汗!~台湾险些抢先拥有苏—27战机

大陆和俄罗斯在北方国境紧密相连,台湾如果能够达“联俄制中”的战略目标,对台湾无异多了一层保障。也因此,台湾曾派前“行政院长”、民进党秘书长张俊雄,带着“交通部长”林陵三访问俄罗斯5天,希望能借主推动“台俄直航”,拉近台湾与俄罗斯的关系。


其实,“联俄制中”的思维,在前“总统”李登辉时代就被重视。在民国80年底,《商业周刊》独家接触了一份由前国科会主任委员夏汉民提报给李登辉与当时的行政院长郝柏村的机密报告文件。


妄图乘机捡便宜


报告中透露,10年前,在已故“科技教父”李国鼎协助穿针引线下,台湾和俄罗斯一度达成协议,俄罗斯愿意提供台湾100架苏-27战机,台湾和前苏联帝国差一点就成了“军事同盟”。


苏-27战机是目前中共战机的主力,冷战期间,苏联为了对抗美国当时的主力战机F-15、F-16,花了18年研发出苏-27。苏联帝国面临瓦解命运时,为了“拚经济”,想在全世界大卖武器赚现金,于是,当时尚是新型战机的苏-27,就成了许多国家想争取的抢手货。


夏汉民的报告中指出,当时台湾也想乘机捡一点便宜,于是,夏汉民拨了5万美元给当时国科会驻德国科技组组长孟宪钰,指示孟宪钰利用两德统一的机会,借原东德科技界的脉络,以德国为基地,发展和原东欧共产国家与苏联科技界的交流。


现职国科会科资中心主任的孟宪钰,毕业于中正理工学院,和后来“叛逃”美国的张宪义是同班同学,都曾经参与蒋经国时代台湾尝试研究有关核武器的计划。孟宪钰曾在德国鲁尔大学取得自然科学博士学位,并在德国参与德国的有关核反应的计算机仿真研究计划。透过孟宪钰和德国科技界的人脉,孟宪钰和苏联的国家科学院逐渐搭上了线。


孟宪钰不愿意针对夏汉民的机密报告表达任何意见,但他不否认,台湾确实有过购买苏-27的意愿,并稍微透露了他10年前替台湾和俄罗斯科技界牵线的部分秘密。


由于当时前苏联经济艰困,孟宪钰不时携带一些威士忌等在苏联算是很稀有的礼物当“伴手”,赢得不少苏联国家科学院成员的友情。一年之中,孟宪钰曾经到前苏联9次,和当时的国家科学院高层及一位当时的苏联领导人的私人牙医都建立了交情。


当时一位地位颇高的苏联科技界领袖,虽然不方便公开接受馈赠,但是,却特别安排孟宪钰到赌场见面,由孟宪钰用手中的美元换赌场的筹码,交给这个科技界要角“去现场玩一玩”。两人会谈后,该科技界要角再把根本未动用的筹码换成“卢布”,收入私人荷包。


李国鼎投石问路


透过这些苏联科技界人士的穿线,苏联也开始对台湾有兴趣了,特别是对台湾的“科技教父”李国鼎最有兴趣。甚至,苏联国家科学院还询问台湾,能不能安排李国鼎到俄罗斯。


消息传回台湾,已经年迈的李国鼎对于替国家贡献心力二话不说。


于是,在孟宪钰带路之下,李国鼎拖着老迈的身躯,在1991年间,以赴欧旅行名义,在欧陆演讲几场后,转赴布拉格。


密由布拉格转机进入苏联后,会见了俄国国家科学院,以及国家科学委员会的官员,分享他开创台湾科技产业的心得。


李国鼎成功访俄后,俄方于是询问台湾,俄国正想发展电信产业,台湾是否可以投资苏联。但当时,根据夏汉民这份报告指出,台湾正想更换第一代战机,原本,台湾想要向美国购买F-16,但美国却迟迟不愿正面响应。于是,台湾方面就要孟宪钰询问苏联,是否有机会向苏联购买战机。


透过台湾在苏联建立起来的“友人”们穿梭,夏汉民报告中指出,一位前苏联领导人认为,台湾可以进一步洽商。于是,夏汉民报告中记载,1991年12月8日,由国科会主委夏汉民领军,带领着中科院代院长(IDF计划领导人)黄孝宗、科学园区管理局长薛香川、国科会处长施鸿志,还有孟宪钰、外交部西亚司司长罗致远等人,以科技交流的名义赴德国考察。


一行人后来从德国法兰克福机场秘密转机到莫斯科。不过,消息被德国情报局查知,在访俄团启程前,德国情报人员还特别找夏汉民等人关切,想要查探台湾和苏联想要干什么。


所以,到苏联后,台湾团煞有其事地参访苏联工业。但报告中记载,12月12日上午10点,薛香川等人继续参访苏联工业,但夏汉民、黄孝宗与孟宪钰3人,借故到苏联国家科技委员会与苏方代表见面。


购武器瞒天过海


夏汉民的报告中指出,苏方的代表中有苏-27计划主持人、苏联国防工业委员会副主席、苏联国防部副部长,及国防工业委员会顾问等人。


据夏汉民写给李登辉的报告记载,双方达成6项协议。首先是台湾立刻可以送2名飞行员当“种子教官”,到苏联受苏-27的飞行训练;第二、苏联愿意在一年半内,以1架3500万美元的价格,提供台湾100架苏-27,而后续的组装维修、技术转移,及10年的零件充分供应,苏联都承诺完全支持。


为了避免让中国大陆与美国察觉,双方也协议,将在1992年3月苏联以参加台湾商展的名义,开始以每次2架的速度,把苏-27装在大型运输机之中,以“载运参展商品”的名义,直飞台中清泉岗空军基地,再密运到台翔公司组装。而且,双方再公开签订“超音速飞行”科学研究合作计划,以双方的国科会当作窗口。


回国后的夏汉民马上报告给李登辉与郝柏村,孟宪钰回忆,当时,夏汉民很得意地告诉国科会同事说:“李总统非常、非常高兴。”


但是,相关的情报也由德国告知美国,美方开始向台湾施压与关切。不到一个星期,孟宪钰说,夏汉民就沮丧地对孟宪钰说:“不要再谈苏-27了。”


当台湾失去了这次机会后,苏联帝国很快瓦解,俄罗斯联邦独立。令孟宪钰回想起来,不免充满感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