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战争:湖东游击队 未完的战事 第二十一章(1)黄公山

刘才友 收藏 5 17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746.html


此时的湖东,只有地方游击队和民兵在活动了,形势被牢牢地控制在敌人手里。国民党桂军及地方游击纵队相当活跃,四处捕杀共产党干部和革命群众,湖东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一向游击于桐城怀宁潜山之间的桐西独立团,在一九四一年终转移到湖东枞阳镇附近的官桥雨坛黄公山,收拢了湖东零散的抗日武装人员和民兵,准备在此建立新的根据地。那饶富有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立即纠集国民党第十三游击纵队,再加上自己的二五七团共一千多人,分三路向新四军桐西独立团发动了攻击。形势万分危急。桐西独立团在转移过程中,一路受到国军围追堵截,只剩两个连两百人左右。很快就被优势的桂军切成了两块,分别包围起来。饶富有指挥二五七团直扑雨坛岗,并以一个连向东包抄黄公山。

桐西独立团团部就住在雨坛岗,只有不到百人的三连守卫。哨兵的一声枪响,惊动了所有新四军战士。大家拿着枪进入掩体,依赖着村里民房,进行顽强的抗击。由于连续作战,独立团的子弹无法得到补充,战士们都有躲藏在暗处,等桂军近了再放。然而,饶富有的士兵就不同了,不管看到看不到人,只是一味地乱放枪,子弹像飞蝗似地,打得村庄烟雾腾腾。这时团长才发现团部被包围了,立即指挥战士留下一个排原地留守,吸引对面敌人。另两个排悄声匿迹地,想从敌人接合部插过去,与驻守黄公山的一连会合,再一起突围。哪里知道饶富有团见到日军就跑,见到新四军游击队就战,此次包围异常紧密,竟没能寻到一处缝隙,反而将自己行踪暴露。两面三刀个排五十多人一下子暴露在敌人面前,桂军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战士们死伤一片。不久团长胸部中弹,英勇牺牲。三连只突围出去七八个人。当这七八名战士在班长指挥下悄悄摸到黄公山时,才发现黄公山此刻也陷入了枪林弹雨之中,怎么办?凭这个人上去支援,那不是作战,那是送死。此时,从哪里去寻找援军,挽救独立团呢?有人说,浮山住着陈介然的湖东游击大队,向他们求救吧。于是,七八个人一齐向浮山走去。

此时,黄公山上,硝烟弥漫,激战正酣。

桐西独立团九连由于弹药不足,只能在敌人靠近时,才给予还击,根本上压不住敌人火力。国民党第十三游击纵队在二五七团重火力支援下,一步步逼近山顶。九连战士且战且退,处境越来越危险,最后被压缩到靠近菜子湖的最后一座小山上。此山长满了乱石,怪石,就是不长草木。九连五十多个战士一下子就暴露在敌人机枪射程之内,形势万分危急。新四军战士此刻只有扔掉没有一颗子弹的枪支,拿出手榴弹来,准备抱着敌人同归与尽。眼看着国民党士兵端着枪,越来越近,彼此的喘息声都听得清清楚楚。

哪知道,屋漏偏逢连阴雨,在菜子湖对岸的花山十八步驻守的日伪军,听到激烈的枪声,不明所以,隔河射击。榴弹炮都打过来了,重机枪的延伸扫射,子弹嗖嗖地倾泄到小山上。顿时,九连腹背受敌,眼看着就要全军覆灭。

此时,天已黄错,打了一天战的双方士兵,都精神疲惫,战场的枪声松懈起来。九连连长倪建文灵机一动,将战士撤到小山侧面,隐蔽起来,让日军跟国民党部队互相对射。这下,战打得更激烈了。国军日军隔着河互相射击起来。

倪建文趁机率领三十多人赤脚涉河,逃走了。

他们从黄公山撤下来之后,面临了一个新问题,到哪里去?大多战士主张打回桐西,因为桐南地形不熟,天气又冷,粮食弹药都成了严重的问题,一人只有两三个手榴弹了。无力再打什么战了,撤吧。哪知在向桐西转移过程中,又遭遇桂军一个连,躲闪不及,为了掩护战士突围,连长倪建文被捕,后被押到桐城,惨遭杀害,牺牲时年仅二十七岁。


