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三卷 铁血军魂 007 战友(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331.html


第二个残疾战友叫胡开德。

欧阳白记得他有一手好枪法,甚至和胡希东较量过,两人并没分出输赢。但是欧阳白却知道,他是一个沉默寡言,甚至在同志中,有点逆来顺受的感觉。可对敌人他特别的狠。秦明扬曾经说过,什么叫对同志爱对敌人狠!你就学学胡开德!

所以,他就更担心他了。这年头,老实人吃亏呀!可他又不是真正的老实人啦!

到达胡开德那个杨家公社时,天已经黑下来。

他们直开到公社门口。

门口真好有一个背着手的干部模样,在剔着牙齿。

欧阳白跳下车,对着那位干部敬个礼,然后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并出示了介绍信,然后说:“我要马上见到残疾专业军人胡开德。”

那干部愣了一愣,接着皱起了眉:“有什么事吗?”

“这是军区最高领导的命令。”欧阳白严肃地道。

那干部停顿了一下,自我介绍道:“我是公社武装部长杨进,昨天开始上午,支左军代表,命令我主持杨家公社工作!”

欧阳白点点头:“杨部长,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杨进摇摇头:“恐怕不行!”

“为什么?”欧阳白吃了一惊。

“因为胡开德是现行反革命!”杨部长一字一句地道。

欧阳白的眼睛睁大了,但是多年的侦察员生涯已让他在越大的事情面前,越能保持镇静,他吞了一口气:“我要求见到他本人。”

杨部长盯了欧阳白一眼,当然只一眼,因为侦察员的眼睛有一种穿透力,所以 没有人愿意久看,除非是他的真心恋人。

杨部长皱了眉头:“对不起,首长,这是专案办理。上级规定,非办案人员,一律不准会见。”

欧阳白点点头,呼出一口气:“好吧,我明天找你!”


那司机顿时大叫起来:“天啦,你真的爬上了火车!”

他边说边爬上火车。

唐红军发现自己能动了,也只得爬出来。但是腿脚还是木的。

司机一把抓住他,看着他苍白得发青的脸:“你没事吧?”

唐红军试图笑一笑,但没有成功,他的面部肌肉也麻木了。

“你真的会被冷死的!”司机道:“这样,你马上跟我到机头去。”

“不!”唐红军努力地摇摇头。

“你会被冷死!”司机是个不善言辞的人。

“我不会!”唐红军微微闭上眼,深吸一口气,让气流在周身运行一周天,再运行一周天。感觉渐渐地恢复起来。刚才由于风太大,不然,他坚信自己的唐门气功是可以御寒的。他记得八岁时练子午功,他就可以在下雪天穿单衣。

司机顿时生气了:“老子也当过兵,你客什么气!夜越深越冷,冷死了,谁负责!”

“冷不死我!”唐红军坚定地道。

司机猛地一摇头:“那你下去!我不能搭你!”

唐红军募地睁开眼,轻声而坚定地道:“我不下去!”

“老子马上叫火车站的警察来!”

一股邪火一下子冲上了唐红军的头,他的眼里冒出冷光来:“你当过什么兵!看见战友有难,你不帮!”

司机不由得大笑起来,双手投降:“好,算我求你。小战友,小祖宗,你跟我去前面可以吗?”

“不!”唐红军坚定地摇头:“我说过我就在这上面。”

司机一时苦笑不得,一下子跳下车。

唐红军这时更饿了,但是他不敢下车,一是害怕车开走了,二是真怕那司机去叫警察来。

他用手急速地搓着一身,让手脚尽快地活动起来,他绝不下车。这次就是藏到车下去,也要蒙混过关。

只一会儿,司机就来了。

端着热气腾腾的饭菜。还有一大捆车蓬布。

放下了,又回去了一趟,再回去一趟。

又拿来了铁丝,被子。

一边嘟咙着:“老子怕你了!你是我的儿子,爸爸....”

一边把蓬布用铁丝固定下来。

然后把被子放在那里:“弄个狗窝!”

唐红军早迫不及待地吃起饭来。

这时发车信号响起了。

司机急忙跳下车,向前飞奔而去。

唐红军那个兴奋啊!

就是那老兵听不到了,他还是大喊起来:“老兵,真好!”

蓬布是那种用桐油涂抹了的军用帆布,正好围成了一个窝。

唐红军用被子把自己裹住,钻进蓬布形成的避风港里,觉得一身好暖和。

他疲倦了,他睡着了。


欧阳白把车子开到了公社供销社的旅馆,立刻找到服务员。

服务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

欧阳白出示了证件,然后道:“同志,我想你一定认识一个叫胡开德残疾军人。”

妇人诧异地盯着他。

欧阳白小声道:“我是执行秘密任务的,希望得到你的帮助。”

那妇人看了看外面,一下子站起来:“哎呀,解放军首长啊,昨天晚上,反到底的司令被人杀死了,就在那八队女知青的屋里。听说凶手就是胡开德呀,狗日的,一个断腿的人,厉害呀,听说在朝鲜就是特务,厉害呀!”

