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二章 扶桑血劫 39节 坐地分脏

不笑生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李淏心中略一感叹,适才他的那一个设问,把自己对于神州城的表达的十分清楚。假如神州军对汉城城防军发动进攻,不用问作战结果,只看需要多少时间罢了,朝方毫无疑问必败。

在这种情况之下,任何一种隐瞒或者多余的手段都是一种愚蠢的行为。更加上如果签了那份条约的话,将来大家是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隐瞒、私心都是一种自找灭亡的行为,尤其双方现在有着共同的敌人一一清军。

岳效飞大略浏览了一下朝鲜新军的建军的方案,看来与参谋报告给自己的情况相差不多,现在最重要的是理顺次序使这次合作可以顺利进行。

“李兄弟既然你如此信任我,我现在不妨就直说直话,这次我们神州城来到这儿有两个目的,一是和兄弟你的朝廷建立联络,共同对付扶桑。”

李淏完全没有料到神州城到这儿来的主要目标居然是扶桑。听了岳效飞的话,他愣了一愣。他原以为神州军会和朝鲜军一道从这儿,向满清发起之地发动进攻,消灭满清朝廷,谁知道他们北上的目的居然会是扶桑。

“是的,若非当年扶桑不断在我国沿海骚扰,使我天朝钱粮受损颇巨,最后导致全国盗贼风起,以致为清军所趁。于情于理来说,我们都是要向那个强盗国家索回赔偿的。而且该野心极大之国立于贵国之侧,俗话道‘卧榻之侧岂容他人安睡’所以我希望兄弟能够参与其事……”

岳效飞一边说着,一边偷眼看着李淏的脸色。现在他只怕一点,朝鲜已经和扶桑和平多年,如果这个深受儒家哲学熏陶的李淏不愿出兵,再来个不鼓励不支持,那在扶桑作战的武器、弹药的供应就会深受影响。

李淏为这个突如奇来的消息感到震惊!他还听说过明为了对抗清廷,甚至屡次派人请求扶桑国派兵助攻,自己也曾参与其事作为中间之人。难道因为屡次请兵不遂,汉人恼羞成怒了吗?不像啊,看来这个神州城怎么都和大明的天下没有什么关系!

岳效飞看出他眉目间的迟疑神色,决定利以诱之,对于他的沉吟不语报以微笑接着说道:“兄弟想想看,贵国立于大陆之上,身边两个异类,那边是俄罗斯,这边是满清夹在两强之间,终是不了之局,如若海外有殖民地,那岂不是进可攻退可守!”

“殖民地……”这个词李淏从未曾听过,不过内里包含的意义他能听得懂,而且也使他十分动心。

“将来打下扶桑我们汉人是不要的,那区区尺寸之地,我们是一点兴趣也没有,不如贵国在扶桑诸岛上都建立几处即可驻军又要移民的‘租界’城市!”

“租界?”李淏再次吃惊,他就是不明白,这位岳城主、岳大哥怎么就这么大胆子,他自己的天下还没到手,就敢在海外搞七搞八,当然他清楚凭神州军的武力想要征服扶桑绝不是什么难事。

“是的,租界你们的百姓可以在那儿进行经商、开矿等等事业,只要将来整个扶桑所有的矿藏给我们一部分,卖我们一部分,那就算是租金了,至于租多长时间,只要我们神州城还在一天,那就是你们的土地!”

李淏的眼睛渐渐亮了起来,他算是看清了这位岳大哥对待敌国的心肠之毒了。将来打下扶桑,他神州军不需驻一兵一卒,自然有朝鲜人愿意帮他们看住扶桑人,使扶桑人不敢作乱!不过这些干朝鲜何事,完全是空手套白狼的生意,真是不做白不做。

李淏脸上的笑意更加深了,甚至他已经在盘算到哪里去争集些民伕,单等神州军打下一处就占领一处,然后抓些扶桑百姓前去开矿,那建立新军的钱朝鲜不等一个子也不掏吗!

岳效飞看着李淏脸上的表情,心里猜度他已经心动了十之八九了,不妨再给他紧个几拍,促成这一系列的交易。

“李兄弟你看,扶桑可不小啊,虽然我们神州军力量强悍,但一个好汉三个帮,而且我们和朝鲜李家不但志同道合,加上我们还是兄弟(同志加兄弟),将来你的新军练成了,除了保家卫国而外,是不是也参加进来,我们一起把扶桑给他灭了。现在为兄就可以答应你,如果朝鲜军单独打下一个城市,那么那个城市除了人以外,其余所有的东西都是你们的。”

李淏脸上此刻已经如同迎春花一样,纵是外面再如何天寒地冻,纵使前面再多的艰难困苦,这件事他已经决定,朝鲜一定不能放弃这最后一次发财的机会。

手中端起瓶子道:“大哥有命,兄弟敢不舍命相从!”

岳效飞也端起手中瓶子,与李淏一碰道:“兄弟真是豪爽之人,看来你我这兄弟是做得对了。兄弟听哥哥一句话,这世界大着呢只要你我兄弟二人舍命相搏,将来有朝一日这世上洋洋数百国,无一不见你我兄弟二人均要恭恭敬敬才行。”

李淏手中瓶子和岳效飞一碰,大笑道:“哈哈,大哥说的极是,兄弟无论如何定然不离大哥左右,定要在这海阔天空之地闯上一闯。”

兄弟两人在这里高谈阔论,桌上的神州军之人显然是习惯了他们的司令这样的阴险,乱慷他国之慨。

朝鲜方面,龙城大君李滚对于神州军已经近乎崇拜,这位既然是神州军的总司令,他的所做所为在他李滚眼中当然是理所当然。唯一听了这种话心中略略发寒的只有,崇善君李澄、乐善君李潚朝鲜李家这两个年纪尚轻的李家子弟。

而另外一个就是那个红唇含着稻杆慢慢啜着芒果汁的李湄,他听着王兄和那个少年将军一你一言我一语,几句话就决定了扶桑国的命运,心中只是觉得实在是菲夷所思,“他们难道没有太过托大之嫌吗!”

“兄弟,对马那边战事依然不断,我打算这一两天就乘船回去了。这三位兄弟都同我一起到对马去吧,或者不久他们就可以乘船去神州城,到了那儿,龙滚兄弟自然是进军校,至于他们两位我们还有书院,两位在那儿受当世大儒的教育一定受益非浅,将来一定可以成为朝鲜的栋梁之臣!”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