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楼帮原创]大傻``新传`

热血兵崽 收藏 202 279
导读:[封楼帮原创]大傻``新传`

二狗子自出生就没了爹娘,好在社会主义大集体的优越使他得以生存下来,从小没爹没娘的孩子无论吃穿都无法和有爹有妈的孩子比,二狗子19了至今还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而憨傻呆木,在农村这个年龄也该是娶媳妇过日子的年龄了,但二狗子没钱没房、人又呆傻,姑娘几乎不选择他这般的,时间一长村民也不直呼他大名了,干脆就呼他二傻,得了个新名着二狗子也不在乎,还直呵呵地叫好,如此一来,这名字就传的更响了。平日里二傻也没有啥可做的,唯一的就这只有他一手操办而茁壮肥起来的鹅,这群鹅也是他唯一的家底。

二傻早起晨衣,披星戴月的放鹅,这鹅也没有让二傻失望,一个个的不但肥硕起来还下起了大鹅蛋,这二傻一心想着娶个媳妇,还继续一门心思的放他的鹅,这鹅也听话,每天还继续下蛋,蛋,二傻一个也不舍得吃都存着呢,等攒够了数量好赶集的时候卖了换些钱,有了钱不愁娶不到媳妇。


二傻所在的村子的村长名郑大,正如名一样,郑大在村里一手遮天,但凡能捞油水的地方,没有郑大不出现的理由,这几年,改革的春风,也吹到了村里,村民的富裕,也使郑大这个一村之长逐渐腰圆膀大,家门修理的也气派了,出来出去摩托车也骑上了,农村不多见的手机也别在了郑大的肥腰间,郑大老婆也三不三的上城里也去美容了,那回来的时候肥臀一扭一扭的那劲,别提让村里一些爱摆八卦新闻的老头子的话题又多了,村里一些爱嚼舌头的妇女门也唧唧喳喳的直议郑大老婆的风骚样,这些娘们嘴上说着,但心里别提有多么的羡慕郑大的老婆。

二傻一门心思,他不管这么多,他只管放自己的鹅,每天拣自己的鹅蛋,一心想着攒足了钱就有个媳妇,就有个家了。一 晃几个月过去了,这鹅蛋也攒的不少了 ,成群的鹅由于每天被二傻放养的好、照料的佳,那生的蛋也是格外的大。看着自己那间破土坯房里堆积满是蛋,这二傻乐的直打呵呵,估摸算了算,怎么着也有好几百蛋吧!拿出去卖了怎么着也得几百大钞。摸着这辛苦积攒的蛋,二傻也梦飘飘的做起了梦!


“二傻,二傻,醒了,快醒了!”郑大不慌不忙的到了二傻的土坯房里,拿给村上给二傻这样的低保户的政府补助,一袋大米似乎已经被开过袋了,一壶油提着怎么也感觉缺斤了,二傻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见村长来了,只呼郑大坐下歇息,这郑大走过去甩这他那张大肥脸连带关心的笑容,挤着快被肉包围起来的眼睛,贼咪咪地对二傻说:“ 二傻啊!这是今年的政府补助,你看看,看看生活上还有什么困难,有什么困难都可以说嘛,政府能解决的都可以帮你解决!” 二傻看着村长,看着大米油盐,依旧是憨傻的笑笑。 郑大见也没有什么要说的了,转身就要走了,贼眼一瞟孰不知瞄到一个鹅蛋,利马来精神,“二傻啊! 这蛋不错啊,个真大,吃起来肯定香,来让我看看。”二傻拦也拦不了了,他知道这村长见了好东西是不回罢手的。

“嘿嘿, 是啊,是我放我的鹅下的,”

郑大走过去,“ 呀! 好家伙,这蛋够大,够多啊,壳光鲜亮,让老婆做起咸蛋肯定好吃。”

贪心遂起的郑大两眼发 光,贼笑着说:“ 二傻啊! 我知道你生活也不富裕,到了该娶媳妇的时候还没房没钱,你一个人呢!又吃不了这么多蛋,拿出去卖,你又不容易一下子卖完”

二傻没等郑大话说完,说:“ 村长,你看看,要不我这蛋就以第一个蛋一分一个的价钱卖给你,第二个是第一个蛋两倍的价钱继续卖下去,我不懂计算,就整这个算法来算,你看好不?”

这话一说出来,郑大憋着心里的高兴劲,说着:“二傻啊!做村长的也不能这么害你啊!你养个鹅也不容易啊! 你想好了在给我说价钱吧!”

“嘎嘎,嘎嘎” 门外二傻养的大群鹅准点回家了,郑大出门见这鹅肥硕,心里又不免起了贪心,继续接起了话茬,“ 二傻啊! 这鹅养的不错啊!一个个的这么肥,红烧肯定不错啊!”