欧阳白只见那妇人越说越有劲,忙抬手止住了:“我想问问,他现在关在哪里?”

“关在公社啊,那造反派的头头都出动了。。。。”

欧阳白继续问道:“胡开德家里还有其他人吗?”

妇人一拍巴掌:“怎么没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听说,也一起捉到了公社里。。。”

突然,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踏着:咚咚的脚步进来了。

大声地吼起来:“唐言群,你出来一下。”

那妇人忙走出去,跟着那人走到门外。

一会儿,再进来,妇人黑着脸:“首长,我带你去房间。”

欧阳白再问她话,那妇人就一概就是一句话:“不知道。”

欧阳白问他刚才那人是什么人。

妇人说了句不知道,又觉得不妥,才又道:“公社的。”

说罢,逃也似的,下楼去了。

欧阳白坐在窗前,看着这个小镇,只见,很早就家家熄灯了。到处都黑洞洞的。

张奇袭打来了水,用开水兑上,默默地端到他面前。

欧阳白洗了一帕脸,拉他过来:“来,陪叔叔一起洗脚。”

张奇袭听话的过来,两人相继把脚伸进温暖的水里。

欧阳白看着张奇袭:“你也听明白了发生的事?”

张奇袭摇摇头:“我不明白,胡叔叔为什么要杀人。”

欧阳白点点头:“我也不明白。你觉得我们应该做什么?”

张奇袭咬咬嘴唇,有些迟疑地道:“我们能不能帮助他?”

欧阳白点点头:“应该尽我们的力!”

张奇袭顿时笑了起来,很开心地笑。

欧阳白盯住他,张奇袭不好意思地低下头。

“你以为叔叔一插手,问题就解决了?”

张奇袭诧异地抬起头,盯住欧阳白。

欧阳白轻声道:“世界是纷纭复杂的。孩子,你要记住!”他擦了脚。

更加轻声地道:“明天,你高飞鸣叔叔就会到这里。如果,我今夜不回来,你任何人敲门都不要开。我回来敲门是一连三声,连敲三次。”

张奇袭瞪大眼盯着欧阳白。

欧阳白熄了灯,从窗子上翻出去,抓住房檐,一个卷身上了瓦房屋顶。

张奇袭看着这一切,这是他第一次走出那个山区小镇。

虽然,他对外面的世界还充满了生涩,但是自从爸爸把他交给欧阳白那一刻起,他就跟着欧阳白,一步也没有离开。

这会儿呢?


夜里,天上又飘起了雪花。

寒冷无孔不入地侵蚀进来。把唐红军冬醒了。

他索性爬了起来,把被子裹住身子。盘腿而坐,眼观鼻,鼻观心,开始吐纳练气。

气息运行了几个周天,他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

火车进了又一个站,那司机爬上车厢来。

看到他的样子,不由得摇头:“你小子原来有一套呢!”


欧阳白在瓦房上,抬高脚,轻轻地落下,一步步朝公社的大院靠过去。

雪风越吹越劲。

突然,他回过头。

张奇袭竟然悄无声息地跟着他。

他吞了一口气,轻声道:“小心点。”

张奇袭点点头。

他正要走又回头:“等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能下去,不能出声。”

张奇袭再次点点头。

欧阳白心中一喜,当年战斗时,和张世建在一起,他就特别放心。他是那种不起眼的战士,却又绝对是不拖后退,坚决完成任务的战士。秦明扬当时称呼他们为“脊梁”,一支坚强部队的脊梁。

两人先后上了黄角树。

公社大院,就在这棵黄角树下。

黄角树的曼长的枝条伸到了大院的每一个角落。

突然一声惨叫声,从大院的低处响起。

大院是两个院子组成。

一个前院,一个后院。

声音是从后院的最低处传来的,隐约能看见有灯光射出。

欧阳白把一根黄角树枝丢下去。

树枝打在地上,发出了声响。

不一会儿,一个人打着电筒,走出来。

四处照着。

欧阳白学了一声猫叫。

那人骂了一句,拖着“提搭“的脚步声,消失了。

过了一会儿,欧阳白又丢下一根树枝,再一次学猫叫。

这次只有电筒光出来,还有骂猫的声音响起。

欧阳白拍了拍张奇袭,身子一下子落下去。

就如同一片落叶,飘落在地上。

欧阳白在落地的一瞬间,身子灵异地一闪,象一个幽灵一样靠近了亮着光的窗户。

这是一个木格窗子,上面贴着报纸。

欧阳白用口水打湿了报纸,戳了一个洞向里面看去。

这一看,不由得让他眼睛瞪圆,拳头捏了起来。

只见那里面,缺了一条腿的胡开德双手被反吊在梁上,人象一个要扑出去喝水的鸭子一样。大冬天的,汗水正一颗颗地往下滴。

下面烧着炉子,几个人(包括那个络腮胡子)一手拿着木棒,一手端着酒杯。正你一棒我一棒地打着好耍。

突然,一个人一棒戳在胡开德的下身上。

胡开德又是一声惨叫。但是接着又咬住了嘴唇。

“说话,狗日的,你今天不说话,只有死路一条!”

