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锋 第二卷 国内狙击 第十七章 抢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12/


原本我们在不停的加高河堤,漏洞是补上了,可谁也没有想到,一处明明没有漏一点水的地方,却突然开了个一米五左右的口子,还好周围堵的很结实,没让这道口子立即就拉大。

一名兄弟刚好走到这口子的正上方,口子一开,那名兄弟‘哗’地一下就被洪水给向内冲了老远,几名兄弟二话不说的跳下去救他,还好救的及时,没被冲多远就被救住了,不然,他恐怕就牺牲了,等救到山坡上,他已经昏迷了。一时间,人生嘈杂,特种战士是冷漠,可在这地方修河堤的老百姓却是人心慌乱,不过我发现他们都有一个特点,都看着我。

我看了眼那道深两米宽一米五的口子,立即抓住旁边一名战士说:“去,问高连长吉普车在哪儿,到吉普车上把我们训练用的皮划艇拿来,要快!”

“是!长官!”还好他只是正规的回答而没有敬礼,都什么时候了,还敬个屁的礼啊。

见大家都在等我命令,我知道他们在等待一个主心骨,所以我立即大叫:“特种战士,我们是什么?”

“人民子弟兵!锋刃上的刃锋!”

“那好,我命令:蓝狐小队,冲锋小队,立即到这口子的右端打木桩;黑虎小队,旋风小队,立即到这口子的左端打木桩;暗锋小队,立即准备木头,给这道口子下围栏;火龙小队立即巡查这口子右边所有河堤的情况;天鹰小队立即巡查这口子左边所有河堤的情况;剩下的小队各行其是,请乡亲们不要慌,还没到跑的时候,请你们立即加高加固河堤,请记住:人在阵地在!”风雨中,我拼尽全身的力气吼出了简短的命令。

军人以服从为天职,不管前面是什么,但命令大过生命!这句话,现在很好的体现在我们的身上了,不管周围老百姓是怎样的眼神,但所有特种战士都严格的按我命令行事了。

从两边向中间这口子打桩,最近的距离也只是两米五,再近点人就会有被冲走的危险。刚打好桩子,看着洪水像泄洪一样的只往河堤内冲,早已等不及的我抱着一根碗大的木头就要往口子中间跳,木锋却一把拉住我:“我来!”

然后也不等我回话,绑好绳子,抱着根木头就跳下去。

顺着洪水修河堤时感觉不到太大的阻力,可要堵着口子,那力量……

木锋一跳下去,木头刚漂在水面上,卡在两边的桩子上,木锋就被从口子外冲来的洪水给冲的直在口子中水面上漂,他使劲的抓着木头,想爬到木头上好接第二根木头,可在此时,“咔!”地一声脆响,木头从中而断,木锋瞬间被洪水向河堤内冲走,还好他身上早就绑好了绳子。

看到几名兄弟使劲的拉绳子,木锋也在水面上用力的拉着,他没事,我稍稍地放心了些,然后大叫:“一根木头不能承受冲力,绑三根,快用铁丝绑三根,绑紧些!把这口子两边的桩子也要多打两根,快!”

我们来不及做什么木架子,做了也白做,这么大的冲力,除非找来钢筋做架子还可以,不然,只能多用几根木头来试试了。

大家都在忙着各自的事情,我边给身上捆绳子,边看着那道越来越大的口子,心里骂着:“妈的,老子就不信这个邪,屁大点的口子,老子还堵不死你!”

桩子打好了,木头也捆结实了(用铁丝捆三根木头,没钳子,大家就用手捆,手破了都没感觉到,这是一个兄弟后来对我说的。),我一把抱起捆好的木头,稍稍退后了一点,然后用力向前跑,到河堤边缘时奋力一跳,立即就落入洪水中。

落水很快,木头的浮力也很快就发挥了作用,但洪水的冲击力来的更快,我脑袋刚冒出水面,没等我明白就听见‘嗒’地一声,木头固定在两边了,瞬间,水的冲击力成倍的增长,我死死地抱住木头,努力的控制自己的身体不被冲走,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终于听见旁边有人喊话:“队长,可以了吗?”

我试了试木头的结实度,感觉很稳当,立即用力抬头想大叫声,可那洪水一个激浪就又把我淹没了,没法子,我只好转头呼吸,一只手抱木头,另一只手对上面竖起了大拇指。

这时,在两边早已等待多时的队员,这才开始一点一点的用力把这捆木头往水下踩。

我实在没法坚持下去时,终于松手,任由洪水冲,脑袋晕呼呼的,不过,队员们很快就把我拉上来了。

上岸,使劲的摇了摇脑袋,脑袋里嗡嗡直响,努力使自己清醒过来,却听见水锋对我大喊:“队长,已经打下去三道木头了,可这口子正在加大,而且沙包和石头根本就沉不到水底,一放下去就被冲走了,这样下去,还没等我们堵上,口子就会把木头都给冲走的。”

我立即跑到口子边看,见口子边的泥沙一点一点的被洪水冲走,我回头大叫:“皮划艇怎么还没取来?”