一九四二年春天悄悄来到了。日军的重点放到东南亚放到太平洋战争上去了,在中国战场上,日军也转移焦点,对国民党军队又拉又打,又打又拉,以打促和,以打促降。主力也由南转到北,专门对付起八路军来。蒋介石也心知胆明,眼看着小日本左支右绌,难以集中大兵团作战了,也转移了战略重点,重提“攘外必先安内”的主张,要求各部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想把新四军从华中撵走。面对此种形势,延安也相应地调整了新四军的布署,让出前锋,将陈毅粟裕部主力逐渐调往山东,经营稳固的山东根据地。皖江新四军便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七师师长张家明召开了军事会议,为了保存实力,扩大自己,决定化整为零,开辟更多的根据地,将战火由根据地转移到国民党控制的地方去。为实现此一战略设想,新四军各团都以营为单位,重新分配了皖江游击区域。七师副参谋长狗仔也得以重新掌握部队,九月份,他带着二五八团一个营辗转来到湖东,决心重新收复水圩,收复三官山,并进一步开辟桐南根据地,建立新四军自己的长江游击队。狗仔派陈定一带着一支主要是由陈瑶湖白荡湖渔民组成的游击队小分队,深入长江各沙洲上,充分发动沙洲居民参加抗日工作,从而组建桐南游击队。

此时的湖东,屡遭兵事,生灵涂炭,人口锐减,死气沉沉,不复先前光景了。桂军二五七团占领此地后,一番烧杀抢掠,掀起血雨腥风,见无油水可捞,就撤离了,没有留下一兵一卒。后来,一支流窜来的土匪侵占了水圩,将老窝设在了王家泊。

狗仔的兵一到,此股水匪不战而逃,追之不及。而后他们竟逃到江心洲,投在刘小拉乎手下。一九四四年,才被桐南游击队剿灭。

狗仔重占水圩后,见此地如此荒凉,不禁悲从中来,督促部队,放下武器,帮助老乡们恢复生产,再也不轻易打大战了。

九月十日晚,狗仔指挥五十八团二营和陈介然的湖东游击大队远距离奔袭国民党第十三游击纵队江一龙大队(营级)。谁知事不凑巧,江一龙率领大部顽军到桐城清乡去了,驻地孙家贩只留两个排看守,当即给予包围,喊话,要其投降。那些士兵一见此种情景,新四军几百人都将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们,两腿肚子立刻抽筋了,哪里还敢反抗?个个举起双手,乖乖地做了俘虏。这一战,只打死两个哨兵,共俘虏敌人两个排及区公所武装小分队七十多人,缴获长短枪二十二支,子弹数千发,银元两千多块,粮食五千多斤,为桐庐无中心县委救了急,应付了一些必要的开支。战斗一结束,狗仔就命人将一部分枪支弹药送到铁板洲,用于武装陈定一的桐南江上游击队。桐庐无中心县委由此尝到甜头,指示狗仔趁饶富有二五七团北上的机会,狠狠打击直到歼灭第十三游击纵队,为湖东根据地的稳定发展扫清障碍。

原来,安徽省主席李品仙见冬季攻势已经成功,新四军的地盘已由原先的八面开花骤然缩小到无为一处,新四军七师好几个团被压缩在几十里范围之内,只要加强对物资的封锁,饿也能把新七师饿死,遂不再将新四军当作主要对手,却将区寿年一个军开到安徽北方,与江苏省主席韩德勤争起地盘来,双方你来我往,打得不可开交。这也为湖东根据地大发展提供了契机。

于是,狗仔率领二营再接再厉,三天以后,夜袭驻防破罡枞阳镇的陶洪恩大队,生俘二十一人,步枪十八支,物资一批,子弹数千发,马上派人将物资送到无为师部,受到张家明师长曾先圣政委的表彰。两天后,又打到会宫,包围了丁爽飞大队一个连,打死敌人十数人,俘虏五十多人。

一星期后,部队转向湖东罗昌河黄泥河矾山三官山孙家贩等地,活动了半个多月,歼俘敌人百多名,缴获了大批军用和民用物资,几乎剿灭国民党在湖东的所有的基层组织,第十三游击纵队遭受重创,余部逃往桐城安庆等地。

湖东地区,除了鬼子盘据的湖东城以外,几乎所有乡村都有新四军五十团二营的足迹,国民党在湖东的势力遭到毁灭性的打击。

对新四军的攻势,湖东日军只当没见到,置之不理。鬼子小队长森田要求带兵出城,杀杀新四军的势头,川端微微一笑,慢悠悠地对森田说,你的,慢慢看戏好的,国民党一定展开报复的,你的明白,让支那人狗咬狗去,我的看戏。

森田只是不懂,不明白顶头上司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倒是很想带兵出去,狠狠地扫荡一番,出出心中的闷气。因为他有小半年都没有痛快地杀人了,憋得他快要得忧郁症了。

他不知道,此刻,川端康复的心里也是难受极了。驻湖东日军,把所有据点的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五十人,仗是没法打了,完全是依赖伪军在撑着门面。如果皇军遭到重创,他还能向谁要兵去?只能以死谢罪了。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