可是,胡开德仍旧闭着嘴。

突然,那个手持电筒的人,又出来了。

欧阳白竟然没有发觉。

张奇袭当然看到了。

慌忙间,他一根树枝打下去,正正地打在那人头上,嘴里发出一声很大的猫叫。

那人气坏了。提着棒和手电筒向树上照去,嘴里恶毒地骂着:“谁家的猫儿,我日你娘!”

欧阳白猛地一下,扑向那小子。

那小子听到风声正要回头,已被欧阳白夹头夹脑的捉住了。

欧阳白抓俘虏可是轻车熟路,不一会儿已堵住嘴,把那小子弄上了黄角树。

愤怒地欧阳白只轻轻一提那小子的胳膊,那小子的胳膊就脱了臼,直痛得那小子一身乱颤。

欧阳白这才咬牙道:“听着,你现在马上告诉我,胡开德的儿子和女儿关在哪个房间。你不说,我就把你从这上面丢下去。”

说着,手一松,那小子身子一掉,只有那脱了臼的手,还被欧阳白抓着。

那小子霎时间尿就出来了。

再拖上来。

那小子直点头。

欧阳白一手捏住他喉咙,一手把他嘴里的东西取出来:“说!”

那小子喉咙被欧阳白捏着,声音象公鸭子一样响着,说出了地点。

欧阳白这才又带着他溜下去。

那小子是经不起折磨的,就这么几下,已经是一个软蛋了。

在另一个黑糊糊的房间,欧阳白用电筒照到了两个孩子。

这两个孩子被捆着,嘴堵着,放在光光的石地板上,两人努力地卷成一团,相互依偎在一起。

欧阳白看得心痛,只一掌就把那小子打晕了过去。

轻声道:“我是你们爸爸的战友欧阳白,现在先救你们出去。不要闹!”

两个孩子一身已冷得冰凉,好半天,两人才站得住,一身开始不断地颤抖。

欧阳白把两个孩子,一个个地抗出去,弄上树。

又把那晕了的小子也弄上树。

又把他们一个个用绳子放到街上。

这才和张奇袭下去,大家上了车。

一溜烟出了镇子。


唐红军练了两个时辰的气,他觉得自己已经完全恢复过来了。

后半夜却更冷了,他看着野外月光下,白茫茫的一片,显然,雪已经把山野全部封冬了。

唐红军再练气,已经不行了。

他开始不断地搓着自己的手、脚和身子。

虽然这让他暂时的暖和了些。

可是,不断地运动,他又饿了。

寒冷和饥饿又一次折磨起他来。

先是牙齿开始打颤,发出敲击的声音。

接着肚子也咕噜地响。

到后来就全身不断地颤抖。

火车又一次在一个大站停了下来。

他顶着被子站了起来。

不断地跳动。

身子又慢慢地暖和了。

而且最主要的是,他看见了卖热馒头的,买了五个,一口气,吃下去。

他再次打着盘腿坐下来。

馒头的热量在他的全身循环着,他甚至想睡过去。

但他知道不能睡觉,他记得叔叔给他说过,在雪地里睡觉是会被冻死的。

他只得不断地掐自己的鼻子。

不知道掐了多少次鼻子,太阳终于出来了。


这个时候,在县武装部的招待所里,欧阳白也长出了一口气。

根据胡开德的儿子胡文亮、胡小英讲,原来胡开德是为了阻止“反到底”的司令唐光全强奸女下乡知识青年奉秀群,失手把唐光全打死的。

原来,这唐光全是兽防站的医生,文革自己组织了一个叫反到底的造反派组织。在整个公社称王称霸,就连那武装部长杨进也是反到底的成员。

这个唐光全是个吃喝嫖赌,五毒俱全的人。

这一成为造反派,就更不得了。

据说是一晚上换一个女人。

先是坏分子的妻女,到最近,他又看上了从城里上山下乡到这个公社来的女知识青年。

而胡开德早就看不惯,在家里不知骂过多少回了。

昨天夜里,女知识青年半夜发出了救命声。

胡开德霎时间就爆发了。

架着拐棍就冲了过去。

那唐光全那里把胡开德放在眼里。

可是这胡开德见那女知识青年衣服被子都烂了,早控制不住,提了拐棍就打。

唐光全早就天管无弟兄了。

拖了手枪出来就打。

这一打,把胡开德打得是两眼放光,就象在战场上一样,一个俯身,双棍齐出。

很准确地插入了唐光全的胸膛。

欧阳白大步流星地向武装部里走去!

他要找部长,不还要找司令。他觉得自己的头发都愤怒得立了起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