“不知道!”水锋头也不回的回答。

“来了。”那名战士气喘吁吁地跑过来。

我一把抓过大包,提了提,重量一样,然后看着口子边上要放第四捆木头的士兵,大喊:“把这捆木头放在最上面就可以了,把已经放下去的几捆木头,除了最下面那根,其余的都往上提一点,我们用这东西来堵会快的多。同时,大家准备好沙袋,往口子中间填,口子后面也要打好木桩。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了!”

趁他们放第四根木头的时候,我边检查身上的绳子边对水锋说:“暗锋小队的队员,都来绑绳子,我们一起下水去。”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皮划艇的造价肯定在百万人民币以上,没有上级的命令,没有作战任务,如果是有人故意破坏,上面肯定会来查的,那破坏国家财产的处分也就很严厉了,可这个时候,没有一人认为我处理的不应该。当然,这皮划艇上的高科技我就不一一说明了,但它有两点非说不可:一是充气囊,它有三到地方可同时充气,只要把皮划艇的软扣一打开,它会在三秒钟内自动给皮划艇冲完气,一扭一按泄气装置,五秒钟内自动泄完气体;另一个特点就更值钱了,就是皮划艇一冲完气体撑直后,它底板上那个叫用纳米技术做的软钢会立即由软变硬,可承受二点五吨重力的垂直打压。

桩子打好了,捆木也按要求被兄弟们从水里一点点的按要求提了上来,我看了一下,然后大叫:“暗锋小队队员,全体到上游去!”

没有犹豫,没有声音,大家立即跑到上游,相继快速跳上皮划艇,然后顺水往下漂,边漂边往那道口子划去。

离那道口子还有十五米远时,我大叫:“跳挺,让挺进水。”

大家想都没想就快速的跳下皮划艇,我立即一抠那个排气钮,皮划艇快速的变软,等它变成一张帆布一样的时候,我立即把皮划艇沉入水中,然后打开吸气装置,此时,离那道口子只有十米了,不过还好,皮划艇快速的吸水,大家用力的想缓解下那口子的吸力。

终于,一切都准备妥当,我刚要喊一声‘全体抱在皮划艇周围向那道口子撑去’,可是,一个浪头就让我满嘴都是泥沙,大家平时训练的默契立即显示出来,此时没有人吩咐,可大家都知道该怎么做,七个人,我台最上面,皮划艇一边三人,等离那口子还有三米时,我立即大吼:“潜水!”

水锋和火锋立即就潜到皮划艇最下端,我们也各个神色严肃的等待着命运的撞击。

“咚!”

一声闷响,皮划艇终于被捆木拦住,两秒,仅仅只需要两秒就能知道它能否承受住洪水的压力。大家都没有动,看着瞬间被堵住的口子,在心里默默地数着秒数,我也不想别的,立即大骂:“都他妈的快点填沙包,都在看个鸟啊!快填!”

很快,一包包装满泥土的沙包扔向被堵住的口子内,几个小队的战士也顾不得多想,直接跑到口子边打木桩……口子终于被堵住了。

我们虽然精疲力尽,但依旧不停的加高河堤,没别的法子,只能不停的打木桩,不停的填沙包,没人知道过去了多久,可我们都机械化的在奋斗。

我刚扛起一个沙包顺着沙包队向河堤上跑,突然,前面那名兄弟扑倒在地,手抓紧右脚,努力的咬牙没叫出来,我立即就想到了他脚抽筋了。

扔掉沙包,然后快速的脱下他的鞋子,努力把他的脚伸直,然后把他的脚指头向外猛压,那名兄弟神色渐渐地好多了,感激的看了我一眼就要爬起来,我一按他肩膀:“来人,扶这名兄弟到后面山上去休息。”

看着一名兄弟扶他下去,不过他俩走的都不稳,再看看周围的兄弟们,每个人都神色麻木,都只扛一包沙包,早就没有来时那种一个人可以扛两个、三个沙包的力气了,看来,兄弟们的体力消耗已经到极限了,果然,我又看到一名兄弟倒地,他的脚也抽筋了。

随后,又有几名兄弟的腿脚抽筋,我看的很不是个滋味,可洪水还在那儿,谁也不敢停歇半刻。

就在这时,突然,脚下传来了一阵抖动,不是自然垮堤的感觉,而是很熟悉的爆破。此时,根本就听不见下游的声音,可我还是感觉到了下游人心慌乱,我第一个念头就是——坏了,下游的河堤垮了!

“快跑,所有老百姓都快向山上跑,快!”然后我大手一挥:“八排的战士,跟我来!”

虽然很疲惫,但我们还是用自己此时最大的速度向中下游跑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