癫癫的也不像话,于是也会意地冲她夹夹眼,笑了起来。

小妹马上原形毕露,跑上去扯住姚远的衣服道:“远哥,你给我带了什么好东西,快拿出来让我瞧瞧。”也不顾夫人的连声咳嗽了。

姚远闻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少女清香,忽然觉着面红耳热,手足无措起来,小妹看他这个样子,也一下子红了脸,两人怔怔地呆在了堂中,谁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对视着,似乎忘记了时间和空间的存在。好一会儿,还是夫人打破了这尴尬的局面,出来道:“你看这丫头,这么大了还胡闹,你远哥远道而来,鞍马劳累,需要休息一下,还不快放开他。”

小妹满面通红,带着丫环低头往内室去了。

姚远定了定心神,躬身对夫人道:“远此次前来,有一事不解,想请夫人拿个主意。”姚远知道夫人乃女中智囊,诸葛亮有不解之惑亦多所请教,亮现不在,只能听夫人的意见,而凭夫人的智力,肯定会有所见解。于是把自己婚姻的困境和盘托出,并与盖顺的分析也完完全全地告诉了夫人。

夫人沉吟半晌,开言道:“盖先生所言不差,这门婚事确是一门不可多得的好婚事。”

她双目锐利地盯着姚远:“德兴到底为何不能应下这门婚事,能说说么?”

姚远觉得夫人的眼光就像母亲在看一位犯了错误的孩子,让他无处可藏。忙低下头,红着脸,支支吾吾地说:“我只是觉着一辈子守着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不会幸福。”

夫人笑道:“德远这样想却是孩子心性,你没见着人家姑娘怎么会知道不喜欢呢?”

姚远反问道:“我没见着她怎么知道是喜欢呢?”

夫人笑道:“莫非德兴心中已经另有其人了?”

姚远正要说话,却只听得内室“哗啦”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摔碎在了地上。

0
回复主贴
' ;&+"vHE' ;&+"告-->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