“你着鹅卖不?咱们做个买卖。”

二傻依旧憨厚的一贯笑说:“ 村长,你看着鹅你要买的话,我就第一只一毛的价钱,第二只比第一只多一倍算法卖你,和蛋的卖法一样,看看咋样?”

郑大一连两次听了这话,有些不耐烦的呵斥二傻。

“二傻,你不能说话不算话啊!你这么卖我,”

“是啊,我长着大,哪有说过啥不妥的话啊!”

“好,那去村东,胡老头子那,写个见证吧!”

郑大连拖带拽的拉着二傻,迫不及待的想尽快谈妥这笔天大的买卖,好大捞一笔。

来到村东,一帮村老头子正摆着棋局,见郑大带着二傻,都停了手,观望有什么事又要发生。

郑大使个眼色,二傻不慌不忙对这村东回书法的老胡头说:“ 我想让你给我写个见证,我想把我的鹅和鹅蛋卖给村长,鹅价钱第一只一毛。第二只安第一只价钱的两倍,以后每只都比前一只多一倍的价钱。”

老胡头瞪着老眼住子问:“二傻啊! 我看着你长大的,你这鹅养的也不容易啊!咋能胡整呢?”

郑大 见老胡头问了不该问的话,上前对着老胡头:“二傻自己这么说的,我没逼他啊!他也正常的说这话的,你做个见证就行了,别的不要多管!”

老胡头见郑大贪心居然冒到二傻头上了,不免心里起火,但二傻自己又坚持要卖,拦也拦不住了,就随他去了。

老胡头扯下一张纸,分别写了两份同样的见证,一份给二傻保管,一份给了郑大保管。

众下棋的老头,纷纷指责郑大的的贪婪,看着二傻辛苦养大的鹅就这样被郑大骗走。

郑大却屁颠屁颠拿着见证又拖着二傻急急忙忙的赶回去抓鹅拿蛋了。


郑大抱走第一只肥鹅,用筐子提着一筐子蛋,仍下几张毛票。

还未进门,就大叫着:“老婆,快把这鹅钝了,把着筐鹅蛋顺便也腌了!”

郑大老婆出来一看,见郑大手 里提只大肥鹅,门前还有一筐冒沿筐的蛋。

郑大欣喜朝着老婆叫着:“今儿做了个好买卖啊!村二傻的鹅全卖我了,那鹅咱吃不完,随便卖了也能赚他个大满红啊!”


回去郑大老婆做了满满一锅的红烧鹅肉,一家吃着鹅肉,别提有多开心。郑大老婆就问了:“你是怎么买的啊!”

郑大伸直了脖子,骄傲地扯了嗓门,

“老婆啊!你不知道这个二傻还真是个傻子啊!他卖鹅给我,第一只鹅卖一毛,第二只鹅是第一只鹅的两倍也就是两毛,以后每只就往后推。”

“哈哈,你说这是不是好买卖,还有那鹅蛋,也这个卖法啊!”

郑大老婆听着,就慢慢的算起来了。

“那鹅你知道有的是只吗?”

郑大随口应付道,那随便也得有200-300只吧!

她老婆继续算到:“第一只鹅一毛,第2 只鹅两毛,第三只4毛,第4只8毛,第5只就是1快6,``````

当郑大老婆算到100只的时候,傻了,第100只鹅的价钱了得啊,一只得100多了,300只鹅那不赔死啊!

还未算到第300只,郑大老婆就已经哭爹喊娘了,直骂郑大傻了,被骗了。

郑大冷汗直冒的又接着算一遍,到第300只鹅,那得付几万了,郑大听着大额头直冒汗,气急败坏得直叫着要找二傻,说自己被二傻骗了。

而恰巧,村上正赶上县法院向农村普及基本的法律知识,郑大仗着自己的村长身份,以一纸诉讼将二傻告上法庭。

法官看了明细的资料,有旁听了村里人的关于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大抵也了解了此案件。

席间郑大又故作扭捏的倾诉着自己当初怎么被二傻骗的事,要求法官给予他一个公道。

新来的法官知道郑大和二傻有一个见证,双方已经画过押,法官审理此案件就以这个为依据,见证上很清楚的写道:某年某月,郑大以此价格购买二傻的鹅及鹅蛋,直到买完为止,此见证才失效。

法官宣告此见证已经具备法律效应,双方都已经承认,且此见证已有多方人同时证明,宣判维持此见证的合法性。

300只鹅和数百的鹅蛋,最终二傻以超过其本身的价格的数倍以合法的手段卖给了郑大,

获得了数万的正当劳动金。 摇身一变,二傻竟成了村里的万元户。他拿这钱投资买了牛和养,办起了加工厂。

自然也就风风光光的娶了媳妇,现在已经没人再叫二傻为二傻了,而更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村民不再把郑大叫郑大了,改口叫大傻。

本文内容于 2008-1-20 17:21:10 被热血兵崽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0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